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日本】渡邊淳一綜合報導:他寫的不只是情愛,是人的本性
2014/09/07 20:54
瀏覽5,074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他寫的不只是情愛,是人的本性

渡邊淳一

日本作家渡邊淳一去世,享年80歲

1933年10月24日生於日本北海道上砂川町

2014年4月30日在日本東京去世,享年80歲


4月30日11時42分,《失樂園》作者、日本作家渡邊淳一因前列腺癌在東京家中去世,享年80歲。日本媒體於昨天公布了渡邊淳一去世的消息。渡邊淳一一生創作作品超過300部。2003年,渡邊淳一接受由日本政府頒發的「紫綬褒章」。


他堅持寫作到了最後

正在東京的王連清女士告訴記者:「我守到先生最後一刻。他5年多前患病,但他從不對外人說。直到一年多前,我看到他經常去醫院,他才對我說了得病的事情。之前,因為工作原因,我們每個月都要見面開會。」


王連清說,渡邊淳一先生一生非常低調勤奮,「幾十年來,他幾乎每天都寫作,一直到去年年底才因為病重離開事務所,但到了家裡還一直在寫作。基本上他堅持寫作到了最後,一刻不停。他說過,不工作就沒有力量活下去。」根據王連清介紹,渡邊淳一先生以前的工作習慣是喜歡睡得早一點,在凌晨起來寫作,然後再休息,之後再工作。在生前,渡邊淳一也一直是日本直木獎評委,「《再愛一次》和《孤舟》是先生的最後作品。」


在王連清看來,渡邊淳一不只是作家,「他更是一位心理學家。他對心理分析得那麼透徹,不同於一般的作家。在日本,他的讀者從年輕人一直到年長者,覆蓋面很大。有人認為,他寫的是情感,因為情感而家喻戶曉。但我認為,他寫的不只是情感,他寫的是人的本性。說他是情感大師,這是很浮表的看法。」


同時,在王連清看來,渡邊淳一儘管不是政治人物,但對中日關係卻非常關心,他寫了很多文章反對參拜靖國神社。


「他罵小泉參拜靖國神社,但最後小泉說政治家缺乏『鈍感力』,《鈍感力》這本書後來在日本賣了300多萬本。」


日本情愛文學第一人

渡邊淳一在中國被讀者熟知是因為他的暢銷情愛小說《失樂園》以及小說的同名改編電影。《失樂園》的譯者、國際關係學院日語系副教授竺家榮昨天對早報記者說,「當時是書商來找我翻譯的,當時我翻譯的時候就覺得,這個能發表嗎?也是猶豫的。但是書商認為,這本書在中國大陸出版肯定暢銷,因為當時這本書已經是日本超級暢銷書了。當時還為了跟臺灣版拚速度,所以翻譯得很快。」


1998年,《失樂園》首次在國內出版,竺家榮承認第一版《失樂園》刪了不少,「畢竟當時的社會情況對這部小說內容的容忍度還有限。後來,陸續出了幾個版本,逐漸把刪的內容恢復過來。目前作家出版社的《失樂園》是一字不刪的。」2010年4月,作家出版社推出了《失樂園》的全譯本,渡邊淳一為此特意來到北京。對於小說《失樂園》在東亞地區有如此大的影響力,渡邊淳一說,「這是一部描寫成熟男人與女人追求終極之愛的傑作。這個故事以我本人的一段感情經歷為原型,我認為,寫情愛小說的作者,如果沒有自己的親身體驗,是不可能寫出好的小說的。我曾經愛過一個人,當我想更多地愛她的時候,會突然感覺到一種近乎死亡的不安。當然書裡有虛構的東西,否則不會有這種強度。」


渡邊淳一在日本和中國都有大量的讀者,僅正版《失樂園》在國內的銷量就有幾百萬冊,每次他來中國與讀者見面,都會吸引大量粉絲。但這樣一個暢銷書作家,在文學上卻很難定位。竺家榮對早報記者說,渡邊淳一的文學地位確實很難確定,「他在中國的日本文學研究界比較冷,只有個別人在研究他。但我個人認為,不是學者對他不感興趣,而是他個人對別人研究自己也不積極,甚至抵觸。那麼到底如何定位渡邊淳一呢?我們很容易就能把他放在日本文學的傳統脈絡中,但他本人不願意這樣被定位,他自己認為,自己的文學是自成一派的。」在竺家榮看來,「渡邊淳一還是繼承了日本文學中的好色或耽美傳統。當代日本作家沒有像他那樣孜孜不倦地寫這樣一個主題,某種意義上他是日本情愛文學第一人。而且在日本的美學傳統中,美的東西與道德無關。」


