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錯過道聲感謝的貴人
2008/04/20 12:00
瀏覽2,676
迴響1
推薦52
引用1

引用文章徵文+貼圖——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人

錯過道聲感謝的貴人

影饗我最深的人

 整理舊日筆記本時,無意間看見這樣一行字:「參加《薪火詩社》第一次討論會議。1986.11.23

 1986年前半年,我報名參加《台灣省聯合文學巡迴文藝營》,當時要繳交作品才能參加。興沖沖地我報名參加,靜候通知……。

 活動在暑假舉行,可是一直過了暑假,還是沒有消息。由於我當年居住在西門町西寧南路的巷內,只是一個跑電影版外務的小弟,每天的工作便是到:華納、中影、新藝城(龍祥)、德寶(張艾嘉、麥嘉坐鎮)、位置在新公園旁的嘉禾、華報……取稿。偶爾要跑聯合報當年的發跡地、中華路時報廣場等。

 每一天,我都等著那些老先生們絞盡腦汁地寫電影版面,經常是這樣的畫面──嘴裡叼著菸,煙燼燃著拖了一大截,卻怎麼也不會掉落……。

 「好酷呀!」我總這樣想,「這些老先生們,腦海裡到底裝什麼呢?」我總是在一旁靜靜守候,不敢發出聲息,怕自己的聲音,會打擾老先生的思緒──他們正在構思精采的文案!還有一句……還有一句……就……就結束了。

 經常……我這樣看著……同一部電影……從預告片開始……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乃至上映片(連絡戲院、重組龍頭)……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這樣不同廣告的訴求。

 入伍以前,等待當兵的歲月,我便在這樣圖文重組的生態環境下薰陶著,老先生們經常回味電影的風光舊夢/而外面西門町的繁華生態,也一再震撼著我。

 我的寢室室友,嘉義人,叫小可。十分原宿的造型裝扮,前面留著一綹頭髮,身型高挑,在福樂奶品擔任吧台。放假的時候,我們會拿著電影招待劵,約美眉看片、跳舞、飲酒作樂。一群寂寞的異鄉人互相取暖。我曾經望著他房間裡三個牆面的ATT流行帆布廣告問:「怎麼來的?」

 「幹來的。」他毫不掩飾地說。

 還問我:「下一波ATT流行帆布廣告更換時,要不要一起去?」

 在當年ATT的所有訊息都是潮流,尤其對於我們這個年紀來說。流行帆布廣告更是極品。雖然很炫,但是,羨慕歸羨慕,我哪有那個膽。

 我問他怎麼取回的過程,聽得津津有味。他後來要我幫他取剛上映的電影海報,我當然義不容辭,一口答應。還買了一些包裝紙,連同電影海報,貼在賃屋的房間,將房間變幻得煥然一新。《恐怖份子》、《海上花》、《新里見八犬傳》……都是我的座上客。

 我這麼忙碌,怎麼還會在乎《台灣省聯合文學巡迴文藝營》的事?等到想起時已經是收到希望能參加《薪火詩社》第一次討論會議的通知了。內容大約是──感謝您閱讀此封信件,我們一起參加了《台灣省聯合文學巡迴文藝營》,感覺意猶未盡,希望能再結合同好,討論組成詩社,希望能撥冗參加,給予意見……。這樣大約內容的一封邀請函。

 「我們一起參加……?」什麼時候?我抱著一頭霧水與會。

 討論地點選擇在漢口街與館前路口的《青年服務社》樓上舉行。1986.11.23這天,筆名叫做陳皓的人邀約,李秋萍是那屆《台灣省聯合文學巡迴文藝營》的輔導員,顏艾琳、林群盛最小。秋萍後來被推選為社長。後來寫《尋找星星小鎮》成人非童話系列的鄭麗娥,飛也似地……拋下幾個問題,隨即掉頭離去。以後,我一直沒認出她來。若非看了當年的筆記本,我所臨時抄錄的會議註記,我還是不會知道她曾跟我有過一面之緣呢。

