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荒漠靈修 36
2006/04/21 13:19
瀏覽2,388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套著腳鐐的傷足頓時輕快起來,精神躍越,絲毫不覺自己是一夜無眠,纏繞不去為冷雨侵襲過後的疲憊與困頓也都霎時消逝無蹤。

然一身邋塌紊亂像足了個泥人似的,狼狽得像個泥坑裡掙出來癩皮狗。拷著手鐐足銬拖曳著鐵鍊的逃犯,一大早現身村集門前,生人見著會怎樣想?一定訝異是打哪兒跑出來的囚犯。可哪能顧得那許多?好不容易才掙扎脫離死亡底幽谷,解消危難。窮途末路的越獄囚徒,報警逮捕了去可不正遂所願,我可不正是要上警察局來解銬。

時候甚早,平原的天光尚未照亮大地,空曠地馬路上一個人都無有,稀稀落落的住屋門戶緊閉著。我沿馬路邊慢慢踱步,腹內空虛,衷心希望能吃到一餐火熱的食物。寒凍一夜,亟需自內至外暖活開來,有什麼比滾燙的咖啡更能撫慰腸胃及軀幹肢體,以及驅散一夜來的風寒冰凍。但此地空蕩荒疏可看不出會有任何一爿餐飲店摸樣,甚至連荒村邊上常見小雜貨舖都見不著蹤跡,只除了一處招牌傾倒的老舊加油站。我踅到加油站邊上,沒人會在加油站裡面,時間委實太早了。但是終於來到可解救我的所在,可不願繼續耽擱,一見著加油站邊有公用電話亭,馬上直接撥電話報警求救。

電話接通後,立即報警跟總機說明我的情況,總機認為此事非緊急情況,該地點地處偏遠,即使通知巡邏車過去也得一個半小時之後,叫我不如就地等候到當地警察分駐所上班後再讓當地值勤人員來辦解救我。

既然如此,我只有等了。掛了電話向週圍打量一番,苦走了一天一夜,一停歇下來,疲累漫天蓋地冉冉而來,急於找個隱蔽角落先睏一會再說,待恢復精神後再上分駐所找人設法解銬。張眼環顧,見加油站一處牆角可資利用,於是過去就地捲縮在牆沿邊,坐倒躺下,腳酸手麻,走得疲累不堪,真得好好憩息補寐一番,待會有人出現再作道理。

萎縮在加油站牆沿,不旋踵,倒頭又睏著了。等到乍然醒轉過來時,只見旁邊竟好生生地站立著一個人,那人骨碌碌地瞪住我。

迷糊半响,我隨即清醒過來,立時曉得這人是怎樣看待我。不待那人發問,先發制人地問他此地警所在何處?

「警所就在街尾轉角那頭,你找警所幹什麼? 」

他警戒地瞪住我。

「我要求警方幫我解銬。」

我舉起拷著的雙手給他看。

他仍是一臉不解之色,但並未顯出驚訝,也無懼色。只是繼續狐疑地質問我是幹什麼的?大概看著我手鐐腳銬一付潦倒萎糜困頓的模樣,料想也成不了什麼事。

我只得跟他解釋,我本是個教音樂的藝術家,出來到荒野作靈修之行,不慎在沙漠裡頭遺失鐐銬的鑰匙,所以一路奔波尋來警局,希求找到警局裡的人解銬。

聽了這樣的說明,他仿若恍然大悟般指著我猜我是誰。

「哦!哦!你就是那個跑進沙漠裡頭的恐怖份子?」

不想此地人全曉得有個恐怖份子住進沙漠的事。

「我不是恐怖份子,你們警長業已調查清楚。」

那人點頭表示了解。他隨即打開油站門,讓我進油站屋內。他跟我表示他是此加油站的主人,隨後幫我打電話連絡給該地警長分駐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荒漠靈修
上一則: 荒漠靈修 37
下一則: 荒漠靈修 35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