當年在翻譯《失樂園》的時候,竺家榮對這部作品是有抵觸心理的,這部關於出軌的小說出版之後也有很多批評,竺家榮說,「儘管有人批評渡邊淳一脫離現實,超過了人們的道德規範接受程度,但這是可以討論的。從1998年《失樂園》出版引起爭議,到現在尺度很大的《愛的流放地》出版沒有任何討論,也可以看出中國對情愛的接受程度,也看出中國社會的變化。」


渡邊淳一曾多次來到中國訪問,其中2004年和2008年,渡邊淳一兩次來到上海。2004年是因為作品《丈夫這東西》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08年則是到上海來宣傳《鈍感力》。當時在上海師範大學做講演的時候,渡邊淳一說,「我長期關注男女之愛,原因是人生的原點是愛,愛是人一切主題的原點;愛也是沒有國家邊界的,愛的寫作主題是永恆不會衰老的。」


外科醫生與專職作家

1933年,渡邊淳一出生於日本北海道上砂川町,他父親鐵次郎來自煤礦區,是一名苦讀有成的高中數學老師,母親則是當地一個大商家的小女兒,渡邊淳一跟的是母姓。他曾回憶道:「我的父母都出生於明治四十年(1907),母親活潑而善於社交,相較之下,父親是一個自製而沉穩的人。 我不知道遠在古老的戰前,父親以何等曲折的心理去扮演入贅女婿的角色。不過,我記得祖母把鄉下土地的絕大部分,跳過父親那一代,直接登記在我的名下。祖母死後,我們成了地主,父親每個月都要去鄉下收地租。」


從中學開始,渡邊淳一就喜歡文學,但最後讀的卻是醫學院。「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我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愛,曾為她喜為她悲,但最後還是被她甩了。自從那以後,我就打算用文字來描寫女性,所以我從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就開始寫小說了。」1958年,他從札幌醫科大學畢業,1964年任教於母校整形外科部,同時在一家礦工醫院中執手術刀行醫。1963年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966年就任整形外科講師。10年從醫經歷讓他熟悉了愛的力量:「面對一個將死的病人,最好讓他的愛人在身邊,緊握他的雙手,只有愛可以戰勝對死亡的恐驚。」在擔任整形外科講師的同時,渡邊淳一也執筆寫小說,他1956年便加入了同仁雜誌《庫力瑪》,1965年描述腦部手術的第一人稱心理分析小說《死亡化妝》獲新潮同人雜誌獎,這是他一生獲得的第一個文學獎。


1970年,渡邊淳一發表《光與影》,文章描述兩個軍人因主治醫生採取不同的治療方案而發展出兩段完全不同的命運,最終贏得了直木獎。同年,渡邊淳一所在大學的附屬醫院進行了日本第一例心臟移植手術。當時渡邊淳一懷疑被摘除心臟的那位患者並沒有真正的腦死亡,因此就對當時所在的醫院進行了批評。為此,他被迫離開醫院,決定去東京專職寫作。


窮困潦倒的渡邊淳一和在酒吧工作的裕子同居一室。這期間,他一邊寫作一邊在一家醫院做醫生。《無影燈》就是依據這段經歷創作的。這部長篇小說是他頭一次在週刊雜誌上連載作品,1971年連載了一年,回響甚大,匯成單行本,和小松左京的《日本沉沒》、有吉左和子的《恍惚的人》並世暢銷,二十五年間三度改編為電視連續劇。1969年,他又推出描述日本第一位女醫生——狄野吟子的傳記小說《花葬》,寫作前的考據工夫則詳載於他另一篇雜文中。1980年,《遙遠的落日》為渡邊淳一贏得吉川英治文學獎,這是一部談世界級細菌學家野口英世的作品,這部作品以考據的翔實和寫作的功力為世人稱道。這一時期的渡邊淳一作品以醫療、歷史、男女戀愛作為題材。


