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轉角。沙發。慢筆。武俠〕 01.蛐蛐兒
2019/09/19 11:02
瀏覽2,039
迴響44
推薦21
引用0

    

       

             

             

               

         

                 

                 

                    

                          

                

夜裡,亂石岡上沒半點人煙,只有若干蛐蛐在散草間大聲寒暄。

牠們忘情地高談闊論,期間不斷向著對方搶話、爭先,深怕一個慢口須臾,自己一身見地便全數沫耳在鄰近的偏私聽揀之下。

                   

                     

                        

                      

                          

                     

               

                      

                             

                    

                     

                      

                        

時辰燃香悠哉,草落間蛐口(按.)拋出的機鋒強詞不斷推陳,從沒搭理聽者心思,幾番交纏雖有高低,然爭高奪理的舉措卻未有絲毫停犯的跡象。

 

(按.) 蛐口,隱喻之意,即負責發聲之蛐後足。

                    

若這時彎身側耳,慢心輕聽你會發現,蟲兒各志,每每彎弓陳抒、輪番射語,無奈靶急句繁,累得起落互追拚搏,喧鬧曠野整片是珠璣連發。

身入其中,五音縱耳,夜韻謳歌,月色對飲,羽調醉翁。

再仰望,遙賞星斗舞姿,若隱若現,起落旖旎,猶面半遮。

至此,耳目橋搭無縫,真所謂『天上霓舞、人間管弦』,那情狀早將彼此推入忘我,卻忽略了周遭歇漸的晚風已將暮色的塘水蓄弄得更深、也更底。

              

               

                     

             

                

                       

                       

☆★㊣

                 

                       

                   

                       

                     

只是這聲聲不服輸的段子,互飆之間、倒也不是全無用處的爭鬧。

餘韻新調,才歇又起,滿布石岡的亢聲咭咭,眼前它們集聚動靜,合力將月照淺明的力道向著暗處吃勁地推上幾把,使得客過不再只是攔黑,令得獨行不再只有孤嘆,因為蟲兒們各說自話的音量在耳中竭力推擠,那熱鬧直如墟集的活絡從聽入目,讓早被黑暗強壓而吃水掙扎的眼見,因此廓升不少。

                                     

           

           

                      

                     

                 

⊕○⊕

                 

             

                 

                   

                     

                       

                           

直到嘩嘩聲腳步沒來由地闖入,一陣莫名,看似趕路它急匆匆的游移在亂石作響,偶爾頑石搖地突跑,一腳失穩的暴衝更似不速,這唐突瞬間鬆散了合張完好的平衡,關於人的、關於這片荒野的、關於石路的,無一倖免。

         

                           

                       

 

Δ

                    

                  

                  

                    

                    

步子落得踉蹌,好在來人下盤極穩,只見他輕描淡寫一招『飛崖老松』,傾刻,離地的腳掌不理跌摔逕自尋途踏回,彷彿蔓鬚發根似腳樁紮地,彈指間赦去就將頭地腳天的催債。

不過,饒是如此,才剛看住的身子仍餘極大反饋,說穩仍遠,就瞧肢體蘊滿那積極難卸的後仰倉皇,眼看勺腦將地,一切僅在火石電光。

                            

                             

                        

                     

                    

〔♂〕

             

                     

             

               

                              

只是這招『飛崖老松』實在巧妙,以四兩頂住千斤,探手揚枝,仞中見台,置險如坦,蟠札的枝幹宛如硬骨,全數向著失措拉提,順理成章,硬是將整個人的倒蔥跌勢豎挺成崖邊松勁的昂首天姿。

『嘿嘿,好俊的身手,真不愧是青城派的六當家!』

一段鬼魅般的話語自遠方傳來。 

 

                     

                                       

                 

  

zz.ZZ ...

               

               

              

           

     

石岡上出現莫名的動靜,這天外飛來的未曾意料,讓腳邊鬥聲未酣的蛐爭遭受打擾。

震撼超出預期,只見草下眾生慌張地卸齒收舌、撤喉散咽,連鳴金的時間都沒有便一股腦地退入窖口返門拉上。

            

                

                

               

                     

ΩΩΩ

                

                

              

               

就這之前,眾皆一副盛氣凌人、唯我獨高的模樣,然此刻,這些逞惡爭強霸氣全消,隨著原形各坦,當場六足地痞全成了四足鱉孬,剩外二肢,以足當手忙護著心,一說止驚。

                   

                   

ωωω

              

           

            

            

          

此外,尚有其他囂張做勢、離窖他犯的蛐蟲土霸。

驟逢此變,離窟的惡棍被大聲大響嚇得慘白面色,迫於離家路遠,只得瑟身近草;然強作鎮定卻抵不過一身抖愈,從內而外,一發不可收拾,不斷地連動,累得置身事外的草莖在一旁也隨著憂顫不止。

                  

                 

               

             

               

Ψ..¥¥¥.

