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二二八原來是王曉波惹的禍-兼述與王曉波教授之辯論
2014/03/03 15:00
瀏覽2,517
迴響5
推薦9
引用0

二二八被民進黨操弄、炒作到今天的地步,國民黨、學術界、馬英九要負很大的責任。

我在民國九五年二二八前夕,就寫過一篇文章「馬英九與二二八」,指出民進黨操弄二二八達到政治目的,騙到選票以後會「樂此不疲」,馬英九的態度無助於歷史真相,更無助於療傷止痛,馬英九對二二八的態度是基於選票的考量,是很權謀,是不顧大是大非的行為。並將該文透過馬英九的好友轉給馬英九參考。

但是到了二○○五年的二二八馬英九依然參加各種紀念活動,並由市政府發動音樂追思會,依然道歉認錯,依然認定二二八是官迫民反……..。我的文章一點都沒有影響到馬英九。後來我打聽到,馬英九看到我的文章,把我的文章傳給王曉波教授,王曉波教授在電話裡批駁了我的文章,並建議馬英九繼續道歉。

王曉波教授是研究二二八的前輩,但是王曉波教授有兩個問題,其一王曉波教授本身是白色恐怖被害家屬,對國民黨有先天性的怨恨,其二王曉波教授的研究落伍了,許多新的資料王曉波教授沒看過。後來朋友安排我跟王曉波教授吃過一次飯,我們曾就二二八的問題激辯數小時之久。我發現王曉波教授除了情感的因素外還有幾個研究上的盲點:

其一、王曉波教授認為許多對暴徒不利的資料是假的;

其二、王曉波教授認為當時的民眾是心向祖國,當時台灣社會文化的基調是中國的,不存在國民黨所說的皇民化台灣人在二二八中的影響;

其三、台共在台人數很少影響不大,國民黨把二二八共黨的影響誇大了;

其四、美國駐台副領事柯爾參與二二八這件事是國民黨捏造的。

針對王曉波教授的說法,我的反駁是:

其一、我們逐一查證的結果,政府檔案大部份是可信的,很少假的,二二八後全省淪陷,出兵理由太多,不必再製造出兵藉口,何況當時國府認為二二八是暴亂,平亂是正當行為檔案沒有作假的動機,國府當時還是一個組織鬆散的獨裁政府,沒有大規模作假的能耐。

其二、我承認當時大多數台人心懷祖國,但是日本治台五十年,許多人生在日據時代,長在日據時代,受日本教育,所以自認為是日本人,這些人只要占當時人口的百分之一,即有六萬人之多,其中只要有一半人參加暴亂,即有三萬人之多,三萬人參加暴亂就是個可怕的數字。

其三、從各種資料顯示,台北王添燈是處委會的要角,在二二八期間他與人民導報的蘇新等台共份子往來密切,甚至在處委會的發言,先與蘇新等台共份子商量再參加開會。在台中有謝雪紅的二七部隊參加暴亂。對二二八影響大小,不能以台共人數多少來認定其影響力大小。

其四、我們團隊(二二八增補小組)的成員黃文範先生重新翻譯了柯爾「被出賣的台灣」,並翻譯了美國外交部大量對台灣檔案,確定了柯爾是美國情報員兼外交官的身份,確定了柯爾在二二八當時扮演了想利用台灣民眾達到美國託管台灣的動機。

對我的反駁,王曉波教授含糊以對,最後王曉波教授說:「無論如何,我天生反獨裁,同情弱者。」我立刻回應說:「二二七到三月九日國軍登陸前誰是弱者?」王曉波教授說:「長官公署是弱者,外省人是弱者。」我們的談話到此結束。後來的發展,我發覺我一點都沒影響到王曉波教授,當然沒有影響到馬英九。

民國九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時,我們增補小組在二二八公園二二八紀念館的餐廳舉行新書發表會,當天因為二二八公園有兩場市政府辦的活動,我們的新書發表會只有中央社少數記者參加,非常冷清,就在餐廳外的空地有一場兒童音樂會,小朋友唱了三首日本歌(紀念二二八為什麼讓小朋友參加,為什麼唱日本歌,至今不解。)歌唱完了,有媒體朋友告訴馬英九,在餐廳裡有我們這一群人在做二二八新書發表會,參加者有朱浤源教授、黃彰健院士,請馬英九進來給我們鼓勵一下,馬英九回答說不方便,掉頭而去。

馬英九的態度等於證明綠色學者的說法是對的,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原凶,國民黨對二二八要負全部責任,二二八的暴民一丁點罪過都沒有,民家沒一點錯,每一個涉案的人都是冤枉的。

馬英九的態度究竟能感動多少受難家屬?究竟能贏得多少選票?對藍綠的基本盤有多少影響?據我們的觀察,答案幾乎全是負面的。我們認為馬英九無論站在歷史真相的、學術的、大是大非的角度,政治現實、選票的角度,馬英九的態度都是不對的。

