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烏托邦中國
2012/12/13 17:07
瀏覽458
迴響2
推薦25
引用0

耳提面命「台灣地位未定」,出生於1949年的極右派美國人譚慎格(John J. Tkacik Jr.)。《自由時報》資料照片

 

    當今的「中華民國」體制是建立在拜美仇共的條件下;一旦遠美容共,那會是如何的光景?那將是藍綠當道偏安獨佔的小朝廷身敗名裂之日。因此眼下,島內當道絕不會揚棄這作為“立國條件”的意識形態堅持。所以未來,短期內的未來,台灣只能同日本一般,是個“不正常國家”,位格還不如許多台灣人所瞧不起的北韓。至於台灣上下親不親日,答案是不證自明的。而反不反中呢?「中華民國」之對於中國,是客體還是主體?是異化的對立物還是同化的相容物?「求同存異」,是應酬話還是心裡話?或者,只是同床異夢的謊話?自己不承認的謊話?比台獨更虛無的謊話?

 

    《聯合報‧黑白集》有篇〈蔡英文的中國語〉這樣說:「其實,台獨只能在『中華民國』的體內寄生,有朝一日『中華民國』沒有了,台獨即失去寄主,深綠極獨也就再無可能選『台灣人的總統』了。」藍綠當道在「中華民國」體制內「求同存異」;異的是選舉版塊,同的是拜美仇共。作為台獨「寄主」,「中華民國」也同樣寄生於當代中國體內;既對立又共生,一物寄生一物,頗能說明《聯合報》以“兩國論”為本質的「大屋頂中國」理論。彼等搞出彆扭的「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相互承認」,其實包藏的只是島內當道的權力焦慮和戰術布局,既無關民生利益,也無關民族課題。

 

    本文感興趣的是除了政客以外,某些叨念著「中國」的人,他們到底懷有多少中國成分?在「心底的中國」飄然神馳,其實是對現實中國表達疏離逃避的一種方式。這幫人或追懷過去的中國,或寄望未來的中國,但就是噤口眼前的中國──這是上世紀中葉以來,內戰疊加冷戰創傷症候群的表徵。他們在情感上不願憋屈為台獨,言行上又受到“反共理性”的制約,於是他們在「中華民國」體制內吶喊著非現實的中國,那種口號裡的中國不但相對安全,又可滿足他們精神上的中國失落與受挫。情境上看來,他們越是乾嚎般地緬懷「中國」,越像是他們抽離當代中國後的替代性補償;從而在客觀上,他們其實與抽離中國成分的台獨幫眾殊途同歸,異夢同床。他們通常見機行事地以「中國人」自許;他們也談談長江黃河、談談祖國山川、或者五千年中華文化什麼的;他們偶爾也罵罵馬英九和國民黨,以均衡一下他們痛罵民進黨的慣性,從而取得發言安全與立場免責。這幫「中國人」的共性是:他們表面反台獨,卻從不置疑台獨的寄主──「中華民國」體制本身,自然也不會去反對這款體制的宗主國──美帝;另一方面,他們表面反台獨,卻對反分裂國家的中流砥柱「中華人民共和國」置若罔聞,甚或與台獨幫眾形同反共戰略結盟。於是,他們反台獨卻又支持台獨寄主;而他們支持台獨寄主與宗主的同時,卻又反對台獨寄主的寄主──「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出自雙戰創傷症候群的思考方式,是近當代中國人反帝主旋律下的走音過程,無論患者自覺或不自覺。

 

