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荒漠靈修 34
2006/04/14 13:44
瀏覽2,418
迴響2
推薦11
引用0
雨歇住了,沒有成塊或成片的雨水連綿襲打面上及身上成,最後甚至也不再有連綿的雨滴或雨絲飄落上身,混身浸透身形開始覺得更形寒冷。我設法找到可避風寒的坡颱沿地形,整個人窩捲成團拳起身體試圖保溫,然而沒有用,完全無法怯寒,濕漉漉的身軀上除了背包全無可禦寒之物。我想著如何睏睡去,睡著應解決冷顫與苦難,可一直冷顫得直打哆嗦,根本無法入睡。就是冰冷,凍得我一籌莫展。

漫漫長夜,既寒又冰,為了不讓自己凍殭掉,我覺得該起身摸黑行路,只有運動才能暖身,但凍得動都不能動,人又疲累得動不了,要怎辦?凍得已全無法再忍受下去,實在不知如何辦?我只有轉移注意力,不那麼專注於凍得活不下去,才能忍受過去。只要拖過這一夜,要到第二天太陽出來,我才可以活轉下來,怎 麼辦呢?想不出好法子,或者以毒攻毒,我想想事情分神,可凍得只抖,上下牙齒交互顫打撞擊得像臼裡椿米似的得得底響,什麼也不能想,也無從想出來,除了冷顫什麼也不能做。怎麼辦?我著急於究要如何應對漫長冰凍之夜,不能就此凍僵下去。難以忍耐到一陣陣地抽搐似底痛,不知如何是好?唯有以毒攻毒,摒將一切,我掙開喉嚨哼唱,大聲唱歌,或許唱歌可分神,唯有如此寒凍才不會擊倒我,才不 至於一直讓冷顫抖動得像張風中的落葉,於是併出力氣開始唱歌,果然哼唱之下竟有分心之效。同時我覺著只要賣力唱下去,一沈浸進歌聲內不僅可忘掉嚴酷的冰寒又可藉著喉嚨的 勢烈活動帶出体內熱量,或可傳透到逹身體各部位。

我聲嘶力竭地乾嚎著用肺腑之力唱出海倫蕾迪的在耶穌基督超級巨星的成名曲「我不曉如何來愛你」,我用歌聲唱出自己對萬物之主的渴望與赤誠,沒有什 麼在此刻更需要表逹出我的感動與渴慕。我正如歌詞所言,實不知如何來表達我對主的愛與渴望。尤其孤單地溷落在這樣冰凉濕透的寒夜,一籌莫展,唯有感到耶穌 基督是我的救主。

一路唱下來,愈唱就愈不覺著顫抖,歌聲也愈悠揚。這是作為一個音樂人的本色,也是本能,沒有樂器,還有聲帶。唱不僅是歌頌主,是發自心底深流處的愛與獻身。唱得我淚流滿面,歌詞寫出自己的渴望與心境,我真下不知道如何向主表逹出我渴與愛以及信任。

歌詞纏綿激越,然內容或詞句尤其曲調顯然不完全像是在神主示愛,像是戀人絮語,作曲者應是將他個人對愛底感受移位套置在宗教情感上,詞句,尤其曲調尤其讓我感受著對戀人的繾綣愛戀,不由認為難道人世間的情愛就只是愛情嗎,一切的情感都是由性愛延生過來的嗎?當然不會如此,但能生動而激情忘我地表逹那類情緒卻總是繾綣的愛情,這實是人類最根源底渴慕,也即意旨人的最終起還是導向生殖與物種綿延。

由於唱歌引來激昂,備覺振奮,不再至於仍舊那麼寒不可耐,我開始覺著可以乘著雨後的夜色繼續往前行進,既然睏覺是不可能,決定還是起身向前走走動較合算。走動可以禦寒之外,也會運動身體發暖,可以藉之蒸發煖乾身上的衣褲,更且至少走到撐不住時再度躺下時也較容易睏去。

雨後天霽的夜晚,深藍而暗淡的天空份外清朗,無雲的天上銀河繁星閃爍,可惜我不會看星象,無法依之辨識方位,大雨打亂我原先堅持的方向,我只有選擇以為是對的方位行進。一面唱著披頭約翰林穠的曲子,一面踏著雨後的沙地開步向前走去。
我唱著:

── 我怎能繼續前行,若我不知自己面向何方?
我怎能繼續前行,若我不知該往哪條路上走?
我怎能繼續前行,走進未知?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荒漠靈修
上一則: 荒漠靈修 35
下一則: 荒漠靈修 33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2006/04/17 22:28
班門弄斧
哈哈,我這個音盲還是音 痴,居然不曉得藏拙,還敢在您這個高人面前胡言亂語
不能不汗顏了
1樓. Rosy
2006/04/16 00:46
~Helen Reddy是教會播放名單榜首!
  Helen Reddy的《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在我的求學生涯中,有點像是詭異的催眠曲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