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誌芳哥心癢之旅
2006/05/05 12:54
瀏覽4,390
迴響5
推薦17
引用0

誌芳哥雖然開旅行社,不過近年來每年只開張一次,單侍候一位大老闆.這位大老闆乃是誌芳哥的超級恩客,大隊人馬包機遠航,一年一回就吃喝不盡了.然而大老闆的趣味和尋常人等不同,專挑稀里古怪的地方.前一年到南太平洋吹大法螺,再前一年到中東洗黑金澡.今年興頭又來了,召誌芳哥到府邸,說要到南美洲看巨蠎.

「這大蠎蛇啊!聽說三年才現身一次,可只有一天.周遭百里之內的大小爬蟲,都會聚集相互致意,場面盛大,非看不可!」大老闆搓手喜不自勝.

誌芳哥想像眾蛇群集的場面,有點噁心.不過念及大老闆呼朋引伴,一次可以坐滿一架七四七,帶一團抵人家二十團,就是赴湯蹈火也去了,這點題目不算什麼.當即胸脯一拍,便承攬了下來.

「不過,每年我都順道到米國血拼.」大老闆放低音量:「其實啊,到米國血拼才是重點.」

誌芳哥想問為什麼,看大老闆似乎沒有接續這個話題的意思,就把話吞了回去.

「前兩個月,我和米國簽證官打球,偷架了他一拐子,不曉得他記不記恨,會不會不發我的簽證.」

誌芳哥可逮著機會了,連說:包在我身上!

出門便找了熟識的米國官員哈啦.對方滿臉堆笑,教他放一百二十個心.

「不過這兩禮拜我們忙著找彩蛋,等放完假再來.」

誌芳哥回報大老闆,就說:安啦!

於是包機也訂了,人馬找齊了,輜重糧草俱全,就等簽證.不料申請表格如石沈大海,一禮拜了也沒見回音.誌芳哥找哥兒們一問,

「已經送到老闆那邊.他要親簽.」

誌芳哥心頭蒙上一層陰影.這老闆就是挨了一記拐子那位,難道真的要報老鼠冤?

臨出發前一天,飛機已經升火待發,簽證還不見蹤影.誌芳哥急得如熱鍋螞蟻,一再詢問之下,得到預料中的結果:

「入境簽證不准.包機可以在『極邊機場』落地,但加完油就得走.」

『極邊』乃是米國發配充軍之所,冰天雪地寸草不生.擺明給人難看.誌芳哥知大勢已去,但還想爭取:

「至少,讓我們在過境旅館歇一晚.」就算在免稅店血拼意思一下也好.

「門都沒有.老闆說你的客戶太不上道.若不是顧念你燒光了油掉進海裡餵魚,連加油都不許.」

「求求你了大哥,整團的人都已經上飛機了.」

「誰理你.」對方陰笑著說:「你以為咱們老闆擱一禮拜才批,為的是什麼?」

情知無力回天,誌芳哥只好摸摸鼻子回報.果然大老闆臉色愈來愈難看,沒等聽完便暴喝一聲:「王x蛋!這又是對手打壓!」

「不是你架了人家一拐子嗎?」誌芳哥才出口,見大老闆目露兇光,立刻自己打一記清脆耳光.

「欺人太甚!米國不讓我朝東,老子偏向西走.」大老闆眼睛滴溜溜轉:「馬上給我規劃一條西進路線出來!」

誌芳哥暗暗叫苦:「那是雙倍行程哪!老闆.」

「怎麼?怕老子沒錢?」大老闆鼻孔裡哼出一道濁氣:「老子有的是!你只管辦事,不必多問!」

誌芳哥才走到門口,又被叫住:「還有你DM上寫的什麼心癢之旅,老子早知道心癢難熬,不是什麼好兆頭.給我改了!」

誌芳哥撲地跪倒:「是!是!請老闆示下!」老闆忽然藉題發揮,這才不是好兆頭.

「你說呢?」

誌芳哥支吾良久,忽然靈機一動:「咱們這次行程加倍,足有兩萬五千哩.就叫兩萬五千哩長征如何?」

大老闆獰笑道:「你肚子裡不長見識.這是對手祖師爺的糗德性,怎麼能和我相題並論?」

誌芳哥當即連嗑幾個響頭,又嗯嗯哎哎了一陣:「咱們這回轉而西進,再取道南美,可稱為轉進大西南!」

大老闆牙縫裡擠出一絲笑意:「行了!瞧你沒啥創意的,什麼轉進大西南!不過這個進字還過得去.敵退我進,我進敵就退了嘛.就這樣罷.滾!」

誌芳哥兩個空翻滾出府邸,開始為行程安排傷腦筋.尋思良久,想起當年一塊兒洗油澡的哥兒們,立刻撥電話過去說明原委.

