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蔣介石在128的處境看蔣的人格特質(中)
2017/06/05 15:41
瀏覽3,57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宋子文調動糧餉


   蔣下野後僅數月時間,反蔣要角紛紛求蔣復出。財務問題乃是主因。民國十六年南京政府成立。國府統一貨幣、統一稅收、設立中央銀行。逐歩建立了一個現代化的財政體系。政府財經方面主持人皆為蔣之親信,也只有蔣能指揮得動他們,故蔣請宋子文負責財務。

一月二十七日記:

上午電宋子文,告以財政無人主持,請即夜入京相商。……電朱孔陽告以「請第七師設法兌現款五萬元,第十二師四萬元」[1]


二月十六日日記:
請兄(宋子文)能在南昌運存一千萬元鄭州運存二千萬元之中央鈔票,則政府尚可活動,軍隊亦可維持或能度此難關不致崩潰。
 
軍事調度
共黨態度判斷錯誤


   淞滬戰役前,國共內戰激烈進行,蔣欲抽調剿共部隊,又恐共軍尾隨追撃國軍,以致陷入兩面作戰之困局。又另一電報稱第三國際訓令中國共產黨應一致對日,不應乘機奪取政權,致失民眾信仰。

 

第三國際訓令曰〈共產國際對於上海事變的指示〉(一九三二年二月)〉:

 

黨不但不擁護,而且卻正相反,最無情的揭破國民黨與廣東南京政府以及一些賣國的軍官。這些東西解除工人,革命學生反日的義勇軍,壓迫反日運動給日帝國主義當清道夫[2]


中共中央公布的訓令曰:

 

()〈中圖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為武裝保衛中國革命告全國民眾(1932127)〉[3]

 

煽動工會 公開反國民黨:

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進攻!推翻國民黨的統治,建立民眾的工農兵的代表會議的政權!

 

(二)〈中圖共產黨關於上海事件的鬥爭綱要(193222)〉[4]

 

擁護蘇聯:

反對帝國主義世界大戰!武裝擁護蘇聯!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日本無產階級與中國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全世界被壓迫民族聯合起來!擁護中國唯一革命的無產階級政黨-中國共產黨!

 

(三)〈中央致上海反帝國大同盟黨團的一封信(1932211)〉[5]

 

蘇維埃領導:

在此嚴重局面之下,中國工農兵勞苦民眾的出路,只有自己舫員,組織,武裝起來,在中國共產黨與蘇維埃政府領導之下,進行革命的民族戰爭。

 

(四)〈中央為上海事變給各地黨部的信(1932215)〉[6]

 

誣蔣:

然而日本帝國主義的這一軍事行動,卻遇到了十九路軍士兵的英勇的抵抗。全中國民眾反日的鬥爭,也更因反日戰爭的發生又更形高漲。但是在另一方面,國民政府卻繼續主張不抵抗,把國民政府從南京遷往洛陽。同時準備在任何條件之下,向日本帝國主義投降,以避免戰事擴大。為得要表示國民政府不抵抗的堅決,蔣介石更遣派警衛軍第三師到上海監視十九路軍,準備解除十九路軍士兵的武裝,以停止反日戰爭,表示他對於帝國主義的忠誠!

 

抗日而不上戰場:

我們堅決反對在有些省委內對於義勇軍所有的不正確的觀念,以為義勇軍只能幫助國民黨軍隊作戰,把義勇軍任意送到前線上當炮灰,結果我們的義勇軍領導機關變成了國民黨招兵買馬的地方。

 

   以上是第三國際對中共的指令,以及中共對黨員的指令,主旨皆為加強反政府活動,完全沒有「一致對日,不應乘機奪取政權」之說,蔣的消息完全錯誤。

 

