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德國的教材出版
2014/08/18 22:54
瀏覽2,732
迴響0
推薦1
引用1
2014.4.1《出版參考》劉姬

德國的教育體制與學制
德國是聯邦制國家,除了外交和國防歸聯邦政府統轄,每個州在社會事務領域享有相當大的自治權。各州由文化教育部負責管理教育方面的各項事務,這樣的體制一方面有利於推行適應當地民情的政策法規,避免了某些不成熟的改革設想造成全國性的損失,另一方面也有某些必須統一的政策無法執行,協調成本巨大,各州各行其是的弊病。
德國教育制度比較複雜,分為學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含職業教育)、高等教育和繼續教育(終身教育)五大領域。如表1所示:
基礎教育方面,小學一般為四年制。小學畢業後進行第一階段分流,即小學四年級時,由學生家長向學校申請,學生畢業後進入哪類學校學習,約有2/3的學生升入五年制國民中學(職業預校)或六年制實科中學,畢業後要接受職業培訓2-4年,培訓後走向社會參加工作或進入專科學校學習;大約1/3的學生升入文理中學或綜合中學(共9年,相當於初中六年、高中三年)。文理中學或綜合中學的合格畢業生,可直接進入大學學習。
德國教育制度最重要的優點是雙向教育。即學生在求學的幾乎每一個階段都可以把理論學習與實際工作相結合。德國職業學校的學生可以邊在學校上課邊在工廠實習。實科中學的學生亦然,他們可能白天到律師事務所上班,晚上苦讀民法。德國專科大學的工程系學生按規定畢業考前必須實習一年。這種把理論學習與實際工作結合起來的學習方式,為德國經濟發展提供了大批既有理論基礎又能實際工作的員工。
德國教材的編寫
德國有16個州,每個州的課程標準和教學大綱都不一樣,出版商開發中小學教材,也要根據各州不同的教育體系和課程標準來進行。教材編寫工作是在政府、出版社、作者、使用者四個方面相互影響之下進行的。德國在教材編寫方面有如下特點:教材編寫工作的組織者是出版社,出版社根據教學大綱,考慮各方面對教材的要求,明確編寫意圖,然後聘請作者,組織編寫隊伍。作者的分工:在編寫教材的工作形式。編寫隊伍集中討論編寫意圖、商定編寫框架、協調寫作分工、統一寫作風格。他們的主要特點是分工的細緻,表現在作者中有人專門負責文字的表述、圖表的製作;有人專門負責環境、人口、交通、健康等問題的恰當滲透與表述;還有的人專門負責研究如何應對教材審查。
德國的教材審查
德國的教材審查辦法,由各州文化教育部的專人負責審定。學校只能在經過審查並得到批准的書目中選擇教材。審查工作大體分三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出版社把樣書送交州文化教育部負責官員,由這個官員確定是否審查、鑒定。審查官員的權力非常大,這也體現德國對教科書的品質要求是比較高的。第二階段,確定評審專家,一般從資料庫裡找3名專家。官員把書稿及鑒定目錄即審查要求送給專家後,專家做出自己的判斷,並且在4-8週內將審查意見上交。第三階段:如果專家們的意見一致,官員可以根據專家的統一意見起草報告,並且作為州文化教育部的意見答覆出版社。如果是同意批准出版,每年還要以部的名義將審查通過、得到批准的書目下發至學校。爭議大的,就會召集出版商討論再修改。送審樣書的每一頁都有評價,有具體的修改建議。如果專家的意見不一致,往往還需要委託第四位鑒定人,以幫助官員得出是否批准出版的意見。關於專家人選:首先在適合使用該教科書的學校教師中挑選,也可由科學家或大學教授擔任審查工作,但主要由教師擔任。評審前,文教部會委託大學對專家進行統一培訓。專家是匿名的,不僅作者、出版社不知道專家姓名,甚至專家之間也不知道對方的姓名。但整個評審過程的每一個環節在公開的網站上都可以查到。
地理、政治和歷史類教材是審查的重點。德國的教材出版後會相對穩定,教材開發完成後可多年重印,學生手中的教材也可循環使用,但每5年會有一次強制性的重新審查修訂。
德國的教材推廣與發行
德國教材的選用自主權在學校和教師。購買教材的支付方式在不同的州也不同,比如,柏林地區主要由家長來支付教材費用,而有的州是由學校或社區來支付,還有介於兩者之間的支付方式。德國各州教材支付形式如圖1所示:
