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奶奶的小腳
2011/03/04 12:03
瀏覽54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人生走到了中年,才發現自己越發喜歡回憶往事,幾十年積蓄在腦海中的過往片段,在證明青春已逝的今天又轟轟烈烈洶湧而來。儘管和奶奶一起生活的大部分片段已經淡化和模糊了,但記憶中奶奶的小腳和她那雙桐油鞋在腦海中依然清晰難忘。

奶奶的桐油鞋掀開了記憶的帷幕,奶奶的形像也像東海的太陽一樣在腦海中冉冉升起,記憶中的奶奶皮膚很白很白,白得像陽光下盛開的百合花一樣粉嫩;奶奶的額頭圓圓的,鼓鼓的,亮亮的,雖然身份到了奶奶這個級別,可皺紋並不多見;奶奶的眼睛又大又凹,深深的眼窩有點發黑,有人在背地裡偷偷叫奶奶“凹眼睛”;奶奶的鼻樑挺拔筆直,還略帶鷹鉤,爸爸就遺傳了奶奶的鼻子;奶奶的個子高高的,身體不胖也不瘦,我遺傳了奶奶的身高。常聽鄰居老人說,奶奶年輕的時候是村里有名的大美人,美麗讓奶奶高高在上,無論在家還是在村里,奶奶的高傲讓人仰視,奶奶的好強也讓人折服。奶奶有一雙尖尖的小腳,形狀就像我們現在吃的粽子一樣精緻可愛。大人們稱奶奶的腳是“三寸金蓮”,奶奶年輕時很為自己擁有這樣一雙腳而自豪。

奶奶說,在她出嫁的那個年代,民間非常盛行裹小腳,家家戶戶的女孩子,無論你願不願意都得裹腳,小腳是女子的資本,是女子擇婿的重要籌碼,待嫁的女子腳越小越吃香。奶奶還說,爺爺的媒人去奶奶家提親的時候,奶奶的媽媽讓奶奶坐在太師椅上,雙手十指交叉相扣著,輕輕擺放在兩腿上,一雙小腳合攏並齊,然後款款露在裙外,以此來向媒人展示自己的美麗小腳。奶奶的小腳讓媒人讚嘆不已,讚歎聲足以讓奶奶對裹腳的痛苦忽略不計。

奶奶的娘家家境不錯,奶奶雖然算不上大家閨秀,但絕對屬於小家碧玉型的。奶奶常常提及娘家,也喜歡回娘家,奶奶回娘家時總是坐上獨輪車,老家人把這種車叫“虹車”。因為這種車廂被像彩虹一樣的兩道木樑隔開,然後變成了左右兩個廂子,每個廂子可以各坐一個人,這種車子現在已經見不到了。

奶奶為自己的小腳做了很多小鞋,這些鞋有一色的,也有繡花的,有棉的,也有單的,還有一雙是用桐樹油漆過的。奶奶稱那雙被桐油漆過的鞋為“桐油鞋”。 “桐油鞋”製作的過程和普通鞋差不多,鞋面和棉鞋一樣是由兩片鞋幫合攏的,但裡面沒有鑲嵌棉花,顏色是白色的,上過桐油後就變成了淡黃色的。奶奶把她的小鞋裝都在娘家陪嫁的大木箱裡,奶奶一共有兩個大木箱,這兩個箱子並在一起就像一張大木床,我喜歡躺在箱子蓋上玩耍,也喜歡躺在上面聽奶奶講故事,常常在故事中做著童年的美夢。

奶奶的箱子裡沒有裝多少東西,裡面的空間很大。因此,有時候我會鑽進箱子裡藏貓貓,從箱子裡出來時會把奶奶的鞋子也翻騰出來,尤其喜歡翻騰奶奶的桐油鞋。

桐油鞋是奶奶的雨鞋,夏季的江南不是陰雨綿綿就是暴雨滂沱,奶奶出門的時候總是穿上那雙桐油鞋,桐油鞋表面硬邦邦的,鞋底上釘滿了鐵帽釘,凡是奶奶走過之處,腳下總會發出嘎達嘎達的聲音,這聲音和滴滴嗒嗒的落雨聲匯成一片,形成了雨中最動聽的交響曲。

奶奶平時走路一扭一扭的,就像現在的競走運動員一樣腳跟著地,因為裹過的腳又小又尖,十個腳趾除了兩個大拇趾是伸直的外,其餘的八個腳趾都是窩在腳下的。奶奶的腳前掌很短,短得和腳後跟窩到一起了,也看不出哪是腳掌哪是腳心,腳心萎縮成一條深深的橫線。奶奶的腳背鼓得高高的,像一個圓饃饃扣在腳背上一樣,在奶奶洗腳的時候,我總喜歡用小手去抹奶奶的圓腳背,腳背的皮膚光光的,綿綿的,摸著很舒服。

