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路人甲謀生計畫08
2010/12/27 12:20
瀏覽192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小說創作

路人甲謀生計畫08

by cindy野

 

這一天,老莊依舊神情黯淡的坐在家門口看著自己出錢蓋的大樓。

他說如琴沒有回家睡覺的次數雖然減少,但有回他自己跑到大樓裡卻發現柯敬在迎賓房裡跟一位女人洗澡,但感覺不是阿喜。

『因為阿喜從小就怕水,所以從不在浴缸裡泡澡。』

『所以你覺得那個女人有可能會是如琴?』

老莊卻又點頭又搖頭。

話說回來,他看見的會是跟我看到的同一個嗎?

但我卻無法確定我看到的那一個是哪一個,要確定我看到的那一個是哪一個的希望全寄託在達老身上。到時候就能知道到底是哪一個了。

那老莊看見的那個……。

唉,真是饒舌,為什麼要這麼複雜呢?

 

柯敬若是根本不愛阿喜,為什麼要娶她?

那老莊既然不希望柯敬跟如琴太有聯絡,何必蓋這麼棟大房子,偶爾根本無法察覺裡頭的動靜。

『除了這樣,我根本沒有什麼好辦法。』老莊無助的說。

『那我問你,你為什麼會看見柯敬跟女人在洗澡,迎賓房裡的盥洗室不是有隔音,而且根本無法看到裡面。』

老莊唉了半天,支支吾吾難以啟齒了半天,才終究告訴我原因。

 

他說,我是看不到裡面沒錯。

但是在盥洗室門口地板上,扔了一個用過的保險套,還有一雙破掉的女用絲襪。

『這當然是會引人遐想啊!』

『嗯……是沒錯啦!』

 

我拍拍老莊的肩膀,安慰著他。

『先別想多,或許那個女人根本不是如琴。』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允許柯敬對不起阿喜啊!』老莊長嘆一聲,起身騎著他的腳踏車出去了。

 

同一天的下午,我也收到了達老的消息。

他以手機簡訊的方式告訴我他調查『燕姬』的結果。

手機上顯示『老闆娘美嬌說,這個燕姬上班的時間很不一定,所以即便是老闆娘自己也很難聯絡的到她。還說了,這個燕姬來上班也從不與人打交道,但只要有她上班的那一天,生意都顯然特別好。』 

 

所以,光是這個訊息也還是不能確定我看到的那個女人的身份。

看來,要再偷闖一次迎賓房。這一次,我一定要得到更有力的線索。

 

這一次完全不需要東躲西藏,因為柯敬從昨天下午開始就沒有回來過,他的室內脫鞋還放在大門玄關旁的鞋櫃裡。

所以我很迅速的找到了上次在軌道上放的螺絲釘,順利的進入迎賓房。

 

視覺掃瞄在依舊貼著如琴簽名海報的牆上,聽覺上則少了上次的高分貝搖滾樂,寬敞的迎賓房現在非常的安靜。

但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在距離我不遠的身後傳來了柯敬與女人的嬉鬧聲。

 

天啊!運氣差成這樣!!

我驚慌失措,但又抱著絕對不能被發現的堅持,我一舉腳就跑進盥洗室裡,衝動的打開一般放置垃圾桶的櫃子,冒險躲了進去。

幸好,也許是阿喜清理過這個櫃子,所以垃圾桶並不在裡頭,還有些許芳香劑的氣味,於是我安穩的蹲在櫃子裡,用聽覺觀察柯敬的聲音與女人慢慢進入迎賓房。

 

『你先坐著休息一下,我去準備準備。』柯敬往盥洗室裡走進來,輪流朝我所在的櫃子裡丟了一個酒瓶和一個螺旋保險套的包裝袋。

外頭女人用溫柔的聲音說,不用休息也不用準備,又不是沒來過。

『來,我們一起像上次一樣泡澡。當然泡澡之前……。』

女人踏著高跟鞋也走進了盥洗室,我聽的見她脫鞋的聲音。

我試著打開櫃子的縫隙,卻無法清楚看見女人的臉,只看見幾絲頭髮落在擁抱著她的柯敬肩膀上。

雖是如此,她的聲音卻令我感覺熟悉

 

『來吧!我深愛的燕姬。』柯敬的聲音……。

 

燕姬

我一聽到這個名字,腦裡像是有鬧鐘響似的,讓我又驚又喜,女人的臉孔終於可以見真章了。我迫不及待的把櫃子縫隙加粗,然後看見柯敬把她口中深愛的女人,抱上了鏡子下的一個擺置瓶瓶罐罐的平台。

我還是看不見女人的臉,但柯敬卻卸下自己與女人下半身的衣物與遮蔽物。

然後女人的腳懸在半空中。兩人的身體在此時交纏了起來。

 

我的天,要嘛沒線索,要嘛就這麼刺激。

加上我蹲在這櫃子裡的雙腳都快抽筋了,卻還得一邊看著柯敬與女人恩愛,一邊聽著兩人的喘息聲。

真是殘忍!!