《失樂園》電影「太過甜蜜」

1995年9月1日開始,渡邊淳一在《日本經濟新聞》上發表長篇連載小說《失樂園》,引起轟動,單行本於1996年出版。小說描寫了一段男女的婚外戀情,並被翻拍為電影、電視劇,「失樂園」一詞還成為當時的流行用語。電影和小說都獲得巨大成功。電影版於1997年上映,次年獲得多項日本電影學院獎。但渡邊淳一曾坦率表示,那些改編其小說的電影大都不成功,認為電影太過於甜蜜反而削弱了小說中想批判的東西。「小說《失樂園》主要描寫的是社會婚姻制度和情愛的矛盾,愛情一旦步入婚姻殿堂就會消退,那如何保持愛的巔峰?也許只有在愛的頂點一起死亡。但電影似乎拍得太甜蜜浪漫了,這和我的批判初衷有區別。」在根據他小說改編的電影作品中,渡邊淳一唯一感到滿意的是《愛的流放地》。無論電影版還是小說原著,《愛的流放地》在性愛的尺度方面遠比《失樂園》更大。


《再愛一次》是渡邊淳一最後的作品,小說講述了七十多歲的氣樂堂醫生,在愛妻亡故後決心享受自己的第二人生,卻突然被無法恢復的性無能襲擊。這也是渡邊淳一的個人經歷,「大約3年前開始,我已經沒有性能力了,內心曾受到巨大的打擊。但作家的本能又驅使我把自己身體和心理的變化寫下來。這種題材是令人羞恥的,大家都閉口不談,想把這種問題攤開講需要相當大的勇氣和覺悟。我不得不考慮作為男人該如何繼續生活下去的方式,因為儘管我沒有了性能力,但我對女性並沒有喪失興趣。」渡邊淳一曾說,「我無論怎麼說,都算是一個『私小說家』,我的情愛小說幾乎都是以自己的經歷為藍本。這是一個絕無僅有的故事,世界上還沒有人寫過它。 」


1998年,在渡邊淳一的故鄉札幌市設立了「渡邊淳一文學館」,已對公眾開放。據悉,渡邊淳一先生的葬禮及相關追悼儀式已由其家人組織進行。


聲音/藤田宜永「對他的去世感到震驚」

同樣身為作家,曾是直木獎得主的藤田宜永是和渡邊來往密切的好友,他這樣評價他:「渡邊非常照顧、關心我,聽到他去世的消息我第一反應就是真的很震驚。他平時非常直爽、平易近人,像這樣對男女之間的情愛有著很強掌控力的作家,我覺得不會再有了。」


淺田次郎「他是小說家中的模範」

和渡邊有過交流的作家淺田次郎同時也是一所以「追求和平及維護言論自由」為核心的「P.E.N Club」機構的會長,他說:「我的作品在參賽落選的時候,渡邊先生屢次鼓勵我,我就是在他這樣的激勵下成長過來的。隨著年歲增加,人的性情也會變得溫和、樸素,但是渡邊先生的作品卻一如既往地散發著如同壯年時期般的能量,他真的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模範小說家。」


林真理子「他的死如同給文壇崩潰那樣的衝擊」

迄今為止已與渡邊持續接觸長達30年時間的作家林真理子悼念道:「從他上了年紀並成為作家中的泰斗後,在作品銷售方面,他一直是讓人無法想像的『常勝將軍』。他對女性、酒及美食都很感興趣,他相信那些都是作為作家所需要的食糧。和渡邊先生在一起,能夠深刻地感受到作為作家的喜悅和快樂。現在的我也曾得益於渡邊先生的關照,現在他不在了,我覺得我整個人都被抽空了。」


「而且,對很難賣出書的出版界來說,變得群龍無首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也是很傷腦筋的一大難題,這不僅僅是一名作家的去世,更意味著對文壇的崩潰性一擊。」


津川雅彥「是他的筆描繪出的我」

曾出演以渡邊原作改編的電影《不分手的理由》及其他作品改編電影的演員津川雅彥哽咽著說道:「這實在是太突然了,是一種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的打擊。渡邊先生曾帶著我一起去京都和其他地方遊玩,也讓我出演幾乎所有由他的作品改編成的電影中主角的角色,我甚至有一種感覺,是他用他的筆描繪出的我。」


「在演戲的時候,渡邊先生總向我傳達一些感覺,比如他曾對我說,『我想描繪出讓女人厭煩、讓男人嫉妒的東西』,就像這樣,我一直受渡邊先生的指教,對我來說,他既是我的恩人,又像是我人生的全部。我也上年紀了,所剩時日不多,我有時會想我與渡邊先生在那個世界裡還會相遇嗎?我很想對他說一句:老師!您那麼早就去了,您一定還有很多想做卻還沒做的事情吧。」(2014.5.6 東方早報/石劍峰、何源亭編譯)

