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送給中華民國政府的那兩年 - 壹.關於冷的回憶
2011/01/14 20:09
瀏覽427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送給中華民國政府的那兩年 關於冷的回憶



 



 



關於冷,其實我這連雪都沒摸過的南部土哥是沒有資格說甚麼的,但是最近有些關於當兵時難以忘卻的回憶,一直縈繞心頭,想寫下來。



我在海巡部當兵,現在已是海巡署,駐地在澎湖,澎湖的冬天當然很冷,冬天去過澎湖的人就知道那東北季風有多殺,但我要說的地方,是在台中清水,是我在軍中駕訓隊的事。



我一下部隊,就被要求去受軍中小車 (小車就是汽車、小卡車與當時最紅的悍馬車,大車就是大卡車) 的駕駛訓,預備接司令部駕駛,老兵交代,司令部駕駛要熟所有澎湖的小路與知名的酒店,這樣才能平安退伍。



我依照通知單到了台中清水的駕訓隊,大概在清水或梧棲,我也不清楚,反正在大馬路進去 (應該是61號西濱快速道路),離海岸線不遠,附近都是超過四樓高的茂密防風林,松鼠跳來跳去。



駕訓為期一個月(不到),結訓時與一般拿駕照的程序一樣,要通過考試才能拿到,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部隊送你去受訓,結果你卻被退訓或者拿不到證照,接下來你就會知道什麼教水深火熱的當兵生活了。那時我有民照但是還不會開,所以我有點緊張 (至於為啥部會開車還有民照,那又是一個荒唐的故事)



受駕訓其實滿輕鬆的,開開車 (悍馬車哦),學學修車 (還是修悍馬,只是碰碰摸摸,那時全國軍沒幾個人真的會修悍馬),然後,掃掃地,小小的營區一下就被清的光可鑑人。



一到部隊我們就遇到了大麻煩,這個部隊財務有問題,似乎與貪污有關,但那不是我們想關心的,我們只想知道怎麼才能吃飽呀!每天菜飯都一點點,餐餐吃不飽,時時餓肚子!我終於能夠體會永遠處於飢民式的常態飢餓是怎麼回事了,是真的看到甚麼都會想到是否能吃,做夢都會想到在大吃大喝,有一次我在整理東西時發現一包飛機上送的綜合堅果,我沒騙你,那包堅果給我的味覺享受比高檔日式燒肉的烤厚切牛舌還讚十倍。



在強烈的抗議下,隊部允許讓大家晚上叫雞排或者甚麼的來當消夜,依然吃不飽的我們繼續抗議中,更大的危機來了。



那年最劇烈的超強寒流這時襲擊全台,靠海的梧棲/清水,強烈的海風吹過來更冷得刺骨,印象中大概78度,強風吹襲下會更冷。所有戶外活動都成了苦差事,大家還寧願跑3000公尺,可以暖活一下。



但是常言道,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這時,燒熱水的鍋爐壞了,洗澡沒熱水。



在大家還在期待維修人員盡早前來,隊長下了命令,所有隊員晚上都要「用冷水洗澡」再冷也要洗,我們駕訓隊營房很好,住套房四人一間獨立衛浴,所以班長就在浴室外面檢查,一定要確定你有洗頭又洗澡。



在攝氏7度時,將冰水 (大概再低兩度就結冰了吧),從頭下澆下去,那種恐怖的冰寒通體針扎般刺進每一個神經細胞裡,那一瞬間大概心臟停了半秒吧,每個人都是邊洗邊發抖,實在是冷到身體與意識的最深處,加上吃不飽又睡不好,更是加速寒冰感受在全身揮發,最可怕的心理負擔是這種恐怖了是每天晚上都要來上一次,心想殺了我吧讓我到地獄去取暖!



或許大家都才通過新訓中心與海巡隊銜接訓練,每個人體能都到了最好的狀況,竟然這樣超過的玩法也沒讓哪個人感冒生病,大家還是咬牙硬撐。這時做的夢不是吃著大魚大肉而是舒服地泡著溫泉。



隊長與輔導長的寢室有獨立瓦斯熱水器,我們羨慕得要死,恨不得夜裡偷偷去洗,當然那是不可能的。



變態的隊長是個火暴的少校,很少講話,出來就是厲聲罵人,聽說他是做錯事被送到駕訓隊「冰凍」的,所以他也用冰凍折磨受訓的菜鳥。



雖然是冰凍與飢餓地獄,還是苦撐過來了,但是上的課是針對本來就很會開車的人,對我這種不會開得一點也沒用,直到快結訓我都還不能把軍用小車開好,更別說開悍馬車了。考照那天我想完了,就面對吧。



主考官三位來到,當然與隊長很熟,四個人進到寬敞又溫暖的隊長室,喝著昂貴的高山茶,熱絡地聊起來。



我們就坐在教練場待命,一個下午過去,腿都麻了,大家無聊到輪流說鬼故事,說到所有人都沒了題材。



四個人出來了,只到我們前面看了一眼,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就走了?



晚上,排長拎出一袋駕照,全部照片鋼印都弄好了,按照名字自行取回。



所以我就有了軍照,那張軍照退伍我沒繳回去,又用他換了五年買軍警票的權利。



直到現在,只要聽到梧棲與清水,還是會讓我下意識聯想到冷這各字。



哦,想想還是好冷,又好餓,來燉鍋烏骨雞湯來補一下吧。



 



維沅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與朋友對話
上一則: 衰敗的巨人
下一則: 知識與知己,是生命品質的標準。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