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懺愛(一)
2011/08/30 00:02
瀏覽2,538
迴響33
推薦290
引用0
1881年 位於英國北方一農莊的召集鐘突然大響,散佈莊內外忙碌的農僕都馬上放下工作急步往穀倉聚集,因這召集鐘除了火災死亡等大事外不輕易使用,眾人倉皇趕來都不知出了什麼大事。 穀倉的秤重臺上站著農場主人麥克班與及農僕吉瑞家的十七歲女兒茉莉。安格斯‧麥克班四十初頭,高瘦挺拔,長瘦臉上五官削峻,不怒而威。但他經管農場認真求進,才二十出頭就從父親手中接管冷泉農莊,慢慢將它擴展成方圓百里最成功富饒的農莊,也因而成為縣郡廣受尊重的鄉紳。 今天微皺眉的他一臉秋嚴,等臺下所有人齊聚後他朝十二歲的女兒珍命令道:『妳回屋去,待在裡面別出來。』 珍張口欲言,但她母親在旁輕推示意,她終於不情願地遵從父命。 『我們農場出了一件麻煩,今天早上佛德來找我,』麥克班朝農僕佛德‧吉瑞方向點下頭,『很不幸地他女兒茉莉‧‧‧出了差錯,佛德說她拒絕說出那男子是誰,因為她無論如何堅持不說,佛德要求我按規矩鞭撻,你們都知道我向來不喜歡懲罰僕下,但佛德堅持這是規矩‧‧‧』 六十幾歲的兩代老農僕賽普忍不住插口:『可是麥爺,這鞭撻農僕的惡習早從老麥爺時代就不實行了!』 『這我早跟佛德說了。』麥爺彷彿忍怒地朝佛德冷睃一眼才又續道:『但他堅持要我執行,我想如果我不答應,他恐怕會自行懲罰,弄得更不像話,所以我最後還是決定兩害取其輕。』 言畢麥爺鄭重地再問茉莉一次:『妳仍舊不說那男子是誰?』 茉莉垂目搖首。 之後茉莉轉身抱住一根臺柱,麥爺拿皮鞭在她背上抽了五下,雖然他出手不重,但最後第五下依舊抽破她身上的薄棉衫,直接打在她早紅腫突起的背上。雖然麥爺每抽一下茉莉便痛得全身猛顫,但她從頭到尾未發一聲。 鞭撻結束後茉莉低頭下臺,眾人驚訝地看見她平靜的臉上竟毫無淚水。 老賽普和茉莉同年的孫子大衛站在人群中眼睜睜地盯望著茉莉背影,他心痛如割。 午餐時在阿姆斯壯一家住的農舍裡大衛高聲地憤慨道:『我要說幾次你們才相信我?不是我、不是我!我跟這事一點關係都沒有!』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我們都相信你。』爺爺老賽普安撫道,他轉頭瞧了飯桌旁沉默的女兒女婿一眼才又道:『不過你應該知道,眾人都會懷疑是你,因為大家都知道你對她有意思在追求她。』 『什麼追求她?我不過豐年慶時跟她跳兩隻舞,又帶她去市集玩過一次而已,哪有什麼追求!』 老賽普知道大衛和茉莉從小一起長大,向來感情好,他們之間決不會像大衛說的這樣清描淡寫;但他也相信愛孫,如果是大衛闖了禍,他會像個男子漢般勇敢地站出來承擔。 『好了好了,坐下來吃飯吧,待會兒還要工作!』大衛的母親魏妮催促道。 『我不餓!』怒氣未消的大衛兩手交叉胸前靠在櫥櫃前。 『不吃飯?那下午怎麼幹活?坐下來吧。』魏妮關愛地責備道。 一家四口安靜地吃午餐,快完時賽普突然看著對桌的女婿道:『這其中恐怕大有文章。』 『什麼大有文章?』女婿納德不解地問道。 『佛德。』賽普朝隔壁偏頭一指,暗示要大家低聲說話,免得隔牆的吉瑞一家聽見,『他脾氣那麼火爆,他太太那張嘴更是平常沒事時就呱呱地響個不停,如今女兒茉莉出了這麼大的紕漏,他們夫妻倆不早炸起來打罵到左鄰右舍不得安寧,卻反而一聲不響地跑去要求麥爺鞭撻?你們難道不覺得這很奇怪嗎?』 