 

我一定要達老再給我加一次薪水。

天啊!

活生生的A片在眼前上演,我卻什麼都不能做。

真是殘忍,我恨柯敬

 

三十分鐘過去了,我的腳已從抽筋轉為略麻的刺痛感。

柯敬與女人也才終究停止這場毀滅人性的恩愛,浴缸的水滿到流了下來,連櫃子裡都感覺到些微的濕度,以及霧濛濛的水氣。

 

『燕姬,妳真的好棒。』

『敬哥,你也很厲害,若不是妳包了我所有的上班時段,我想我還得應付沒技巧又沒體力的糟老頭。』

『妳放心,我不會讓妳再有應付糟老頭的機會,我會繼續從那個笨女人身上挖到更多錢來包妳所有的時段的。』

『敬哥,你對我真好。』

 

那個笨女人是誰?

是如琴還是阿喜姊?

挖更多錢?

那如琴又要從哪裡找錢?老莊嗎?

如琴常不回家,是去賺錢嗎?去哪裡賺?

我的天啊!

為什麼又變得這麼複雜?

 

『敬哥,我們來泡澡吧!』

女人的腳踝劃過我的眼前,她輕輕踩進浴缸,然後有一件事嚇到了我。

當她正面終於朝向我的時候,我的心跳得亂七八糟,到最後整個怒火中燒。

這女人,這燕姬的臉,跟小花一模一樣

燕姬?小花?

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跟小花長的一模一樣?

 

這越蹲越狹窄的櫃子,夾雜著眼前的畫面跟心裡痛痛酸酸又生氣的感覺,抨擊著我。

我不想相信眼前的畫面是真的,她一定不是小花,她只是一個長的像小花的人,但她不會是小花。

一定不是的。

 

 

 

『你何苦這麼拼命?我想那個櫃子應該不到你身高的二分之一吧!連續在裡面蹲了兩三個小時,受的了算你厲害。』阿水一邊虧我一邊拆開從藥局買回來的肌樂噴劑外包裝。

『你以為我想啊!真夠倒楣,出了這麼多次任務,就這次最狼狽。』我不斷搓揉著穿梭在腰間與大小腿的關節與筋絡,真痠!

 

阿水拿著肌樂噴劑的手輕輕搖晃了幾下,朝瓶口按壓,嘶嘶兩聲,刺鼻到令人打噴嚏的氣味隨即跟著霧霧的藥水在我的身上散開,我的痛處馬上得到冰冰涼涼的的舒緩感。

 

『真是受不了達老在想什麼,為什麼要突然設什麼新型狗仔的職位,裝什麼宅男…什麼路人甲…,我看你乾脆跟我一樣去學攝影,按幾個按鈕拍幾張照片口袋就賺滿了,別再用類似臥底又像間諜的身份跟在……。』

阿水的嘴從剛剛就沒停過。

其實我也知道阿水要說什麼,但如果沒有我這個內神,他就算再會拍也沒用,充其量也只是少了搭擋的外鬼而已。而且狗仔文化幾乎根深蒂固,不是開車跟拍,就是要喬裝路人,這種作法真的是很累。

又要跟又要拍,不如分開內神在內,外鬼在外,內外合一剛剛好啊!

這就是達老為什麼要設新型狗仔的主要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他被公司很多員工抗議,為了省員工費,把很多事都壓在一個人身上,領的錢又不多,卻要做到死,所以他為了不落人話下,體恤員工,就多增設了一個職位,好讓人手方便調度,也不置於很多事都要同一個人做。

話說回來,我們這間公司跟別人大大不同,我們是搞清楚了事情才會做報導,而不像有些不道德的手法,捕風捉影,把照片當成唯一事實,一點轉圜解釋的空間都沒有,簡直不把人當人看。

雖然公司的口號有一句『雞飛狗跳人人自危』,但目的並不是要弄得所有人發瘋,指的是最終被報導,而且一直以來都對外藏著不可公開秘密的人才會出現的心理作用。

這種人才會覺得周遭充滿危險,因為害怕自己遲早有一天被揭發。

 

『或許我會考慮看看,等這次任務順利完成,非得好好度假玩一玩,順便療傷。』

 

『療什麼傷,這種抽筋痛去給它馬個兩節爽一下不就好了,至於失戀,習以為常吧。』阿水這傢伙一點都不體貼瀕臨失戀的我。真是交友不慎啊,我!

『哎!你不懂啦!』

 

阿水以一副他就是不懂,理所當然欠打的臉看著我的後腦杓,雙手繼續推拿我身上忿忿不平的抽筋痛。

可惡的柯敬,去死啦!柯敬。我心裡不斷咒罵著。

 

『喂,我的工作包旁邊有一個大提袋,幫我拿一下。』

大提袋裡裝的是我最近競標到的愛麗絲枕頭,我打算拿它來請阿水再幫我一個忙。

 

『說吧!又要我幫你什麼鳥事?』

 

幫我跟拍小花。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