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親吻你 夢中的紅葉
2015/07/06 15:39
瀏覽6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一時間,滿腦子都是你——一樹鮮紅的楓葉。枝頭上,悅耳動聽的鳥語,是彩鈴送來的祝福。從春到夏又醞釀到深秋的愛情之光,終於在枝頭點亮,婉約到了人的身旁。跳動著的心,魂不守舍。反覆思緒,過去十餘年的朝朝暮暮。孰知道,心底裡的那顆遺忘的種子又悄悄地發了芽?為了心中的慰藉,人情願去做叛逆者,朝你舉出白旗,徹底潰敗在你的魅力之下。《東方佛夢》的神韻,你早已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朝思暮想的你,在溫暖的陽光籠罩中,你是我心底裡燦爛的秋天。

我拾起落在地上的一片紅葉,像是最初輕輕地握住了你的倩手。在你撲朔迷離的眸子裡,閃爍著晶瑩剔透的萬籟星光。恍惚間,電光刺痛了心窩裡的老傷,一股滾燙的熱淚在幽谷中的暗河裡流淌。看見的,是那原始森林中飄浮變幻著的雲霧,時隱時現的秋紅之淡淡的一抹微笑;看不見的,是那刻在額頭和眼角上的皺紋,老淚橫秋的往事,無從說起的痛。心知道,你常躲在山林那邊偷笑著,又時常默默地哭泣著。為了你的微笑更加甜美,在吻你緋紅的臉頰時,身上沒有異樣的味道,人就徹底戒掉了吸食幾十年的香煙,從此改寫許多不該有的問號。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愛的魅力。

其實,人早已料到有這樣的結果。你本是生在小溪邊的石崖上,守護山下碧潭的那棵楓樹。是我的錯,強將你挖回到盆缽裡窩居。委屈了你,在這方小天地裡生根發芽,在風雨霜雪中不休的掙扎,欲脫去三寸金蓮之磨難。錯以為,將你搬移到盆缽裡變成魔鬼身材而香港旅發局富有;原本是,沒有你在山崖處的自由和本有的原野裡的華瑰。

你具有永恆的魅力。本身就是立體的詩和有聲的畫卷。在北方的商洛山中,你輪迴演繹著春夏秋冬的色彩;在古老的崖壁上,你是唐宋詩詞和隨風飄渺的管絃樂章;在水墨畫裡,你是商山四皓茅屋前的枯藤老樹,亦是李成、范寬筆下的亭台樓榭裡千變萬化的人妖。你是閒云野鶴的伴侶,亦是擁抱漂泊歸來之航船的港灣。

檢討著人與樹的差距,把捏著愛與恨的價值。抑或是,人為樹,樹為人。人為樹時,嚮往樹的壽齡,渴望樹的青春,修煉樹的老態龍鍾,淡漠了樹的枯枯榮榮。樹為人時,嚮往人的兒女情長,渴望人的文化文明,羨慕人的離土漂移,體驗人的痛痛楚楚。

然而,樹永遠是樹,人永遠是人。人和樹最高級的目標都將是奮力地燃燒,抗拒著冷漠的世界。愛和恨之因果報應不只屬於人類。人之情慾源於感覺,驅趕孤獨和寂寞,調節心態的活動,嘗試佔有、享受或毀滅的本有野性。但是,樹就不具備這些感知功能麼?你雖在身邊,卻是永隔物界的麼?不是的,你本有的高尚品質,即就是埋藏到深土下面幾千年,變成又黑又亮的石頭,仍然是值得人們永久珍藏的瑰寶。

收藏盆裡的秋天,珍藏蒔養盆樹幾十年的難忘故事,想念與春花月貌般的夥伴,與這秋紅染霞之壯美為伴,與這霜天歲月之同暉。

面對眼前一樹鮮紅的楓葉,讓冷漠或麻木的人復活。於是就卸下虛偽的面具,暴露出真實的自己,雙手捧起這片殷紅的楓葉,貼在自己的唇邊,對你發出永恆的誓言:海枯石爛,亙古不變,即就是你紅妝褪去,全裸著身軀,你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美麗而富饒的秋天!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悲傷像河水一樣流過
下一則: 荷塘月色之夢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