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歷史之因果 以蔣作賓、蔣碩傑父子為例
2010/08/02 11:18
瀏覽833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我相信歷史的因果,是個人或集體行為的因果,而不是神鬼的、宗教的因果。

我讀史的心得,歷史的轉折、變化、發展,多有受因果關係而產生「必然」的結果,「或然」的情況絕少:即使有,其影響也不大、不久。以國共鬥爭為例,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潰敗到台灣,無論當時的軍政要員,無論是後來的史學家,檢討這段歷史,可以歸納出上百個原因,如裁軍、金融崩潰、國民黨貪污腐敗、蔣介石指揮錯誤等,但是我研究多年的結論是,國民黨所犯的錯誤假如一個也不犯,國民黨還是要敗,因為國共之爭,涉及中國歷史發展的軌跡問題,中國現代化問題、文化走向問題,國民黨的路已走到盡頭,歷史的發展,國共鬥爭不可免,國民黨潰敗亦不可免,後來國共各自從經驗中修正自己的路線,分而復合亦不可免,這都是歷史之必然,一切發展均有因果關係,這是大題目,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茲舉一個小例子證明我的理論。

國民黨有兩位大老級的人物,都是湖北人,且為好友,革命夥伴,一是蔣作賓,一是何成濬,先介紹蔣作賓。

蔣作賓(18831942),字雨岩。應城西十鄉人。幼孤,家貧,多賴兄嫂撫養,半耕半讀。15歲取秀才,1902年考入武昌文普通中學堂,結識宋教仁。 

1905年春以官費赴日留學,入東京成城學加入同盟會。1907年,轉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步兵科學習。1908年畢業回國,任保定軍官速成學校教習。1909年參加陸軍留學生畢業考試,名列第二,授舉人,調陸軍部軍衡司任科長。後擢升軍衡司司長。武昌首義爆發,赴灤洲與張紹曾等聯絡,謀武力奪取北京,後至東北策動奉天獨立,均未成功,遂南下武昌,赴漢陽前線督戰。袁世凱繼任臨時大總統,蔣北上任陸軍部次長。「二次革命」失敗,稱病離職。1915年夏,袁世凱帝制自為,蔣被軟禁于北京西山數月。黎元洪繼任總統,蔣出任參謀本部次長。次年南下廣州護法。9月經孫中山同意,先後赴美國、法國、東歐、巴爾幹及土爾其等地考察。19267月北伐開始,任湖北宣撫使,先期赴長沙爭取鄂贛軍閥部隊反正。10月出任駐德公使,旋兼任駐奧公使。19293月,代表中國政府出席日內瓦國際聯盟裁軍會議,與蘇聯外交委員會主席李維諾夫討論中蘇復交和簽訂互不侵犯條約事宜。19318月出任駐日公使,赴日途中「九.一八」事變爆發,國民政府向國聯提出控訴。抵日後,除向日提出嚴重抗議外,迭電外交部不要寄望於國聯,仍主張與日直接交涉,並與日外相幣原談判,以圖挽回局勢,但未得政府支持。19355月,中日雙方使館升格,蔣為首任駐日大使。同年12月奉調回國,任內政部長。一度被張學良飛楊虎城軟禁。1937年初,任國民大會代表選舉事務總所主任。11月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兩月後去職。次年任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1940年冬,任黨政工作考核委員會政務組主任。1942年因病卸職休養,同年1224日病逝。國民政府明令褒揚,以上將軍銜葬于重慶南岸砂罐窯。1983年重慶市人民政府曾修葺其墓。

從蔣作賓的經歷,我們發現蔣作賓稱得上黨國大老,是黃興的左右手,是蔣介石的上司,辛亥起義時蔣介石追隨陳其美,為滬軍第五團團長,隸黃郛的第二師。當時蔣介石是團級幹部,而蔣作賓在辛亥革命前即擔任過清室的軍衛師師長,武昌起義曾策動奉天獨立,謀武力奪取北京。後赴武漢前線督戰。辛亥成功後,蔣作賓任陸軍部次長,後任省主席,駐外公使、大使多年。