                

          

             

           

挑此光景,一隻諾大手掌從天而降,三根指尖朝著莖草下探,宛如巨大的石柱對著夜嘶的眼目觸壓過來,眼看就將攫獲,出乎意料卻沒遇上掙扎逃竄,恍困原地的蟲子竟然乖乖繳械,來人這番下手,竟不費吹灰直接從草遮下處叼出一隻個體肥碩的胖大蛐蛐。

得來全不費工夫,這結果讓人感到遠離真實,此是其一。

接著端詳手中所獲,更對蛐仔尺寸感到驚奇,遇上如此個大當是此生頭遭,此為其二。

只是事好無三,美中不足這隻蟲兒塊頭雖大但骨氣全失,活力缺乏,擱著掌中,癱軟如沙,提起就垮,再提還垮,琢磨眼前情狀,這時,揪蛐的人有話了 ......

                                                 

                       

            

 

○●○● ●

            

               

               

                     

            

『唉呦 ~ 怎抖得這麼厲害?!臉發白、還啐沫?!真是可惜了這身肥壯個頭,就是膽識差了點,還沒披掛就忙著獻城?! ... 枉費這奇絕鬥武的先天資質,來到後天就短氣了,要是膽子大些多好,啾啾 ~ 你瞧這塊頭,就你出馬,肯定殺得柯公公百勝那頭征西大元帥一個屁滾尿流不行,可惜、可惜!!』

                    

                

                    

                

                  

¥¥<¥

                 

               

              

               

手中蛐蛐大小看來真不一般,幾乎比尋常蟲身大上一倍不止,也難怪,就眾多蛐蛐的個頭裡,也只有這等胸膛才敢出來魚肉鄉里如此。

而你說這亂石岡上,夜半無人,四周荒涼,連個幾株像樣的矮灌都長不齊全,怎麼好端端這個人卻挑在月半闖地荒野,到底他心頭存著什麼計較呢?!

           

          

         

   

  

?##

             

                         

 

                     

說到「唏噓」這件事,有時候感覺「唏噓」就像一帖殺不死人的毒藥,讓人服用之後,雖不致立刻斷氣 ... 但之後卻也沒能好好地撐著。

某種什麼鬱悶著心,一直順不了氣的感覺,還緩緩地推進著每下愈況。

只見那人手中抓著看似大壞的胖蛐蛐,心情中彷彿遇著了什麼名貴的食材,先被人隨意汆燙之後盛盤,而上頭卻還被胡亂地澆淋上濃濃滿滿、並量多到不斷朝著盤邊滴滲的酸、甜、苦、辣、鹹。

好端端的食材,調味也沒少,只是 ~ 該怎麼吞下去呢?!接著,且看充滿唏噓的這顆心是如何地糾結下去的 ......

嘗試了好半晌,他對著蟲子或推或擠,或搓或拉,只是這頭沒神的依然沒神,而那頭佩掛身上的錦囊,囊袋裡頭摺存的巧計妙招,看來也所剩無幾。

 『怎麼辦?!丟了嗎?!唉 ~ 說真格的蛐蛐能長到這種個頭當真少見,就這麼放棄怪可惜的,但你看 ...... 一味地龜息大法,任搖任晃、任敲任扯,不醒就是不醒,到現在還裝死,就這丁點氣概,這種出息,怕是真上得了台面,那下場恐怕也是落得讓他征西大元帥給生吞活剝了去吧!』

                  

                    

                   

                       

                  

GG

                     

                     

                  

                    

                  

就在此人打算將手中蛐胖還復於地,卻見他忽而停手,出現這番轉折似是腦子忽然打著了什麼,只見那嘴後還跟來一陣嘀咕 ...

『等等,雖說只是擠弄,但以這等肢小軀小的承受,就我方才對牠招呼的力道可不能算淺,若是尋常個頭,哪能撐得這三兩下的搬弄?!早不頭腳分家了?!但你看這胖崽子,皮粗肉厚的,武鬥也許不濟,不過禁拳挨揍的本領看來反是一絕,況且個頭這麼大,光擺出陣勢應該就可以嚇跑許多看不真內涵的對手吧!若再不成,那也不煩,就想這人都能習武致強了,沒道理手中胖崽子不行,那時再拿來當徒弟使,好好調教,內外兼修,假以時日也許真能闖出個名堂與他柯公公的大元帥鬥鬥也不定!』

                        

                  

                  

                        

                        

 

 ☆★

                 

                

                     

                   

                    

想到這裡,樂不可支,當場整個人手舞足蹈了起來 ......