馬英九的行為是「唾面自乾」,「唾面自乾」通常是一個人做了很大的虧心事被發現,被吐口水後羞愧到不敢把口水擦乾。二二八是一段複雜的歷史,國民黨用不著「唾面自乾」。

馬英九的行為是一種「自汙」,「自汙」通常被刑求到無法承受肉體上、精神上的折磨,在意志力全面崩潰的時候承認自己犯罪以求解脫一時的痛苦,結果可能換來明天的死刑也在所不惜。但是二二八自汙就很奇怪了,輿論、受難家屬、立場截然不同的學術報告,都沒有到讓小馬哥意志崩潰的地步,為什麼要自汙,自汙可能被判死刑的。

道歉、道歉、道歉,一再為莫須有的罪名道歉,年年為莫須有的罪名道歉。結果呢?換來和解了嗎?換來選票了嗎?結果是民進黨陰謀得逞,結果是讓一群有良知的學者發掘真相,拆穿民進黨學術謊言、政府謊言的努力都白廢了,結果讓民進黨得寸進尺,綠營現在連「官迫民反」的說法都不接受了,綠營的說法,二二八是單純的大屠殺,官殺民,外省人殺本省人,只有官迫,沒有民反。順著民進黨對二二八的新說法蔣介石是元凶、是劊子手……….

馬英九的道歉實在令人費解?以我們對馬英九的瞭解,馬英九不是那麼沒有智慧的人,馬英九不是那麼不顧大是大非的人,馬英九更不是懦夫,所以我們還認為馬英九的態度是因為對二二八不瞭解,我們還存著最後一線希望,對馬英九做最後一次諍言,請問馬英九幾個問題,請馬英九慎思,或請馬英九與瞭解二二八的幕僚商討之、明辨之。

一、二二八是不是傷亡了壹千多個外省人,而這些外省人多屬老弱婦孺,這些人的亡靈難道不該被追思、被哀悼嗎?為什麼在馬英九參加二二八紀念活動上從來不提一句,好像從來沒有死過一個外省人。

二、這壹千多個死傷的外省人怎麼死的、被誰打死的?他們該死嗎?為什麼馬英九在承認國府過錯的時候從來不譴責這些暴徒?

三、根據二二八基金的規定只賠台灣人──即使當時是搶劫、強姦犯在內,一律賠償,而外省人一律不賠,這是那一國的惡法?這是那一國的正義?

四、明知民進黨動員整個國家機器,收買大批學者捏造二二八歷史,製造仇恨,製造內部矛盾,在歷史傷口灑鹽,這種行為是現行犯,馬英九為什麼對他們的惡行視而不見,為什麼對他們的作為不提出譴責。

五、從歷史的經驗看來,民進黨扭曲歷史,編造假記憶、假悲情,己經到了集體撒謊的地步。希特勒、毛澤東主導集體撒謊的結果引起濤天大禍,殷鑑不遠。台灣也正在走向集體撒謊,身為泛藍領袖,你可以視若無視嗎?

六、泛藍的朋友多不認同你對二二八的態度,一般民眾也有百分之六十多的人認為民進黨在操弄二二八為的是政治利益。你違背多數黨員意思,你的道歉,有代表性嗎?

這些年來的事實證明,民進黨在二二八問題上的態度是多麼的卑鄙、多麼惡毒,這些年來事實證明枉顧歷史真相,枉顧大是大非的一再道歉,沒用!唾面自乾,也沒用!自汙更沒用!和解的基礎是要發掘真相、公布真相,而二二八的真相卻是臭不可聞,假如馬英九不信,可否由馬英九呼籲不同意見的學者召開一個大規模的、長時間的學術辯論會,屆時大家會相信我的話,二二八真相臭不可聞。

 

     馬英九沒有研究過二二八,馬英九為了選票考量討好綠營,我們可以原諒,但是,王曉波對二二八是瞭解的。馬英九對二二八的態度,完全受王曉波的影響。王曉波的母親以共諜罪被槍斃,我們都很同情,但是王曉波以家族仇恨誤導馬英九,讓二二八問題惡化,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王曉波是民進黨操弄二二八的幫凶,二二八問題上,王曉波誠不識大體之極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未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昔日出賣台灣今為綠色羅漢腳
2014/03/12 06:58
..
武之璋先生沒錯!當時國府掌握有絕對的權力,擁有數百萬的兵力在握,完全沒有必要將二二八“這一小Case”的檔案變造,當時國共內戰正酣,龐大的數十萬軍民瞬間即被消滅,怎可能會特別在意,回過頭將這一場小小動亂的二二八檔案變造?再說,即使爾後遷台,但國府仍握有絕對的政權,檔案變造完全沒有必要、也沒有此等閒情逸緻或精力投入去變造,所以,變造一說,完全不符合常情。僅有可能的是部分為冤假錯案,比如:彼此間有宿怨的“台灣人”檢舉“台灣人”,造成不察的冤案情況。

