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渾沌
2020/01/25 10:52
瀏覽1,085
迴響2
推薦29
引用0
這兩天我才終於發見自己每天使用的電腦裡面發生了一件自家認為頂可怕的事,什麼事呀!就是我儲存在雲端和電腦裡的文件和資料幾乎 全都不見了,只除了經常使用的部份。這對我可是天大的事,對我不就是最最要命的事。可是發覺以後我的反應卻甚為冷靜,甚至說冷淡。怎麼回事?這麼反常,我是該極端惶恐、 驚慌失措才對。啊!若在在從前我當然極端懊惱,沮喪得如喪考妣;埋怨、自責、怨悔得不知如何是好。


現在是不同了,竟然可如此冷靜或冷淡。人老了是有好處的,這不是其中之一嗎?天塌下來就塌吧!人死了就死吧!呵!我這是說上了年紀搞得的連得失心也沒了,人都成了行屍走肉,不就這個意思嘛。人老了自然成了愚公移山,天底下沒不得了的代誌,大事小事都不必當回事!


老毛病又發作,兩句話一扯又就談不上正經的了。事情大約是這樣發生的,我猜測的。從廿年前起以來偶一直都把寫作以及其他諸文件儲留在電腦裡,手提電腦不經用,天天用,每過三或五年就會出問題,一壞了就得換新,於是我也都得重新轉儲到新的電腦上。後來來了雲端,我也慢慢跟隨時代進歩,也逐歩備份另存上免費的雲端裡。以後也逐漸感到雲端的方便與儲存的確實,不再常使用的檔案自然都側重在雲端上,感到電腦儲存似己可有可無,但我還是保留留存在電腦上。


我這人一向漫不經心,最先使用的雲端是Dropbox,後來為了使用words 和windows的方便,更常用的 Onedrive 但舊檔案還都留存在Dropbox內,雖常起念想搬過來,但人疏懶成性,多年來換了好次電腦都不曾做這個動作。反正一直相安無事,那麼就一直得過且過下去。


直到有一天我查看電腦裡的檔案總管竟然保留有兩三處Documents 覺兩處都是儲存的舊檔案,一時手癢決定刪掉兩處只保存一個,大約我犯的錯誤就在此時。我那時查清單,所有的文件都還在,那時還是在用上一台電腦。其後Dropbox通知要我重新登入,因為幾乎都沒有使用它,我也懶得理,何況自己以為所有文件電腦裡都有備份。隔不多久,再通知說他們要新查使用帳号,必須登記,我還是不理,心想多一個戶頭嫌麻煩,即使關掉也無所謂。心裡還啼咕這些網路公司對手上戶頭豈有嫌多之理,不知又是那處騙子要我登入好行騙,不太相信是原主發出的通知。後來電腦出了問題,我又買了手上這台電腦,該備份的檔案拖拖拉拉最後大致覺得都做了。同時可以追查舊電腦也丟去電腦店回收了。


反正自己一直以為文件應都在電腦和雲端裡。直到這回出去旅行回來,也翻譯完「曠野」,之後,然後才發覺出了大麻煩,自己儲存上二十來年的文件檔資料絕大部份都不見了,應是那回刪Documents被弄丟掉了。同時也發覺Dropbox 也沒了,果然當真被取消帳戶。一時間愕然不知所措,但是縱然痛心不已,回頭一想,幸好還有退路,因為所有發表在部落格的文字不都還在嗎?那才是最好的備份,裡面發表的都才是最重要部份。亡羊補牢,我只得凖備開始一一將之拓轉下來立案存檔,可怕的大工程!所以我還蠻看得開這可是主要緣故。


翻譯完「曠野」這兩天沒事幹感覺到不甚自在,翻譯遠較創作是容易專心致志的事情,由於翻譯我又找到每天不理他事只顧白首埋首窮經工作那般過日子的生活,每天非打電腦不可的渡日。結果一停下就不怎麼好過,呵呵!甚至非常不自在,人生似乎又隨之乏味來者。於是乎加把勁繼續再翻譯吧!要說的是這些年頭我己經過一段長時間摸索掙扎,也体會到此刻確實体會到過了一定年紀,也就是承認說說老了確實是有別的,繼續文學創作是不宜的,翻譯於我有點像瞎混過日子。好像美術創作普沒有這種現象,大師級的藝術家無論多老創作作用都不受限,畢卡索、馬帝斯、夏各爾…等等等不都是愈老愈賣錢嗎?至於寫作則不是說能力或其他條件變弱,而是缺少那種凝聚噴出之力,勁頭不僅依舊在,而且大得很,更且甚至還錯覺得智慧及能耐更勝過往,雖事實不見得如自家以為。


我曾經那麼沈浸創作,一度以為自己似乎可以創作到老死。我作的打算是就自己會的那套,就將子一路寫下去,大致上還認為似乎無論什麼題材都可以照自己意思詮釋的寫下去。可是不期然瓶頸突然降臨,突然間無以為繼,且來得很快,窒礙與困難重重使得我無以為繼。


對於我的創作,其實並不如自己此刻寫來那般以為有著繾綣之心與富感情,反而是常不時處於矛盾與反覆的情結中。我常想像卡夫卡在臨終前囑托好友布羅德將他的遺作付之一炬,可是布羅德卻沒執行他的遺願,反而將之出版。這整件事總讓我在想卡夫卡如果生前得知情況會如此,他將作如何想頭。人世間的事總是意料之外,也會覺著或許卡夫卡會期盼這樣的結果,當然更可能是希望他的好友不要違背他的意旨。總之世事乖違,絕對多數的演變或結果向來是從不照著人們的意志來完成。


當然渾噩如我絕做不來那樣灑脫,而且我是衷心關注這些勞啥子。當然卡夫卡也一定是,要不然他何致至死也念念不忘他一生心血創作。反正寫作之於我雖屬志向,然我確實是迷糊之下成了自己一生所寄,也可以說就這麼糊塗地把自己的感情意念與想法就約摸濃縮地過著這麼的一生,甚至死亡。死去雖知萬事空,反正只要自己還佔据著這一段時空,我還是不能不在意這區區。我曾一度以為寫得不怎樣,可此刻一回首,卻也感覺体察到它的價值。要說為何我那麼沈迷卡夫卡是因為他的一生反映在他的著作裡,他似乎一直迷途在十字路口裡,其實也沒有,可是荒謬即是生命本身。同樣我也曾喜愛過中國作家張愛玲,因為她和卡夫卡一樣身處在生命裡困惑,因為他們都一樣在為一座可望而不可及的城堡窮極一生追逐奮鬥之。我感到自己確實遲鈍得不曉得後悔,或者說老實得不知返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思想
上一則: 創作與翻譯
下一則: 〈曠野〉 片 斷 14
迴響(2) :
2樓. Sir Norton 兄弟,省前戲
2020/02/05 00:54
Show me the steak
這篇倒像是您的歧路,讀來反而多了點文字的趣味,以及人間煙火的同理心,不同於您平日發文的硬澀。先生遣字太慷慨,我若兩個字交代得了,絕沒第三字。
哈哈,您雅正得太客氣了,許多人都直截了當說我寫的文字累贅嚕囌又反覆一再重覆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2020/02/05 07:00回覆
1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20/02/01 12:30

"天賦" 是我們一生的最好伴友   每個人的天賦不盡相同

或許 寫作 是我們自己最好的朋友 相依相偎  永不離棄

新春之際   新年好年 

期待佳作 佳音 分享喔

 

沒錯,我現在特感觸到是這樣的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2020/02/02 19:4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