渡邊淳一01

渡邊淳一寫作生涯的三大主題:生、死、愛

生、死、愛,一直是日本著名作家渡邊淳一寫作生涯的三大主題。在80年的生命裡完成了對愛的解構和對死的假設後,他最終還是體悟到真正的死亡。據日本媒體5日報導,渡邊淳一於當地時間4月30日晚11點42分,因前列腺癌在東京的自家住宅內去世。


渡邊淳一1933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畢業於札幌醫科大學的他,在母校任職的同時開始執筆寫小說。棄醫從文後的他尤其擅長情愛與醫療題材小說寫作,因《無影燈》、《失樂園》、《男人這東西》等代表作被稱為「日本現代情愛文學大家」。曾獲得直木獎的他於2003年接受由日本政府頒發的「紫綬褒章」。


愛與死讓他執筆寫作

渡邊淳一隨母親姓,他的父親鐵次郎是一位苦讀出身的高中數學老師,入贅到當地一戶大商人家當女婿。


高中時代,一段刻骨的初戀為渡邊淳一的文學創作奠定了基礎。他愛的純子因為同時與五個男孩交往最後投河自殺,這段往事後來被他寫進小說《魂斷阿寒》。「到成為作家我才明白,她主動去墮落,衝破一些道德觀念,彷彿在和我說,只有這樣才能看到藝術。」


求學期間,理學院的渡邊一直十分羡慕文學院的文學青年,薩德、卡繆、川端康成三人是他最欣賞的作家。從札幌醫科大學畢業,渡邊一邊任教於母校,一邊在一家礦工醫院中執手術刀行醫。十年從醫經歷讓他熟悉了愛的力量:「面對一個將死的病人,最好讓他的愛人在身邊,緊握他的雙手,只有愛可以戰勝對死亡的恐驚。」


正因如此,愛情和醫療成為了他後來寫作最主要的題材。1965年描述腦部手術的第一人稱心理分析小說《死亡化妝》獲新潮同仁雜誌獎;1970年發表的醫療題材小說《光與影》,更是讓他贏得直木獎。


35歲那年,一起醫療事件改變了渡邊的人生走向。當時他所在的醫院正進行日本首例心臟移植手術,但他一直懷疑對那位心臟提供者的腦死判斷過於草率,最後索性辭職來到東京,開始專業文學創作生涯。


「我看到過許多肉體,看到他們如何在我面前被手術刀剖開,又如何癒合。我從肉體看到人性最本質的東西。」渡邊說,醫學與寫作唯一的區別是,醫生是從人的生理上進行探究,而作家是在情感上探究。而他似乎更願意去探究人的情感。


《失樂園》並非對愛的唯一思考

見證過許多死亡,渡邊也書寫死亡。1997年,描述一對婚外情男女殉情的《失樂園》在日本出版引起極大轟動,它的暢銷不僅成就了渡邊淳一情愛文學的巔峰,更形成了一種「失樂園」現象。「我總感覺在安定富足的生活背後,人們缺少一種能夠全身心投入的愛,很多人內心存在著失落感。」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寫出《失樂園》,因為渡邊自己就有過一次深刻的婚外戀經歷。


「我並沒有給出『愛到極致一定要死』的指令,我只是希望讀者對愛有一個深刻的思考之後,在如何讓愛持續下去的問題上,找到自己的人生答案,小說只是創造了思考的契機。」渡邊認為,文學並不是一種教化的手段,不要透過文學來教育人們遵循倫理。


「文學應該是自由的,表達真情和本性,而不是論述倫理。」渡邊說,「另外,倫理觀念會隨著時間推移而變化,但是人性不會變,雖然它如此複雜,我要表現的還是人性的複雜。」


因而在2010年,當中國重新推出全譯本《失樂園》,將之前刪節的三萬字性愛描寫補上時,渡邊感到非常興奮。「我希望《失樂園》能讓中國的讀者聯想到自己的人生,想想愛對自己意味著什麼,如何解決愛的問題。」


剪不斷的中國情結

渡邊一直非常重視中國讀者市場,他說因為中日文化有很多相通之處,比如人物的內心刻畫以及對自然界的看法等,這些都讓他很有動力讓自己的小說在更多的中國讀者中傳播。


然而上世紀90年代渡邊的作品風靡中國時,由於版權意識不健全,很多讀者都是從地攤買來盜版書閱讀。於是在2008年,渡邊正式開始與中國大陸的出版社溝通,將自己的作品重新梳理出版,淨化市場。他甚至還親自來到上海一中院,提起了6起著作權侵權訴訟。


