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國】伽利瑪的「發現」之旅
2007/02/21 11:18
瀏覽910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2007.2.8 中國圖書商報/藜芙荷編譯

1986年,法國伽利瑪出版社(Gallimard)推出發現Découverte)叢書,這是一套在法國出版界具有歷史意義的叢書,儘管20年來,歷經風雨,發行量也有所下降,但這套書依然是法國大小書店的必備書目。

無論從秉承創辦者精神、特殊的市場行銷方案,還是從國外同時發行的眾多語種的版本來看,作為一個具有革新性的叢書類型,發現的意義都不容小覷。

20071月,發現的第500種圖書問市,也是該叢書為慶賀其20年滄桑歷程,向讀者推出的特別厚禮。

發現填補了市場空白
我們的書店永遠都會為發現保留一個位置,不僅如此,我們還會永遠都把發現陳列在書店的桌面上,巴黎14藝術與文學Art et littérature)書店的老闆貝內迪克特日米內說,因為發現的每一種書都與時代內容相連,所以這是一套與時俱進的叢書。

的確如此,法國伽利瑪出版社的發現叢書自誕生那一刻起,就充滿了新穎的時代含義。這是第一套融合了口袋書與插圖書特點的叢書,史無前例地讓口袋書中的插圖量超過了40%。此外,13歐元左右的價格也使得這套書顯得更加平易近人。

巴黎第五大學的講師弗朗索瓦茲阿什指出,發現引發的是圖片出版中的一場真正的革命,在此之前,口袋書中從未出現過如此高品質的圖片,而價錢又在大眾的接受範圍之內。發現在出版過程中運用了很多新觀念,例如折頁設計和新穎的色彩等等,後者的效果完全超過了四色套版技術。

發現的創始人,或者說發明者,是皮埃爾馬爾尚,他當時負責伽利瑪兒童(Gallimard Jeunesse)出版社,他自稱為了發現的問世付出了14年的心血和努力。

發現創辦的那個時代,法國圖書市場雖然已經有了 我知道什麼?Que sais-je?)那樣一套文獻類的口袋書,也有印刷精美的大開本的百科圖書,但是在這兩種圖書類別之間,卻缺乏既有圖片又小巧精緻的百科類圖書。在你是書中的主人公Un livre dont vous êtes le héros)這套叢書獲得成功之後,馬爾尚投入到發現叢書的出版之中。

馬爾尚當時力邀拉豐(Laffont)出版社的伊莉莎白法爾西與他一起工作,兩位創始人很快把圖書定位於兒童讀者中年齡較大的孩子。由於獲得了足夠的資金支持,他們最後得以推出這套彩圖印刷的口袋書類型的百科知識叢書。儘管馬爾尚沒有做過任何市場調查,但是憑藉他個人敏銳的市場洞察力,這套製作精美的叢書還是於1986年出現在各個零售點。

考慮到當時的市場環境,發現最初的銷售過程頗具神秘色彩。在1986年的整個夏天,一共有500家書店收到了用黑盒子裝的發現的首發號,第0期圖書。為了不至於給出版社帶來不良影響,第0發現沒有注明出版社的名字。然而截至19861121發現一共推出了12種圖書,每種圖書的印刷量都是2.5萬冊。由於後期的市場行銷工作非常完備,書店按照要求都把這套叢書擺在陳列架上。

根據法爾西的回憶,書店的銷售代表對發現這套叢書都抱以很大的熱情,因為這是第一套不重複其他圖書、內容全新的口袋書。伽利瑪兒童出版甚至還請CLMBBDO廣告公司為發現寫了一句廣告:在第一頁和最後一頁之間,發現將帶給你無窮的內容。當年的加拿大蒙特書展上(Salon du Livre de Montreal),發現第一批出版的圖書也都赫然在列。

