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暴君(Tyrant) ─ 邁向獨裁之路
2018/02/12 07:20
瀏覽3,581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本劇是2014年首映,評價頗高、以中東政治為題材的影集,歷三季共32集,至2016年作收。為什麼拖這麼久才做介紹,其實源於電視劇集的通病:首季叫好叫座,很快獲得續約,不得不灌水稀釋,大舉擴充集數,多少影響節奏。16年看了第三季前兩集,覺得很不帶勁,一直冷藏到上個月,沒片子看才翻出來。即便如此,整體仍在水準之上,可以聊一聊。

劇情以虛構中東國家 Abuddin 為背景,描寫部落、家族、宗教、世代,以及外國勢力(主要是美國)間的較勁角逐。雖然一開始,主要人物參照(或影射)敘利亞的阿薩德家族,但編劇顯然無意為之立傳,很快走出自己的路。然而一旦觀眾察覺主角在現實世界的倒影,便不難猜測結局。只是一個受高等教育、在西方世界行醫救人,對父兄獨裁統治反感的阿拉伯權貴子弟,究竟如何捲入家鄉的政治漩渦而不可自拔,最終步父兄之後塵,成為暴君?劇終前最後片刻,主角望著自己的畫像,在過去鄙夷的前任獨裁者、也就是他父親旁邊揭幕,表情揉合黯然惆悵和志得意滿。觀眾的情緒,應該也同樣錯綜複雜吧!

也許,權力果然是最強的春藥。

主角 Bassam (Barry) Al-Fayeed 是 Abuddin 軍事強人 Khaled Al-Fayeed 的次子。年輕時出於種種原因,包括對家族獨裁統治所帶來的血腥暴虐感到失望,在美籍母親支持下,前往美國求學,成為兒科醫師,娶美國妻子,養兩個美國小孩,自我放逐,廿年不曾返鄉。年邁的父親以侄子大婚為由召他回國,不料陷入宮廷鬥爭,老獨裁者猝逝,荒淫殘酷的兄長 Jamal 繼位,各方反對勢力蠢蠢欲動,Bassam脫身不得。先是協助兄長穩定局勢,不久發現, Jamal 本身才是那顆不定時炸彈,於是暗中結合反對者籌劃政變,可惜事機不密,遭逮捕後放逐。

Abuddin 總統府,又稱「宮殿」

老獨裁者夫婦,孫兒大婚冠蓋雲集

街頭卻是示威抗議不斷

老暴君猝逝,繼承者更加不得人心

想要他死的人太多

上絞架效率不夠

得用毒氣彈對付

終於連親弟弟都受不了

Jamal 血腥鎮壓反對派,叛亂蜂起。境外崛起的哈里發國(對應現實中的ISIS)乘機入侵,結合叛軍擴張地盤。Jamal 引進外國傭兵及美軍顧問相抗衡,而哈里發國過度基進的伊斯蘭教義主張,也因壓迫不同派別而招致對立,Abuddin 全國陷入混戰。Bassam加入反哈里發國民兵,在戰鬥中累積聲望,與政府軍分進合擊,終於將哈里發國逐出境外。此時Bassam的民間聲望,遠高於不得人心的哥哥,反對派聯合推舉他為臨時總統,要求 Jamal 退位,擇期實施民主選舉。 Jamal 礙於情勢同意,隨即反悔,遭備受凌辱的兒媳刺殺。

第一夫人爭取外援

群眾推舉 Bassam 出任總統

不甘退位的 Jamal 終遭刺殺

Bassam就任臨時總統,期約六個月後舉行大選,他本人則保持中立,不參與選舉。他又組織「真相尊嚴委員會」搞轉型正義,希望藉真相的披露,撫平戰亂中受害者的傷痛。一切乍看十分美好,然而戰爭造成的傷口不可能馬上癒合,少了共同敵人哈里發國,各宗族教派的齟齬再度攤上枱面。聲望最高的共主竟然退讓,權力真空立即引起各方覬覦,不成熟的民主出現各種亂象。戰敗退出的哈里發國,境內仍有許多支持者,伺機綁架Bassam的女兒,在鏡頭前公開處決。痛失愛女的美籍妻子,療養歸來性情大變,不斷催促丈夫報仇。Bassam對此也甚感焦慮,臨時總統任期即將結束,大選後無論誰當家,都不會支持實為復仇的軍事行動。怎麼辦呢?