    台灣人認同障礙的起因,既有美日帝國主義的侵門踏戶,再有半封建的反共法西斯流亡政權的極右統治,以及後者在前者幫造之下所衍生出來的反共分離主義政權的文教改造。二戰之後的世界主畫面,就是美帝在全球戰前殖民和被殖民國家佈局反共地盤,以建構戰後資本主義世界新秩序,從而樹立其殖民主義最後宗主國的歷史。因此,亞太地區的美日台從屬秩序是依賴「反共」意識形態而建構起來;無論誰當「台灣人的總統」,都必須貫徹這種「中華民國」體制的秩序命令,不許違逆。《聯合報》的“大屋頂中國論”瞎說什麼透過「中華民國」認同,才有可能進一步到「中國」認同與「中國人」認同,根本扯淡!在「中華民國」體制下六十餘年後,國軍不是中國軍,國人不是中國人,總統也只是台灣人的總統,馬英九任上從來不再高唱〈古月照今塵〉。根據今年政大選研中心與《聯合報》公佈的民調數據,島內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民眾剩下3.1%;認同自己是非中國化台灣人的民眾則佔53.7%;主張獨立和現狀者79%,主張兩岸統一者15%。如此這般,憑什麼叫人在這款體制下進一步認同「中國」與「中國人」?那幫乾嚎中國文化的中國人」,能對這款拜美親日仇共反中的「中華民國」體制起到什麼作用呢?林金源教授上個月投書說:「內戰敗退台灣的國民黨,人窮志短,北疆跟著南移。有碑石為證,它就是國軍勒石為記的馬祖東引。但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我們固有疆域明明涵蓋比東引更北、更遼闊的神州大地。…鵝鸞鼻這個『國之南疆』,背後隱藏著列強對中國鯨吞蠶食的前奏與縮影。斯時也,沒有台獨,沒有藍綠,所有台灣人的祖先都是中國子民。…台灣以及鵝鑾鼻確實是日本帝國的南疆,日本人把台灣當作經略南洋的跳板。我們要附和日本嗎?說到頭,還是國家認同混亂。『中華民國』究竟在哪?不處理此問題,台灣就很難成為正常、進步的社會。」善哉問!眼下時移勢易、新陳代謝的世局裡,『中華民國』究竟在哪」?則《聯合報‧黑白集》與其獨問「龍應台是不是台灣人」,不如先解決「中華民國人」是什麼人來得釜底抽薪吧?

 

    識時務的謝長廷主張以《中華民國憲法》回應兩岸問題」,他說:「如果現在讓一步,本土派、獨派與中華民國派做結合,台灣也可以比較穩定。」換言之,「中華民國」是島內各色人馬的百搭款服飾,也是應付兩岸問題的政治水晶球。然而美帝前駐台外交官John J. Tkacik Jr.說話了:「由於台灣有一部《中華民國憲法》,使台灣至今未能宣示是個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也讓巴勒斯坦的例子難以適用在台灣身上」。看來「中華民國」體制,大有可能成為眾矢之的的尷尬局面。大家總以為它好用,它卻總不能滿足大家的胃口。「中華民國」就像三十年來美帝搞的「六項保證」,既不承認共和國政府的對台主權,也不承認台灣是個主權國家,曖昧未名,以漁利其間。美帝承不承認一個國家主權或主權國家,從來不是因為後者的正當性或後者的民族利益,一如它日前承認「敘利亞反對聯盟」那樣。欲擺脫美帝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下作命運,唯有面對內戰歷史,超克內戰束縛,重建國族認同。《中時社論》說:「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兩岸短期間政治體制的不同、政治符號的差異,其實不應成為長期分裂兩岸國家與民族認同的障礙。」這種健康認知,既可以治療島內的政治大頭症,也可以治療島內的文化虛無病。分裂認知「文化中國」與「政治中國」的“兩國論”患者,其實是中國人民反帝自救運動史的迷航者;不論其自覺與否,客觀上他們只是分離主義的一個外圍縱隊而已。

 