其實,渡邊對於中國的感情還來自於他對中國文學的喜愛。「我高中時就讀過不少中國詩歌,古文也學過一些,我還看過《金瓶梅》,這是一部張揚人性的作品。」

而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同樣是「棄醫從文」的兩位大文豪魯迅和郭沫若都曾在日本留學過。「我非常瞭解他們,日本作家從魯迅那裡得到了很多好的刺激,學到了不少東西。」渡邊說,自己對魯迅棄醫從文深有同感,「醫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研究一個人的過程;這為我之後的寫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而更讓中國讀者喜愛渡邊的,無疑是他對於抗日戰爭的立場。他曾寫道,「面對事實,任何理論、任何辯護都是蒼白的;日本決不應該企圖用曖昧的語言逃避現實,應該表明自己誠摯道歉的態度;因為我們的父親、祖父或者曾祖父,畢竟在那場癲狂的戰爭中,成為了癲狂的人。」(2014.5.7 深圳特區報/孟迷、侯博覺)

渡邊淳一02

高二刻骨初戀促其邁向文學

日本共同社5日報導,日本著名作家渡邊淳一於當地時間4月30日晚11點42分,因前列腺癌在東京的自家住宅內去世,享年80歲。渡邊以愛情小說和醫療題材作品聞名,曾獲得直木獎。


渡邊先生1933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畢業於札幌醫科大學,任母校整形外科講師的同時開始執筆寫小說。


1970年,渡邊憑藉作品《光與影》榮獲直木獎。此後作品多以醫療、歷史、男女戀愛作為題材。


1996年,渡邊發表的作品《失樂園》,描寫了一段男女的婚外戀情,並被翻拍為電影、電視劇,「失樂園」一詞還成為當時的流行用語。


2003年,渡邊接受由日本政府頒發的「紫綬褒章」,之後又出版《愛的流放地》《鈍感力》等作品,後又成為直木獎的評委。


一位出版社的工作人員表示,渡邊淳一因患前列腺癌,在東京家中持續療養無效後,於4月30日逝世。葬禮及相關追悼儀式已由其家人組織進行。

渡邊淳一03

他的人生

家庭環境/父親是「倒插門」渡邊淳一隨母姓

渡邊淳一,1933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上砂川町,上有一姐,下有一弟。父親鐵次郎來自煤礦區,是一名苦讀有成的高中數學老師,母親則是當地一個大商家的小女兒,由於她沒有兄弟,兩個姐姐又跟人私奔了,便決定招贅。


換句話說,渡邊淳一跟的是母姓。他曾回憶道:「我的父母 都出生於明治40年(1907),母親活潑而善於社交,相較之下,父親是一個自制而沉穩的人。我不知道遠在古老的戰前,父親以何等曲折的心理去扮演入贅女婿的角色。不過,我記得祖母把鄉下土地的絕大部分,跳過父親那一代,直接登記在我的名下。祖母死後,我們成了地主,父親每個月都要去鄉下收地租。」


求學生涯/最愛川端康成、卡繆、薩德

渡邊淳一還在札幌一中讀初一的時候,一位國語老師中山週三教他閱讀日本古典文學作品,如「萬葉集」等,還指導他習作短歌,這就是這位成名作家最早的文學經驗。據他本人表示,「短歌」在多年以後,對他的文筆仍有影響。在初中和高中六年裡,渡邊淳一讀了不少日本小說。


不過,他向來自認是一個平凡的讀者,當他成為北海道大學理學院的新生時,十分羡慕文學院的「文學青年」,他覺得自己無緣坐在研究室中全力讀文學,只能啃一些枯燥的理化教材。在大一、大二兩年中,渡邊淳一讀了海明威、哈地歌耶(享年僅21歲的法國早熟作家)、卡繆等人的作品,其中卡繆的簡潔的文筆,令他大為傾倒,《異鄉人》是他唯一連讀三次的小說。在北海道大學讀完兩年所謂的「教養課程」後,渡邊淳一進入札幌醫科大學。這段時間,他接觸到法國作家薩德(Marquis de Sade, 1740-1814)的作品,耳目一新。薩德、卡繆、川端康成三人是渡邊淳一最欣賞的作家。


