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在埃及之二
2011/02/20 03:38
瀏覽1,606
迴響2
推薦17
引用0

由尼羅河岸岸往解放廣場走去,沿路都是坦克和軍人,一些軍人索性搬出椅子坐在路邊休息聊天,艷陽天的中午,但解放廣場上仍然人山人海,

大多數的人歡欣鼓舞,但並非所有的埃及人都是快樂的,一位叫哈依德的年輕人滿臉憂懼地說。那些人在抗議什麼?就在我們身邊幾百名群眾正圍著圈子大聲叫喊,「他們要求為自己加薪。」哈依德不屑地表示。

「到目前為止,示威抗議的人都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好處,」他住在開羅,在大學學過日語,職業是觀光導遊,「我反對上街頭抗議,幾個星期來,因示威事件,觀光客不再上門,我一毛錢也賺不到了。」

但這是歷史的一刻,埃及人已自由了,可以用民主的方式選出自己的領袖,這不是很好嗎?「你們國家的媒體不都說埃及目前不安全,不適合前往旅遊嗎?」

我正在為廣場上的人拍照時,一位警察走向我,並說,「不淮拍照,」我反問他為什麼?他說不出理由,也有可能找不到一個可以用的英文字。他轉身離開,一位埃及人則對我說,very good。

在廣場四週走動,才發現,二家肯德基和必勝客全被抗議者以石頭砸爛了,偌大的廣場一家像樣的店面都沒有,許多店面裡的收銀機幾乎都是老古董,店面也十分破舊。

尼羅河上的遊艇全停擺了,倒是幾艘老舊的小船在河上渡河而上。

廣場上一位戴頭巾的埃及女孩過來和我搭訕,她說她為身為埃及人感到驕傲,整個開羅已被清掃得很乾淨,另一位女孩希望與我合照,讓我頓時覺得自己似乎在一場嘉年華會或派對裡,遠處己有警和民眾吵架,救護車聲響不時響起。

戈寧仍然在推特網上留言,他問大家更多失聯者的名單,希望能要求警方放人,他也說了,軍方已同意了一份一千億埃幣的重建基金,並會賠償此次抗議的受難者,他也留言給獨裁者,你們該嚇都嚇死了吧。

在解放廣場上找不到餐館,旅館的菜單上只有三道菜,從早餐起,我一直都是唯一的用餐客人。

門房今天告訴我,昨晚整晚他都逗留在廣場上,「和朋友及路人聊天,聊埃及的未來,」今晚下班他還會再去,埃及的此刻和未來,他不能不參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越過邊境專欄
上一則: 德國女性從政文化厥起?
下一則: 人在埃及
迴響(2) :
2樓. Sophie Seeing 施云
2011/02/24 01:54
為什麼
為什麼警方不是和人民站在同一陣線?
1樓.
2011/02/21 01:43
要自由?要經濟?
那位觀光導遊如果不是觀光導遊的話,那他還會反對上街抗議嗎?
在埃及,觀光導遊的收入是屬於中上的,如果他只是一般的薪資收入,那他不會上街抗議嗎?在埃及這裡很多的基層公務人員薪資一個月約莫一佰元美金,如果只是一般的工人,薪資更少,試問他們不該抗議嗎?

我期望埃及在推翻了之前政權之後,人民的水準也能夠向上,前幾天去了一趟亞力山卓港,在街上看到了一些年輕人在打掃街道,有的有穿某公益圑體的背心,有些則沒有,他們自願的打掃,重新粉刷地面的油漆,刷著紅白黑,埃及的國旗顏色。

建議那位觀光導遊,如果沒事做的話,學學其他的年輕人,好好的整理市容吧!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