 經過我旁敲側擊……好啦,我是說……「為何沒有通知我?」狐疑地我問秋萍。

 「呵。你要自己打電話。」秋萍大咧咧地說。

 「啥。」留下張口的我。

 我在網路搜尋,如下──

陳進貴(陳皓) ■51.8.6 曾為青年服務社寫作聯誼會及薪火詩刊發起人;並獲寫作聯誼會週年徵文詩組佳作。現為薪火主編、葡萄園同仁。 

 這位當年大家都不服氣的人,卻可以說是改變我一生寫作經驗的人或者說名單是秋萍要來的,再由陳皓寄出我感謝當年的這些貴人

 1986年,是第二屆巡迴文藝營舉行的年份……退伍以後,我後來抱著圓夢的心情,終於在1990年參加第六屆聯文的巡迴文藝營。

2007.04.20

 

感謝本文登上 聯合新聞網首頁,閱讀藝文|作家Blogs 97.04.21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四分衛
2008/08/22 13:58
感謝陳皓來信:
在網路瀏覽到一篇名為『錯過道聲感謝的貴人』的文章,因而連結到這裡,看到一個令人印象深刻而又似曾相識的名字。這麼說是因為對這名字曾經深刻而清晰,但樣貌則陷入記憶之中思索……。
然而也很驚訝在這麼多年後,還有人記得甚至提起「陳皓」這名字,一個「當年大家都不服氣的人」,雖然不是很喜歡這麼說,反而寧願只是一個有一些爭議的人──對於曾是『薪火詩社』的朋友來說。其實倡立『薪火詩社』算是我創作生涯中一個相對重要的歷程,至於它的由來與誕生,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卻是我與同學陳謙的一個「陽謀」。那一年我與陳謙就讀於復興美工,無意中獲悉彼此都熱衷寫詩,因此在他居中牽線下認識當時主編『葡萄園詩刊』的吳明興,三人幾番夜談關於詩的種種,我竟興起辦詩社的念頭。也因此於其後參加「巡迴文藝營」結識秋萍、艾琳與群盛等,進而確實將辦詩社的構想變為真實,而那封邀請函也是我在當時任職的台大地理系辦公室中所擬定的。至於當時發起薪火詩社的初衷與理念──在寫詩多年後終於領悟到必須勇敢走進詩壇,才能在創作上有所成長與突破……。這也是當年我希望自己與薪火詩社全體都能夠做到的事,只是年少時的想法與做法總是稚嫩而不夠周延,或者說過於執著理想的思維未能讓眾人全然理解吧!但現在反過來看,如果有人曾因為『薪火詩社』的存在,使得創作的生命得以延續與茁壯,甚至發光發熱,這不也正是我當時的夢想與初衷嗎?
那時在主編詩刊時或許也亟於完美的表現,所以在選稿的過程之中,採用外稿的比例總是遠高過同仁的作品,使一些詩社朋友頗有微辭,以及文中提及的「大家都不服氣的人」等等,也許正肇因於此。至於後來加入『曼陀羅詩社』後,結識楊維晨、董雅蘭、黃靖雅、丘緩、方飛白等,與薪火詩社的朋友更是漸形疏離。
這些年少時的事回憶起來常令我備感唏噓!許多年來感覺自己像是詩壇的透明人一般,雖不曾離開;也維持著創作的動力並關注著詩的一切,但對於詩壇來說其實「陳皓」幾乎是不曾存在的名字。且不論你對於這名字是褒或貶,但仍感念你記憶中還有這幾乎不存在的名字,也不知道對於彼此來說,算不算是久未重逢或是不曾謀面的故人,就如失聯近二十年的襲加,最近終在網路世界裡找到,但那感覺卻是既熟悉又陌生……。近來正著手建立幾個blog,從一些整理出來的舊作開始。有在PChome新聞台的現代詩、城邦的現代詩與人文攝影以及XUITE的空間設計,也歡迎前來批評指教。
此外,概略瀏覽了一下,你的作品確實寫得相當好,可以說深度與廣度兼具了。 在此也向你問聲安好!

