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千里迢迢
2019/01/20 22:09
瀏覽623
迴響1
推薦15
引用0

──時光二手書店的時光

 

@

   這杯咖啡,還真是千里迢迢啊!真的,是繞了台灣一圈才喝到,一點也沒誇張。甚至,連故事都有點遙遠。

   今年四月初,趁大好春光,我滿懷歡喜來到花蓮鹽寮海邊進行一項駐村創作計畫,這駐村,非應邀,而是我自找的,小咖如我,不會有這種偉大的邀約啦。但,我慢慢學會一種密技,設下一個美麗且幸福的陷阱,讓自己悄悄自然陷落,自己捕獲自己,然後忘情地享受其間的快樂。去年在台南的「南寧文學‧家」,住了整整兩個月,寫了一本為府城量身訂做的詩集,雖結尾有那麼一些些遺憾,但確確實實渡過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時光。

   食髓知味後,三不五時,一直在物色下個獵物。因緣際會,靠近年底時,在臉書大神臉上看見一則濱海小屋徵室友的消息,「適合避靜、寫作」,地點是花蓮鹽寮,那時眼前突然升起一絲亮光,啊,如果每天可以聽著浪濤,伴著太平洋寫詩,該是多麼美好的生活呀!何況那海邊,又是知名作家兼哲學家孟東籬與簡樸生活實踐者區紀復的秘境,讓我更加嚮往了。

   消息轉發者,是台東晃晃書店的闆娘,我交換咖啡的首部曲,就是去與她進行的,那次相談甚歡,很愉快的經驗,當然選擇相信;而分租者,是一對年輕夫婦,一位音樂工作者,一位食農教育者,過著「半X半農」的簡樸生活,算是跟我同頻道的人,因此,沒去場勘與試住,就下了一個月的租約,並匯款過去。

   為了避開吾家陋巷八卦功力強大的「水電嫂們」與其小屁孩,我特地選擇清明連假前進駐,誰知,千里迢迢到達目的地時,才發現住屋在台11線大馬路旁,而我租賃的二樓房間,是鐵皮加蓋,幾乎沒隔音效果,啊!晚上幾乎是睡睡醒醒,尤其連假那幾天,車流是二十四小時川流不息,別說安靜創作了,連睡眠都是奢求,於是,我成了「蘇花改」通車後最直接的受害者,「沒想到會變這麼嚴重!」屋主(二房東)驚訝說:「以前不會這樣吵啊!」他們住一樓,且是水泥建物,屋舍面向海,又低於馬路平面,所以不覺得吵,真的咧,在前面亭仔腳,海浪聲幾乎蓋過了車聲,濱海小屋的fu,乍然出現。

   有兩個天氣惡劣的晚上,他們的錄音間,好心讓大病初癒、神經失調的我借住,啊!與我樓上的房,簡直天壤之別,活像個防空洞,寧靜無聲。天堂地獄易位,也是獨特的體驗。好不容易撐過連假,週一,第一個上班日早上,猶疑了一下,我留了字條,就迅速逃離花蓮,回到彰化老家。

   會猶疑,當然是捨不得太平洋,那美麗的海,除了暴雨的那天外,我每天都在岸邊流連徘徊,來來回回,把身上每寸肌膚都打開,裝滿浪濤聲,好抵抗屋裡鼎沸的車水馬龍。這種三溫暖式極端的生活體驗,還是頭一遭。你或許會問,詩呢?當然還是有詩啊,日昇日落,共寫了十首詩,那是我的秘密武器,也是支撐我活著的勇氣,大海知道。

   你知道的,原本一個月的駐村計畫裡,我也預藏了交換咖啡的戲碼,想說,那樣長的時間,花蓮,要找杯有緣的咖啡應不難吧。所以,也沒事先約定特定商家,心想,至少有「時光二手書店」,它是我的口袋名單,多年前我曾以它為題寫過一首詩。但,後來爆紅後,使我有點卻步,就隨緣吧,交換咖啡的初衷,本來就是要讓它充滿無限可能,來到太平洋岸,不想有任何牽絆,這裡,適合練習飛翔……唉,計畫終究折翼了,我遂將《咖啡‧咖啡》送給年輕屋主,連同我的處女詩集《流螢》,沒有任何怨懟,就當成他們實踐簡樸生活的祝福,或許有一天,這些心意會成為太平洋跳躍的音符,成為他們的歌。

   回彰化後,沒想到,神經失調症狀加劇,心悸、耳鳴、失眠、焦慮等身心症,都一一上身了。我,剩下一具乾涸屍骨,鎮日慌慌張張急著尋覓以前的我,波濤洶湧的太平洋呢?我青春飛揚的詩呢……

   休養了半年,有些症狀雖不可逆了,但心稍稍篤定些,我又想念太平洋了,十月初,我決定帶著我的老March展開兩周的環島旅行,回報她年輕時,帶著我上山下海四處拋拋走。因此,這也是一趟感恩之旅。惜物,惜情,病痛教給我的,是更深刻的了悟。

   我循著二十三年前,剛買March時第一次環島的路線,沿海岸從家鄉彰化逆時針往南繞。就這樣,我千里迢迢又來到花蓮,只是這次沒經過鹽寮,我從台11線切入新開的玉長公路,穿過海岸山脈,接台9線,進到花蓮市區。這回,就與時光就有事先約定。出發前,不想再找其他咖啡了,時光就時光,年輕時那首詩,就是情緣。

   只是,這咖啡,繞了台灣島一圈,讓我百感交集,千里迢迢的,不只是空間的距離,也是時間的距離,距上一杯基隆「金豆」的交換咖啡,整整十個月!千里迢迢的,更是心的距離,從慌亂焦躁,到漸漸安寧平靜……