『但,等等,剛剛還在發抖,現在卻連動也不動一下,這胖崽子到底是死是活眼下還真沒個計較,倘要真是死絕了那我不空歡喜一場?!』

看著蛐蛐麻木更甚,攤著手中沒有絲毫醒轉跡象,也無掙扎竄逃,就只軟癱任搖任就,看來還真像個死物,這黯淡光景遮得希望當場覆滿黑灰,時刻還湊著一旁推硯添墨,隨著失望甚漸,雙手高捧的雀躍傾刻垂落,臉面還刷上一抹濃濃的惋惜。

                  

                

                   

                  

                     

▽▼                   

                

             

            

                

               

      

『真是不甘心呀  ~ 好不容易才張羅到的寶貝,這可是之前花了五兩銀才掏來的消息,說是冬石岡這裡的蛐蛐臥虎藏龍,好寶貝捱著,果不然今晚人都還沒踏上岡子,遠遠便聽到這低渾磨重的拖嘶拉鳴,精怪簡直,對照過往,從來未遇,光聽這等鳴叫份量,果然千載難逢,值了,這五兩銀子真是沒有白花!』

思及此處,心頭激動再止不住,皇天不負,當真遇上正主了,便這瞬口腳步越心更急,竟連輕功都忙不及便一路岡奔腳雙直來,尋聲追處,步步畏遲,整個人差點還讓路過滾石給滑出個倒栽蔥。

                      

             

             

            

                    

       

  

¥×1.

                     

             

           

           

             

                

三併兩步,循聲追物,好不容易得來所慕,卻遇蟲兒小命可能不保,這時又是一段自話自說 ...... 『我說你這小胖崽啊 ~ 朝思暮想,為了尋到你這等寶物可是讓我費盡心思,折騰了半天,結果好不容易你這顆夜明珠算是著落了,怎攤開來結果卻是顆沒能放光的大黑石?!不甘心吶 ~ 當真不甘心吶 ~ 好端端老天爺送來的寶物就這麼沒了,你說你說,像你這麼好的資質下次我還哪尋去?!』

                   

              

             

             

                  

≧ = ≦

                   

                     

           

                 

                 


便這楊修、曹操、雞肋之間的歷史計較,天人交戰了好半晌,終究,關於好下場這件事,楊修永遠不是強項,到了選擇的最後,決定還是向著曹操這邊低頭了 ...

「罷了,俗話說『死馬當活馬醫』,就當是最後的希望吧,再試試,到時若還這死樣子再丟了吧!」

                   

                

            

             

 

φ

                  

                 

            

               

               

望著手中半點不起的胖蛐蛐,他尋思此前連擰身和摪鬚都試了,似乎外力強加對牠都難起作用,短時間看來也沒有自然醒轉的跡象,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這是?!

就在苦思不解之處,忽地一枝筆彷彿天際飛來並直倘倘地朝著思緒穿入,應該紅心無誤了,筆者以旁觀者的角度尋思,這大概就平日大家口中所謂的「靈機」吧。

忽得靈機,一動心頭,當場讓人的腦門大開 ...... 『是了,就這麼辦!』

說時臉上還露出一抹賊奸賊奸的笑容。

                      

                   

                                 

                        

                        

〔瓩〕

          

         

             

            

                  

咱們不說別的,就說奸笑這件事,這事讓筆者心頭頗感不祥,尋思,再來這胖蛐蛐恐怕是有折騰、有得罪受了,若此刻牠還真活著,的話!

                   

                  

               

              

                   

        

           

 

█—¥—█

               

            

             

               

             

也沒多久的時間遲疑,已決的心意當下行動。

這時,只見揪蟲的人捏出手指輕輕將蛐蛐兒的後腿叼起,倒垂蟲子。

叼了蛐蛐之後,跟著他又擺出架式,提肩沉跨,調息吐納,緊接穩身運勁,丹田氣走,圓緩綿貫,待得真氣蓄勢,周身迴散,這時他不稍遲停引掌導入、並指帶出。

片刻,一道微細真氣直竄蛐腿,雖是微小天罡,不過讓人驚訝是,這一路走脈,進入蛐身卻無半點阻滯。

宛如空缽注水,登時便滿,都還沒來得及好好感受一下這小小軀體的微妙氣場,反應卻顯得有些迫不及待,才眨眼,首先軟垂一路這對蟲鬚彷彿歷經久寐,眼前突然一覺驚醒,這橫倒兩柱竟當著面追尖直挺了起來,咱們平日所謂擎天之說,那光景推到極致,所能劇表也不過眼前爾爾。

