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蔣介石在128的處境看蔣的人格特質(下)
2017/06/05 15:46
瀏覽4,067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對十九路軍與第五軍態度不同


   在戰爭期間蔣與前綫將領之電報,可以發現,蔣對十九路軍只有鼓勵。對第五軍之電報再三指示張治中、俞濟時聼蔣光鼐之指揮、密切合作。唯恐因門戶之見而影響戰力。而第五軍以第十九路軍名義參戰,時人開始不知第五軍參加戰鬥,十九路軍將士皆成民族英雄。蔣又恐第五軍官兵心生怨懟。蔣居間調合鼎鼐煞費苦心,其重要電報如下:

公二月十日日記:

電俞濟時告以,貴部作戰須絕對服從蔣總指揮命令,並與友軍共同進退為要[1]

 

公二月二十二日日記:

希與十九路軍蔣蔡兩同志一致團結奮鬥,對於蔣光鼐指揮命令尤當切實服從,萬不可稍生隔膜……十九路軍之榮譽即為我國民革命軍全體之榮譽,無彼此榮辱之分,此次第五軍加入戰線固為敵人之所畏忌,且必為反動派之所誣衊,苟能始終以十九路軍名義抗戰……第五軍各將士務與我十九路軍團結奮鬥,任何犧牲均所不惜,以完成革命之使命為要,(巧酉)此兩電告誡張治中俞濟時[2]

公二月二十三日日記:
我第八十八師以新練之兵竟能耐此重大之損失,固守不退拼死反攻得到勝利固為可喜,而旅長錢倫體以下死傷官兵二千餘人幾失兵力三分之ㄧ,殊可愍也,聞第十九路軍方面猶謂可未嫌祇一味自誇其勇,是武人好勝之通病也,余又何必怪之哉[3]

 

滬日軍宣傳謂昨日在死傷兵中始查出有警衛軍在內,其意有為擴大戰事及動作不限於上海之作用云,公閱畢歎曰,官兵勇烈殉國,殊可加憫,而第五軍願為無名英雄,更可悲可嘉也[4]


   淞滬戰役是中國人第一次有組織扺抗侵略者的戰爭。中國軍隊無論裝備、訓練都不能跟日本相比。而能屢次重創日軍,迫使日軍一再增兵,三易主帥。最後罷兵言和。固然十九路軍將士忠勇應居首功。而蔣之指揮全局、居中協調、無私無我的領導風格,也是淞滬戰役國軍之能有如此優異表現的主要原因。
尤其難能可貴的是蔣在大敵當前,指揮全局的同時,反蔣行動未曾稍竭。而卻能忍人所不能忍,以大局為重,對反蔣動作佯裝不知。真所謂忍辱負重也。其相關記戴如下:

公二月四日日記:

又得陳銘樞電稱據蔣憬然言滬上某某中委等,竟多方慫恿憬然成立軍政府,並謂中央不顧十九路軍孤立犧牲,不如早自為謀,盖蓄意與中央為難,向華等亦為蠱惑可為寒心,現經蔣蔡戴通電擁護遷都主張,激勵各地軍民守土自衛,俾伸正氣而熄邪也,公歎曰,彼輩包藏禍心,其肯從此閉喙乎[5]

 

公二月十六日日記:
痛馮李與孫陳內外聯合,公然反對中央妄作主張,欲使各處挑釁甘蹈義和團之覆轍,以速國家滅亡,而孫科竟至不足為 總理之子堯之丹朱,舜之商均不肖之程度未至於此,此則尤為憤惋者也[6]


公二月二十四日日記:

得報告馮玉祥辭內政部長赴泰安養病乃托詞也,一面派人到各部隊煽動,一面囑韓復渠為謀出路,一面與陳友仁連絡運動,第十九路軍反抗中央待時機成熟時,則馮率部直下會搗南京[7]


   面對此一內外交逼之情勢,蔣卻能自勵、自勉。其三月二十九日之日記曰:「外交尚無進步,以日本故意延宕以待我國內之變亂也,我人之對策只有團結內部,動以精誠使離者合叛者覺以期一致對外而已。然此責任兆銘非所能負,孟子有言當今之世捨我其誰哉,余之不能不獨肩其重,因知孟子此言亦傷心語也。」[8]
淞滬戰役結束,中央招待調查團,調查團主席李頓起致答詞,略謂今日承蔣委員長盛意招待十分感謝,吾人深悉蔣委員長為中國現代之英雄,在未到中國之前已稔知蔣委員長之名,蓋委員長不僅為中國現代之英雄,仰且為世界上一有本領之軍事家亦為一有名望之政治家[9]


   蔣在淞滬戰爭期間於負責,含冤受謗而不以私害公,把自己嫡系部隊交給政敵指揮,鼓勵自已部屬做無名英雄。非大英雄者焉能如此?