蔣作賓一生未作過小官,一生奔走國事,家室枉顧及焉。我們從作賓日記中也可看出蔣作賓在抗日前盡瘁國事的努力,日記中很少提到私事、家事,蔣作賓具備老一輩國民黨的風範,蔣作賓的一生也繼承了中國傳統知識份子以天下為己任的傳統。

再介紹何成濬,何先生於民前三十年生於湖北隨縣,家甚富裕。後來肄業武昌經人書院,嗣至日本入士官軍校,由黃興介紹入同盟會。民國成立,黃任陸軍總長何任副官長。袁世凱叛國後,不斷奔走反袁。民國十一年陳炯明之變,他亦為赴永豐之難之一人。北伐軍興,任蔣總司令駐滬總代表,對和平統一,貢獻甚多。民國十八年後,任湖北省政府主席、綏靖公署主任、軍政部等軍法總監。勝利以後,回鄂任省議會議長。政府遷台後,任總統府國策顧問及資政、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及紀律委員等,民國五十年以八十高齡辭世。綜觀先生之一生,始以書生轉習軍事,繼而於國民黨反袁、北伐、抗戰諸大事無役不與,或出主地方軍政,或入主全國軍法,是以自清末至民國之歷史,均先生之所親歷。

我們從何成濬的簡歷得知何也是黨國大老,是黃興的左右手,何出身富裕家庭,除辛亥革命外,中國近代大事幾乎無役不與,抗日期間任上將軍法總監,除以其大公無私之態度整飭軍紀、嚴懲頑劣之外,更以菩薩心腸活人無數。因為蔣介石以其軍人剛烈性格,稟亂世用重典的原則,對經軍法審判之人犯動輒改判死刑,何成濬如認為量刑過重或與法不合、或人犯非十惡不赦之徒,經常以拖延執行、或求助蔣介石身邊得寵近臣代為求情免其一死.後來何成濬將軍來台,以資政名義安享晚年。

蔣作賓、何成濬非但是黨國大老,其人品事功皆有老一輩中國知識份子的風範,出道比蔣介石要早很多,地位比蔣介石高很多,但是後來一生追隨蔣介石忠心耿耿直到老死,蔣介石的追隨者如何成濬、蔣作賓之類的人很多,尤其在蔣介石敗退到台之後,很多元老重臣在風雨飄搖之際,依然對蔣介石不離不棄,這種現象是研究近代史者應該重視的一個題目。

何成濬有「何成濬將軍戰時日記」傳世,何成濬日記由傳記文學出版,日記自民國三十一年至三十四年,主要記錄何成濬任軍法總監時期的點滴。其中有一段關乎中華民國國運的「小事」,是有關何成濬的蔣作賓逝世記載,在當時是小事,但在數十年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卻是件善有善報的大事。相關記載如下:

一九四三年何成濬在軍法總監任內,蔣作賓病逝重慶,何成濬日記中有如下記載:

十二月二十五日 星期五 陰

昨晚臨睡前,忽接蔣予勤電話云:其兄雨岩於昨午後五時病逝,因余適略感不適,未能即往弔唁。今晨特趨車至中四路蔣寓,見遺體已著就壽衣,正待棺殮,予勤及數親友一面料理喪事,一面應接來賓,行禮畢,即轉入客房,晤予勤及李子寬等,商籌如何辦理,略將其大概決定,約近十二時,以另有事遂回寓。余與雨岩同時奉派赴日求學,返國後在北京政府、南京臨時政府及國民政府,共事歷卅餘年,交誼素篤,今范紹陔去世甫兩月,雨岩又脫離塵寰,撫今思昔,殊不勝感之至。

十二月二十六日 星期六 陰雨

湖北旅渝同鄉會,約於本日午後二時,齊集中四路十三號,公祭蔣雨岩先生,輓聯、祭文、祭席,已由會午前先送去。午餐後,偕克成、叔澄、潤田等前往,雯掀等業早到,臨時推我為主祭,祭畢,雨岩之弟雨山、予勤,向我等商籌葬地,究以南岸或成渝公路兩側為宜,眾意均以南岸湖北會館公地甚多,主張就公地選擇一處,因請雨山明晨渡沮,與完成、潤田等詳加查看,以便決定。