緊接本已發白褪淡的臉頭,緊時潤色,隨著全身氣血,皮表現澤,也不過才喘口氣的時間,早先盤桓的死氣竟然雲散煙消,反而如芽的生氣開始喧賓,那模樣看似騷動又像是破殼,只見一股豐沛的力道在無動於衷的體內瘋狂衝撞,它掙扎向外,試圖於外圍這道攔堵著活命的牆磚上頭,衝撞出一條裂縫、一個出口。

便這當口,直接略過氣舒悠悠這緩慢的恢復過程,只見胖蛐蛐被手指捏住的雙腿突然劇烈推彈,小腿死命伸縮,惟指頭夾緊依舊難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推拒看來並未一擊成功。

然即便如此,蛐腿的發力不受桎梏,眼見一掙無效,蛐蛐縮腿再踢,不脫續踢,越踢越勁,拼命地彈深,勁道一次大過一次,那模樣看似真氣在體內撐脹已讓蟲子感覺十分難受,掙扎只見更加劇烈,來到後頭那由蛐腿所釋放出來的力道之大,竟然硬生將身上一腿,直接脫捏了雙指間那宛如大石壓鎮般的緊錮。

                

                  

                        

                  

                 

                    

㏒(¥)

               

               

               

                

肥壯的蛐蛐,此番頭地腳天僅靠細肢撐身,而竹竿般的腳脛於真氣鼓動下竟然一味的狂掙亂踢,這番過於激烈的連動著實令人不安。

眼中估量著,若再這麼強拉硬扯下去,蟲隻細腿肯定硬撐不過而非當場折斷不可,情況如若演變這般,那麼這慘狀和剛得到一匹千里寶馬卻又壞瘸了一隻馬腿何異?!

『這簡直就是無法補救的噩夢,倘若過了那道臨界便是物極之反,事情可萬萬不能如此,再不收手怕是過晚了!』運功人思及此處,當下緩出內勁,氣回脈己,收勢固元,不再推動真氣對著蟲身進行灌注。

而蛐蛐這頭,微小體內突逢真氣竄入,那景況直如平靜海面卻遇驟發風浪,一陣陣莫名的驚濤如發了狂的瘋犬直撲岸礁還拼命地啃咬,好幾次外表堅硬的石礁都被咬碎在浪花的利齒瘋唾之下。

眼看狂湧即將越堤成澇、岸地無可避免將要下沉,便這當口,彷若一個巨大的渦漩出現在大海中央並一路向著岸邊快速掏來,它伸出千肢百手拼命地向所有迎面進行抓攫,無一倖免,早前那些肆虐著岸沿的犬瘋狂噬全數成擒,才須臾,漫澇的海水全被搜括並向著海中一路退去,而原已越堤氾溢的海面則從岸邊向外退出十數丈才見停止,經此來回,一切重新歸復尚未風浪之前的平靜。

         

        

          

cc

           

     

         

  

           

也不過才彈指之間的事情,但對蛐蛐而言,卻彷若地獄門前走上一遭,這條命算是幸運撿回來了。

蛐蛐在真氣引動下竟然變得生龍活虎,此事入眼,心頭竊喜 ...... 『是了,正等著你這本事呢。』

當下,揪蟲的手將懸腳的蛐蛐重擺掌上,期間還透過滿意的眼神端詳這珍貴的收獲。

就在人將內功引停之後,癱軟不再的蛐蛐兒站起身子,牠理了理觸鬚還縮了縮後腿,一切如常,彷彿剛才那番病奄奄與牠一點關係都沒有,蛐蛐兒只是朝著身子做著整理收斂,那模樣看來、似乎正為著即將的逃離而做著一份暖場。

而人這邊,就這麼點蟲子心思你說他如何不懂,只是蛐蛐兒才回復的身子仍然脆弱,為了避免過力緊抓而弄傷牠,因此,對於蟲子將要逃越也只能眼巴巴放任,不過放任歸放任,關於提防逃脫的蓄勢這頭可從來都沒少過。

果不然,前後之間彷彿換了個身子,此刻蛐蛐兒看來精神抖擻,就在理畢身子之後,只見牠不疾不徐地向前爬動了兩步,隨後伏低身子,還令雙腿滿弓跟上,明眼人一瞥就懂,這不正是即將遠彈的一份出逃謀策嗎?!

