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臉書書寫 530 < 檢覈九年前的省思 >
2021/02/22 10:59
瀏覽681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 < 莫大分享了 1 則動態回顧。 >


☆ ☆ ☆ 臉 書 書 寫 ☆ ☆ ☆


§ 九年前寫說的「很久以前」,相對現在言,那可 真是相當久遠以前的事吧! 此刻的我該說成那應已經是生命的另一個階段,或說前一階段的想法。是啊,此刻我是進入老人期的思維 ── 那末九年前的「很久以前」即若不會是青年,也是壯年期。


現在的我已確切地体認到生命因著歲月和成長的階段會形塑不同地認知,以及關注面向的不盡相同。所以那時會說成生命於我絕不僅止於情愛,這樣說法其時應尚是帶著質疑的揣度。可此刻我對生命体會已步入餘生殘留的追廽時刻,己不得不處於不容質疑;即自己存思的所有命題不容還再繼續質疑,必得承受自己得來的答案與判斷。對於過往的思與慮都得擬就出自我認出來的方案。往昔種種渴與思已都被籠統地歸納成過渡了的那種渴念妄想。此刻的我可截然地以体認過後地認作 ;生命裡在生存過程裡所關注與体會的核心己可以不再會是情愛。


每一個人終其一生也就是他呈現的那樣子與性子,不會有太多或太明確的變異,人性重色與情,渴想縱欲。這樣意念幾乎可認作貫穿個人一生,同樣是稚齡童子也會有情欲萠發念頭,這類事不只是青春期生出的現象,它是纏繞個人之一生的現象;飲食男女,至 死不渝。老人當然也一樣。人老了或不復那麼強烈,且會在退潮後認作那只是自然界配備在動物身心上的一種裝具,或者就自然 界代代生存繁殖的 傳宗接代的功能或工具。


對一個經受過生存歷練過的老人,我以為過渡到這樣的時刻具有一項比較上較優越的著力點,意即一個人若不再具有對情愛的關注以及響往,你就較能經受空虛寂寞。在另一頭可以說成不再有那類心理或心靈上的苦難,至少會是較少的,也即不復有那類刻骨銘心的經受。固然理論上是可說成不具有十分實質上的差別,然而從大部份人們一生經過這類過程都會是我說的「刻骨銘心」背負,可同時也會是個人珍惜的心靈部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9 年前 查看你的動態回顧 >



§ 很久以前,錢永祥語戲謔的跟我說:「莫大,你寫的小說都是黃色小說。」當時我雖打哈哈帶過。不是不要辯白,而是覺得頗難解說。當然不怎麼服氣,想怎好把偶的寫作努力比做黃色寫手;意思是自以為很神聖底努力奮鬥,怎好比做輕忽不慎重,不以全力投入那般。呵呵! 可事實我大多數作品內容或者說始終牽涉到情色,而且我確實以為情愛是人類存活最有興味的事項。更且幾乎所有或絕大部份的文學藝術作都以之為主題或重點,我怎好否認。可是當時自己總覺得,如把自己作品牽涉到情色總是一個過渡,我的目標或者說我可不是以之重點,我以為自己的企圖或試著要体會或藉之來領悟是人性、是個人面對生命過程的体會,是人面對命運自剖以及進而探索尋覓其可能的意義。生命於我絕不僅止於情愛,我一直試著輕忽這一項,只認作這是被被自然或生命賦於的功能現象,本身並非個人存在( 即時)的意義所在。如照前面那樣說偶底小說,這樣說來豈非把自己目的觀為過程的紛擾所侵蝕,或說過渡的非終極意義的即時認可現象所遮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