發現借鑑了優秀的媒體介質
不過,仔細考究一下發現叢書的內容與形式即可看出,馬爾尚其實並非一位真正的發明者,也許我們說他是一位高明的模仿者更為合適一些。

由於發現是特別為孩子製作的圖書,因此馬爾尚把形式的吸引力當作第一要素,他從其他媒體介質中獲取了不少靈感。

比如發現的圖片設計,從雜誌中汲取的元素最多,無論是照片的重要性,還是圍繞照片的文字的設計風格,雜誌的影子都可見一斑。書中說明文字的編排與組織,則是報紙的風格,頗有些時事新聞的味道。此外,從發現中還可看到電影的手法。閱讀發現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看電影,文本在這裡成為了畫外音,有時候文學的意味很重,並且總是非常生動。至於那些沒有文字說明的圖片,則像是電影中的定格鏡頭,有很強的視覺衝擊力。

馬爾尚說,他們最初的理想,就是要把這套書做得完美,無論讀者是誰,無論圖書的主題是什麼,無論讀者打開的是哪一頁,只要讀者把書打開來閱讀,他們就不會忍心再把書合上。永遠從閱讀的角度考慮出版的形式,也是馬爾尚信奉的工作原則。

插圖設計師們從報紙中得到很多啟發,他們把這套書中的圖片製作的輪廓鮮明,即使是黑色的背景,也會繞以金邊或者銀邊,一些全景圖片,則採用折疊的形式。馬爾尚指出,透過這種設計方式,他們希望讀者可以像翻閱雜誌一樣翻閱這套書,同時亦能從中盡情品味圖片為他們帶來的閱讀樂趣。

雷蒙斯托費爾是馬爾尚的美術設計師,按照他的說法,馬爾尚是一位唯圖片主義者。馬爾尚認為文字是圖片的輔助,因為他認為,對孩子來說,圖片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內容。

1988年,朵林金德斯利出任發現的編輯,側重圖片的出版方針依然貫穿在這套書中。1990年,發現兒童版(Dévertes Junior)問世,這套叢書是與拉魯斯(Larousse)出版社聯合出版的,形式為CD-ROM

繼承發現衣缽的叢書還有很多,包括1989年採用雙面印刷的我的第一次發現Mes premières découvertes)和1992年擁有大量圖片的伽利瑪指南Guides Gallimard)。

發現自誕生之日起,就吸引了眾多的國外同業者。與馬爾尚一樣,那些國外的大出版商也都把市場當作出版的基準,他們希望發現成為同類叢書中的旗艦。今在世界各地,一共有25種語言版本的發現叢書,發現在法國之外的銷量達到1,000萬冊。在發現最新的合作者中,俄國四年內已經出版了100種圖書。


 發現之旅並非一帆風順
發現的作者都是著名的專家學者,不過最初他們面對這樣一本130頁的圖書的時候,卻未免有些窘迫之感。巴黎第五大學的阿什說,這是因為發現不是一本傳統的作者的圖書,每一位作者都只是眾多參與者中的一個小元素,他們的版稅也很低,只有圖書定價的2.5%,而如果是普通的隨筆類圖書,這些作者可以拿到10%的分成。

此外,由於發現中的圖片數量很多,因此在當時那樣一個圖片受到歧視的年代,這樣一本小書因此很難被歸入隨筆類別,也很難在書目索引中被提到,好在發現的銷量非其他社科類圖書可比。

除了作者的問題,昂貴的版權費用也是發現在前進中不可回避的問題。此外,發現1999年還遇到了更大的困難,那就是其創始人馬爾尚棄發現而去,轉投了阿歇特出版社。發現的出版速度就此下降,每年的出版數量從35種減少到20種,平均的發行量也從最初的2.5萬冊下降到8000-1.3萬冊。


不過好在發現的經濟效益一直不錯,2006年,發現的銷量就已經成長了30%。這與發現的主題切合時代不無關係。今天,除了不斷增加的社會主題外,生態也成為發現探討的問題之一。在慶祝其20週年的紀念活動之際,《追尋被遺忘的埃及》(A la recherché de lEgypte oubliée)一書又被重新印刷了6.5萬冊,此外同期推出的還有其他6種圖書,其中《原始藝術》(Lart
brut
)是發現系列中的第500種圖書。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網路生活
自訂分類:出版與編輯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