便這專注著蛐蛐兒就將踢腿彈飛、人手微起攔捕欲出當口,卻發覺這蛐蛐兒似乎有所顧忌,身子即將彈走這事並未如預期般出現,只見牠後腿本欲猛推那積極的身形竟然驟緩,似乎一旁埋伏已被瞅見,衝著這鬼祟以及身旁弦上欲發之箭,蛐蛐兒當場停住所有動作,還讓自己彷若木頭般原地撐著。

        

 

    

      

    

        

╔¥╗⊙⊙

 

 

 

 

 

 

『怎生,不逃了嗎?!知道逃也沒用,對吧?!你這蛐蛐兒還算識時務,腦袋不差,知道不生事少折騰是聰明的辦法!』

這人看著掌中停住的蛐蛐,嘴巴還跟上一陣功夫。

原以為事情走到這節骨眼應該可以功德圓滿,誰知那話才剛脫口,原先僵著掌中不動的蛐蛐兒,這時卻突然轉過身子,不過牠並沒有抬腿續前,只是將原本伏低的身子撐高,而後還是不動,又把自己當成一塊木頭擺著。

坦白說,經驗中的確看過蟲子偽裝自己,但還真沒看過身形畢露、雙目緊盯之下才開始偽裝自己的蟲子,而這麼催眠自己還當別人都對自己視而不見,如此好嗎?!坦白說,這舉動實在不尋常到讓人有點丈二金剛 ...... 『這蟲子到底在幹嘛?!』

滿腦狐疑全被綁上繩子,還同時栓到那雙此刻瞪得已經不能再大的眼睛之上。

不過這蛐蛐也怪,似乎完全不理會身旁的關注,撐高的身子停著原地,只是故我,不動就是不動 ...... 『要逃嗎?!還是?!』便這蟲子欲動還停的舉止,讓原本杵著原地這尊金剛,身長瞬間從一丈二飆天到兩丈四,更高了,我想,這輩子真要能摸上金剛腦袋一摸,看來應該是沒指望了。

夠折騰人的這是,從一開始輕看蟲子的瞭如指掌,一路來到眼前完全無法理解,只能說蛐蛐的行徑完全跨出了預料的軌道,這儼然成了極大的挑釁,當著人的智慧。

『只是,不管是動是靜,這蛐蛐總不能一輩子都撐著掌上重複這些橋段你說是吧?!除非,牠還有什麼更高明的手段?!』...... 思及至此,雖然眼前鬥智落居下風,不過這人心頭的篤定依然沒減,總是不變以應萬變。   

便這時,蛐蛐不動的身子忽然有了動靜,站著原地,只見牠將頭部抬得頗高,之後又繼續停頓,裝得挺像回事一副若有所忖地模樣,不過此忖看來依舊難揣,真不知那蛐蛐兒葫蘆裡到底賣著什麼膏藥?!

這狀況看得人除了狐疑,還頗想發笑,心想這蟲兒的名堂還真多,就這麼自顧自地在掌上踏著牠自個兒的台步,真不知道眼下這蛐蛐兒接後準備登台的到底是哪一齣?!

而就在人卸去心神上的繃緊,輕佻地猜想,這蟲子下一步又要搬出哪種滑稽來木化自己 ... 便這當口,一陣騷動來得突然,眼看才方僵住身子的蛐蛐兒,這時竟以令人反應不及的速度,將那高抬的頭頸朝下死命地一口,直接又快速、吃勁地朝著那人手掌嚙咬下去!

          

          

             

              

               

             

@#☆※& ...

                  

                 

                    

『唉呀 ~ 痛死人了,這是?!』

便這迅雷不及掩耳的舉動,完全不按牌理出牌,一招竟然輕易晃過人的這端早已料準的完美鎮守。

任誰也沒想到,一身越逃詭計被拆穿的胖大蛐蛐,像是吃了豹子膽,竟然凶狠來上這手「回馬咬」,而心頭沒作準備這檔事,此時無疑更放大了那人身上的正常感受。

果然,突如其來這番嚙咬,硬是痛得人是哇哇大叫,那番疼痛,肯定逃不出椎心,即便此人武功造詣已貴為青城派的六當家 .....