我沒有見過奶奶穿襪子,奶奶的尖尖腳總是用長長的白布一層一層的纏著,纏得緊緊的,然後再穿進鞋子裡,奶奶說這樣走路腳才不疼。

在奶奶的眾多鞋中,我最鍾愛奶奶的那雙桐油鞋,下雨的時候,桐油鞋是奶奶的雨鞋,天晴的時候,桐油鞋是我的玩具。奶奶的每一雙鞋我都穿過,就奶奶的桐油鞋我穿得最多,我喜歡穿著桐油鞋走來走去,也喜歡穿著鞋蹦蹦跳跳,更喜歡穿著桐油鞋走在青石板鋪成的院落裡,邊走邊聽鞋釘叩在石板上發出的嘎達聲,還喜歡穿著桐油鞋走進小巷深處,讓自己小小的身姿在大人眼前扭來晃去,在小朋友面前顯擺一番。

每當我脫下硬邦邦的桐油鞋撲進奶奶懷裡,奶奶總是要仔細看看我的小腳,檢查一下皮膚是否被磨破,而後用手輕輕的揉搓著,慢慢的撫摸著,嘴臉還不停的說,還是我的三兒有福氣,趕上了好世道,要是在奶奶出生的年代,像你這個年齡就開始裹腳了,奶奶是生不逢時,大家都那樣,沒有辦法,奶奶說完自個搖搖頭。現在想想奶奶的表情是無奈的,奶奶的心裡一定更無奈吧。

奶奶是個要強的人,奶奶從不講述自己裹腳的痛苦經歷,倒是常常給我們講一些別人裹腳的故事。奶奶說,有一個女孩因為生母去世耽誤了裹腳的時間,眼看腳一天天變大了,開始努力裹腳,到了出嫁的前夕,刁鑽的婆婆托媒人捎來一雙鞋,還撂下一句話,讓女孩必須穿著這雙鞋子過門。那雙鞋子又小又尖,女孩怎麼也穿不進去,後母平素就不喜歡這個女孩,寄希望她早早嫁人,現在婆家提出這樣的要求,擔心因此悔婚,影響她拔去眼中釘的計劃。

於是,後母每天用力把女孩的腳背和腳趾往腳掌下撇,撇得能聽到骨頭的斷裂聲,女孩疼得哭天喊地,後母也不手下留情。女孩實在是受不了這種鈍刀子割肉的感覺,想一想長痛不如短痛,趁家人不注意的時候,自己從閣樓上縱身跳下,希望用這樣的方法把骨頭一下折斷到達小鞋的目標,結果是女孩的雙腿都摔斷了。奶奶的故事聽得我心驚肉跳,也很為故事中的女孩擔心,便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追問後來的事情,奶奶說後來她就殘廢了。

多少年過去了,奶奶的小腳常常在我眼前晃動,桐油鞋的嗒嗒聲在耳邊縈繞,跳樓女孩的故事也在心裡回放。想想自己很幸運,晚出生了幾十年,躲過了一場摧殘女性身體與心靈的劫難。

每當想起奶奶的小腳和桐油鞋,就想起中學學過的《病梅館記》,記得作者在文中把人工造型的梅稱為“病梅”,“病梅”產生的原因是因為有喜好“病梅”者,為了迎合愛“病梅”的病態心理,而這種病態心理又是一種病態時尚,一種病態潮流,人們開始扼殺植物的自然生長習性,不惜用繩索將梅枝按照人的意願肆意扭曲,肆意捆綁,直到把鐵骨錚錚的健康梅變成卑躬屈膝的病態梅為止防蚊網

如果說病梅是人對植物的摧殘,那麼裹腳就是人類對女性的摧殘。裹腳具體從哪個年代開始有點記不清了,好像在哪本書裡記載是起源與宋朝,不管是那個年代,有這段醜陋的歷史是不爭的事實,是歲月長河中的一股污流濁水,是歷史行程中的一段變態史,是中國古代廣大女性的屈辱史和血淚史。

在男尊女卑的社會裡,男人並沒有把女人當成他身上的一根肋骨去痛愛,去尊重。而是把女人當成自己的附屬品,把女人當成玩物,無聊時把玩女人的小腳取樂。久而久之,裹小腳成為一種時尚,一種約定成俗的風俗,甚至是一種不可抗拒的封建制度。連深受其害的女性也從屈從到默認,從默認到幫兇結婚花車

漢武帝喜歡趙飛燕的身輕如燕,結果天下的女人都餓得枯瘦如柴,唐明皇喜歡楊玉環的體態豐腴,結果天下的窈窕女子都變成了肥婆。小腳好像也是哪一個昏君的癖好的產物。

歲月如梭,時間過得真快,屈指算算最後一次見到奶奶距今有41年了,而奶奶離開人世也有32年之久。我對奶奶的印象就像風中的浮雲一樣,一片片、一朵朵的在腦海裡飄拂不定、聚散無常。我非常愛奶奶,奶奶也最愛我,這些年對於奶奶的想念,雖然算不上是刻骨銘心,卻也可以說是念念不忘Business centre

想想奶奶的小腳,心裡感覺疼痛,如果奶奶能活到現在的話,我一定不再讓奶奶變形的腳再著地了,要讓奶奶天天坐我的車出門,讓奶奶享受一下現代人的現代生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收藏
自訂分類:生活智慧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