飯桌上的其他三人目瞪口呆地望向彼此,都覺得他說得有理──然而他們卻無法想像,可能會是什麼樣的玄虛? 午飯後大衛走去牛房上工,他生在此農莊,六歲開始童工,一向工作積極表現優秀,大衛的父親因為風濕手腳漸漸不便,只能做些較輕鬆工作,而他爺爺又年老半退休依然領半餉,因此從十三四歲起大衛便一人做一人半的成人工作來彌補,十五歲就提早被麥爺拔昇為全薪的成人農僕。大衛一點也不介意每天比其他人忙碌,他喜歡工作,工作帶給他充實的生活感,同時也使才十七歲的他長得比農莊其他的成年人都壯實強健。大衛自認相當幸運,因為麥爺雖然工作要求嚴格,待僕還公正開明,尤其是自他接管農莊後積極鼓勵農僕子女上主日學,所以他們這一代不像他們父母全是目不識字文盲。大衛尤其自豪他是主日學中表現最優秀的一個,他不僅能讀寫,還懂得加減會記帳。教主日學的海德利牧師總是對他另眼看待,特別提供他書籍舊報閱讀,因此他除了識字外還吸收了許多知識。 大衛愛他父母爺爺,但他總覺得自己不會像他們那樣終身農僕,他讀來的知識擴展了他的視野,也給了他信心希望,他心中總蘊釀著那一天他要離開這生長的農莊到外面的世界闖蕩,雖然另一方面他又捨不得家人,尤其自小疼愛他的爺爺。 大衛忙碌完牛房工作便帶吉瑞家的八歲童工米奇去後山把放牧的牛隻趕回,平常兩人總是邊走邊說笑,但今天大衛心裡有事只顧低頭猛走,米奇人小腿短出農莊不久便落後,從後叫道:『大衛慢點,等等我嘛!』 『這麼沒用,你午餐沒吃飽嗎?』大衛回頭調侃。 『吃飽?我根本就沒吃,這兩天我媽正火大,大家都有一餐沒一餐!』米奇隨即又補道:『大衛,你是不是會娶我們家茉莉?』 大衛停下腳步,一臉怒火地轉過頭來,米奇嚇得忙道:『不是我說的,是強尼說你喜歡我們茉莉,一定是你!』強尼是米奇十一歲的哥哥。 『你告訴強尼叫他閉上他的鳥嘴別亂說,要不然我找他算帳!』 爬上後山聚集了所有牛隻後兩人已恢復平常友好,米奇又一張嘴嘰嘰喳喳地講個不停,但大衛仍只偶而回應幾聲。 回程時兩人在山坡上遠遠看見另一頭的平地上珍小姐提著長裙在奔跑,大衛心裡怪道:出了什麼事?她這麼匆忙跑去哪裡?那方向人跡罕至,除了山腳下荒廢已久的造酒屋外並無任何去處! 『看,珍小姐跌倒了!』米奇叫道。 大衛看見她趴倒地上數刻都沒移動,忙朝米奇道:『你把牛隻趕回去,我過去看看!』說著早離開小路快速爬下山去,但他還未下到平地卻看見珍小姐已從地上爬起,微跛地續往造酒屋方向走去。 大衛站在已無大門的造酒屋門口往內一瞧,卻不見珍小姐蹤影,心中正納悶忽聽見樓上傳來一聲啜泣。 『珍小姐!是大衛,妳在哪?妳有沒受傷?』大衛一邊叫喊一邊走上髒破的樓梯。 沒有回應,但大衛持續聽見啜泣,最後看見她面朝下趴在一堆乾草上。 『妳怎麼了?有沒受傷?我剛才在山坡上看見妳跌倒。』大衛在她身旁蹲下柔聲安慰。 珍抬起淚臉道:『人家不是因為跌倒才哭。』 『妳看妳的膝蓋都破皮流血了。』大衛檢看她兩腿。 『我不是因為跌倒才哭嘛!』 『我知道、我知道,妳能走嗎?要不要我揹妳?妳的膝蓋要馬上擦藥,夫人看見一定心疼死了,我們趕快回去。』 『她才不會!』珍嘟嘴道,又問:『大衛,爸爸為什麼那樣殘酷地鞭打茉莉?茉莉又沒做錯什麼!』 『珍小姐,麥爺不是叫妳回屋裡去嗎?妳怎麼‧‧‧』 珍不耐煩地截斷道:『我看見了,茉莉被打得背上流血!為什麼那樣打她?茉莉很好呀,她是我的好朋友,她做錯了什麼?』 『珍小姐,這事妳不該知道‧‧‧』 『為什麼不准我知道?』珍生氣地大聲道,『我去問爸爸,結果他大發脾氣把我痛罵一場,連媽也怪我不聽話‧‧‧』她說著又委屈地啜泣起來。 