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溫情酒吧-第十話
2007/04/01 21:56
瀏覽203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小說創作/文cindy野

火柴人間情系列(二)溫情酒吧

第十話  川上被人發現的祕密

「早安,川上。」正倫穿著睡衣,手拿著牛奶,走到客廳跟川上打招呼。

「早安,正倫。」川上說。

「今天怎麼起這麼早?連畫具都準備好了,有節目阿!」正倫問。

「節目是沒有,倒是有一個重大的決定。」川上說,接過正倫手上的牛奶,也倒了一杯喝下。

「重大的決定?」正倫恍惚的問。

「我決定在酒吧外面設個攤子,幫人家畫畫,幫忙你們一起賺錢,常常來你們這邊度假,總不能什麼事都不做。」川上說,表情看起來很堅決。

「這樣阿!我支持你,不過先答應我一個條件,不能說是幫忙我們一起賺錢,如果你一定要把錢納入酒吧的營業額,我只能答應收一半,另外一半你自己留著。」正倫非常認真的說。

「好吧!既然你都說了,我也沒有不答應的道理,就這麼辦。」川上很高興有了支持他的決定。

「那真是太棒了!酒吧有大畫家進駐囉!一定會有很多人排隊要你畫畫的。」正倫開心的說。

「胡晴,早阿!」正倫打開店門,就看見胡晴在做開店的準備。

「正倫老闆,早阿!」「咦!川上哥哥怎麼也來了?」「要來這邊上班嗎?」胡晴問,一邊繼續手邊的動作。

「對阿!川上說要在店門口設個攤子,替人畫畫。不過胡晴阿!我好歹也比川上年輕個幾歲,妳叫他哥哥,叫我老闆挺彆扭的,我看妳也叫我哥哥好了。」正倫說,不希望自己被叫老囉!

「可是,你是我老闆耶!」胡晴說。

「可是妳是我請的,跟我們是一家人,我有令,從今以後妳要叫我哥哥。」正倫假裝嚴肅的說。

「喔!好啦!正倫哥哥。」這樣叫,胡晴反而有點彆扭。

「真乖!呵呵!」正倫開懷的笑。

「呵呵!你們兩的對話真逗趣。」川上也忍不住的笑。

「好吧!正倫哥哥,那我先幫你跟川上哥哥做早餐好了,你們坐一下。」胡晴拿著蛋、蔥花、紅蘿蔔等等,準備製作早餐。

「胡晴,那就麻煩你囉!對了,正倫,調杯你拿手的酒來喝喝。」川上說。

「一大早的,喝什麼酒?」正倫問。

「叫你去調。」川上冷冷的說。

「這位川上老兄,我開個玩笑,你那麼冷淡做什麼,真是的,去調就去調嘛!不過,你剛剛那樣還滿酷的。」正倫故意這樣說,還做了個鬼臉。

「天阿!正倫,可別把我當成你老婆,還對我做鬼臉。」川上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呵呵!你們兩個可別把我笑翻了!你們的早餐。」胡晴邊走邊笑,端了早餐放在餐桌上。