十二月三十日 星期三 晴

本日蔣雨岩先生靈襯,出殯於南岸沙罐窰漢陽墓地。晨六時,前往恭送,約七時半,靈襯由中四路經兩路口南區馬路至臨江門,轉船運玄壇廟,起岸再抬赴沙罐窰。隨靈襯抵兩路口車站,即乘汽車前往朝天門,渡江在玄壇附近劉欽珊寓坐候,完成等已到,欽珊業早預備菜飯,請就餐後,同乘肩與上山至墓地,正就餐時,忽有警報,因之靈襯暫停於江邊,詢知寇機僅五架,料其決不能侵入市空,餐後遂毅然上山,漱陽會館與墓地相去咫尺,李國操等在會館中預備茶點,殷勤招待,鉉近二時,靈襯始達墓地,行禮後,即偕完成等仍回欽珊寓小憩,渡江返渝市,暮色已籠罩全城矣。竟日未到部辦公,此為第一次,然欲數十年之交遊,一旦永訣,殊覺悲慘,親視其長眠之所,撫棺一弔,於心亦稍安也。

一月二十日 星期三 陰

.............雨岩之長子碩權,次子碩英,今午來寓叩謝,略與坐談。兩人態度言語,均甚端厚篤實,無現時青年輕躁浮華之習氣,將來或可繼承其遺志,碩權係留德數學博士,碩英卒業日本士官學校,故人有子,心為之大快。

三月二十二日 星期一(望) 晴

蔣雨岩夫人日昨擕幼子來寓,言雨岩逝世後,無甚遺產,現飄流外地,物價高昂,且未成立之子女尚多,深慮此後生計不能維持,欲自行出外作事,以所得略補助家用。聞中央賑濟會設有兒童保育院數所,此等職務最相宜,託為一謀云。中央賑濟會代委員長許隽人先生,與雨岩先後任駐日大使,素有交誼,諒必樂為之扶持。今日特函託人留意,並請紹文告該氧常務委員余心清,從旁加以推挽。雨岩一生謹守先賢訓則,不貪意外之財,從政三、四十年,迭任重要職務,今骨尚未寒,遺族即感受經濟壓迫,其清廉殊非現時官吏中所能再見。其夫人抑尊就業,益可發揚其美德,令世人共鳴共曉。申包胥云:天家者勝人。天果有靈,雨岩之子孫,必再昌盛,可斷言也。

三月三十一日 星期三 晴

上午九時,吳禮卿來寓,言關於雨岩之子碩豪、碩傑等留美英學費,擬商陳立夫由教育部擔任,萬一不能,再請求委座設法,囑先與立夫約定時間地點,邀其同去,此事不得不盡力代課,但效果如何,殊難測度。

四月七日 星期三 雨

今日請蔣予勤來寓,以前晚同吳禮卿向陳立夫所商概略告之,並囑轉託李子寬代擬函稿二件,簽呈稿一件,一係由禮卿、立夫及余出名函周至柔告以雨岩之第三子碩豪,在美學航空機械,已卒業,意欲深造,請航委會即派在美國服務,或補助其學費。二由禮卿及余出名函陳立夫,告以雨岩之第四子碩傑,在英國政治經濟年餘,距卒業僅年餘,請教育部擔任其學費,俾立夫辦理有所根據。三由禮卿、立夫及余出名簽呈委座,說明雨岩身後蕭條情形,其第五子碩治在瑞士學電器工程,甫入大學,棄之可惜,請維持其學費,俾能卒業。因子寬對雨岩生前一切較為詳悉,故託其代擬,如此三種希望,能一一辦到,余等對老友可以無愧,而雨岩當亦含笑於九泉矣。

