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兩面鏡子
2012/10/19 00:52
瀏覽947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有時候(這時候也似乎越來越常)我會將自己陷入一種重重的困境中。我困惑的懷疑自己是個冷血動物。就連說自己是動物也讓我疑惑。
對於情感的付出,我相信自己是吝嗇的。對於財物的施捨,我相信自己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吝嗇的。常常在這種感覺昇起時,我會連帶的想起自己從小生長在一個物質不充裕的環境以及生活不富有的家庭。若問自己有任何埋怨嗎?也沒有,彷彿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的,好一付得過且過不知長進的東西(此刻就連動物也不是了)。不是嗎?偉人説過也深印在腦海的一句話:有埋怨才會求精進,情況才能有改善。不斷的在耳邊飄浮。說自己是逆來順受嗎?也不百分之百盡然。那麼應該說是安於現狀嗎?那就太給自己找台階了。每當有人對著我訴苦時,我總是耐心的傾聽並偶爾加句"怎麼這樣""真討厭"或"別這麼想""沒事,睡
個覺就好了"的話,但我內心卻反抗的告訴自己:這沒什麼大不了啦,厭煩的事還可能更多呢! 總之,此刻的自己是矛盾的想自打嘴巴。想到自己的虛偽也感到不安不太舒暢。
入秋的第一個月,我給自己放了個長假,説實在的退休後是天天都放假,但似乎過不同於平常的生活是給自己放了個心中的假。在妹妹的家中我老實不客氣的過了一個月茶來伸手飯來動嘴的日子。期間我發現自己還真喜歡妹妹家浴室的那面鏡子,相對的客房的那面則不怎麼樣。最初沒試著找原因只是憑感覺的喜歡,幾天後自己對著那面鏡子突然振動著雙肩狂笑不已,原來此刻鏡中的我看起來是那麼美麗動人,彷彿打過波尿酸似的皺紋都溜了,再趕集似的跑(幾乎踉踉蹌蹌摔了一跤)向房間,好失望哦!那些紋路又都報了數似的排排站在那。悻悻然的我癱坐在床邊好長的時間。感覺自己是笨蛋般的想哭又愛笑。
人真的有那麼複雜,或者應該說是那麼相對嗎?有人在説假話的同時會發出幾次無辜的笑聲 。有人在告訴你真象時會用手遮住嘴角。有人在最在意時會肩頭一聳不在乎樣。有人在咬耳説閒話時卻要你莫對別人説。此時此刻我還發現自己真是一個"人",一個不折不扣比不上動物--無言不思--的人。但這同時我又要求別對自己太嚴苛。什麼跟什麼嗎?嘻嘻又噓噓!讓我想起小時候玩的一種誰先笑誰就輸的遊戲,在你的對手問你任何事時你可以在"你很可-"中選擇作答,譬如可愛、可憐、可惡、可恨、可欺、可騙,可喜、可惱等等。記得沒人喜歡跟我同隊,因為我總在很短的時間內讓我隊認輸。小時的我還真沒法睜眼説瞎話。是純真嗎?我想應該是營養不夠好,小腦未發育完善,沒法控制住情感的宣洩吧!
總之,不管是人生的任何階段我都對自己的言行有話要説。也只能說是另類的悲哀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