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創作社《少年金釵男孟母》-在撲朔迷離間,真情始終跨性別、跨血緣地存在著。
2017/04/13 22:29
瀏覽2,41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創作社的《少年金釵男孟母》是一齣撲朔迷離的戲,角色如此、劇情也如此。

這齣戲7個演員5男2女,但兩個女演員卻大玩翻轉性別的遊戲,徐堰鈴翻轉得最兇,她的角色是男性,所以是女扮男裝,但戲的後半段這個角色卻又要男扮女裝,扮演母親,於是她又變回女性。

另一個女演員吳維緯的角色是女性,但全場一直以女扮男裝的樣貌出現,扮演的是一個偽裝的男性。

而這兩個女演員,在戲的後半段甚至扮演夫妻,在觀眾眼裡會形成很錯亂、很有趣的一個景象,這對夫妻是兩個女演員扮演的,演的雖然是異性戀的夫妻,看起來卻像一對女同性戀組成的家庭,但在戲裡,她們卻是假夫妻,實際關係則是表姐弟,哇!要不錯亂也難。

這就很像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兩個女人演的愛情戲,凌波的角色是男性,樂蒂的角色是女扮男裝的女性,在戲裡她們談戀愛,但梁山伯愛上的是男裝的祝英台,算是一種同性戀,也很錯亂。

或許,就是這樣的錯亂,才讓這齣戲變得很好看。

毫無疑問,這是齣討論同性戀的戲,但戲裡頭的同性戀真的都是同性戀嗎?很難說。

戲的前半段背景是福建,當地盛行「南風」(男風),也就是有男性之間同性交往的風潮,也盛行在廟會選出美男,並追求這些美男,徐堰鈴飾演的尤瑞郎就是當年美男中的狀元。

但在福建,這股美男的追逐風,並不能單單用同性戀這樣一個名詞來解釋,在某一個角度來看,它也是男性在成長過程中必然會有的探索之一。

「男孩子性發展過程中,探索時比較沒有界限。」導演周慧玲說:「除了女性外,也會有跟同輩或年輕男孩子身體間的探索。」

以尤瑞郎當時的狀況來說,他14歲,當時男性大概到17歲身體就大致成熟,很多在14至17歲間對男性身體有興趣的男孩,會把興趣轉向女性身上,脫離了同性戀的階段,周慧玲說:「有些人對同性的興趣一直持續,有些人玩玩又轉到異性戀狀態,有些人則處於兩者都有。」有人一直是同性戀,有人是雙性戀,有人則只是異裝癖,當然也有人轉回為異性戀。

尤瑞郎是堅定的同性戀,而為了証明這一點,他甚至採取自宮這種激烈手段。為什麼要自宮?「因為他要宣示對許季芳感情上的效忠。」周慧玲說:「因為許季芳跟他說,男孩到了17歲就會開始想女人,一旦尤瑞郎開始想女人,他倆就沒得玩了。」要阻止自己想女人,把自己的命根子砍了是最直接的方法,能執迷不悔到這地步,也實在令人咋舌。

但到了後半段,尤瑞郎卻從同性戀變成一個極度「恐同」的人,千方百計地要阻止他撫養的兒子變成同性戀,甚至不惜效法孟母三遷,一搬再搬,讓兒子遠離同性戀的糾纏。

上半場的開放跟下半場的扭捏,上半場對同志愛戀的大方追逐,下半場對同志二字的噤聲不語,或繞圈子講話,點到為止,這種氛圍上的強烈對比,則是周慧玲刻意塑造的,她說:「要讓觀眾去想,是什麼樣的文化情境及時空情境,造成如此劇烈的轉變。」

《少年金釵男孟母》是復刻經典的一齣戲,2009年首度演出,8年後重演,周慧玲強烈地感覺到這8年來時空環境的劇烈改變,她說:「感覺現在在走回頭路。」

「8年前台灣社會對同志議題相對比現在友善、更包容,但去年因為要進入立法程序,反而造成對立尖銳化。」周慧玲說:「世界局勢也一樣,好像又回到冷戰時代的敵對狀態。」

諷刺的是,這齣戲下半場的背景周慧玲設定的就恰好是冷戰時期的台灣,8年前首演時台灣及世界還沒有什麼冷戰氣氛,現在,無論台灣或世界,都瀰漫在冷戰的氛圍中,周慧玲說:「讓人很哀傷。」

(圖片由創作社提供,唐健哲、陳又維/攝影)

《少年金釵男孟母》演出資訊

演出時間

4月14日 19:30

4月15日 19:30

4月16日 14:30

4月20日 19:30

4月21日 14:30

4月22日 14:30、19:30

4月23日 14:30

4月28日 19:30

4月29日 14:30、19:30

4月30日 14:30

演出地點:水源劇場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