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六屆女節《不要叫我姊節》-帶著觀眾在戲劇院遶境,尋找被惡搞的女神明。
2017/06/21 09:20
瀏覽94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面對外遇的老公,妳要怎麼辦?在傳統歌仔戲的世界裡,結局肯定女人回到男人身邊,塑造大團圓、皆大歡喜的結局。

2017年第六屆「女節」開幕大戲、南投明珠女子歌劇團顛覆歌仔戲大團圓傳統的「馴夫記」,女人最終選擇了離開這個外遇男人,選擇獨立自主的路。

在基督教的世界裡,馬利亞雖然生了耶穌,但一直是個默默站在男人身後的人,沒有任何發言,毫無存在感。

但由傅裕惠與許芃編劇的閉幕大戲《馬利亞情竇初開》,馬利亞不只能處女懷胎生子,還會談戀愛,甚至交了女朋友,兩個基督徒編出來的戲,顛覆了所有基督徒的想像。

這一屆的「女節」就是這麼地百無禁忌,玩得很瘋,除了開閉幕大戲的顛覆傳統外,她們其他節目幾乎用盡了國家戲劇院一些平常不為人知的場域,例如,戲劇院後台的工作場域,從服裝製作室、洗衣間、實驗劇場後台、名人堂、會議室,甚至走出戲劇院,到戲場外的五號森林區、戶外停車場、生活廣場。

「女節」4年辦一次,這次是在很辛苦的狀況下,拖到第五年才辦。終於能辦的主要契機是首屆主辦人之一的傅裕惠跟兩廳院藝術總監李惠美有次提到:「劇場觀眾女性最多,但女性創作者的機會卻比較少。」

「沒問題啊,妳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啊。」李惠美第一個動作就是帶她去看辦公室旁邊那間都沒人在用的廁所,並問:「要不要來這裡演?」

「欸,好啊!」傻眼的傅裕惠隨口回答,並把這件事告訴本屆「女節」的主要成員,沒想到她們很有興趣,就開始在戲劇院找一些可以玩的角落。

身為「女節」的元老,看到這些七、八年級世代的小妹妹玩「女節」,看得她心驚肉跳,「她們真的玩得很過分,過分到我很緊張。」傅裕惠說:「我常常發出『天哪!這樣也可以啊?』的慘叫,但她們的回答卻是『可以啊,為什麼不行?』她們真是什麼都不怕。」

事實上,傅裕惠也曾叛逆過,那是在國藝會專案輔導明珠做《馴夫記》時,為了要採用什麼樣的結局,傅裕惠跟明珠的團長吵架,團長希望照傳統的大團圓,傅裕惠覺得:「不,不可能團圓,我們幹嘛要原諒這個男的,這男的這麼糟糕,不行,她自已要想辦法獨立自主。」

最後決定,在劇團所在地的南投演團長的大團㘣版本,在屏東演折衷的女主角認識另一個男的並嫁給他,在高雄的版本則演「隨便你,我就都不要了,我自己開業」,「結果最受歡迎的是高雄版,現在明珠演的都是高雄版。」傅裕惠說:「這證明了中南部底層婦女想獨立自主的心聲。」

自己曾叛逆過,現在看著這些小妹妹如此大逆不道地玩,她說:「年輕人要這樣玩就陪他們玩吧!」

究竟有多大逆不道?非常,連神明都被拖下水,開幕戲《馴夫記》裡有狐仙,閉幕戲《馬利亞情竇初開》裡要重新詮釋耶穌跟馬利亞、馬利亞跟雅典娜的關係,還有,要從媽祖娘娘來聊台灣移工處境,從觀世音菩薩來探問性別認同,也透過狐仙討論性勞動者面臨的境遇,甚至還有個《尋找女神》的節目。

「女神這個概念來自於某次聊天。」策展人朱倩儀說:「聊到各自心目中的女神是誰?」一開始的答案是蔡依林、張懸、安心亞等娛樂界偶像級人物,後來才有人提媽祖,最終女節就決定以女神明為題,進行人神妖三位一體的大探索。

「經過將近半年討論,我們現女神其實沒有分別。」朱倩儀說:「我們現在找到一個更高境界的概念,並用『育』、『意』、『鬧』、『顛』4個有趣狀態去呈現。」

「來看這100多個女性做出來的東西吧!」傅裕惠說:「看看這個世代創作者在想什麼?」

(圖片由兩廳院提供,周嘉慧攝影)

有關「女節」的節目及購票資訊可上網查詢(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WTF/)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