棄醫從文/醫療題材剖析人性成就特有風格

渡邊淳一於1958年從札幌醫科大學畢業。1963年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966年就任整形外科學講師。10年從醫經歷讓他熟悉了愛的力量:「面對一個將死的病人,最好讓他的愛人在身邊,緊握他的雙手,只有愛可以戰勝對死亡的恐驚。」


渡邊淳一從1956年便加入了同仁雜誌「庫力瑪」,時常發表作品。1965年描述腦部手術的第一人稱心理分析小說《死化妝》獲新潮同仁雜誌獎,評選委員是同鄉老前輩伊藤整。1970 年,發表《光與影》,文章描述兩個軍人,因主治醫生臨時採取對兩人不同的治療方案而發展出兩段完全不同的命運,為他贏得直木獎。同年,渡邊淳一所在大學的附屬醫院正在進行日本第一例心臟移植手術。當時渡邊淳一懷疑被摘除心臟的那位患者並沒有真正的腦死亡,因此就對當時所在的醫院進行了批評。後果可想而知,只有35歲的渡邊淳一無法繼續在醫院工作下去了。


渡邊淳一說:「我至今給數不清的人親自動刀,看見血,找神經,觸及骨,而且看見死。對於人體,起初的三年只是恐怖和驚異,接著的三年有夢想,再三年就只有那種順從絕望,終於開始覺得自然科學實際上是和浪漫毗鄰而居的。」自此,他索性辭職來到東京,開始了專業小說創作的生涯。


初到東京,每週三天在一家醫院做醫生,《無影燈》就是依據這段經歷創作的。這個長篇是他頭一次在週刊雜誌上連載作品,1971年連載了一年,回響甚大。1969年,他又推出描述日本第一位女醫生——狄野吟子的傳記小說《花葬》,寫作前的考據工夫,詳載於他另一篇雜文中。


1980年,為渡邊淳一贏得吉川英治文學獎的《遙遠的落日》,這部作品以考據的翔實和寫作的功力為世人稱道。1968年的《雙心》,1969年的小說《心臟移植》及《玻璃結晶》等作品中,渡邊淳一透過醫師獨到的眼光,剖析人性,形成了渡邊淳一的特有風格。


1995年9月1日開始,在《日本經濟新聞》發表長篇連載小說《失樂園》,描寫不倫中的純愛,引起巨大回響,並相繼被拍成電視連續劇和電影,在日本掀起了「失樂園」熱。小說在日本已發行260萬冊,小說的書名還獲得了日本1997年流行語大獎。


個人生活/高二初戀經歷促其邁向文學

高二時候的一段刻骨的初戀成為渡邊淳一邁向文學創作的一個契機,他回憶道:「加清純子的眼睛很美,至今我都記得接吻時,她瞳仁的樣子。我生日時收到一封情書,此後不可自拔地陷入了對她的愛戀。純子常約我到圖書室,我們晚上在那裡抽菸、喝酒,她還帶我去札幌藝術家出沒的咖啡店和酒吧,我覺得自己一下成熟起來。然而,高三那年早春,純子在北海道的阿寒投水自殺了。前晚,她在我家窗臺上留下一束火紅的康乃馨,彷彿向我告別。我當時覺得她對我的感覺非常特別,但後來才知道,與我交往的同時她還有5個男友,其他人都收到了她的康乃馨。我一直在想,她到底最愛誰?」


「直到成為作家我才明白,她不愛我們,她最愛自己。她喜愛表演,甚至主動去墮落,衝破一些道德觀念,彷彿在和我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看到藝術。」渡邊後來將這段青澀往事寫進了小說《魂斷阿寒》。(2014.5.6  華西都市報)

渡邊淳一04

黑木瞳弔唁渡邊淳一

28日,日本著名作家渡邊淳一的告別式在位於東京內幸町的某酒店舉行,北方謙三、林真理子等作家及出版界人士等近900人到場。渡邊淳一在今年4月逝世,享年80歲,生前以《失樂園》、《愛的流放地》等小說聞名,有日本「情愛小說大師」之稱。其中改編成同名電影的《失樂園》,由黑木瞳和役所廣司主演,公映後引起轟動。


現場,祭壇設計成書本的樣子。除出版界人士外,曾演出改編渡邊作品的影視劇的演員黑木瞳、川島直美、三田佳子、津川雅彥等也獻了花。


曾演出電影《失樂園》的黑木瞳,遺憾地緬懷說:「他甚至將自己的人生也描繪成了故事一般,留下令人難忘的回憶後離開。我現在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2014.8.1《澳門日報》)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