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最滿意之一剎那
2018/11/06 00:00
瀏覽1,330
迴響0
推薦57
引用0

浯江溪口的水光山色,董嶼在前,烈嶼(小金門)在後,更遠方是大陸的山巒

 

    凡人幼年所聞歌調,所見景色,所食之味,所嗅花香,類皆沁人心脾,在血脈中循環,每每觸景生情,不能自己。這是幽默大師林語堂於說鄉情裡的話,又說吾少居田野,認為赤足走草坡,入澗淘小蝦,乃人生最滿意之一剎那。」讓我頗有同感。

 

    林語堂先生是我極為敬重的學者、作家、文化人,他不但學貫東西具有豐富學養,且難能可貴的,永遠保有一份赤子之心。由於童年居住福建漳州,熟稔閩南語。有一回,從國外回到台北,在街頭聽到有人操著道地的閩南鄉音講話,感到格外親切,就讓他高興了許久。

 

猶記起少年時,於冬夜北風怒號的故鄉老家,坐於眠床上背靠著枕頭,窩在棉被裡閱讀林先生的生活的藝術」,對於書中談論的文化及人生哲理如醉如痴,著迷不已。

 

    對我來說,人生最滿意之剎那與家鄉浯江溪是密不可分的。童年,夏日時光經常與一夥同伴四、五人,沿著溪流捉小魚、小螃蟹、小鰻魚。溪水有時只淺淺高過腳踝,有些地方深可及膝,沁涼無比。小魚全身晶瑩剔透,一對靈活黑色眼睛,在水中極其靈巧敏捷,常突然一個動作便消失了蹤影,鄉人稱這小魚為江魚仔」。我們常將捉來的江魚仔放入透明玻璃瓶內,又放入綠色水草,拿來觀賞。

 

    昔時,浯江溪河床已有些淤積,形成的沙渚上長滿綠色水草。通常我們由大橋頭走入溪中(就是目前仍有座土地公廟的地方)。尋常,往海口方向走去,一路涉水而行,水中可見各種生物。到了溪口可能由於土質較為肥沃,走起路來泥濘難行,是彈塗魚及招潮蟹密集分布的地區。那時紅樹林只稀稀落落長著,不如現今密集的一大片長在溪口。溪口景色極美,漲潮時,水光躍金,氣象萬千。日落時,董嶼、烈嶼在前,大陸對岸山頭雄峙於後,夕陽霞光在水波山影襯托下,光彩奪目。

 

浯江溪口的紅樹林及成群水鳥

 

 

    由「大橋頭」往另一方向溯溪而上,水流較窄,沿途有大小不一的沙洲,溪水仍然清澈。穿過馬路涵洞後,人跡絕少,溪流景觀尤為原始天然,此處,一旁是一處人家的大花園,稱為林家花園,花園沿著溪流種著密不透風的竹林與外界隔絕。另一邊是條小土路,路旁有高挑林木,溪中水聲潺潺,不捨晝夜;繼續往上游走經一處人稱雞厝」(大概曾經有人在此養雞)涓涓細流汩汩而來。再往上便是東洲、后垵等村落了,這一帶曾是金門古八景之一,現已不復存在的洗馬湖光。據說唐代牧馬侯陳淵來金門牧馬開墾,這片輕盈的水光便是其洗馬之所在。可見,早年,浯江溪腹地也有一汪波光水影的。

                                                                                                                                                                                                

    浯江溪水清澈,溪中有小魚小蝦,是條活生生的水流,嫵媚的溪流給家鄉帶來了憧憬與希望。但令人扼腕的,數年前溪流卻鋪蓋上了鋼筋水泥,成了一處大停車場。自此,河流不見天日,長年囚禁於黑暗中嗚咽哭泣。試想,若將浯江溪整治疏浚及廢水排放處理,溪旁種植林木,規劃行人步道,並於適當地點設置親水區。如此,對鄉人的生活品質是否可大為提升?可惜,我們卻選擇了遺棄一條寶貴河流。

 

    無疑的,浯江溪中涉水是我人生最滿意之一剎那,深深盼望家鄉未來的孩子,也能於溪流中戲水,享有這份難得的經驗,一代接一代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島鄉集
下一則: 砲火下的一帖撫慰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