              

               

              

               

             

          

ξ ξ

           

            

                

              

                 

                 

『喔呦,怎麼?!  哈哈 ~ 太好笑了這是!』

據此光景,身後不遠忽然又冒出一陣鬼魅般的怪聲怪調。

這聲調不僅游著絲還飄上尖,入耳頗為刺刮,才透入心頭便將身子搖得冷顫直來,此不打緊,還順帶一身汗毛都給扶得又直又挺。

不過好在這份狹笑聽來沒有惡意,只是熱鬧一旁,應是早前傳音而來的遠方此刻已經翩然走近。

掃興的是,眼前六當家似乎沒意願搭理身旁這忽訪的攀嗑,或者該說,此刻這位六當家委實沒有那份心思架橋搭話,就瞧這蟲嚙之切,那痛楚十分已將人咬牙成額上青筋如此,心思全弄擰在皮肉痛覺的迷途當中,況且眼下這蛐蛐雖然到手,卻還未能一把成擒,你說這一時半刻誰還要怎麼去理會誰誰來著?!

怠慢已是無可避免,只能讓來人自個兒將熱臉先拿身上的熱情溫煲著,待得心思來時再商洽這熱絡之事!

                              

                    

            

             

※ 。。。

            

           

             

            

          

而你說這尋常人們若是遇著蠻蟲狠咬如此,那情況又該何解?!

大抵不過『啪、啪!』兩聲,直接讓這蟲子掌上買單來得乾脆些!說真格的,遇上這種皮肉傷損,當真沒見過有誰在這節骨眼上還對那噬人齒牙客氣的!

只是眼前情勢卻不能等而視之,因這胖蛐蛐是老佛爺、是搖錢樹、是老祖宗,牠可是六當家準備拿來供養、拿來伺候、拿來同人比鬥輸贏的寶貝心肝,別說是巴掌了,就是抓取的時候都還要特別留心這手上力道是否過大、過蠻了。

衝著這些心思,你說那蟲子朝人大咬之後,他六當家跟著又能怎麼著?!

瞧瞧便知,只見遭咬的手掌鮮血直流,可這位六當家卻連吃痛猛甩都不敢,自然遑論巴掌了結這事。所謂逆來順受大抵便是這等修為,堪稱表率,誰叫他掌中之物是自己的夢寐冀求,遇上了,沒他法,一個願咬,一個願挨,說到底就是不能收攤,只能拿著善意去買斷手掌的繼續開張。要糟蹋麼?!請便!總是小不忍則亂大謀,認了,至於狠下心這檔事,必須說眼前在理智線的綑綁下,對蟲子完全沒有狠下心的可能,狠下心只能拿來砥礪自己在衝動上頭頻頻冒出的尖角!

而事情總是這樣的,這人的身子若遭受痛楚,當下反射必然,若肢體揮甩、若痛處輕撫、若原處蹬跳、或者呀然大叫、或者口吮指含之類 ...... 彷彿一種宣洩或是疏導,朝著痛覺作著一份補償,此是常情,然 ~ 今若有人硬是如此不做呢?!

如此不做大抵是忍,忍是理智上心,只是這忍對著人心雖有駕馭之能,對痛楚卻無勾銷之力。

忍之能為頂多就是霸著心,將原本鬧心的痛楚給一屁股擠上腦子去,然後,跟著麻煩事就來了!

因成日無所事事乃腦之擅長,當痛楚全都塞給腦子之後,這時便是忍的開端。

當忍開始,也就是想對著人進行搬弄的時候,這搬弄多了之後,新的痛楚於焉產生,如此,舊痛未却而新痛復生,它們於同樣一件事的上頭堆疊。

隨著堆疊漸甚,身上的痛楚開始放大,而後人只剩更痛這選項可以拿來填塞感覺。

如此惡性循環,無盡無窮,這之後,人不僅不會出現最痛的頂,還往往得砌上更多、更痛的階。

至於腦子?!說到這腦子,它什麼都想,唯一就是不想停。

       

    

      

    

  

@@

      

         

          

          

           

其實蛐蛐並非牙尖嘴利,平日啃嚙也僅草、葉之類薄軟,他六當家好歹也是個習武之人,這武練久了手掌上多少也鋪墊著繭肉,就這粗硬,當不至於不經咬,怎生此番竟讓這弱小百倍於人的夜鳴小廝給咬成如此疼痛難當?!那不爭氣的模樣和這青城派的六當家聯想一塊兒,真是極大的違和,總覺有那麼點言過其實的味道。

可再回過頭來瞧瞧先前亂石跌跤那段施展,卻又感覺此人武功造詣著實不低,說要不經咬還真不至於,只是此咬心扉痛徹看來應該不假,這小小蟲兒,又無陰辣毒汁,如何竟讓眼前昂藏七尺的武學練家子給吃痛如此?!

難不成蟲子同人一般也來瞋恨一套?!

又或者那蟲的膽識真讓六當家的真氣給托大了,一般任督二脈打通之後,大抵人便開始超凡,這人都可以,請問蟲子怎不?!