大衛苦口婆心安慰好半天,才勸得珍小姐願意讓他帶回去敷藥。他牽著她的手正走向樓梯,忽然外面有馬蹄聲朝造酒屋走來,兩人奇怪地互看一眼,不約而同停下腳步。 馬啼聲在門外停止後大衛從樓梯口伸頭一望,驚訝地發現來者竟是──麥爺!他不由自主地倒退兩步離開樓梯口,又朝珍小姐示意噤聲。 不一會兒外面又傳來一陣跑步聲,兩人又好奇地互看一眼。 『噢,茉莉,我的寶貝,妳受苦了!妳沒事吧?打在妳身上,可是痛在我心上!讓我疼疼妳,我親愛的寶貝!』 『爺,我沒事、我很好!您別擔心!我知道,我都知道!』 不用茉莉回話,珍也早聽出她父親的聲音,她驚訝地啊了一聲,好在大衛及時伸手掩住她口,又示意她別出聲。 樓下又一陣情言蜜語後突然安靜下來,大衛好奇地上前探頭,瞧見麥爺正和茉莉熱吻,他的一隻手按在茉莉胸前,口內且不住地銷魂低吟。大衛心中怒火熾燒。 忽然感到身旁動靜,大衛猛然發現珍小姐也跟上來探頭瞧,他連忙將她拉後,但顯然太遲,她已臉色大變。 大衛蹲下來抱住她,在她耳畔低聲道:『珍小姐,我們決不能出聲被發覺,要不然後果不可收拾,妳懂吧?』 珍點了下頭。 『今天早上妳爸來找我,說妳懷孕了又不肯說是誰,要我鞭撻妳,他雖然沒明說,但我察言觀色也看出他的用意,是想藉此告訴我他知道是我,妳爸是個粗人,想不出這種棉裡針的技倆,想必是妳媽出的主意?』 『我聽見他們倆在後院低聲商量,說要錢,還有房子,要新建的獨棟房屋‧‧‧』茉莉羞慚地低聲道。 『如果他們倆聽話別亂搞,這些都辦得到,妳可以跟他們暗示,但千萬別明說,我不會給人勒索的,不過因為妳的關係我會竭盡所能,這妳應該知道──噢,茉莉寶貝,妳知道妳有多讓人無法抗拒嗎?』 又一陣熱情低吟,大衛轉頭看見珍小姐淚流滿面,下唇不住顫抖,他轉身抱緊她。 『妳知道妳爸媽決不會任妳就這樣繼續下去,無論如何妳還是得公開指出一個人,然後嫁給他把孩子生下來,孩子不能沒有姓。』 『我知道。』茉莉低道。 『那妳心中可有人選?』 數刻茉莉方道:『大衛。』 『很好,他也是我心中的最佳人選!』 這一次輪到珍轉頭看大衛,他正氣得咬牙切齒,極力控制自己不衝下樓去。 『但是如果他不肯呢?』 『這妳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妳只要一口咬定是他就行,反正大家都知道他對妳有意思,他百口莫辯,我會讓他乖乖娶妳的,這妳一點都不用擔心。只不過,把妳嫁給了他我怎麼捨得?寶貝,沒有了妳,我以後日子怎麼過?』 『爺,這你一點都不用擔心,我永遠永遠都會是你的人,大衛他管不住我的。』 『噢,我的寶貝,我珍貴親愛的寶貝茉莉,妳知道我對妳有多瘋狂嗎?‧‧‧』麥爺又銷魂地低吟起來,半天才驀然轉調道:『寶貝,我得走了,我早該進城去了,再不走就太遲了要誤事!』 ( 待續 ) ( 註 ) 這小說譯改自一本現已幾近煙沒的舊長篇小說,我喜歡這小說劇力萬鈞的引人開頭,但和許多通俗小說一樣不久便淪為重複荒唐的肥皂劇。我譯寫時並沒參照原著,事先把我想用的情節挑出做筆記,然後以自己的方式寫下,中段後大部份是自己的創作。激發我寫這小說的動力是:,( 一 ) 想知道這非常吸引我的開頭是否也同樣吸引其他讀者;( 二 ) 挑戰自己寫出我自己閱讀原著時想像的較佳發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故事小說
上一則: 懺愛(二)
下一則: 意外 (下)
迴響(33) :
33樓. 小肉球
2011/09/07 12:00
猜對了

