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他鄉。查理士橋
2013/02/12 04:32
瀏覽628
迴響0
推薦34
引用0


我拿著記錄了莉莎給的 memo 抵達布拉格的查理士橋。

麗莎是奧地利籍的華裔,二十多歲的女孩,深邃的五官配上稍嫌圓潤的身材。我和她在工作上沒有太多的交集,她是負責亞太區的資訊整合。我也忘了怎麼會有那樣的機緣和她在電梯裡聊起我的遠行計畫,她就熱心起來了,會說她熱心是因為我總是過於冷淡,對於同事是如此,對上司也是如此。唯有幾個合作許多年的客戶,感情倒是好的比家人還親。

麗莎的哥哥Igor是為隨興自在的街頭畫家,有陽光的日子就會出現在查理世橋上。

從舊城區一路玩到查理士橋,哪來的興致會想去找找這個畫家,我也不懂。這樣的想法就好像是走偏了的情緒。總之,我還是在那樣艷陽的午後到了異鄉,拿著莉莎寄給我的兄妹合照圖,試著找尋某種毫無邏輯可言的鏈結。

查理士橋上,三三兩兩的街頭藝人,要發現 Igor 並不難,因為他和麗莎一樣有一頭自然捲到爆的頭髮,像鬆獅犬似的。

見了他,竟有一種感動。我把他當成我行程上某個極為重要的景點了,我想。

聽說,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而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尤其是在一個人的流浪行程中。

這是Igor送我的三幅小畫,畫的背後寫上當初畫畫時的心情轉折。

我小心翼翼的帶回台灣,擱在精緻的玫瑰織布圓盒裏,一晃眼就是三年的時光走缺。 

 
It's a graffiti on a wall in London. ..... Igor Doutsov

 
It's a collage, made by some brazilian artist. .. Igor Doutsov


 Sweet 17 is one of the sweetest time in ur life..... Igor Doutsov

 

想起往事,我總覺得這世界精緻的隨時在等待毀滅。

夜裏,麗莎躺在我身旁,我倆都醉了。

凌晨三點鐘,我起身來,只是想起Igor淡淡的味道,所以在微醺中敲下了這些文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上一則: 愛戀布拉格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