從容布置,全盤規劃


   淞滬戰役開展,蔣在外交上主張一面扺抗一面交涉,同時寄望國際調停,在軍事上除了電令張治中第五軍(轄八十八俞濟時師,八十七師張治中兼師長)。開赴上海,歸蔣光鼐指揮,以十九路軍名義參加戰鬥。並將全國劃分為四個防衛區及一個預備區:第一防衛區,黃河以北,以張學良為司令長官,徐永昌副之。第二防衛區,其範圍為黃河以南,長江以北,以蔣中正為司令長官,韓復榘副之。第三防衛區,其範圍包括長江以南及淅、閩兩省,以何應欽為司令長官、陳銘樞副之;第四防衛區,其區域為兩廣,以陳濟棠為司令長官、白崇禧副之。此外川、湘、贛、黔、鄂、陝、豫各省為預備區,以劉湘為司令長官、劉文輝副之。
除了調撥第五軍歸第十九路軍以外,二月八日又調山砲一營歸十九路軍指揮[7]
   此外命駐蚌埠之四十七師上官雲相、駐江浦之二十一師梁冠英各遴選五百名士兵。河南省主席劉峙亦奉命挑選五百名士兵,令韓復渠抽調壹千名士兵撥歸十九路軍,補充十九路軍兵援[8]

公二月二十四日記曰:

我空軍此次參加滬戰組總計二月五日二十二日二十六日三次前後派出飛機三十四架,而二十六日一次粵省飛機七架加入對于禦悔已見成[9]


調動援軍往上海集中


   雖然中央不願意擴大戰爭,希望在不太屈辱的條件下和談,又寄望國際干涉,但是又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萬一和談失敗,戰事擴大,要做長期抗戰的準備。但是剿共戰爭激烈進行,剿共指揮官多抗拒抽調部隊至上海者,況且又顧慮援滬部隊開抜後共軍追撃。但是蔣依然設法排除種種困難,將部隊網京滬集中。

公二月二十二日日記:

電劉峙告以,第一師自即日起極秘密每深夜陸續開動每夜開一團至兩團為止……開動部隊番號及下車地點,皆須直接電告中正,切勿對任何人宣布。又為購械電宋子文告以,佛顧問諒到兵器計劃以六團制之師,六個師之兵器為準,最新武器飛機毒瓦斯等[10]


公二月二十日日記:

聞第一師尚未開來,公甚焦急乃起床電劉峙曰,第一師限本月二十七日集中浦鎮完畢,萬勿遲延[11]


公二月二十五日日記:

行政院昨已決准張發奎部集中牛行車站,再行東進援滬,贛方入浙援滬部隊何可再緩[12]


公二月二十七日日記:

電衛立煌告以,希飭電八十三師與第十師儘數乘民船秘密東下至荻港以東蕪湖以西登岸候令,電熊式輝告以,務望先將第十四軍之兩師速調勿延,批閱畢笑曰,倭寇心理以我軍勇敢抵抗不得逞威,真所謂欲罷不能也[13]


公三月三日日記:

電魯滌平並轉蔣鼎文告以,十九路軍等來杭部隊切不可入杭州市區,應在杭州西方三十里以外停往另尋閒道不經杭州城,須在杭州以東臨平或其他小車站上車亦不可在嘉興或松江大車站下車,以免敵探偵知,如能在夜間行動更好[14]

 

何香凝澄清謠言

 

   基於外交、軍事機密考量,以及給予日人與友邦中央不願擴大戰爭的考量,國府對於第五軍參戰及其他支援行動,世人多不悉內情,而共黨及反蔣份子誣蔣主和,不支援十九路軍,蔣深以為苦又不能辯解。

 

公二月七日日記:

公在開封早起閱各方報告,黯然歎曰,友人來電均以不增加援軍於上海相責難,軍事秘密彼因不知然亦反宣傳之毒,必欲毀滅真實之歷史,使余不得領導革命也[15]

   蔣雖不自辯,但三月六日何香凝到前線勞軍時發現了真相:

 

公三月六日日記:

得張治中歌電稱,何香凝委員來職軍撫慰認賊軍之損失較十九路軍為大甚稱職軍勇於抗戰外面謠言始知不確,公曰我有事實證明自不愁無稽之謠言也,上午會客何香凝蔣光鼐陳明樞等來見,言及此次反動派造謠全無根據然謂不便會公辯白,勸公忍受之,公笑之曰,余個人不白之冤甚不願他人代為聲辯也[16]