「借機場落地加油都行.」阿拉伯佬哼哼兩聲:「不過你老闆答應送我的妞呢?回去就忘了吧?」

「不好意思.轉頭就忘是咱老闆的德性.」誌芳哥忙陪笑:「事成之後一定雙倍,不,三倍奉送.保證一等一的貨色.」

打完電話,誌芳哥鬆了口氣.洗油澡的闊佬什麼都不缺,就這麼點癖好.不過這節骨眼也沒工夫去找什麼一等一的貨色,只好且戰且走.這地方若談不妥,要不得冒被沖天炮炸傷的危險上焰火城,要不再走遠一站,是恐怖份子的老巢.大老闆一肚子肥油,看不成巨蠎不打緊,給人家做肉票就糟了.

飛機好不容易昇空上路.大老闆一路口沫橫飛罵對手打壓,誌芳哥也懶得搭腔,使出早已練就睜眼養神的秘招,做著點頭稱是的神情,直睡到阿里不達比.

黑金打造的阿里不達比,是方圓數百里內最富庶的城市.誌芳哥流著口水想,只要阿拉伯佬把浴缸裡洗剩的油灌一點到飛機上,這趟行程的額外開銷就可以彌補一大半.只是大老闆心繫巨蠎,又對米國拒發簽證怒氣未消,臉色難看,對前來致意的阿拉伯佬愛理不理.看得出阿拉伯佬離開時頗為不爽,誌芳哥連忙追上去消氣.

「你老闆說過的話,都記不得了吧?」

「沒忘沒忘!我保證三天內就送到.」

「哼!這麼莽莽撞撞地來,急急忙忙地走,難道不怕掉到海裡嗎?」

誌芳哥大吃一驚:「怎麼說掉到海裡?油不夠嗎?」

「那種東西我有的是!問題是你的油箱夠不夠?」

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誌芳哥連忙稱謝,回頭找機師商量.

「的確不夠.還得找一站加油.」

誌芳哥這可發愁了.臨時到那兒加油呢?左思右想十來個地點,不是行程不順,就是深入對手地盤,老闆又要說被打壓.何況答應人家三天內要解決的事,也還沒著落.這回要再失信,三萬一晚的飯店沒得住事小,恐怕這地方的黑金都再也沾不上了.不過說到一等一的貨色,誌芳哥靈光一閃,已經胸有成竹,轉頭吩咐機師直飛低地國.

誌芳哥想到的是當地的紅燈業大亨,幾年前帶團時有數面之緣.低地國風俗與油田地不同,聚會不興帶家人,尤其是老婆同行.誌芳哥當年這麼哄老婆,老婆竟也信了這番鬼話.這回正好給人家一單生意做做.

「幫我挑三四個上等貨寄來,就說是咱大老闆送的.」

「那有什麼問題.你老弟幾時也做起這行來著?」

「那裡,只是兼著做,給大哥您提鞋都不配.」誌芳哥涎笑著.

「好了.油水食宿我都會料理妥當,放馬過來便是.確定你家老闆不到我這兒熱乎熱乎?」

「我去問問.不過行程確實有點緊湊.」

誌芳哥心想老闆這回也沒帶夫人出門,應該不介意有些餘興節目.雖說幾百人的大隊伍有點難以安排,但只要掩護得當…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笑話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誌芳哥與忍者龜
迴響(5) :
5樓. 莫大小說
2008/10/08 06:52
好花不常開
兩年後的今天

大老闆麻煩代誌大了

誌芳哥也是,吃掮客倒賬丟了官,搞不好還有官司。

不過大老闆撈錢藏錢的本事真是一流,原來天涯迷航是障眼法,狡兔三金庫才是正經事

Jeff & Jill2008/10/09 19:28回覆
4樓. Jeff & Jill
2006/05/13 19:54
Rebecc

他回來啦?他終於回來啦?我以為他還要多玩幾天呢!

 

其實不是不想寫,實在是主場演完了,高潮已過.接下來歹戲拖棚,就演員不想下台而已.除了龜兒子鹹豬手之外,又沒有什麼笑點,挺難構思的.

 

還是會想辦法掰一篇來,不過是笑是哭,就沒法畫押了.

3樓. Rebec
2006/05/12 01:49
還下回分解!!!

還下回分解

人家大老闆已經繞了地球一大圈

現人在木頭王國吃搖頭丸狂歡去了


2樓.
2006/05/07 15:09
sorry
打錯了sorry!!!
1樓.
2006/05/07 15:07
good!!!

文章流利用!!!

讚!!!

我的網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