   與汪精衛做比較,兩人人格判若雲泥,汪一生反覆,工於算計,一切以個人權利為出發點。淞滬戰役是汪一生表現最好,對國家最有貢獻的一段歷史。汪與蔣協商,汪任行政院長,負責內政、外交。蔣只管軍事,後來中央促蔣擔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乙職。蔣初堅辭,僅願以個人名義指揮戰事。汪力勸蔣接受此職務。蔣於三月十三日表示願意接受此職,「而汪氏反有不豫之色,公不顧也。」[10]


   晚與子文談話,公曰異哉,汪兆銘於(余)未就委員長職,彼故數數勸我,今日表示決就,彼反意態冷落。」[11]


   其實汪在國難當頭亦優先考慮個人利害。戰爭期間軍人較受重視,彼系文人,無軍事能耐,又嫉妒蔣之重掌兵符日望日隆。故不自覺而有不豫之色也!蔣的氣度還表現在三月九號的撤退。

公三月九日日記:

批閱電俞濟時告以,庚酉電所稱頃閱本月三日上海新聞報報載,據大美晚報消息,據十九路軍駐滬人員聲稱此次全線撤退,係因瀏河第八十八師部隊先行撤退云云,職師向未奉令分防瀏河與事實不符,顯係別有作用,深恐淆惑觀聽,僅以電聞等語已悉,此次撤退實因兵器力量懸殊,傷亡過重而先被擊破之地區,係小傷廟夏家蕩間,業經蔣總指揮東電報明報載云云,不須計較事實證明何畏浮議,目前宜急調查損失與傷亡確數[12]

 


   明明是指揮官指揮不當,八十八師含冤受謗,蔣以大局為重,反而替蔣光鼐說話,謂「此次撤退實因兵器力量懸殊,傷亡過重」,並勸俞濟時「不須計較事實証明何畏浮議」蔣氣度之恢宏有如此者。

   淞滬戰役後蔣之行事作風漸為世人瞭解,許多一流的人才被納入南京政府。也有許多高級知識份子開始支持蔣介石,胡適是一個有代表性的人物。
胡適在《獨立評論》163(1935811)有篇文章〈政制改革的大路〉謂:

 

   蔣介石先生在今日確有做一國領袖的資格,這並不是因為“他最有實力”,最有實力的人往往未必能做一國的領袖。他的資格正是錢先生說的“他最近幾年來所得到的進步”。他長進了;氣度更闊大了,態度變和平了。他的見解也許有錯誤,他的措施也許有很多不能滿意的,但大家漸漸承認他不是自私的,也不是為一黨一派人謀利益的。在這幾年中,全國人心目中漸漸感覺到他一個人總是在那裡埋頭苦幹,挺起肩膀來挑擔子,不辭勞苦,不避怨謗,並且“能相當的容納異己者的要求,尊重異己者的看法”。在這個沒有領袖人才教育的國家裡,這樣一個能跟著經驗長進的人物,當然要逐漸得著國人的承認。……所以蔣先生之成為全國公認的領袖,是個事實的問題,因為全國沒有一個別人能和他競爭這個領袖的地位[13]

 

   一月二十五日,蔣得密報馮玉祥糾合舊部宋哲元、龐炳勛、孫連仲等部開赴豫、皖,並派人在京滬活動。

 

公一月二十五日日記:

公閱畢嘆曰:「強寇壓境,國勢危殆,而軍閥預謀死灰復燃,將士又多飢疲衰頓,余無名位亦何忍坐視,是公之心痛苦極矣」。下午出席中央常會,接孫科辭職三電,公退而又嘆曰:「軍中絕食,哲生辭職,到會之人默坐無策,且此等皆有大罪於黨國,為余所打倒者,而今乃同集一堂,目見播惡,余心之痛,有誰知哉」[14]

 

   蔣在一月二十五日面對一批曾經被他打倒,幾個月前又聯合反對他的政敵,雖然心痛,但卻能大公無私地帶領大家渡過一次民族災難,其不避怨謗氣量之大,正如胡適對蔣的觀察,「蔣先生已經是『全國公認的領袖』」。


[1]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177

[2]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73-274

[3]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80-281

[4]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83

[5]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142-143

[6]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21

[7]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491-492

[8]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506-507

[9]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513-514

[10]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415

[11]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442-425

[12]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378-379

[13] 胡適,〈政制改革的大路〉,《獨立評論》163號(1935811)。

[14]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77-78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未分類
下一則: 蔣介石在128的處境看蔣的人格特質(中)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