「胡晴,謝謝,妳笑起來很好看。」川上說。

「謝謝。」胡晴說。

「川上兄,我笑起來也挺不錯的,你怎麼不說我笑起來很好看。」正倫發花痴的說。

「米正倫,你是轉性啦!你老婆還沒來,一大早在發瘋阿!」一向嚴肅的川上聽到正倫特別幽默的對話方式,感覺特別奇怪。

「好啦!你們兩位哥哥,喝酒、吃早餐吧!呵呵!」胡晴笑容滿面的說。

「什麼事,這麼開心!我大老遠就聽到你們的笑聲了。」熙潔說,推著娃娃車走進來。

「沒什麼,我跟正倫在聊天,才知道原來他也很幽默。」川上說。

「是阿!他的幽默總是讓人嚇一跳,呵呵!」熙潔說。

「小安妮也來啦!給胡晴姊姊抱抱,好可愛喔!」胡晴抱起安妮,逗著安妮笑呵呵,這時候的她最有女人味了。

「呵呵!熙潔,妳看我們的安妮,笑得很開心呢!」正倫說,也送了一口早餐到熙潔嘴裡。

「是阿!胡晴,妳對小孩好像很有辦法喔!」熙潔說。

「還好啦!只前一個人離家流浪的時候,什麼事都做過阿!而且我很喜歡小孩。」胡晴繼續抱著安妮說。

「胡晴,妳真的跟熙潔年輕時很像,外冷內熱,有正義感,人又善良。」正倫說。

聽到熟悉的對話,胡晴一陣臉紅。

「熙潔姊姊,小安妮先還給妳,我繼續準備工作,晚點在跟她玩。」胡晴急忙將小安妮放入娃娃車中,回頭忙自己的事。

大家依然吃著早餐,只有川上不時劃過淺淺的微笑。

「川上,我覺得你最近很不一樣耶。」熙潔說。

「有嗎? 還是一樣吧!有嘴巴,有眼睛,有鼻子,該有的都有了,哪裡不一樣?」川上刻意迴避熙潔的問題。

「可是你還沒有另一半呢!」熙潔故意這麼說。

「這種事情慢慢來。你們繼續吃,我去準備擺攤。」川上吃完早餐之後,就到門口將攤子設好。

「老婆,還是妳跟我有默契,我也覺得他特別不一樣。」正倫在熙潔耳旁偷偷的說。

吃完早餐,大夥都各忙各的,琳美跟士玄也推著親愛的寶貝兒子凱佑到了酒吧,米羅安與多馨夫婦也到酒吧幫忙,其實這麼多年輕人聚在店內,他們也不需要幫忙,只是有空來店裡坐坐。

「歡迎光臨溫情酒吧,即日起,溫情酒吧將在大門口為您提供特別的服務,替各位畫素描畫,收取費用絕對不貪心,希望大家多多捧場喔!」「歡迎光臨溫情酒吧……。」胡晴在櫃臺出餐之餘,也趁有空閒的時候到門口幫忙推銷。

「我就說他們兩個有問題。」正倫又在熙潔耳旁偷偷的說。

「謝謝妳,胡晴,有妳這麼特別的女孩子幫忙推銷,一定很快就有人來排隊了。」川上說,一邊架著畫架。

「才不是因為我呢!再說那個客人不曉得我們店裡掛的畫就是出自於我們川上大師的手阿!所以,大家一定會慕名而來的。」「歡迎光臨……。」胡晴說,繼續推銷著。

「真會說話,快去幫妳熙潔姊姊的忙吧!」川上說,也專心的看著街上每個走過的人,期待有客人上門。

「川上,你有祕密喔!」正倫突如起來的一句話,讓川上措手不及。

「我哪有什麼祕密,都幾歲了,還祕密呢!」川上說。

「我知道你的祕密喔!」正倫說的每句話似乎都正中要害,讓川上不知該怎麼接下一句話。

「呵呵!說不出話了吧!我就知道,一定有祕密。」正倫故意這麼說,看是否能套出什麼話來。

「別亂扯了,哪有什麼祕密?去忙你的事啦!你老婆跟胡晴快忙不過來了,快去!」川上簡直快被正倫的『盧功』氣瘋。

「那我要幫我老婆還是要幫胡晴勒?」正倫故意這樣說。

「兩個都幫。」川上拿著畫筆作勢要揍正倫。

中午過後,酒吧在一陣忙亂之後,也終於得到平靜,第一天設攤子的川上,也獲得不錯的成績。

「不錯嘛!厚厚的一疊紙鈔,我就說嘛!川上一出手,哪有賺不到錢的可能,呵呵!」正倫又開始語無倫次了。

「我只是發揮不到一半的功力而已好不好?明天我手上這疊一定會更厚!」川上學了正倫的說話方式。

「呵呵!川上,我很少看你笑的這麼開心,是因為賺到錢,還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阿?」熙潔一邊說一邊拿起川上的畫冊。

