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憶起
2017/08/04 00:05
瀏覽1,339
迴響1
推薦68
引用0



微微
娓娓

巍巍







沙塞子的冬天

抖落沒著的
雪,寂走廄外荒夜
緘默的,按捺點圏成詩字
聽風濡墨
冬,沙塞上掠過






(那一年一趟差旅 烏魯木齊與北郊 馬頭琴與月亮 白酒全程一路到上飛機 唉
拍的大多都當了 幸有那回眸 永在)


遠遠地
是我呼喚她
她停下回程腳步
一個回望
有風



【旅夢】

留香底醉爭長記,
走馬月闌其不多。
故里知交堪把盞,
怎生酣夢奈它何。




不悲不喜的
交集處
幽微
以對。

涼夜斜月漫踱淺灘
當蛙鳴直往
月光的緊
我在葡萄藤下
觀忘。








(半虛擬小小說) 2004
再見彩虹橋 [七。一個人的流浪]


7。一個人的流浪


到麗江的第三天。

李英一大清早,在潺潺的流水聲中起來,已感覺到陽光的真實溫度。
她逆著光,踏著的青石板路,靜謐中有一份親切的踏實感。 

週日的古城,似乎還在酣睡著。微瑟的清風,喚醒著她一份莫名的心情。 

那是昨天玉龍雪山下,云杉坪上,望著馬兒閑適於杉林旁。像似夏與冬,碧草與白雪是可同時存在的那回事。

那是昨夜木樓水巷邊的納西古樂,古曲吟唱。出了場,轉個身,發現自己卻已在風情十足的吧街上,只見那瓦邊簷上月亮掛著,不知何年。

李英決定今天再在麗江獃著。



午後陽光幾乎沒經過過濾地,打從近得很的藍天外灑下來。
學著纳西老太太晒太陽,李英恰在小河邊的一張木桌旁,悠閒地品着茶香,翻著雜誌看時,一通電話,接著一個簡訊。

電話是黃浪打來的,說也想到麗江來,會是明天。
簡訊是楊洋發的,說希望她玩的開心。
 


其實,這時李英倒是享受一個人的流浪。

看著各地來的行人穿梭而過,聽著鳥兒柳條梢頭嬉聲,窄窄的河面上亮著金黃。彷彿回到了一個讓自己心靈可以安穩的地方。李英拿出紙筆,塗上幾處眼前的景像人物,一霎夕陽與時間已向西。




話說李立,他昨夜由回瀘沽湖到麗江。

已是滿天星雨。
新月天邊微笑著。
紅燈籠沿著小街成串地掛著。

他漫無目的遊魂似的河邊遊蕩。

人來人往擦肩而過,喧嚷聲像是隔著幾道牆。李立的魂,似乎還留在瀘沽湖的清幽靜謐的水上,偶而漂來朵兒姑娘的笑容,像是夜前的月亮。

今晨,李立睡到午後一點半。
藍天白雲,陽光如舊。

他打算到河邊寫稿。





路過街口吃了一碗過橋米線,喜歡羊肉口味的,這才回了神。
水邊柳樹下的那張木頭桌子,是他上次來時一向霸著的。今天卻已被一綁著馬尾的女孩先佔著了。李立將就隔著兩張桌子的簷口位置坐下,攤開他的筆記電腦。


時間就在交錯的時空記憶間流走。

等到告一段落,水上已泛出那迷人的黃昏金色波光,空氣也冷了些。


李立起身去吧台叫了瓶啤酒,一包帶殼花生。經過那女孩的背後,見她正素描著什麼的。哈!不會是畫了我吧?顯然是。李立心想。回了桌前,闔上電腦裡的瀘沽湖,斜著一身懶意地,一口啤酒,三粒花生的數著落日的速度。

這時李英見那人斜暉中的怡然,襯景如畫,又忍不住再提筆速寫。五分鐘的功夫,呵呵!李英望著自己的塗鴉,忍不住笑出幾聲。筆下比美比卡索或是馬帝斯?


