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乖蹇 24
2014/04/10 06:33
瀏覽513
迴響0
推薦31
引用0
夜是孤寂的洞窟起初構想時只是幅小畫,後來會撗展成龐然大物是由於我應徵參加申請市府重建區徵求本地藝術家在建築物上作壁畫美化環境計劃,原先為符應地區特色我提出申請的壁畫設計也是以在地風土為題,我的構想圖是一副變形構圖,等到我申請的構圖被市府主管的審核委員會接納,並且指定給我當地一處主要街道上面街的五層樓建築的巨大的牆壁給我去繪製該構圖。我喜出望外之餘,又有了另一心思,覺著得著這個機會對我這個一向得不著人們肯定的會畫創作人是絕不容易的事,想著何不把握好機會用來作出自己更確切希冀想表示出來的意圖。

那段時間中我正熱衷於這夜間暗思的構圖,那可是當時內在自我的返照反映,盤繞整個腦海的意念都圍繞在這幅充滿異想的繪畫與構圖,慾緒糾纏之下,突生奇想何不干脆把這個意念放大數十倍塗抹在核定給我作畫的整面牆上,若把這樣的構圖作成壁畫舖滿整面巨大的牆面應是會很動人心弦效果,因為圖畫就是的心境,我向來的認識是,自己有這樣感受推而廣之幾乎一向以來也能印證反映同時代的人們也可能有相似的感觸。另外從事形象創作以來,我一直認為藝術就是變動,也就是出奇不意。心想既然一擊得中何不再試著以這幅畫來計劃構圖再去向委員會提出更圖申請。抱著這打算再去試一次不妨,若市府不同意仍可繼續進行原繪圖,為著自己的夙願何不一試呢?況且碰碰運氣應不至於因此搞砸鍋,我這樣蠢蠢欲動,當然心內不無擔憂,想著所謂審核委員都是跟市府主管有交情有特殊關係的繪畫界人士,印象裡那些人既死板又思想僵化,我能一舉得中可算是邀天之幸,現在得隴望蜀竟敢還來異想天開地要求更改成一副頹廢派的壁畫,實在有些不知死活特意找死的意味。不過再去申請更圖我並不抱希望,只不過賭一下運氣看看,應不至慘遭取消原先核准的定案。

結果請求書送上去,等了一個多月都沒下文,這可是事先已預見的結局。既然申請更圖不成,我也因此正好死了心思,只有收心好好原計劃進行工作,立即去市府領得核定的材料費用等等,我賣來油漆、刷子以及凖備如何搭鷹架等凖備事項。畫壁畫我有經驗,早先曾幫忙畫界友人上鷹架畫過廣告壁畫,這回可是生平第一遭獨自來完全自己的壁畫作品。

凖備開工期間,我完全不想覆議的事,可是申請過了一個多月後的一天竟又突然接到委員會職員來電話通知要我次日去市藝術館見主任委員,當時有些吃驚,過了這麼久我都去領了可的製作材料費了,怎麼又來找上我,不知怎麼回事?難道要取消給我委託合同嗎? 想想不太可能,除非裡頭又出現有關係人士隨後要求加入分一杯羔,過去經歷太多核可又被撤消的遭遇,見到草繩都當作蛇的我老在擔憂故事重演。我一直提心吊膽申請更圖是錯著,既然已選中構畫怎好要求變更構圖,他們大可乘機刷掉我來補上候補的或者有力人士的畫家,我當晚左猜右想心忡忡竟弄得一夜無眠。


第二天帶著忐忑的心情去到市立藝術館,接見我的並不是主委,而是其中一位黃委員,黃委員是國內知名畫家也是作家,他表示甚欣賞我的構圖,評審議裡他獨排眾議堅持讓我進入入選人名單,他認為所有競徵者裡面我最具創意。對於我要更改構圖,他同樣認為更能代表本地藝術的創新與想像,所以他向主委表示這個新構想構圖可用,他說藝術不是陳襲,我的構想很能表示出我國藝術的前進的一面,所以他仍然同意我的構圖。感謝之餘,我忍不住想著這回我這霉貨可是終於撞上直希望遇上的貴人了。他表示我的那面牆就以我新構想定案,但要我補呈詳圖及意見書後,就可開始進行。

做藝術這條路上一向霉得綠透底來這個人,此回走起走狗屎運來了,竟然不但申請為公家畫壁畫雀屏中選,更且要變更繪圖也因貴人賞識而得逞,這可是我活到這輩子臨老才得到的運用公款來繪畫自己一心想表達的繪作意念。可是接下來自己卻很不爭氣,進入我創作瓶頸期,一路拖下來已兩年尚未完工,實在有負貴人另眼賞識。雖自覺深為慚愧,還好上面沒來催促,公家辦事就是既慢又拖,我以新政府做的公共工程作比來安段並原胥自己。

由於計劃並未設時限,我並不感到壓力,而且補助款項也是按自訂完成幅度給付,所以畫了兩年多還是在畫局部,自覺是年老老心神渙散,心思及意志不易集中之故,以致打從開始就寬待自己,不曾逼迫自己在預約時間內完成它,我此刻依覺得我是採用一種簡易沒壓力的辦法來畫這幅大壁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乖蹇
上一則: 乖蹇 25
下一則: 乖蹇 23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