他們那個圈子有很多他們自己的糾葛。

取得版權不只取於原作者,還要去原出版社,視當時原作者與出版社合約而定。

版權沒那麼貴,價錢少到您想像不到,要看「關係」。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出版事務我知道的不多,但我覺得臺灣出版業沒agent這情況很不好,作者得自己分心經管business side of 寫作。連帶降低出版作品水準。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8 08:05回覆
32樓. connie F
2011/09/06 14:13
吸引人
待我沖壺茶 切塊蛋糕
謝謝!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7 08:13回覆
31樓. 小肉球
2011/09/06 11:10
補充:Heyer Alastair trilogy boxed set 亂來送做堆

洋人犯錯,經常。

Heyer Alastair trilogy boxed set:亂送做堆。

An Infamous Army 的男女主角是 Lady Barbara Childe 和 Charles Audley,女主角是 Duke of Avon 的孫女,但此亞旺非彼亞旺

The Black Moth---Justin Alastair, the Duke of Avon,第二男主角,但鋒頭比男主角更甚,老搗蛋,沒他就沒戲。

These Old Shades---Justin Alastair, the Duke of Avon,第一男主角,鋒頭之健,沒話說!(請注意,這是喬治亞羅曼史,法國路易十五(Louis XV)年代,他兒子路易十六還沒即位,法國還一片昇平。由於小肉球翻譯過它,故事中出現法國歷史人物,女主角里昂妮去凡爾賽宮朝聖,看到法王情婦龐巴度夫人。Jeanne Antoinette Poisson, Marquise de Pompadour, also known as Madame de Pompadour,生卒年為 1721 – 1764,做法王路易十五情婦,始於 1745,至王薨日。故事背景定於 1750 年左右,應沒錯。(嚴格說來,英國攝政時期實屬於喬治亞王朝,畢竟攝政王爸爸喬治三世瘋了才攝政,時在 1811 - 1820,喬治四世繼位,仍屬於喬治亞王室)

The Devil's Cub---主角是亞旺公爵與里昂妮生的寶貝兒子,這小子愛上老處女姊姊,扯一堆烏龍,害他媽媽里昂妮要上吊,最後還是 Justin Alastair, the Duke of Avon 出來收拾殘局,他已六十,保養極好,威名猶存。

An Infamous Army 中的亞旺公爵不是他,不可能活那麼久,故事背景為 1815,小肉球喜歡的亞旺公爵早死蹺蹺了。(抱歉,陸荃,小肉球真的喜歡歷史,對年代很計較,那個Heyer Alastair trilogy boxed set亂來。)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妳真是如數家珍,不愧是Heyer專家迷!

也許這賣書者因為沒有black moth的版權才另抓一本稍有點關係的濫竽充數?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7 08:12回覆
30樓. 小肉球
2011/09/06 10:22
The Black Moth 不好看

這是就「比較」來說,海爾十來歲時寫的第一本。

Romance 這個 genre 不會衰退的,太多女性讀者了。(對了,不少名字是女生的作者其實是男生。)

以前先迷它,一晚上看一本,都看遍,之後,才進入它的 sub-genres,如 Regency Romance。

找不到 The Windflower(它的文字很精緻)的話,鄭重建議您去讀 Judith McNaught,俺讀遍她的小說,但您可從 Whitney, My Love 讀起。

她不屬於Harlequin 和 Silhouette 等出版社旗下眾多作者(作者必須遵守出版社規定的羅曼史公式),書比較厚一點,The Windflower也很厚,Judith McNaught 比較通俗,文字淺白,相信小肉球,很好看的,一晚上就可輕鬆讀完五百頁!