這笑聲引起李立狐疑的眼神回彈到略有心虛的李英那。
李英心想,我可侵犯到人像著作權?為了心安,她還是拿了那張速寫走過去。

「抱歉,偷畫了你。我不懂畫畫,好玩罷了。」
「很好啊!哈哈!」李立見她畫中的自己,也忍不住又大笑兩聲。

李英更是羞了,卻見李立朝她咂了個眼,說:「這張送我麼?」

「嗯,當然當然。」
「那得簽個名。」

奉命似地,李英乖乖簽上本名,加上日期,12/27/09。

「再留個電話。」「簽給誰的?」
兩人同時出口,不約又是大笑三聲。
結果,李立和李英,兩位上海來的都會浪人,對桌對飲對談到天色已深藍,更深了。






(半虛擬小小說) 2004
再見彩虹橋 [十四。發酵的夢]

14。發酵的夢


天微明。
馮玉被街市裡的喧囂聲鬧醒。
她真想捂著被,再好好回到夢裡去。
無奈夢已走。
這便披衣起了身,出了門,緩步橋上。欄杆輕倚的馮玉,見煙水如夢色。
回上海幾天了,沒見網上的李立上文章,心亂零。想:
難道是我深閨珮冷魂銷,一點幽情動早?
橋上獃上許久。
馮玉還是去了橋下,買了幾張炭爐蔥油餅,帶回去跟姑姑一起早餐。

「玉兒啊!怎了?沒睡好?魂不守舍似的!」
「嗯,好夢被吵醒。」馮玉幽著道。
 
「無聊啦?」
「對了!玉兒,那天李英來電話,說要等你紹興回來時,帶你去玩玩。」
「哦!」馮玉像是沒聽見似地。
「我看請她年初二來咱家吃個飯吧!熱鬧一下。」
「好哦!」馮玉應付似地答著。
「妳看妳,今天小年夜了,卻沒精打采的。有啥心思啊?!」
馮玉啜著碗裡的豆奶,花生口味的,接著泛起一絲出了神的微笑說:
「姑姑,我只不過是做了個好長的夢,感到了什麼著。。」
「啥來著?」
「嗯,一座橋,一棵樹,一個人,一。。」馮玉喃喃自語著,彷彿見到那眼底的清淚一滴!
馮玉訝然於迷離生命中的清晰。
心想:或許生命此時正試探著我,敲響我的窗,推開我的夢。。

在夢的影像、意像和記憶裡,馮玉,見著了一枝梅。
她的心像是被一朵朵透明的花、美得非凡,雲朵似的,清柔的圍繞著。
接著,她又讓那雲朵兒飄走,心中的事,開了花!
馮玉終於讓自己脫離自我思慮,感到讓愛自由的美好。

此時,廳堂裡的一對聯,鄭板橋的墨跡:
「秋從夏雨風中入,春在寒梅蕊上尋。」

躍於馮玉的眼下心前。









2004-10-04 18:12:35

【月光邊境】1_坐忘


  夏末初秋的草原上,沙棗花還香著。有晶亮的湖泊,湖邊遍地燦爛的野花。一群群遠處像散落玉盤上珍珠似地羊兒,好看極了。此時日已斜,有點涼意。霞月姑娘看著轉眼沉紅的太陽,霞光流連,心中一股不捨的酸楚衝了上...



2004-10-04 18:14:43

【月光邊境】2_憶起


  花繁草茂的格根塔拉草原天幕,遼闊明亮。草香陣陣,牛羊群群。清風習習,藍天白雲。 爾後的幾天,李立看草原日出月落,晚霞彩虹。看奔馬上霞月的英姿朗笑。尤其在星河橫空的夜,與霞月坐著一起看月亮。霞月給李...




2004-10-04 18:16:18

【月光邊境】3_邊境


========== 又不是春天 村子裡的樹開了花 為什麼花兒這樣紅,沙棗花兒香 像陣陣的回憶和愛情,不忍讓人離去 像動人的歌聲插上了翅膀 沿著星河奔向月亮 千尋就是你,多麼美的希望 莫非是桃源,牧馬...














一切是豐美的
虛空
沒有甚麼
是一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不文章
上一則: 最清秋
下一則: 雨絲故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christina koo
2017/08/12 02:39
語者


Now we are free!
christina koo2017/08/12 02: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