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4/06/18 01:10
瀏覽1,146
迴響11
推薦64
引用0
Photo: 雲,巨大的雲:
瑞典現代女詩人伊莉莎白赫莫森(Elisabet Hermodsson 1927 -)作 - 鐘聲譯

雲,祢巨大的雲
請別在今夏拒絕我

再一次
給我今夏

但一陣蘋果風
吹過窗戶裂縫

一滴雨落在窗台上
秋雲的一只翅膀展開
在我的花園上

啊,容我以女身住在這海島的
潔淨肺部再一次呼吸
一個季節

http://blog.udn.com/hwangyingtsih/14094526 

羽毛,海風與失焦的雲,
對不出一句話。


帶著風聲,投擲到那些生命的傾聽。







帶出蘋果香息。

「然後呢?」
「然後,有一瓶礦泉水,一張紙巾。」
「然後呢?」
「然後我開始吃堅果和葡萄蜜瓜。」
「然後,爬上梯子,在洞口開始工作。」









Photo
花是一朵雲衣
哪朵不是呢

不可說之說?
蓮說:可我,一句都沒說。






游離出這一切,我不得而知。




裔。
疆界,軀體與時間,
卻在一座座高原間貫穿,相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不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1) :
11樓. 學平
2014/06/24 09:16

穿過洞口的風 聽到生命的全部   喔 ! 非來風  是帶風...(註:想這麼改說.)

we all connected, in someway, somehow.
以背脊的崇高
以一顆小小的勇敢的心

Christina Koo's photo. christina koo2014/06/25 03:01回覆
10樓. 學平
2014/06/24 08:54
這邊的洞口聽到那邊的洞口有甚? 時而游離  時而進入  疆界  軀體  時間!?
建構。即興當下,書寫未知。



christina koo2014/06/24 09:06回覆
9樓. 學平
2014/06/22 17:50
從秋天觀察到夏天  看那光輝的名字  還在爬...
類比。帶著風聲, 投擲到那些生命的傾聽。 christina koo2014/06/23 08:08回覆
8樓. 學平
2014/06/21 14:09
誰在爬!? 自夜裏爬起 向誰要月去? 說是詩的後裔..
「如果借助一個名字的光輝,」
或許可以觀察他的橫剖面。

Photo: 如此蕃茄 christina koo2014/06/21 14:25回覆
7樓. 學平
2014/06/20 10:37
裔那邊的月跟我這邊一樣  原來  我的印象還停留在幾天前的彎彎...
那個時候,五月五。 五月的現在。 ^^ christina koo2014/06/20 11:23回覆
6樓. 學平
2014/06/20 01:40
不管了  我還是要找我的月亮  它現在是彎彎的 在裔的那邊嗎?

半窗醒睡半月亮

christina koo2014/06/20 02:19回覆
christina koo2014/06/20 02:55回覆
5樓. christina koo
2014/06/19 04:03
Photo

「誠然,人們可以硬說只有一種時間,道理極其簡單,只要看看掛鐘便一目瞭然,您以為過了一晝夜實際上只過了一刻鐘。但是,當您看清了時刻,您已經完全是一個清醒的人,沉浸在清醒人的時間海洋裡,脫離了另一種時間,也許脫離的不僅僅是另外一種時間,而是另外一種生活。」-- by P. christina koo2014/06/19 07:49回覆
4樓. christina koo
2014/06/19 01:05
一片松林,一處叫做雪溪的,方圓。

雪風聽去。幽階殘寒,軟霧晴煙。 雪風聽去。幽階殘寒,軟霧晴煙。
3樓. christina koo
2014/06/19 00:05
「整整一天,呆在這個鄉村味有點過濃的住宅裡,住宅的外表象散步中休息或避雨的午睡處。在這種住宅裡,每個客廳猶如花園中的涼棚,而在房間的牆布上,來找你作伴的是園中的玫瑰或樹上的小鳥,它們與世隔絕——因為牆布太舊,上面的每朵玫瑰之間都相距甚遠,要是真的就可以採摘下來,每隻小鳥則可關進籠子馴養。牆上絲毫沒有今天那些房間裡的豪華裝飾,就是在銀色的背景上,諾曼底地區的蘋果樹都以日本的風格表現出來,使你在床上度過的幾小時中幻覺聯翩——,整整一天,我在自己的房間裡度過,從房間裡可以看到花園的青蔥可愛和園門口的丁香,河邊大樹的綠葉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以及梅塞格利絲的森林。我望著這一派景色感到愉快,是因為我心裡在想:「我房間的窗口一片青翠,真美。」直到在廣闊的綠色畫面上,我看到了貢佈雷教堂的鐘樓,這鐘樓漆成深藍色,和畫面的顏色不同,只是因為它距離較遠的緣故。這不是這座鐘樓的一種形象表現,而是這座鐘樓本身,它把地點的距離和年代的間隔展示在我的眼前,並在閃閃發光的青翠之中,以一種完全不同的色調,呈現在我的正方形窗框之中,那色調非常深暗,彷彿是畫在上面一般。我要是走出房間片刻,就會在走廊的盡頭看到一個小客廳的牆布,因為走廊的走向不同,猶如一條鮮紅的帶子,牆布只是一塊平紋細布,但顏色是紅的,一道陽光射在上面,彷彿立刻會燃燒起來。」 --- P.


長尾巴的鳥兒
啼到月光光
2樓. christina koo
2014/06/18 16:31
「事實上,從我們的每一個念頭都會像從林中的岔道口一樣生出許多不同的道路,因此每當我毫無思想准備的時候我都會面臨新的回憶。」 -- P.

「事實上,從我們的每一個念頭都會像從林中的岔道口一樣生出許多不同的道路,因此每當我毫無思想准備的時候我都會面臨新的回憶。」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