    自認中國文化的一員,就該認識到,中國文化與美帝主義判若雲泥的本質性不同。儘管“道不同,不妨為謀”的戰術運動可行;但畢竟「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才是戰略目的。看過中時「華府看天下」專欄的幾篇文章,首先覺得其名不正,再看其言不順,便知其敗事有餘了。要說親美反共的烏托邦中國人,傅建中是個典型。此公自居反台獨的中國人,可他卻不反台獨寄主的宗主──美帝;而且,他的反共到位、親美到家,是個新聞界的郝柏村。Jay Taylor美化蔣介石;馬英九當選島內總統;George W. Bush喜揭白宮畫像,傅公無不振奮躍然紙上。而Eric Hobsbawm獲正面諡評;英若誠不悔當共諜;Frank Dikotter寫《Mao's Great Famine (毛的大饑荒)》等,傅公也無不憤然形諸筆下。他說:「從海外華人認同的紛然雜陳來看,一個統一的中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恐怕一百年內也難以實現;除非北京也像康熙皇帝一樣,訴諸武力。老一輩的華人中國情結太深,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一個統一的中國,這個夢到頭來恐怕像陸放翁一樣:『死後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真正的希望是在美國生長的華裔,他們的根不管是台灣還是大陸,兩代以後將遠離父兄或祖輩的政治恩怨;他們的認同,無論是文化還是政治,乃至情感,都將是美國。困擾他們祖先的認同問題,將隨時間而消失。」既然是從華府看天下」,傅公的觀點可以理解。問題只在於,中國人的未來為什麼還要聽命「華府」的頤指氣使,又不是R.O.C.?像傅公那樣自囚於殺朱拔毛、仇共恨匪的思維束縛中,既不便交代R.O.C.何以在中國歷史舞台全面潰敗的事實,更無法解釋中共治下的中國何以能在一窮二白的條件下崛起於世。卻只能在翻不過歷史舊頁的腦袋裡苦苦堅持反共內戰,苦苦力挺內戰失敗又偏安一隅的R.O.C.小朝廷,從而異化成一個認同美國──台獨宗主,卻仍狺狺反台獨的中國人客體,而終歸於虛無。

 

    烏托邦中國無濟於中國之事,一如烏托邦台獨之無濟於台灣未來。直面當代中國,承擔內戰錯誤,超克附庸體制,解放反共符號,是在台中國人跨越認同困擾,重建正常國格與健康人格的大道。中國文化指導著中國人和諧共生的未來方向,美國NIC〈全球趨勢報告〉的是他們自己固有的爭霸角度,那不必是中國人按圖索驥的必由之徑,這是歷史給中國人的教育。

                                

                                                                                 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居住中國農村超過一甲子,刻苦素樸,堅定崇毛的極左派美國人寒春(Joan Hinton)與其夫婿陽早Erwin Engst)。《中國時報》資料照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人日
2012/12/20 19:43
不棄守的戰線

哈哈哈~拍案叫絕!

這電腦前參禪,果然偶爾也能任督二脈通透。

有時我只因了書卷多情似故人;

你則是,皆與斯人慷慨同。

 

儘管「歷史是一條她自己會走的路」;

我仍企盼你那份存證信函立馬生效;吾人再回頭找稼軒、莊周博弈......

哈哈哈笑

是。范文正說用一家哭換得一路笑,值。但願爾後這條歷史的路,人人如您那般暢懷笑去!

慷慨鬥爭的同時,要給對手以幽默的失敗,那是他們最後的尊嚴。

南歌2012/12/22 10:33回覆
1樓. 人日
2012/12/18 21:15
習得的無助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

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此情堪寄「摸魚兒」

然而此地比辛棄疾境遇凶險,對於大多數精神癱瘓與左半身殘廢的人來說

烏托邦,恰恰只剩蒐集地圖上名山大川的功能

 

或,你得端點耐心,以有涯追無涯,等她施施然而來的一天

 

 

 

多謝指點!字裡行間蘊含無涯意義,受益領教。

莊周拄杖對著辛棄疾說:「人事興替就像潮起潮落那樣,循環無盡;你那些急急火火的牢騷,怕是燒滅了肝腸也驚動不了小朝廷的命運啊!」辛棄疾說:「是這樣沒錯,莊公。我其實是寄點存證信函給歷史,和我的時代;因為那小朝廷確實快沒了,我得注意時效。」

南歌2012/12/20 16: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