「哪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妳別跟著正倫瞎起鬨。」川上轉移話題。

「我看我發現了祕密喔!川上,你的畫冊中怎麼又這麼多女孩子的畫,而且都是同一個喔!這是誰呢?好面熟喔!」熙潔故意拿著畫冊在川上身邊繞來繞去。

「熙潔,別胡扯,哪有什麼女孩子,把畫冊還給我。」川上快遮不住自己的心事了。

「這個我知道,一個男孩子的畫冊中如果都出現同一張女孩子的畫的話,那麼男孩子一定暗戀女孩子,我也要看,讓我看看川上哥哥暗戀的人有多美!」胡晴天真的將畫冊搶了過去。

「胡晴,不要!」川上喊著。

「沒關係啦!川上哥哥,我不會把你的祕密說出去的。」胡晴沒有多管川上的反應,從熙潔手上接過畫冊就翻看來看。

一瞬間,大家都安靜了下來,似乎等著看什麼好戲。

「怎麼會?川上哥哥,怎麼會?」胡晴看著畫冊中的女孩子,每一張,每一頁都是她。

川上的心緒也隨著她的表情而變化萬千。

「川上,現在是午休時間,暫時不會有客人來消費,我帶其他人去外面吃飯,空間讓給你跟胡晴,好好的跟她表達你心中的話,知道嗎?」正倫趁沒人注意的時候輕輕的在川上耳邊說著。

「正倫,你怎麼會看出來的。」川上問。

「別問那麼多,因為我也是男人。」正倫簡單的說完,帶著大大小小出門用餐。溫情酒吧此時只剩下川上與胡晴,以及特別靜寂的氣氛。

兩人默默無語,只有幾次短暫的眼神交會。

「川上哥哥,我去準備午餐給你吃好了。你坐一下。」胡晴說。

「嗯!謝謝妳。不過,我有些話想跟妳說,就是我……。」川上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想說的話。

「我……,胡晴,妳也知道我一直覺得妳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子,直到前些日子,我才知道我對妳的不是單純欣賞而已,而是……。」川上慢慢的說著,胡晴則是煎了一塊牛排,燙了一些通心麵。

「胡晴,我知道我年紀大妳一些,但是,有些話我還是想跟妳說,……。」「胡晴,我喜歡妳,不曉得妳是否願意給我這個老畫家一個追求妳的機會。」川上終於說出自己的心意,對胡晴表白。

「川上哥哥,本來我很想找機會請你幫我畫畫,卻不知道你已經畫了這麼多不同面貌的我,把我畫的好美,還有你一點也不老,我沒有看過這麼帥的畫家,很謝謝你欣賞我,喜歡我,但是我父親是壞人,我不適合……。」胡晴說。

「他是他,妳是妳,妳是善良的,我喜歡妳的善良,不要逃避我,告訴我妳願不願意接受我的追求,若是不願意,也沒有關係,妳依然是我們大家的胡晴。」川上認真的說。

「川上哥哥……。」胡晴支支吾吾的說。

「川上哥哥,其實我……我也喜歡你,我喜歡你的穩重,你的善良,……。」胡晴也透露自己的想法。

「真的?我怎麼都沒察覺?」川上問。

「因為害怕,就像你也沒有讓我察覺你喜歡我一樣,因為怕被拒絕,所以只好藏起來。」胡晴解釋著。

「那現在呢?還喜歡我嗎?答應我的追求嗎?」川上開心的問。

「當然願意,川上。」胡晴答應了川上的追求。

日後,溫情酒吧又多了一對新人,終於沒有人落單。大家都非常幸福洋溢的過著甜蜜的生活。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