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臉書書寫 575 <陳文茜 --- 《一座總統圖書館的誕生》>
2022/01/27 09:41
瀏覽1,019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這篇文章是僅見的對建造出走向現代台灣的蔣經國公允且誠摰的評與頌


《一座總統圖書館的誕生》陳文茜


這是台灣第一個總統纪念圖書館:蔣經國纪念圖書館。在國外,從羅斯福總統、杜魯門總統、尼克森圖書館⋯⋯卡特、布希總統圖書館⋯⋯這些圖書館,談的不是功過,也不是神化一位掌權者,而是把一位創造歷史的人物相關的史料,忠實地保存,其他留給後代評價。
蔣經國總統對台灣政治經濟的影響太深。
他年輕時,曾經因為父親的政治選擇,被送往蘇聯,之後隨著父親北伐清黨和孫中山主張的聯俄容共路線正式決裂,蔣經國成為蘇聯人質,被送勞改下放。
直到一段歲月後,他回到中國故土,母親已經被日本人炸死,上海打老虎被孔宋家族一手攔下,最後的反腐,功敗垂成。
當時蔣介石直接教訓兒子:「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親戚?」
蔣經國放手了,沒有多久,國民政府一路潰敗。當時的中央日報往往不敢刊登實際軍情,有時候為了自圓其說,還會留下「我軍一洩千里,敵軍追趕莫及」自嘲式的標題。
蔣經國與父親的親近,直到蔣介石已經明白自己將在大陸全面潰敗,眾叛親離,這時兒子才成為惟一的親信。他在父親的命令下,於1949年一路陪著父親,眼看江山一一失落,北平不戰而降,⋯⋯重慶軍事會議無人出席,直到成都機場,中共部隊已包圍城外,深夜和父親搭飛機抵達台灣,那是1949年12月。
在1970年蔣經國訪美前後,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的關係已在悄悄大挪移。尼克森成為美國總統,在他之前詹森總統已經決定结束越戰,季辛吉更進一步,要聯中制俄。
國際大賽局的改變使台灣那幾年充滿著危機意識,1971退出聯合國,1972尼克森訪中,1979卡特和中華民國斷交。
當時的台灣不只沒有國際地位,也沒有債信。所有國際銀行貸款給台灣,皆要求美國聯準會所屬的美國進出口銀行擔保,而且必須出資10%。十大建設到了第二階段,中油、台電、科學園區⋯⋯所有貸款,那怕僅1000萬美元,國家都沒有足夠資金,如乞丐般向國際貸款。
在政治方面,蔣經國有兩種評價:戒嚴強人,及晚年自1984選擇李登輝當繼承人,1986接受民進黨成立、1987解除戒嚴⋯⋯一位由強人轉型為民主政治開放者。
他晚年最著名的話:我是中國人,我也是台灣人。
促使他改變的是什麼?這不是政治論述,而是一個歷史性的大題目。
在建設台灣部分,他於1969年的訪美,是否代表父親最後一次提出「國光計劃」反攻大陸被美國拒絕?是否被美國告知美國即將結束越戰?是否被美國暗示美國將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取代中華民國?從此以後,蔣介石慢慢退出權力,交給兒子⋯⋯所有的史實也仍待各方史料研究。
在經濟方面,自1972年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長,正式掌權。從那一刻開始,蔣介石回大陸的夢已碎:建設台灣,而非反攻大陸,成為蔣經國的施政主軸。
他的十大建設為人所知:也是他在1973年成立工研院,延攬海外人才,蔣經國先拍板定案新竹科學園區,接下來由蔣經國的行政院祕書長費驊找到他的交通大學同學潘文淵,當時潘先生是美國最強的半導體公司RCA研發部門的主任,潘先生全面協助台灣發展半導體:最後1985年工研院人材成熟到一個階段,潘文淵向蔣經國建議延攬張忠謀回台,薪資比照德州儀器副總裁的薪水⋯⋯那對當時的台灣是一個突破式的、前所未有的重要決定。