陳皓 2008.08.14

PChome新聞台的現代詩
【陳皓的現代詩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jasons

城邦的現代詩與人文攝影
【坐看雲起時】http://blog.udn.com/jasons888

XUITE的空間設計
【JASON’S DESIGN】http://blog.xuite.net/jasons2866/design
陳皓您好:





 您終於出現了,呵。會寫那篇文章的原因,是因為去年春寒料峭時節,無意在城邦看見【五陵後話風雲】的城市http://city.udn.com/7839


,望著水沖刷著沙上五陵的畫面,我的內心激動不已,可是要說給誰聽?好像年少時生死與共的知己,早已失去聯絡般,突地出現,讓人錯愕?不知要用何種情緒面動?於是只能獃獃地望著那樣的畫面──






 想及那個時代的雨水風霜。我其實是陷入深深的回憶中,尤其是薪火詩社,一夥人的秘密同謀,想到半夜還會露出笑容的過往。於是乎『陳皓』這兩字就浮現出眼簾。可是,陳『皓』或陳『浩』,老實說,經過那麼多年,我早已搞不清了。






 就像當年的事,就像一則公案一樣。關於當年,我想這樣說我的觀察:時則你是『委屈』的。好像突然的兩不相認般,任何人都會錯愕的。當然,是否圓融有之,長輩們的關心也有之。易地而處,我也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好。一件事情,要讓大家都滿意,很難。如果是我,我會覺得是自己的悲智願行還有許多魔考要去面對。當然,這輩子我已經沒有機會了!






 我也曾想過:在城邦裡經營一處『薪火晚點名』這樣的城市,可是,就像向明老師說的:一切都過去了。其實我想做的事:擺上一些回憶或留戀的文章,就算將來無力去經營,留下一處古戰場供人憑弔,都好。






 當然,我的身體是否有能力承擔,都已經是個問號了。所以,我只好成立一處城市【壺詩亂砌】http://city.udn.com/8278


,至於薪火之事,要說給誰聽呢?好像也只能放在自己心裡了。很高興您的留跡,常聯絡!耑此






問好






四分衛敬上






四分衛(janichu) 於 2008/08/14 14:36 回覆: 刪除
吳明興似乎比我還更早去編佛教的書籍,,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名不同人便是,,
在我剛擔任編輯時,,有一次曾經巧遇吳明興與陳謙......想起來彷彿是前世之事

有時候,,想想自己在早歲時,,不想多跟前輩們打交道,,年輕氣盛,,不知是福是禍

呵呵^^
四分衛(janichu) 於 2008/08/14 14:22 回覆: 刪除
Ps.現在的網路詩,就像金庸《天龍八部》武俠裡所說:「天山童姥待在靈鷲宮,數十年不下飄緲峰,不知道天下武學進步如斯」一樣。可是打得僅管好看,總有招式好看,有些欠缺內功心法之感,與您分享!!^^

當然,網路詩的寫手裡,濟濟多士仍然不少,尤其知識的豐富與多元,很多人都是吸收不及,眼花撩亂。也有些人,儘管內功心法充足,卻欠缺人生的歷練。不過,值得學習的,還真多如過江之鯽,是一處更大的練武場呢。問好
四分衛(janichu) 於 2008/08/14 14:26 回覆: 刪除
忘了跟您說,,陳謙,,我今年還遇到喔!!^^
四分衛(janichu) 於 2008/08/14 14:30 回覆: 刪除
飛白現在似乎在葡萄海,,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並未上前相認,,至於靖雅則是我當靈鷲山主管時曾經長期聯繫過!!^^ 四分衛2008/08/22 14: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