讀遍,Heyer 是此中之神!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美國有一男性專寫Romance,還蠻紅的,Nicolas Sparks,我曾聽過一兩本他的有聲書,都沒聽完就失去興趣。我的口味較偏向俏皮機靈的romantic comedy!

剛去查了一下Judith McNaught,謝謝介紹!

我這幾天剛好在聽一本Sophie Kinsella的書Remember me?講一女子車禍後失去前三年記憶,剛好這期間她從一小職員發跡致富且嫁了白馬王子等,這故事構想頗好,提供一機會寫許多人的幻想曲: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不但富貴,還有了一個完全不認得的白馬王子老公‧‧‧作者的文筆時好時壞,才剛聽了開頭不久,還不知道她能否將此有趣構想寫好!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7 08:07回覆
29樓. 小肉球
2011/09/05 18:20
幾孤風月

嘻嘻,小肉球論國學乃草包一個,您問俺,俺問誰?俺也不知道幾孤風月的孤字是蝦米意素。出於柳永的《玉蝴蝶》:

    望處雨收雲斷,憑闌悄悄,目送秋光。 
  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 
  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
  遣情傷。
  故人何,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
  黯相望。
  斷鴻聲裡,立盡斜陽。

只直覺認為幾孤風月很符合英詩 these old shades 的韻味,俺的直覺應該沒差的。

Heyer 的 An Infamous Army 是 in another league,她的作品分三類:歷史浪漫,偵探推理,戰爭浪漫。An Infamous Army 和 她的 The Spanish Bride屬於第三類,副題雖為 A Novel of Love and War,背景均為戰爭,和第一類不一樣。

她的歷史浪漫類又分喬治亞浪漫與攝政浪漫。

相俺小肉球,阿拉迷她曾迷到骨頭裡,亞旺三部曲的說法就是俺前帖所云:The Black Moth, These Old Shades, The Devil's Cub。

The Windflower 的作者是一對美國夫妻,真名叫 Sharon and Tom Curtis,小肉球初看到溫哥華千里傳音就想到 Laura London。夫妻合作,寫出這麼一本好書,真可謂琴瑟合鳴了。這對夫妻除寫 regency romance 以外,還寫現代浪漫小說,就是harlequin和Silhouette出版的那種薄薄小書。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在美國google你會發現有許多在賣Heyer Alastair trilogy boxed set 都列出old shaeds, Devil's cub 及An infamous army這三本。連Amazon都在賣!

我看An infamous army這名字也想到The spanish bride(剛好曾看過這本),也覺得是戰爭背景小說!

不管了,反正我打算從The black moth開始看起。

前一陣子我看到一條新聞說,近年來美國出版業銷售一直下跌,但浪漫小說這一genre卻持續成長。我覺得這是一個under served field,需求量比一般小說高,但大部份的作品卻都水準太低。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6 07:46回覆
28樓. 小肉球
2011/09/04 10:52
刪了

不過,還好,沒刪乾淨,不可能刪乾淨的,擺在這裡好久了,總有人去存檔

小肉球是刪掉那時的迷戀,哎喲喂,迷戀還留著咧。

您說的 Georgette Heyer 那本男扮女小說,應該叫 The Masqueraders,它不是小肉球最欣賞的之一,雖然俺大致都欣賞,因為她的水準太高了。

幾孤風月,出於柳永,意思和英詩 These Old Shades 很像。在倫敦市,面對 The Trafalgar Square,有一家頗大的酒館,名叫 These Old Shades。

Heyer的書不好譯,必須擁有對英語的相當能力,以及對那時代的相當了解。

小肉球是一句一句去譯的,重點在忠於原著,當然,翻譯本當如此。

亞旺三部曲是:The Black Moth, These Old Shades, The Devil's Cub。

Laura London的書,如同俺對所有迷戀過的作家,去圖書館借,從第一本讀到最後一本,全讀過。The Windflower讀過N遍,妙的是,圖書館分館長是白人女子,和俺一樣迷她,當然,更迷 Heyer。

The Windflower 很奇怪,小肉球一直借,一直借,突然失蹤。然後去找,開車去南佛州所有分館去找去借。原來,俺借讀N遍的分館是最後一個沒被偷走的。那位白人分館館長幫小肉球去美國國會圖書館借調--哎喲喂,也被偷走了。