1986年,台灣的半導體落後美國日本至少三十年,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商是日本直到1988。其中轉捩點是當時的美日貿易戰,1986日本Toshiba被美國FBI設下陷阱抓到他們竊取IBM智慧財產權,日本政府簽署二十年不發展半導體投降條約。1987隔年,蔣經國離辭世只有兩年,他快速抓住了國際局勢,下令傾舉國之資金,包括半勒令王永慶、何傳投資⋯⋯惟一外資是荷蘭Philip ⋯⋯成立台積電。同一年韓國三星也立即成立半導體公司。
蔣經國栽培的政治人物,從高玉樹、李登輝、馬英九、宋楚瑜、連戰⋯⋯幾乎在2010年之前,台灣政壇活躍的人物,仍然和他息息相關。
斯人已逝,蔣經國纪念基金會的執行長朱雲漢傾數年之力,把台灣出生在歐洲揚名的符傳禎建築師請回台灣,打造了一群幾乎超越貝聿銘蘇州博物館的建築。紀念館園區有池塘,老松、綠樹、茶花、竹葉、還有野薑花⋯⋯如蔣經國的風格,有高聳的權力,也有親民的難得。
蔣經國權傾一時之際,多少逢迎之人,但他刻意在官場維持距離,與民間小販往來甚多,與企業鮮少接觸。
晚年他在寂寞中,敲定了你我今天熟悉的台灣。
台灣著名服裝設計師陳季敏在山區找了一棵枯死的樹,義務佈展會場。陳季敏喜歡永續,不愛浪費,把各方送來的花,重新組合,在代表「天地一沙鷗」曲線的燈光旁,花藍如舞者,錯落有致,完全不浪費花材。
同時把送花者的牌子,吊在「千辛萬苦」找來的枯樹,打破每次開幕常規一團混亂花盆、紅牌的場面。
為了協助陳季敏的志工工作,我為此樹外行寫了一首詩:如風鈴紙吊在枯樹上:
*樹已枯萎,斯人也已逝去。
但你知道的清清楚楚
生命會消逝,某些曾經深植的、啟動的、茁根的,即使落葉之後,仍庇蔭後代。
於是追念,不只是追念:感恩,不只是感恩。
池塘上波瀾不止,
一圈又一圈,
您心中曾經的國家、城市、已愈來愈茁壯,
每一根新長的枝葉,都持續地訴說,我們曾經的故事,
沒有人能忘卻先人的貢獻,
在這裡曾經的
對與錯,
現在、過去和未來,
都將被一一記載。
此刻,這裡,凋謝本身也是生命……
感懷,追念,盈滿枯萎之樹。
*至於我個人,蔣經國先生在世時,因為民主理念不同,我一直是對抗者。即使如此,我知道書寫一個歷史人物的功過,不是那麼簡單,有時候更包括人民的生活及國家的經濟。
倒是有一段趣聞:
1985年,我出任尤清台北縣長競選執行總幹事,1986年我是新潮流雜誌總編輯,第四集(最後一集)我把蔣總統當聖誕禮物以🎁綠色彩帶包起來,請他把民主送給台灣(1986/6月),但雜誌被查禁沒收,我被調查局約談,立案:侮辱元首。
我金牛座的媽媽嚇壞了,只好陸續掏出300萬台幣,叫我趕緊出國讀書。
之前為了我參加黨外,我那個在證券市場呼風喚雨、惜金如命的媽媽,怕被國民黨找麻煩查帳,和我幾乎斷絕往來。我大概有將近五年,無家可歸,沒有回家吃年夜飯。
這次紀念館落成,是我和經國先生關係最好的一次。
在他,和他栽培的政治人物完全失勢之後。
我和朋友笑說:至少感謝他間接幫助我,從我那精打細算的母親手中,些許殘餘的母愛,騙到了300萬。
往日是趣事,也是歷史。誰也不必論斷。




莫大
不論蔡英文及執政的民進党的打算及算計為何?可是這椿事的處理及過程看來確實完全不像蔡政府一向的粗糙和吃相難看,尤其讀了陳文茜這篇文章,確讓人民大眾感受到一些細膩與人性的存在。要說的是這篇文字確實性情之作,可是台灣政壇打滾過來的最知名人 物裡僅見兼具真性情和文采風流的文字。結尾那首感性的詩深致感懷之外同時也表示出作為前對頭民進党員沈重的摰意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