四月十八日 星期日 陰

奉委座卯巧侍秘代電,文云:陳部長立夫、吳委員禮卿、何總監雪竹兄均鑒:呈悉。蔣碩治學費,已令教育部在留學經費內資助。再蔣故委員遺族教養費,已飭侍從室公費股撥送五萬元,請雪竹兄代領轉致為盼等因。此即日前循蔣雨岩夫人之請,簽呈委座懇維持雨岩第五子碩治,俾能在瑞士大學電氣工程科卒業之批示。委座篤念勛舊,特准資助,實不勝代感之至。

九月三十日 星期四 雨

蔣雨岩夫人湯潤瓊女士,前託為介紹於中央賑濟會,欲充一保育院長,該會常務委員余心清,慮夫人身份較高,管理不便,請紹文副監以其意轉達余,並請余致一函與許委員隽人,於每月應得薪津外,另補助其生活費若干,因情勢不能不為照辦。今日隽人復函,允每月另補助八百元,夫人原在該會任技導員,每月薪津千餘元,今再增加八百元,數殊不少,但就目前物價言之,至多亦只能買米一斗四、五升也。

蔣作賓為官三十餘年,從來沒做過小官,民國肇造就做軍政部次長,黃興的左右手,後為封疆大使、駐外大使,蔣作賓除忙於公務,教子亦頗有方,兒子個個能讀書,做了三十多年大官,一旦辭世,學費、家計都成問題,學費有賴老同志向蔣介石求助,夫人向何成濬謀職,承蔣介石軫念舊勛,概予補助,蔣介石、何成濬之作為論公論私堪稱允當。

當時他們只是做了他們該做的事,沒想到無意間種下的因數十年後在國民黨潰敗、蔣介石退居孤島以後,居然得到巨大的回報,回報者是蔣作賓的兒子留英經濟學博士蔣碩傑。

蔣作賓的四子蔣碩傑1918年生於上海,1934年進日本應慶大學預科,1938年考取倫敦政經學院,1941年畢業,1942年在經濟學大師海耶克(Friedrich Uon Hayek)的幫助下回劍橋倫敦政經學院研究所,撰文批評凱因斯(Keynes)有關人口成長與就業有關理論。1942年在海耶克幫助外拿到獎學金進入倫敦政經學院研究所,1945年獲博士學位。

回國後任教北大,常與當局建言主張自由經濟並提穩定金圓券方案,蔣立表採納,但當時經濟情勢日壞,不果行。

1949年赴台任教台大經濟系,7月赴美任職國際貨幣基金會。

1958年任中央研究院院士,此後參與台灣財經政策之研議,提供當局貨幣、金融政策,提出五年經建計劃。

1985年榮任倫敦政經學院院士,5月擔任行政院經濟改革委員會召集人。

蔣碩傑是華人迄今為止最傑出的經濟學家,是倫敦政經學院博士、院士,是近代自由經濟學派海耶克大師入室弟子,1982年被提名諾貝爾經濟學獎,蔣碩傑是華人唯一曾被提名者。

蔣碩傑在台灣推動自由經濟理論,對台灣貨幣、利率、匯率政策多所規劃,是台灣財經政策重要的策劃者。

蔣碩傑與當時的另一經濟學家王作榮常有激烈爭論。蔣王除了經濟理論之爭外,兩人之貨幣政策、財經法令等都有不同見解。

可是從日後國府財經政策的演變看來,蔣碩傑應該更受國府之重視。尤其國府財經政策突破三民主義財經理論之框架,更是台灣經濟起飛之關鍵。在蔣碩傑與王作榮為財經理論、財經政策大辯論時代,王作榮至今猶以當局未重視其建言為憾。然蔣介石採納蔣碩傑的主張,除跟蔣碩傑之學歷、國際間之學術地位有關外,應該與蔣碩傑之家世、蔣介石與蔣作賓父子兩代情誼有關,王作榮先生如知其詳,當釋懷也。

蔣作賓之為官清廉、教子有方、何成濬先生照顧故人之子的情義、蔣介石軫念舊屬的作為,在幾十年後得到了巨大的回報,這種回報豈是歷史之偶然?

這是我對歷史因果的看法。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