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校園高手》第三百四十三話(校園愛情故事)
2019/02/12 07:06
瀏覽334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校園高手》第三百四十三話

 

不過他雖然頗以祖國為榮,卻沒有想到司機又把他的短暫自豪感打斷,

「這位老先生說的還像那麽回事,不過這次傭坑出土的人好像真的個個都像你

說的那樣,不過老人們都說這是不詳之兆呢。」

 

「不詳之兆?」趙逸飛本來靜靜的聽著,聞言眉頭皺了起來,「為什麽這

麽說?」

 

司機的聲音壓的更低,仿佛從嗓子眼憋出來的一樣,聽起來就像乾屍複活

後發出的聲音。有點陰森可怖,「其實出土傭群的地方,一直都是荒蕪沒有人

煙。出土後,很多人都說以前晚上經過那裏,陰風陣陣的,還不知道哪裏傳來

幽怨的哭聲,以前一直傳聞,那裏建國前打仗曾是個死過很多人的地方,卻沒

有想到古時候竟然有那麽多是屍體被活埋在下面。

 

趙逸飛和油老鼠互望了一眼,只覺得好笑,這多半是市民的心理作用,這

才以訛傳訛。不過從地下挖出去那麽多是沒有的屍體,實在也是件非常奇怪的

事情。

 

「那政府是怎麽發現地下的傭群的?」油老鼠突然問了一句。

 

 

「怎麽發現的?」司機笑了起來,「說起來倒有點巧,聽說那附近有個放

羊的農民,丟了一隻羊。然後出去找了很久,才聽到地下傳來羊咩咩的叫聲,

你們猜怎麽的,你們一定猜不到,它掉到一個地洞裏面,然後就發現了那個地

下傭坑。通知了政府部門,得到幾百塊的獎金,你們說巧不巧?你也挺幸運

的,要不怎麽說古人說,什麽福兮,禍兮呢,他丟了一隻羊,本來夠倒黴的,

怎麽知道不但找回了羊,還得到幾百塊的獎金,你說人家怎麽就那麽命好,我

怎麽就這麽命苦,同樣是人,差距就這麽大呢……

 

這個健談的司機滔滔不絕的講下去,油老鼠卻是臉上變了一下,低聲說了

一句什麽,那個司機只顧得述說講了幾百遍,可以倒背如流的故事,並沒有聽

見油老鼠說什麽,趙逸飛卻聽清楚那句話是,一群廢物!他有點奇怪,卻並沒

有多問。

 

「我最近開車都小心翼翼的,有幾個同行以前去過那地方,後來都出現了

車禍。」司機繼續嘮叨道:「還有曾經去看過傭坑的,回來後總是精神恍惚

的,說是夜裏總聽到鬼哭,我……

 

「你好好開車吧。」油老鼠不耐煩的說了一句,司機嘟囔的時候,他不敢

多話,只是緊張地看著前面的路況,生怕他一激動,把計程車開到陰溝裏面

去,「我們想要休息一下,到時候你叫我們就行了。」

 

 

二人假寐起來,實在有點害怕這個司機的羅嗦,不過倒也諒解他的所作所

為,這一路下來,個把小時的路程,不說幾句話消遣,長年累月下來,不憋出

病來才怪。

 

趙逸飛和油老鼠來到朱仙鎮的時候,天色已經擦黑,二人隨便找了家賓館

先安頓下來,油老鼠讓趙逸飛在賓館等著,自己出去辦點事情,趙逸飛也不著

急,打開手機給趙母報了個平安。

 

他出來也有幾天,手機開機的時候少,事情不少,倒也沒有和趙母聯繫,

一想到當初小乾在自己出行前的叮囑,不由心中有虧。

 

趙母接到兒子的電話,十分高興,一顆有些牽掛的心總算放了下來,電話

裏面趙逸飛得知,華建集團,也就是趙父林母所在的國營企業,接下了前段時

間投標準備的那個大工程,最近一直在加班,節假日都沒有休息,搞工程的的

確是這樣,有活的時候就沒日沒夜的加班,沒有活的時候也算清閑。

 

兒行千裏母擔憂這句話一點不假,不過聽到了兒子的聲音,趙母倒也沒有

說點別的,無非是讓兒子注重身體,自己在外邊要懂得照顧自己之類的話,母

愛是偉大的,索求向來很少,只知道付出,趙逸飛的一個電話就讓她開心了半

天,趙逸飛關掉電話的時候,發了半天呆,心想自己以後是不是該改變下對趙

母的態度!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