又或者蟲子被當成狗給逼急了?!一想到方才身子內那彷如煉獄般的翻攪,想著此番若再出逃不了,爾後日日三餐葫蘆依樣,或者再加一份夜消,便這驚駭你說蛐蛐能不跳牆?!能不走險?!

        

只是這時筆者想起了惠子說的話:『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又想著莊子說:『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隨後又憶起孔老夫子的諄諄教誨:『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綜觀以上三話,大抵筆者成竹於胸,眼前這蛐蛐為何會有如此噬人蠻力,若細究,知道的人應該只有莊子了,這事問我我是不知,但我知莊子是知道的,所以,其實也可以說我是知道的!

        

          

      

           

      

 

∩∪∩∪∩

  

  

  

  

好了,是該停止偷篇幅的閒嗑牙了,言歸正傳,眼前到底他六當家該如何收拾這頑強的蛐蛐兒呢?!

除了吃痛,面對嚙咬此刻六當家並未多餘反射,依舊維持那平擺的左掌繼續托住發狠的蛐蛐兒。

不過另一方,他卻刻意垂下早前蓄勢的右掌,做勢放棄,打算以這等模樣讓蛐蛐兒放下警戒,不再顧忌右手而來的伺機。

然~如若真是放棄,那麼之前的努力不都成了白搭,看著六當家一路對著蛐蛐兒如此冀謀,可以想見此般編派並非事演,道理總是這樣的,所有看似自然的表面、那內裡總還蘊藏著不甚自然的蓄意。

此刻六當家雖將右掌刻意垂下,實則,藉著低擺的位置讓右掌從蛐蛐兒高抬的眼目中消失,果然,一股內勁這時灌注右掌,以退為進的結果,其實人的這頭正專注地籌謀著另一場待發。

而蟲子這邊,以為自己攻擊佔了上風,居然忘情地啃咬了起來。

笨蟲子還當這一切都是自己手段高明的結果,便這蛐蛐兒心防完全卸下光景,倏地一招『隔靴搔癢』,兵不厭詐這位六當家,竟然揮動右掌以如魅似風之勢襲來。

此刻端出這招『隔靴搔癢』,看似快如閃電,實則輕指淡出,一路追著蟲身直拂,簡直出其不意。

這下換蛐蛐兒驚呆了,在這之前,一對咕嚕小眼望著對家把威脅都擺下了,十足放棄的模樣,局勢變得如此稱心,這讓牠顯得有點得意,忘形的小腦袋更是轉悠著 ... 『任誰也禁不住咱蛐大爺這驚天一咬,肯定吃痛難捱而服輸認栽了,連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神勇,請問,遇上大爺能不放棄嗎?!』

可就在蛐蛐兒自鳴得意當口,誰知,原先拔營認栽的後撤之師,眼前奇兵未料竟然穿林突至;驟逢大柱(手指)直直衝來,那陣仗著實令蛐蛐兒反應不及,腦筋一片空白,瞪大的眼目反將自己如木雞般釘死原地,而湊上圍觀的另一些眼目,則當場臆測起蟲子大約何時將要買單?!

    

   

   

   

   

   

??

  

 

  

  

  

  

不過,六當家的手指對蛐蛐兒雖如龐然大柱,看似碰撞後身骨粉碎已是難逃,然~箇中巧妙其實藏在這招『隔靴搔癢』上頭;所謂『隔靴搔癢』,實則施招餵力酌以輕承淺受,並不以力道強施作為招式的設想。

再說這『隔靴搔癢』,招如其名,雖搔癢處不著,但對著癢處仍予著墨,只是靴表如攔,如欲穿透勢必經歷一番擋隔,此致原勁雖堅,卻被迫緩搔成觸,讓人只能徒癢施力而癢皮難耐。

可是,若就這麼施力無功的話,那麼,請問這種招式拿來與人比武又有什麼用處呢,不過就只是淨晃些空拳虛掌來假打假力而已嗎?!

其實,若只因這施力無功便看輕此招,著實可惜;因為天下萬物,各得其所,各取其用,若真細究,此『隔靴搔癢』於招式分派上可歸諸虛招段落。

虛招本意,僅巧不工,雖不能設敵大害,卻能因其淆目而致敵虛耗,須知高手過招,輸贏只在毫釐間,而虛招一類,其所置存往往逐此毫釐,君不見輕如稻草一根,卻還存有壓垮駱駝大騎之微末可能?!

