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摘花不插發
2013/07/22 10:31
瀏覽73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兒時吟誦的詩篇,有多少都已塵封在記憶的風煙中,但近來有一句詩,卻在腦海中盤桓,揮之不去。

還是習字時從字帖上讀來,杜甫的《佳人》中,一句“摘花不插發,采柏動盈掬。”其時讀之覺得“摘花不插發”這五個字最是精妙動人。依稀一位素衣布衫的佳人,靜守一寒如此的草廬,擷來幽谷中自開自落的野芳,卻不忍簪上烏黑如雲的發鬢。每讀之,不由心生憐意,一種兒女柔腸,惜花及人的情愫,該揉進多少對一瞬芳菲、一世風華的眷戀。悠悠經年,文脈流轉,是文人墨客的悲憫情懷,還是歎惋有史以來必老的青春、那香消玉殞的結局?

能遇上一位惜花的佳人,當也是花之幸福了吧。

短短五個字,夾雜著淡淡哀婉與百轉愁情驀然擊中你不曾設防的最柔軟的心靈深處。看過哀感頑豔、纏綿悱惻的詩篇,卻覺得杜甫這句“摘花不插發”才真真寫出白雲蒼狗、塵海變幻後透過炎涼悟得的一份禪意。

童稚時光,那時還是天真無邪。總愛採摘草叢中盛開的野花,儘管旋即枯萎,卻依然意興難盡。

也曾為花夭折的命運感傷。

初中時許是追求春日的浪漫,同班女生采來丁香供養於瓶中,卻最終挽不住它凋殘的芳顏。看它無力的低垂著曾是笑望碧空的臉龐,我心中如被針刺,是為它未及歷盡春光的遺憾謝世,還是為它身後難歸淨土的悲涼?

丁香無語,逐流飄蕩不知東西的命途,滾滾紅塵中,若能穿越歲月風沙而魂歸香丘,又何嘗不是花之大幸?以一种遊戏的方式,涂鸦 Assuming that it is sweet 平生不會相思 Ben Smith signs long-term NZ deal Hammett won’t rule out return for Nonu McCullum stars in Glamorgan win 黃昏獨語 Lonely fleeting thought Rain like worried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jade的花花草草
上一則: 偶視一隅
下一則: 用來懷念的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