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芷」字的音義(二)
2019/11/15 08:28
瀏覽318
迴響0
推薦67
引用0

       「芷」字的音義(二)

二、屈原《楚辭》裡的「芷」字

    屈原在《楚辭》裡常以香草、美人做比喻,「白芷」既然「有特殊香氣,可製香料」,當然在香草入選之列。〈離騷〉篇的「扈江離與辟芷兮,紐秋蘭以為佩。」是第十一、十二句,我們從第一句說起:「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攝提貞於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覽揆余初度兮,肇錫餘以嘉名;名餘曰正則兮,字餘曰靈均。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脩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紐秋蘭以為佩。」是說:我是古帝高陽氏的子孫哪!先父的名字是伯庸;歲星在寅那年的孟春哪!庚寅日那天我降生了。父親仔細揣測我的生辰哪!於是賜給我相應的美名;把我的名取為正則啊!把我的字叫作靈均。我既有這麼良好的資質啊!更不斷的提高自己的素養;就像把江離白芷披在肩上啊!把秋蘭結成繩索佩掛在身旁一樣。這十二句是說自己的身世、名字、志向與修養,「辟芷」的「辟」同「僻」,《楚辭章句》王逸(東漢南郡宜城人,生卒年不詳)注:「辟:幽也。芷幽而香。」以現代的話說就是「幽香的白芷」。可是《楚辭集註》裡朱熹(1130-1200A.D)卻說:「辟:幽也,芷:亦香草,生於幽辟之處。」以現代的話說是「生長在幽僻處的芷草」。屈原既以香草做比喻,其重點在「氣味幽香」不在「生長於幽僻處」,王逸、朱熹兩人說「辟:幽也」雖同,對於「芷」的看法卻不一樣:王逸說「芷幽而香」所重者「幽香」與屈原本意比較接近;朱熹說「芷…生於幽辟之處」所重者「幽辟之處」,產於「幽辟」處是否比較「香」尚待論證,就算比較香也說得太迂曲,不如「芷幽而香」簡明。所以我們採用王逸之說,「辟芷」就是「幽香的白芷」;正確的讀音應該讀作「ㄆ〡ˋㄓˇpìzhǐ」。

    《重編國語詞典修訂本》「辟芷」音「ㄅ〡ˋㄓˇbìzhǐ」」,釋義有兩個;音義都有待商榷。

釋義兩個分別是:➊一種香草。《楚辭.屈原.離騷》:「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➋辟,幽也;芷,香草名。「辟芷」,生長在幽僻處的芷草。

    第一義承襲《重編國語詞典》而詳加說明,以「辟芷」為「一種香草」,似乎是「雙音節」的香草名,尚欠明確。第二義取於〈離騷〉朱熹集註之文;卻脫離〈離騷〉之字句。建議將二義合併作:幽香的白芷。辟就是幽;芷就是白芷,香草名。《楚辭.屈原.離騷》:「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

    注音承襲《國語詞典》、《重編國語辭典》作「ㄅ〡ˋㄓˇbìzhǐ」,欠妥。該典「辟」字收「ㄅ〡ˋbì」、「ㄆ〡ˋpì」兩音。「ㄅ〡ˋbì」音釋義有:「君主、徵召、驅除、屏除、通「避」(躲開、迴避)」,卻沒有適合用在「辟芷」的釋義。而「ㄆ〡ˋpì」音[形容詞]項下的「通『僻』」有「偏遠的、幽隱的」兩義,「辟芷」之「辟」即「幽隱的」之義。所以建議「辟芷」的注音改作「ㄆ〡ˋㄓˇpìzhǐ」。

  〈離騷〉篇的「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衡與芳芷」前後文是:「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衡與芳芷。冀枝葉之峻茂兮,願竢時乎吾將刈。」意思是:我已經栽培了九畹的佩蘭哪!又種植了一百畝的蕙草。分壟培植了留夷和揭車啊!其間還摻雜的種了一些杜若與幽香的白芷。希望它們都長得枝繁葉茂哇!能夠等待到我收割的時候。「芳芷」如前文「辟芷」,「芳、辟」都是用以形容「芷」之「幽香」,《說文解字》「芳:香艸也。」段玉裁注:「香艸當作艸香」;所以「芳芷」就是「幽香的白芷」,讀作「ㄈㄤㄓˇfāng zhǐ」。

    〈離騷〉篇的「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其下文是:「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意思是:佩蘭和白芷都失掉了芬芳啊!荃草和蕙草也變成茅莠。從前的這些都是香草的!現在為什麼全都變成了臭草艾蒿呢?「蘭芷」是佩蘭和白芷,構詞法是二物並舉的並列式,讀作「ㄌㄢˊㄓˇlán zhǐ」。