他宣佈推遲大選,理由是國家安全,剿滅哈里發國優先。為競選殺紅了眼的各黨派一致反對,連Bassam的支持者,所謂民主進步人士,都感覺遭受背叛。當局逮捕抗議者,軟禁候選人,激起更劇烈的抗爭。哈里發國份子混在示威群眾中開火,政府軍饗以實彈,死傷無數。情勢至此無可收拾,Bassam只能宣佈戒嚴,同時揮軍進剿哈里發國,以國家安全為名。

從萬民擁戴跌落雲端

第三季至此告一段落。電視台不再續約,於是搬出Bassam的巨幅畫像,劃下預期已久的象徵性句點。原因如何不得而知,有人說收視下滑,有人說題材敏感。個人看法前者較為可能,畢竟連我都覺得第二、三季灌水多了點,情節有些拖沓。不過好評不墜,即使到第三季,IMDB評分仍然接近8.0,算是相當不錯,只能說有點可惜。砍掉不必要的枝節,提早一季收尾,分數還可以更高。譬如Bassam兒子搞同性戀,固然能在保守伊斯蘭情境下製造衝突,但肉搏戰為的是什麼?事實上整個第三季無必要的床戲大增,很難說不是為了填充時數。

不過第三季主要角色的性情變化,為鋪陳已久的情節發展做出關鍵轉折。以Bassam的美籍妻子Molly為例,她是土生土長美國人,受高等教育的外科醫師、自由派,無論如何都相信民主價值。即使經歷血腥宮廷鬥爭、丈夫下獄流放,卻直到失去女兒,才終於釋放心中的魔鬼,完全變了個人。

什麼樣的父親會教小孩殺人

另一方面,Bassam卻早知道自己心中有個魔鬼,只是一直壓抑克制。從小時候替不敢開槍的哥哥射殺俘虜開始,他就知道自己更像父親;遠遁美國,無非為了避免走上同一條路。捲入宮廷鬥爭、加入游擊隊成為領袖,他對權力,或說暴力,的運作愈加得心應手。出任臨時總統初期的謙退,事後看來應該是他對心魔的最後抵抗。否則就連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懷疑這些政策太過天真,如何玩得起來?女兒之死固然衝擊巨大,觀眾剛開始還以為種種倒行逆施,是受不了老婆催逼;到後來才赫然發現,那是他的真我。新一代的暴君,已然完全盤踞他的身心。

雖說嘎然而止,但這種題材,個人以為應該見好就收。政治殺伐是個無窮迴圈,繼續演下去,也只能在各種合縱連橫、內爭外戰中反覆,弱了主題。譬如持續上演的「紙牌屋(House of Cards)」和本劇姊妹作「反恐危機(Homeland,國土安全)」,都難掩黔驢技窮的疲態,逐漸淪為肥皂劇。反過來說,即使如此,人家也是照演,本劇卻沒了後續。前面說題材敏感,是否真有可能?據說製作人有回受訪,提到主角未能起用阿拉伯裔實屬遺憾,若能重來必當改進云云。莫非真有什麼壓力?我輩固不得而知,倘若屬實,那也就是政治吧!

起初鼓勵丈夫回家團圓的 Molly,並不知道會掉進什麼漩渦

最終賠上丈夫、孩子和自己

原本的政治對手

轉變為生死大仇

曾經與人民站在一起,卻逐步走上父兄之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影視戲劇
自訂分類:馬鈴薯看電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