德國中小學教材的推廣完全是市場化運作。出版商將教材行銷的重點放在為教師和家長提供服務支援上,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設立「資訊中心」。德國三大出版集團在重要的城市都設有「資訊中心」,負責所在地區的中小學教材及相關產品的推廣、服務和培訓等業務。學校和教師通過「資訊中心」選購所需的教材,了解教材發展的新動向。學期開始時,教師們會自發來到資訊中心,或選用教材,或參加培訓,絡繹不絕。家長也會帶著學生來到資訊中心,或購買配套產品,或為學生的學習問題進行諮詢。資訊中心不僅有銷售區,還有會議室和活動中心。出版社正是透過設在各地的教材服務中心來鞏固和開拓教材市場,為當地中小學教師、學生和家長提供服務的。二是組織當地教師進修和培訓,走訪當地的中小學校,徵求教師對教材的意見。三是不定期舉行專業的學科大會,為教師提供經驗交流的機會。
(1)德國中小學教材實行企業自主定價模式。
出版企業成為自負盈虧的法人主體,企業的資產,特別是智慧財產權等無形資產,應該得到體現。中小學教材建設是基礎教育的重要環節。對於不同品質教材的定價給予適當浮動的空間,有利於鼓勵企業加大對科研的投入,保障教材的品質和教材出版事業的良性循環。而國家可透過市場化的手段,例如稅收、財政補貼、激勵性的產業政策等對超額利潤進行調節和控制。
(2)德國教育出版的專業化和產品的多樣化同樣值得借鑒和學習。
德國最大的三家教材出版企業,並不是德國出版行業中規模最大的三家。專業化是教育出版企業發展的方向。專業化不等同於單一化,教育出版企業也不等於教材出版企業。正確的理解應該是專業化的經營,提供豐富多元的產品,滿足不同層次、不同發展水準地區的教育需求。
(3)從德國的經驗可以看出,精細化行銷有利於爭取市場占比、拓展盈利空間。
設立區域性的「資訊中心」更貼近使用者,能組織有針對性的培訓和活動,發揮「顯微鏡」的作用。
(4)珍視企業品牌。
德國前三大教育出版社——克萊特出版集團(1897年)、康乃馨出版集團(1946年)以及韋斯特曼出版集團(1858年),都是歷史悠久的「老字號」,依託強大的研發和發行隊伍,占據了德國教育市場的絕對占比。打造百年品牌首先就是要珍視品牌,品牌代表的是企業的口碑、價值觀和形象。其次將品牌的經營與企業的發展戰略結合,並採取科學的方法持續對品牌行銷進行投入。

德國如何出版發行中小學教材
德國中小學教材的出版發行同大多數西方國家一樣,完全是市場化運作模式。德國有16個聯邦州,每個州教育體系不同,課程標準和教學大綱迥異,出版商開發中小學教材,也要根據各州不同的教育體系和課程標準來進行,但是都要在各州教育部門規定的教材範圍內,即被政府允許的學校教材種類間進行選擇。比如,巴登-符騰堡州規定被許可的中小學教材,就在其《學校用書和教學教材管理規定》中列出具體名單。
教材出版的批准情況在各州也不盡相同,仍然以巴登-符騰堡州為例,自2007年起,這個程序被大大簡化,不再需要州協會的外部專家評審批准,而由出版社自行對「許可條件」進行逐項核對後,然後再透過一個必須的闡明檔,來獲得法律的許可就可以了(根據《學校法》35a條款的修改)。
接下來,教材的選用自主權在學校和教師。此外,購買教材的支付方式在不同的州也不同,比如,柏林地區主要由家長來支付教材費用,而有的州則是由學校或社區來支付,還有介於兩者之間的支付方式。因此,出版商會將教材行銷的重點放在為教師和家長提供服務支援上。比如,在德國中小學教材出版上排名第5位的韋斯特曼出版集團(Westermann)總部坐落於德國布勞恩斯魏克市(Braunschweig),但在全國設有11個教材服務中心,其主要功能,一是方便學校和教師選購所需的教材,瞭解教材發展的新動向;二是組織當地教師進修和培訓,走訪當地的中小學,徵求教師對教材的意見;三是每年在不同學科中安排學科專業大會,為教師提供經驗交流的機會。
德國中小學教材都是精心編輯設計的。比如,韋斯特曼出版集團的教材設計遵循兩個原則:一是喚起學生的學習興趣,二是簡化教師的工作。德國的中小學教材出版後相對穩定,教材開發完成後還可以多年重印,也可循環使用,教材修訂週期一般為4-6年。
圍繞著紙質教材的出版,德國各教育出版集團還提供了相應的教學輔助工具,如教具、字典、音視頻檔等,同時也十分關注新的數位技術對教育的影響以及對傳統出版的衝擊。德國大多數出版商對數位出版持謹慎態度,試圖與新的數位技術保持距離,這可能是德國人求穩的性格使然。但面臨數位出版大潮的衝擊,德國的教育出版也開始謹慎轉型。
德國教材編撰體制既嚴格又不失地方自主權。比如柏林地區實行的是「一綱多本」制,市教育局制定教學大綱,每個區甚至每個學校都有權根據教學大綱自行編寫教材,所以德國每個州的教材都不一樣。(2013.9.24  中國新聞出版報/王嘉)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