英國毛球死後,小肉球花了很多時間才決定回台灣,臨行前夕,真的是前一晚,車子已決定送給一個大陸移民,小肉球開著愛車向南佛州告別,一路沿著黃金海岸開車,開到某處,下車喝杯咖啡,時已傍晚。

看到某舊書店,進去,哇,找了恁久的 The Windflower,坐在那裡,只要美金一元。

明天就要上飛機了。

全球之私淑者不少,會舉辦活動。Laura London 是一對夫妻,看名字像猶太人,本名叫 Curtis,已經絕版不寫,也不大搭理書迷。

以上為全球書迷的朝供。

小肉球在返台最後一晚,到處去找的,整整兩年,日夜不忘,居然在返台最後一夜買到。

告訴您,小肉球已歷經滄海,那晚,以為它是一個 sign,不知回台灣的決定是對是錯。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原來是幾‘孤’風月?我一開始看成幾‘弧’風月,以為因為月是弧形,故以弧算,所以覺得蠻有道理。去孤狗看到“幾弧風月,幾縷秋霜”,所以也沒想到自己看錯且誤解,顯然網上也有人跟我犯同樣錯誤。 (其實幾弧風月也並非解釋不通!)

那幾孤風月為什麼用這孤字?因為月兒掛看起來孤單?

這亞旺三部曲似有不同說法,我在網上看到的大部份是:去掉The black moth,加上An infamous army。Wikipedia上說These old shades是The black moth的續集。可能因此產生不同說法?

妳找到Windflower的故事的確令人回味,離開居住多年且回憶豐富的佛州想必是極不容易的決定,也許人生的許多決定並無法以對錯來衡量,不過是不同的旅程?

現在有Amazon找書容易些,Amazong也有賣舊的Windflower,mass market paperback一本加上運費等要十六美元,跟一本hardback的新書幾乎差不多了。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5 12:15回覆
27樓. 小肉球
2011/09/02 10:28
把譯文收起, 因為不喜歡俺用到狂傲兩字

迷戀那些,像偵探推理,像懸疑驚悚,像諜報情資,像神怪奇幻,像卡通漫畫,像歷史浪漫等,全都像前世所為。

因為小肉球在回應您時,說俺很狂傲地譯出 These Old Shades (譯名幾孤風月),書名取於英國詩人,一時想不起名字,Dawson 吧?過去的事了。

小肉球不喜歡犯了自我意識太強的老毛病,就把譯文收起來了,打算刪掉它。

剛回台灣時的頭一年,仍然迷 Heyer 迷的要死,計畫貢獻餘生去翻譯她,現在習佛及迷戀台灣流浪動物以後,覺得不值一哂。

沒有特別展現一下讓您看看,它一直在那裡,只是小肉球不喜歡自己用到狂傲兩字。

嘻嘻,小肉球在美國最後一年,成天跑圖書館找她的書,如願,從第一本讀到最後一本。

她的階位遠遠超出其他歷史浪漫小說家。

真可惜台灣沒人知道她,她的書難譯,要譯,必須譯出神髓。

Mary Stewart,記得她。

必須浪漫的要死!並且不能濫情,並且不能搞出時地謬誤! 小肉球從美國帶回幾本,作家不一,全是俺精挑細選出來的。

介紹您去看 Laura London 的 The Windflower。您能找到它,算您行!超棒!

您會愛上它,但恐怕您找不到它了。

由於小肉球一來斷滅對歷史浪漫言情小說的愛念,二來,因為小肉球身體狀況變差,只譯出 Heyer 的 These Old Shades 及 The Corinthian,哇,超難譯,那時代的用語,那時代的生活,那時代的習俗,小肉球是專門研究英國史的人,純為私淑,已把俺累死。

那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只迷佛法及流浪狗。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把妳的譯文刪掉不是太可惜了點?我才想找機會去好好一讀,那天匆匆看了一集,覺得似高陽歷史小說那樣的半文言文,想來是妳費心營造出來的時代感。