但唯一可能會掩蓋或銷毀的,卻反而是二二八外省人死傷的人數!這是中國人的固有的毛病!對外人永遠是寬大為懷,講求懷柔、息事寧人;對自己中國人,永遠是手段狠毒、甚至是掩蓋中國人被大屠殺死亡的人數,說謊中國人死亡人數甚少,目的為求制壓中國人,防止追討,中國人的人命永遠是不值錢的。

二二八事變爆發當時,台北軍警憲僅存五百餘兵力鎮守要塞,幾乎完全無力顧及其它;結果­造成全台外省人民老弱婦孺被台灣皇民肆意大屠殺,應達數以萬計!須知,即令是當時國府的­「高層」 - 嚴家淦先生,都無法受到軍警憲的保護,都只能選擇躲藏在台灣士紳林獻堂的家中避難,遑­論當時約有五萬餘,「非高層」的國府駐台公教人員及眷屬,以及為數約一、二萬以上,來­台經商、工作、及旅遊的大陸平民百姓,合計約七萬人以上,全無安全逃命的避難所。22­8時,這批在全台肆虐,屠殺外省人民的台灣皇民,除了當街殺害的,還挨家挨戶搜尋藏匿­的外省人,「全台足足殺了十天」;可想而知,全台外省人民老弱婦孺,幾被屠戮殆盡!

當時多種文獻記錄有屍體高達萬具無名屍,這萬人具屍體是被殺的外省人的。因為外省人在台許多並無戶籍資料,許多是單身漢、或者整個家眷被殺光的,死了也無人收屍(甚至即使有戶籍,也被蔣集團銷毀,謊報外省人死傷極少)!

所以,二二八外省人僅死傷壹千多人,完全不符合常情。

4樓. 昔日出賣台灣今為綠色羅漢腳
2014/03/12 06:45
.
二二八史學研究者武之璋先生,要屬最正確的228專家之一了!

武之璋先生說得不錯!... 三、根據二二八基金的規定只賠台灣人──即使當時是搶劫、強姦犯在內,一律賠償,而外省人一律不賠,這是那一國的惡法?這是那一國的正義?

《兩岸史話》驚心旦夕二二八

節錄:“前行政院參事徐新生也投書:「當84年《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將通過之際,我接到一位楊姓友人從美國來電,託我打聽兩件事,一是如何辦理補償,一是前政務委員張豐緒的父親在哪裡?因為二二八時她父親在台南任職,被暴民打成重傷,不久去世。而當時張父是醫生,曾為他治療,若有需要可作證。

我打聽結果,張父已去世,楊姓友人的父親情況也不能獲補償,因該條例所稱的受難者,係指遭受公務員或公權力侵害者。換言之,她父親是被人民所傷,所以不能獲得補償,當時打傷他父親的人,若被警察逮捕受刑,反而可受補償。」”

===========

樓下的綠教頭張椰,正如您數年前自己所指出的,中意綠色地下電台228網站偽造文書的資料,這就是閣下的水準!

凡事只要是能鞭屍蔣介石的、栽贓國府及國軍的,那怕是地下電台228網站偽造文書的資料,閣下都大力支持;

若是誰揭發或評擊台灣皇民的,閣下幾乎都在悍衛台灣皇民,明顯的,閣下若不是皇民傳承的餘孽(鞭屍復仇蔣),那麼什麼才叫做皇民餘孽?

閣下的二二八水準,只適合去綠色地下電台,難道不是嗎?
3樓. 張爺
2014/03/06 19:09

二二八補償條例哪有分本省外省?武先生當作別人不識字?

身為二二八史學研究者,武先生聲稱外省人千餘名「老弱婦孺」被暴民所殺害,是不是應該告訴大些人姓甚麼叫甚麼,出身背景為何,以及在何處遇害?

既然在二二八研究上這麼有把握,這麼言之鑿鑿,這麼不可一世,武先生理當主動公布相關姓名史料,而非究責馬英九與王曉波。

2樓.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2014/03/04 22:21
藍皮馬 炒作王 鐘擺二二八
王曉波以炒作二二八,而得到名氣,

只是卻從未認真研究過,

連二二八為什麼發生, 能否避免,都不知道?

另一方面,是程度不夠,隨風起舞,不知道自己說什麼!

馬英九是藍皮綠骨,

所以用王曉波,毫不異外,

哭張七郎,也噁心,

二二八炒過頭,
該崩盤,如鐘擺, 擺回來ㄋ!


王曉波:日有計畫印紙鈔 攪亂台灣市場



20130924關鍵時刻之1─〝929變1026〞馬英九沒有不敢做的事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4/03/04 09:50

在Formosa Betrayed書裡,柯喬治自詡為台灣專家,卻連蔣渭水死於何處都搞錯,誣指蔣死於日人監獄裡,以致有勞台獨份子翻譯該書時,特地更正其非。

柯不但想要美國托管台灣,還想托管琉球。其所著的Okinawa一書最後兩句是:

The Ryukyu Islands and the Okinawan people passed under American control. A new chapter of Okinawan hisotry had begun.

暸解柯喬治者,可從這兩句話中體會其欣慰之情。友人告曰柯氏曾上書,建議美國乾脆併吞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