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仲夏花卉(三)~~美洲刺槐 Black Locust
2017/06/10 15:15
瀏覽1,370
迴響9
推薦74
引用0

據蜂園主人說﹐刺槐蜂蜜是一年最早售完﹑很受歡迎的蜂蜜。刺槐花是一種豐富的蜜源﹐它高大﹑花繁﹐香氣四溢﹐釀出的蜂蜜純度也高。

刺槐花可食用﹐人們常在花季採回做成麵食甜點。我今天走路時特別在不犯法的情況下採了幾串回來(非公園地或私有財產地)﹐又怕吃完還得減肥…

 

美洲刺槐﹐美國公路邊常見﹐是很普遍的行道樹。

近日附近的公路旁許多大樹都白了頭﹐很遠就能看見。

刺槐花型,一串串的,很像紫藤花、魯冰花、甚至豌豆花,其實也不奇怪。因為它們都屬Fabaceae (pea family)。

美洲刺槐﹐Black Locust 為了和中國所說的槐花有些區別故稱洋槐﹐山西人往他鄉移民時會帶上槐樹種籽﹐所以又稱國槐﹑家槐。明朝末代皇帝吊死的也是棵大槐樹﹐英文名為Sophora Japonica﹐(有點怪)。

 

引用文章

美洲刺槐

又見槐花•又見槐花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天氣花草
上一則: 瑰麗長天
下一則: 仲夏花卉 (二)~~華盛頓霍桑與四照花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天父的寶貝
2017/08/16 11:46
從來不知道,刺槐是可以吃的!明年,從院子裡摘些來試試!

美國人用麵糊加花朵炸來吃,也可以配不同的蘸醬。

我沒做,怕做好了卻沒有人吃,害我一個人發胖。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8/17 08:25回覆
8樓. 盹龜雞~ 巴塞隆納 與女同遊
2017/07/09 19:19

國槐或洋槐 都是好樹種,好存活, 樹幹直 根系深 樹冠大 樹葉綽約 還有芬芳的花朵, 真是沒得嫌的, 怪不得受人愛 。

也摘來中國農村槐花飄香, 農民爬上樹梢去摘花, 全家人忙著蒐集 槐花槐米, 槐樹帶著刺的。 https://kknews.cc/zh-tw/food/b2rempn.html

臺灣少見的槐花 只能從姐姐和對岸的文字裡去神遊找尋了。 農村的槐花和西雅圖槐花很相似的, 標緻又有用處,人見人愛啊 。

謝謝 Alice 的加註。

年年花開,總喚起種種家國情懷。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7/10 01:34回覆
7樓. 雲霞
2017/06/25 13:59
行道樹的花兒,原不覺得特別,但在您高妙的鏡頭與介紹下,卻顯得十分亮眼,令人側目了!

款款

因為我不趕路。

孩子開車出去時我都ride shotgun. 有很好的視野與閒情。

我跟孩子們學的:To ride in the front passenger seat. The phrase is a direct allusion to the armed guard who sat beside the stagecoach driver.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6/25 23:40回覆
6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17/06/19 10:10
真是漂亮.也增長了知識.謝謝

謝謝小彩。

我還喜歡另ㄧ種同期開放的白花大樹:七葉樹,椎形花束,也是很受歡迎的行道樹。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6/19 22:59回覆
5樓. 賈媽 - 長安。西安(一)
2017/06/12 21:52
看到片頭的照片

我真的以為是白色的紫藤

我曾經學 Connie 拿紫藤代替蔥,做紫藤餅

我覺得比蔥油餅好吃,可是兒子不愛

雨僧拿刺槐試試,應該不錯吃

   

紐西蘭舊家的鄰居種的  白藤

這白藤生長力很強,年年需修剪。鄰家有ㄧ大排,說是要砍掉呢!

不過這些串花兒年年開得討喜。如今都發黃飄謝了!

我在FB也引用connie做蔥油餅的故事,但回家後這花越來越香,我就放棄ㄧ試的想法了。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6/13 04:57回覆
4樓. 多硯坊
2017/06/12 17:44

高大挺拔的樹身
古代移民攜帶種籽到他鄉

是取其「懷」的諧音嗎 

1.刺槐的花可食,國槐花不可。

2.槐樹高大,一說是門前有槐榮貴豐財。可旺家。

但也有人不喜歡拆字木旁有鬼,不願種它。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6/13 04:50回覆
3樓. 木頭...沖繩自駕行 #5-1
2017/06/11 22:49
刺槐長的這麼高大,
枝條(花串)居然可以垂到地上來!

這白的花、紫的花都漂亮

大自然教我們很多事,像我,人胖了地心吸力就高,跑不快啦。

麥穗成熟,腰就彎下了!妳說那下垂的ㄧ串花,必然是掛了太多花啦!

我是老來無事,天馬行空,竟然把豆類的花拉在ㄧ塊,有點異類???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6/12 08:15回覆
2樓. 重陽
2017/06/11 01:54
美洲刺槐

沒見過這樣的花, 也沒嚐過刺槐蜂蜜, 可以想像這樣的花香與蜜香, 一定很誘人!

聽家父提過, 老家大門前有棵大槐樹, 老遠看到它就知道快到家了.

可惜回老家探親時, 那棵令家父念念不忘的大槐樹早已不見蹤影! 

桑、梓,大槐樹,都是讓人懷念的家鄉樹。

我從前在密蘇里做生意的建築,很巧,前人在側門兩旁種著一桑一梓,

mulberry and catalpa tree. 真不知道歪國人也有這種情懷!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6/11 11:11回覆
1樓. 看雲
2017/06/10 20:49

我們這裡的槐花上星期就謝了,看了幾天槐吹雪,可惜沒想到嚐她。(我們家的花開得太高了,也摘不到)。

以前不知道 Locust 也是樹名,看見鎮上一條街叫 Locust Street,還以為是"蝗蟲街" 大笑


就像咱們的「核桃街」「桂花巷」,我住過的小城也有槐樹街、櫻桃路。

我到底還是沒有將花穗入菜覺得味道太濃。

ellen chou 雨僧 歲月好蹉跎2017/06/11 10: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