幾弧風月這書名取得有意思,尤其那弧字,剛去孤狗一下,發現出自舊詞:幾弧風月,幾縷秋霜。原來風月是以弧計,本來我自己搜索枯腸想前例,只想到一抹斜陽。

將來若有機會我也想譯寫Heyer的書,但我的出發點稍有不同,只著重在Romantic Comedy的故事性上,對保存歷史考證沒興趣,這當然容易多了。

等我讀完三部曲有機會再跟妳交換意見。

Laura London之書的確難找,想來絕版已久,圖書館都沒有,但Amazon上也有許多大力推薦者。

沒想到因為譯寫Cookson的小說卻意外碰見一個Heyer同好者,這也算是一件“幾弧風月”的美事?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3 13:15回覆
26樓. 悅己
2011/09/02 07:39
feel teh same way
” 挑戰自己寫出我自己閱讀原著時想像的較佳發展“ , 我覺得這是蠻有意思的寫作題材, 最近唸了一本日本小說, 也有衝動想改寫成自己比較喜歡的劇情發展, 但又擔心有抄襲之嫌, 讀了陸荃大作,覺得自己多慮了, 寫作應該是很自由的。
謝謝,不過我改寫前先查過了此書在臺灣並無中譯本,連在美國都絕版多年不易找到。若是妳改寫在臺灣有出版的書且刊登出來,出版社恐怕會有意見!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3 12:29回覆
25樓. Jenny***
2011/09/01 16:12
是否吸引讀者
我把板凳搬過來了.
謝謝!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2 09:05回覆
24樓. 小肉球
2011/09/01 07:18
陸荃好厲害!

小肉球曾經瘋狂沈迷於 historical romance 這個小說次類別,從美國回台灣那段適應期尚迷戀於它。(現在改迷戀台灣流浪動物)

提起英國歷史浪漫小說家,必舉Barbara Cartland, Georgette Heyer 和 Catherine Cookson三人,俺迷此類別約迷兩年到三年,看遍小說,Barbara Cartland記得,對她印象很深(受不了她),俺敢說肯定讀過 Catherine Cookson,卻絲毫沒有印象,不記得,因為讀太多這類別的作家了,有英國的,有美國的。

讀遍後,曾經滄海難為水,至今唯獨崇尚 Georgette Heyer。剛回台灣,很想找到同好,那時還沒改迷戀流浪狗,找很久,沒找到台灣人同好。

回來這些年,陸荃是唯一提到 Georgette Heyer 名字的台灣人。

她已經超越通俗小說了,她是歷史浪漫小說的宗主!

嘻嘻,那本《幾孤風月》純粹出於私淑,剛返台第一年為練習中文譯出,就是她的作品。不好譯咧,因為她注重史實,英美大學歷史系教授教到英國攝政時期都命令學生去讀她的作品咧。

神怪小說啊,那是更早期迷戀的東西,現在的小肉球已非昔比,俺全心全意迷戀台灣流浪狗。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妳的譯文怎麼不見了?還是本來就收起來,只是特別展現一下讓我看看?

沒想到竟被我誤撞正著!我想可能因為讀妳譯文時下意識地想及Heyer才會提及她。

我去Amazon看了一下簡介,故事的架構及人物的確像是大有可為,我多年前去一家舊書店發現他們有新及舊的許多Heyer書,便一口氣買了十幾二十本(新的全是paperback,可見她的書一直in print),把店員嚇了一跳。昨晚去查了一下,我有The devil's cub,An infamous army,但偏偏沒These old shades!

我以前(十多年前吧?)開始讀她書時最喜歡一本一對兄妹(或姐弟)男扮女、女扮男那一本,印象很深,偏偏我卻把書名記成The quiet Gentleman(大概因男主角描述之故),想來應是The Masqueraders,今年初看見 Amazon上許多人大力推介The Grand Sophy,剛好在圖書館找到有聲書,聽得好幾天陶醉在喜悅的心情中,還記下一條將來寫作筆記,希望有機會能模仿這故事女主角寫一篇現代中文的上乘Romantic Comedy.

Heyer好的小說真是What a delight!難怪這麼多年後還有許多忠實讀者,臺灣完全沒人翻譯進口太可惜了。

Heyer的書挺多,不可能全讀完,妳如有特別喜歡的可推薦,願聞其詳。

B Cartland 沒聽過,得去Amazon research 一下。

以前我大讀Heyer時還發現一位較現代的Mary Stewart, 讀過她幾本書還不錯。
陸荃~活得像窮人,擁有許多錢2011/09/02 09: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