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詩的旅行》
2015/01/15 21:17
瀏覽560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詩的旅行》──作品簡介 

(一)創作理念:是詩的旅行,也是旅行的詩。本詩集,以台灣為疆界,藉由簡樸的背包旅行,將所見所聞所思所感,轉化成詩。這詩,有些是事後經由沉釀、回憶而完成,此過程,等於再次的心靈之旅;有些則是,完成於旅途中,換句話說,是帶著詩在旅行,不管完成或未完成,詩,已獨立於人之外而存在,它自身也在旅行,旅行的人,反而成為一處被凝視的風景。徒步行旅是慣用的技倆,試圖用腳的悠閒與勞苦,自然逼出詩的甜汁……整個創作儀式,其實就是一首無法重製的行動詩。

(二)本詩集,分九卷,共113首。其中作品曾獲時報文學獎、大武山文學獎、夢花文學獎、玉山文學獎、花蓮文學獎、過城──慢步台南徵詩入選等獎項,有客觀的肯定。

(三)本詩集,內容編排模擬人(或詩)實地旅行的路線,由家鄉彰化出發,順時針繞行而山而海,有浪漫懷想,有憂鬱情傷,更有激越發聲,是對生死於斯的土地,虔誠地感受、享受、領受。

 

 

◎小檔案:

類別:華語新詩

作者:陳胤

出版:彰化縣文化局/2014/10

頁數:234

工本價:100

售價:200元

 

@目錄

(一)啟程

啟程

我的詩跟著賴和的前進前進

初春,十八彎古道

山徑

攀木蜥蜴

鳳頭蒼鷹

黃雀

森呼吸

灰面鵟鷹

鹿港行春

惠來遺址探坑的眼

追憶楊逵與東海花園的一片光景

 

(二)旅途,火車上

旅途,火車上

暮春,記憶爬上舊山線

桐花.紋面.青衫布

預約幸福

油桐花落

桐花密碼

哀稻

島嶼不會再哭泣

停駐新竹驛的巴洛克風

十七公里海岸的憂鬱

因為風......

 

(三)一路北上的火車

一路北上的火車

聖誕老公公進城了

台北街頭的流浪漢

台北,傾倒在誠品台階的閱讀癖

血的呼吸與痛

這城,末日前夕...

山的容顏

午後,淡水河岸的片刻

淡水清晨的彩虹

那凝眸,就貼在發呆的窗前

十三行遺址

基隆河畔的黃鸝

雨港夜語

想念的預告

 

(四)家,旅行中

家,旅行中

時光二手書店的時光

鯉魚潭漫步

慕谷慕魚的想望

瑞穗,愛戀23.5

掃叭石柱

恩師之碑

港口的海稻米

夏天,在瓦拉米古道穿行

我在台東,旅行中

巴歌浪的海灘

大坡池的晨

都蘭,行在台11

濱海小屋

遠眺綠島

聽海

你是一尾魚

讓淚水淹向美麗灣

親愛的大海

黑森林

琵琶湖

鐵花村的波光

走在馬蘭的路上

飛魚

 

(五)阿塱壹,請不要說再見

阿塱壹,請不要說再見

綠蠵龜

出火地景

風吹沙

龍蟠草原

行在社頂公園

最南點

鵝鑾鼻燈塔

船帆石

砂島的貝殼沙灘

龍鑾潭的冬雨

迷鳥白額雁

遠眺貓鼻頭

關山落日

萬里桐的落日

候鳥

 

(六)我在移動中存在

我在移動中存在

高雄火車站隨筆

港邊私語

高雄漁人碼頭

1871沉靜的波光

Love River

摩天輪

漫步鳳山溪畔

安平古堡

古堡城壁遺跡

延平老街

乾隆海堤

東興洋行的春夜

夕遊出張所

安平樹屋

飲一杯玉山旅社咖啡

我是油彩的化身

越獄

戀戀西螺大橋

 

(七)陳有蘭溪的低吟

陳有蘭溪的低吟

沙里仙溪匯流處

八通關古道的步履

危崖沉思的玉山石竹

看不見的玉山

東埔午後的窗外

斯文豪氏赤蛙

望鄉的呼喚

凝眸,日月之潭

山櫻上的霧社血斑天牛

你就這樣失去了蹤跡

 

(八)當台灣海峽的淚,滿潮

當台灣海峽的淚,滿潮

可以嗎?

哭笑之間

剪影

白海豚

 

(九)下一站,幸福

下一站,幸福


@後記兼得獎感言

某日,獨自走在童年的街頭,是上學途中吧,我突然向自己發問──我為什麼在這裡?就像現在,坐在咖啡店書寫的我一樣,有著相同疑惑,只是隨著時間的淘洗,已經沒有幼時的惶恐與無助罷了。

那時,走著走著,直覺身體慢慢輕飄而後上升,我好像看見另一個自己,或者是,另一個自己看見當下的我……驚慌之餘,我凝一凝眼睛,又回到現實的馬路,我在內心呼喊自己的名字壯膽後,繼續上學去,不過沒多久,又恍神了;這回我想起了頭髮斑白的爺爺,那麼老了,快接近人的生命終點了吧,我不是詛咒他,而突然慶幸自己年紀小,還有好長的一段路可走……

從此,那種忽然脫軌的恍神,便時常出現在我的生活,且漸漸與它和平相處了。長大後才發現,那不照鏡子也能「看見」自己的功力,沒什麼好奇怪或驕傲的,那叫「內省」,一般人都有此經驗,只是程度深淺不同而已。

其實,我親愛的爺爺,還走了一段近三十年的路才過世。對小孩而言,每一條路似乎都好長好長,只是不知該走哪一條或如何走才好?不知不覺,我已經走過了千山萬水,在眼前延展而去的,仍是許多無盡的路。而這一路上,悲歡離合、歌哭笑淚的場景,不勝數計;但那匆匆而過的歲月中,還有一種令我心悸的畫面。它也是發生在突然間,但那突然比恍神還不突然,出現頻率低,卻更具震撼力;不同的是,恍神是出現在孤獨的時候,而它隨時隨地會發生,即便與朋友聊天中也會突然乍現──一種似曾相識的景象,無預警地嵌入你眼簾,像熟悉卻又記不起的夢境,當下讓你直覺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命中注定……

是的,生命永遠無法逃躲,尤其自己,當童年那次有意識的「恍神」後,便已在這人生列車上奔馳,我無從選擇,只能像過河卒子不斷向前,向前,直到終點。或許上班的日子使人麻痺,我那清醒的神經,越來越少悸動,我甚至時常懷疑是否誤入歧途而惴慄不安。

咖啡涼了,我望向窗外,彷彿一個虛擬的世界,真假難辨;那一幕幕飛奔而去的人生風景,蒼涼卻參差著幾片溫暖的陽光,閃爍中,我聽見自己與別人的故事,聽見山的呼吸,聽見海的歌聲,也聽見響自靈魂深底細細的鼓聲。玻璃,因此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我在匡郎匡郎的重複節奏中,深切盼著,盼著那似曾相識的夢境。

一齣偶像劇裡的經典話語如是說:「原來愛情從來沒有離開過,只是我記得,你忘了……」是啊,幸福也一直都在那裡,只是與你擦身而過。於是,明瞭了憂傷怨嗟於事無補後,我正學習在忙裡偷閒的咖啡香中,微笑期待著下一站;下一站,幸福……

(陳胤/2011/7/23

──發表於《笠詩刊》第28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我的創作出版品
上一則: 鳥的旅行
下一則: 《戀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