也因招式本虛,故輕靈飄忽常其髓,加之遊走必然,則虛無縹緲實其精。

是以,歸根究底,癢處看似搔進莫能,卻能以多處博施而將彼敵矇成眼花撩亂。

只是高手過招並非一味走虛,偶爾和實交參,虛實互發、真假互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如此這般,目的在令對手實則陷沼,虛則搏磚,攻如落甕,防不勝防。

另外,既然談到虛招,那麼此處也順道一談這實招章節吧!

習武之人最忌拘泥,都知武功招式本源於行武者那顆形意之心,而今若意隨心轉,特地將這招『隔靴搔癢』給打實了呢,你說這麼便是錯事錯法了嗎?!

其實未必,如此將虛給做實說到底也還有招,這招行家給了個名堂,喚做『隔山打牛』,同樣脈絡,手法略異,不同運勁,一巧一工,異曲彈卻。

好了,談了這麼多武功招式的見解,那麼方才這招『隔靴搔癢』到底搔得牠蛐蛐兒葷素怎般?!

  

  

  

  

  

  

        

        

                         

  to  be  continue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鄉土異想
下一則: 〔短句.凝〕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4) :
44樓. 鬼頭刀 ^ _ ^
2019/12/22 11:41
...

繩結

是牽動的起點 ...

   




北風在天與地之間打了一個繩結

跟著
霜雪就來了 ...

跟著
湯圓就來了 ......


鬼頭刀 ^ _ ^ 2019/12/22 12:50回覆
Fox好冷

Fox好冷Fox好冷

Fox好冷Fox好冷Fox好冷

Fox好冷Fox好冷Fox好冷Fox好冷

Fox好冷Fox好冷Fox好冷Fox好冷Fox好冷  ...... 冬至!
鬼頭刀 ^ _ ^ 2019/12/22 13:11回覆
43樓. 鬼頭刀 ^ _ ^
2019/12/21 09:25
......



自轉
把旅程翻頁成日夜
推著世界
一路前行



公轉
將因緣飽和出春夏秋冬
傾注風景
蓄滿心頭





而引力

真空,妙有 ...





走在緣的這條道路上


42樓. 鬼頭刀 ^ _ ^
2019/12/20 11:33
......



天涯海角
宛如啟程前的篆刻
以心跳的力道,斧鑿


時間的芭蕾
形影不離
一路迴旋著季節的線譜


每一步都是探索 ...


鋼索
拉著平衡桿
一起踏過舞鞋的顛頗、和平順
和妳我



鬼頭刀 ^ _ ^ 2019/12/20 11:45回覆
41樓. 鬼頭刀 ^ _ ^
2019/12/19 02:50
...
千山萬水。
40樓. 鬼頭刀 ^ _ ^
2019/12/18 00:59
......
39樓. 鬼頭刀 ^ _ ^
2019/12/09 11:03
......
/


世界
宛如卷軸
滾動著雪窗

一路
由時間
起伏著人心。


/



雪窗

go throught

雪窗

pass away



/



so,

let it snow ......



/
38樓. 鬼頭刀 ^ _ ^
2019/12/09 02:45
...
/


當大雪來時
他們在每間屋子裡頭蓋燈塔
因為
當人們踏出大門
之後,
便是汪洋


/


溫暖,
原本牧放在外

卻因為冬來了、
因為冰雪佔據了整座牧場
所以
人們只好把溫暖趕進屋子裡,圈養。


/


如果冬天代表距離
那麼,大雪就是不歇於岸與岸之間的
江濤 ...


/
37樓. 鬼頭刀 ^ _ ^
2019/12/08 13:08
......
/


世界不停止

天,行建,
君子以,自強,不息


/



趁著風勢
推進
凜冬的船隊終於
發現
新大陸
他們從山稜的位置,登岸
於短暫的紮駐之後
開拔
而後行走
一路向著山下

勢如破竹
摧枯拉朽
直至大雪,
以深白開墾了整座平原



/


人的活動範圍於熱脹之後
開始冷縮


/


天空沒有雪
因為
祂把雪都給了大地


/



秋天的餘燼
這些落葉之後
世界慢慢地流失了最後的
一點餘溫


/



關於冬天
他們說身子容易破洞
所以要

補身子。


/
36樓. 鬼頭刀 ^ _ ^
2019/12/05 11:33
^ _ ^





櫓搖聲連

擺渡於這些文字之上
我們橫越了句子的水域
我們瞥見了 ... 心跳的倒影 ...


而漣漪
向是湖心行書的, 筆劃




鬼頭刀 ^ _ ^ 2019/12/05 11:39回覆
35樓. 鬼頭刀 ^ _ ^
2019/12/02 12:45
... ... .... ...

鬼頭刀 ^ _ ^ 2019/12/03 20:1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