   民國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由於植田所率日軍第九師慘遭失敗,日本不得不第三次易將,由白川義則率第十一師、第十四師兩師團合編成「上海派遣軍」,開滬增援。時蔣中正獲悉日本易將增兵後,即判斷日軍增援部隊登陸地點,也是我軍特別需要警戒地點,當在上海西北約四十公里面臨長江的瀏河一帶。這一帶河岸是雜直碎石子的沙灘,最適宜於登陸作戰。日軍如果在這裡構築橋頭堡,則吳淞要塞地區以及成為主戰場的左翼一帶我國軍隊,將便會暴露在腹背受敵的危險態勢之下。因於二月二十五日致電第十九路軍總指揮蔣光鼐、軍長蔡廷鍇、第五軍軍長張治中,指示應特別注意瀏河方面的警戒。其電云:

「前略,第二次決戰之期,約在艷(二十九)、東(一)各日,我軍後方援隊全以運來前線,其他非魚(六)日後不能參加戰鬥,務望於此數日內儘量節省前線兵力,抽調部隊,厚集各地區預備隊約在總兵力二分之ㄧ以上之數…...對於瀏河方面,尤應準備三團兵力為要;如何部署,盼詳復。中正有(二十五日)酉。」

惟蔣中正的電文,並未受到蔣光鼐的重視,在瀏河一帶沿江數十里的警戒線,只有屬第五軍中央教導團總隊一營會同少數馮庸義勇軍擔任守備責任。其第十一師團利用煙幕掩護,於瀏河一帶登陸,我軍教導總隊一連死力抵抗,傷亡殆盡,其後教導總隊守軍一營全力反登陸作戰,惟因寡不敵眾,致讓日軍登陸成功。而此時第十九路軍指揮部又誤以為日軍增援部隊已全部登陸,為避免正面決戰,於一日當晚九時,匆忙下達撤退命令,右翼軍撤至黃渡,方泰鎮之線;左翼軍撤至嘉定、太倉之線。三月三日,我左翼軍第五軍第八十七師二五九旅五一七團於撤至距瀏河僅十五里的葛隆鎮婁塘附近時,忽被乘夜偷襲的日軍包圍,時我軍正在構築工事,匆促應戰,致陷不利情勢,戰鬥至午後四時,團長張世希率部直撲日軍陣地,力挫來敵,適第四十七師上官雲相部來援穩住陣腳,阻敵前進[17]

   由於十九路軍總指揮蔣光鼐沒有重視蔣介石加強左翼防衛之指示。日軍登陸成功又誤以為日軍已經全部登陸,乃倉惶下令全綫撤退。以致各路援軍,除上官雲相部以外都來不及參加戰鬥民國二十一年三月三日日軍司令官白川義則眼見無法截斷我軍退路,宣稱護僑目的已經完成,乃下令停戰。


[1]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84

[2] 〈共產國際對於上海事變的指示〉(一九三二年二月)〉,人民出版社編輯,《共產國際與中國革命資料選輯(一九二八一九四二)》(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年),頁296

[3] 〈中圖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為武裝保衛中國革命告全國民眾(1932127)〉,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八冊(一九三)》(河北:新華書店、中共中央黨校,19913月),頁94-95

[4] 〈中圖共產黨關於上海事件的鬥爭綱要(193222)〉,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八冊(一九三)》(河北:新華書店、中共中央黨校,19913月),頁100-102

[5] 〈中央致上海反帝國大同盟黨團的一封信(1932211)〉(1932211)〉,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八冊(一九三)》(河北:新華書店、中共中央黨校,19913月),頁103-109

[6] 〈中央為上海事變給各地黨部的信(1932215)〉,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八冊(一九三)》(河北:新華書店、中共中央黨校,19913月),頁110-124

[7] 〈軍事委員會劃分全國為四個重要防衛區通電〉(民國二十一年二月四日),節錄自《總統府機要檔案》,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編輯委員會,《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緒編(一)》(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出版:中央文物供應社經銷1981年),頁438

[8]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27

[9]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491

[10]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78

[11]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84

[12]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290

[13]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303-304

[14]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341-342

[15]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157

[16] 周美華編註,《蔣中正總統檔案(13)民國二十一年一月至三月: 事略稿本》(臺北縣新店市:國史館,200412月),頁361-362

[17] 簡笙簧,〈一二八淞滬戰役的歷史意義〉,《中國歷史學會史學集刊》22期(19907月),頁304-305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