    屈原根據楚國民間祭神的樂歌,創制了另一組「祭神用詩歌集」,仍沿用原來祭神樂歌的總名叫做《九歌》;流傳到漢代,劉向校錄群書把它也收入《楚辭》裡。「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衡」是《楚辭•九歌•湘夫人》裡的兩句,其前後文是:「築室兮水中,葺之兮荷蓋。蓀壁兮紫壇,播芳椒兮成堂。桂棟兮蘭橑,辛夷楣兮葯房。罔薜荔兮為帷,擗蕙櫋兮既張。白玉兮為鎮,疏石蘭兮為芳。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衡。合百草兮實庭,建芳馨兮廡門。」這一大段都在描寫祭祀湘夫人的祭壇布置:因為湘夫人是水神,所以祭壇建在河流旁邊;詩中說:豪華的宮室已經築在水中央了,有圓圓的荷葉蓋在屋頂上。牆上裝飾著香蓀,室壇鋪滿了紫貝呀!花椒的香氣充滿著廳堂。以桂木做正樑,以木蘭為屋椽哪!以辛夷做楣樑,以白芷葉裝飾了房屋。帷帳是用薜荔編織而成的,帳頂上還撒放了剖開的蕙草。坐席上以白玉為鎮,再擺放著石蘭,使得滿室芬芳。你看這用荷葉蓋的屋頂,用白芷裝飾的房子,滿庭滿院都飄送纏繞著杜衡的芳香;庭院裡佈滿了百草,門旁走廊上擺滿香花。

 這一段裡說到兩次白芷,第一次作「葯房」,第二次作「芷葺」,「芷葺」直接用「芷」字很容易看出來,「葯房」用異名必須解釋。《楚辭章句》王逸注:「葯,白芷也。房,室也。」不過《說文解字》裡沒有「葯」字,直到《龍龕手鑑》(遼僧人行均編纂。成書於971A.D.)才收錄作:「葯:於角、於略二反(今讀可作ㄩㄝyue、〡ㄠyao的四種聲調),白芷葉也」。因此我們把「葯房」譯作「以白芷葉裝飾的房屋」。再者,欽定四庫全書版《楚辭章句》裡「葯房」作「藥房」欠妥(詳見篇首的「四庫全書版《楚辭章句》」書影中◎處);因為「葯」是白芷葉的異名;「藥」見錄於《說文解字》是「治病艸」,即一般可治病的草木;「葯、藥」是不同的兩個字,不能說《說文解字》沒有「葯」字,就改屈原寫的「葯房」作「藥房」;「四庫全書」為什麼把「葯房」寫作「藥房」我們不知道,但是改「葯房」作「藥房」就是不對的。現在因為「葯」是「藥」的簡化字,所以我們可以把「藥房」寫作「葯房」,那是現代的寫法;古時候「葯、藥」不同,不可以把古時候的「葯房」逆推作「藥房」。這裡的「葯房」是「以白芷葉裝飾的房屋」,讀作「〡ㄠˋㄈㄤˊyàofáng」。「芷葺」的「葺」在這段出現兩次,第一次是「葺之兮荷蓋」,是本義「以草(荷葉)覆蓋房頂」;第二次就是「芷葺兮荷屋」,「芷葺」是「以芷葺之」的倒裝省略,「葺」字從「以草覆蓋房頂」引申作「覆蓋房頂」的通稱,再從「覆蓋房頂」引申作「裝飾房屋」,前面有「葯房」,「葯」是「白芷葉」,草葉不能用來蓋房屋,而房頂有「荷」,所以白芷葉只是用作裝飾佈置、增添香味的材料。有人種白芷了嗎?採葉曬乾做香苞,可能會有止癢、美白、延年益壽的神效,明年端午節說不定要暢銷的喔!我們把「芷葺」譯作「以白芷葉裝飾了房屋」,讀作「ㄓˇㄑ〡ˋzhǐqì

」。 

   《楚辭•招魂‧亂曰》的「獻歲發春兮汩吾南征,菉蘋齊葉兮白芷生」是開頭兩句。意思是:新的一年開始了,春天到來了,我匆匆忙忙向南出行。綠蘋長齊了片片新葉,白芷也再度萌生吐著芬芳的氣息。「汩」本義是「治水」,治水救災之事緊急匆促,所以引申有匆忙之義,讀作「ㄩˋyù」。我不知道「白芷」之「白」是「白花」的「白」,還是李時珍(1518-1593 A.D.)在《本草綱目》說的:「根長尺餘,粗細不等,白色。」無論花、根都是白色,難怪自古就有「白芷」之名,讀作「ㄅㄞˊㄓˇbáizhǐ」。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語言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芷」字的音義(三)
下一則: 「芷」字的音義(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