 

@

   我坐在時光裡,看著時光在咖啡美麗的幻影中,一點一滴流失。拍照存證好幾回後,仍捨不得喝,輕輕聞一下蒸騰的熱氣,失靈的嗅覺,隱約還有一絲淡淡的香味,就這樣,那種奇妙的猶疑躊躇、反覆迴旋,便芬芳了整個受傷的心靈──啊!我終究又重新出發了,這咖啡,就是明證。

   時光,是一幢木造的日式老屋,也建造於日治時期,據聞至少有七八十歲以上的滄桑,看建築樣式,不是正規的傳統日式木屋,格局較小,少了迴廊與院落,只有簡單的平房屋身。較特殊的是,它頂上還有一個小閣樓,遠遠看,像是美濃地區菸樓的樣貌,令我備感親切。

   由於屋子就隱身在市區的巷弄裡,害我來時,與老March在車水馬龍中尋尋覓覓了好久,明明定位就在附近,繞了好幾回還是找不到,只看見著名的蔥油餅巷,後來決定先把車停好,然後用雙腳慢慢來晃,看到建國路的路牌了,相信建國路8號就跑不掉。

   這裡還是適合漫步,在新舊建物夾雜的氛圍裡,時空交錯的荒謬美感翩然乍現。時光剛好位於街角,三面採光,讓建物的光影變化更具立體感,屋後,是一塊小空地,靠屋一旁設有三層小看台,或許某些時候搖身一變,就是一處小型演唱會的處所。只是,另一面被一棟新建的大樓逼臨,一抬頭,顯得有點突兀與壓迫感。門前,那棵老龍眼樹,讓整個視覺景觀緩和下來,這隨和風招搖的綠意,才是老屋的心靈伴侶。據說,看它的生長狀況,還可預測颱風呢。仔細看,那大門被封了起來,進出時光,改由車輛來往較少的邊門,這樣的安排,讓屋內多了幾分寧靜。

   通常,這種咖啡之約,我都會早到,先在四周走走晃晃,讓心緒慢慢融入社區的情境,溫溫的火,緩緩地燒,一點一滴在腳步間滴出悠閒的氣味。

   我淺淺喝了一小口,讓咖啡汁液在唇舌間漸漸化開,然後徐徐入喉,甘醇香甜的滋味,暈染整個口腔……這細微的起手式,是我對咖啡與咖啡主人小小的敬意。

   剛進時光屋內,才發現裡面的空間比我想像的還大許多,在等咖啡的時候,我趁機四處瀏覽,啊,真的沒辦法,老屋獨特的氣質,總讓我這種老派的偽文青,不知不覺瞬間就墜入舊時光的美好想像裡,現實世界的諸多不完滿,彷彿都在歲月的剝痕中得到救贖。人與時光都會老,既然無法抗拒,就讓自己老得可愛,老得風流、青春,時時寫一首詩,假裝翅膀,四處逡巡,四處飛翔……學習自我解嘲,自得其樂,自圓其說,生命總在山窮水盡之時,一轉個彎,又海闊天空了。

   這是詩,教給我的勇氣。

   雖是假日,但客人只寥寥幾個,在時光裡,隨意慢慢閒晃,感受書的溫度與景致,是莫大的幸福。「書,就是最好的裝潢。」我想起虎尾厝闆娘的話,的確,老屋配上舊書,最適切不過了,而書架若運用得宜,那種隔而不隔的空間變化,令人著迷。

   時光屋內的裝置,以木造吧檯為中心,頂上古典的天花板吊著四盞柔軟的燈光,從外頭窺探時,就顯得神秘撩人,吧檯下,一邊巧妙地做成兩排斜斜的雜誌架,另一邊擺著三張高腳椅,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是,白色方形木柱上貼著「動身護土」的手寫春聯,這筆法與風格我熟悉且親切,那是環境運動友志李根政的書法作品,有幾年我每年都對他所領導的團體小額捐款,而過年前都會收到不同的字帖,我與他,都是在表達人對地球的一絲心意,而這心意相通,人間的溫情在此之中流動──看到它貼在時光,表示我們是同溫層,哈,這也是種溫暖的認證啊。

   吧檯前方左側,有個較大的包廂空間,裡面有一張長條大桌,看樣子,是辦讀書會與影展的場所。吧檯後,也有個隱密小房,別有洞天,我的咖啡,就在那裡頭蒸騰冒煙,原本我選定較靠窗的四人桌坐,因旁桌有個小女孩正抱著筆電用功,我怕我這怪異歐吉桑干擾到她,坐了一下子便主動搬到另個角落去,那牆上掛著「咖啡時光」的電影大海報,想想,這位置還蠻貼切的,遂自拍幾張玩玩,當成這次行動紀錄。

   那房前,主人很貼心地把地板架高,擺了一套小桌椅,設計成兒童閱讀空間,據說,附近理髮廳的某小弟弟,小學六年來,每天都到書店寫功課;還有些家長去辦事或買菜,也把小孩暫放到這裡自己看書,時光,儼然也成了社區的安親班,女主人不僅不在意,反而覺得很窩心,是啊,人的善念,一直在我們周遭流淌而我們經常不自知,正如同,時光看似無情潺潺而去其間也滿懷著對人的慈悲與溫馨……

 

@

   這咖啡,真的香濃甘醇啊。當我把我的書與詩籤給書店小幫手時,她問我要什麼咖啡?「熱的黑咖啡就好!」我都習慣性這樣回答。像我這種不登大雅之堂又自以為是的「行動藝術」,肯跟我玩,沒把我當詐騙集團已是萬幸了,心裡總是單純想著,盡量給店家方便,畢竟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前每一次交換咖啡,都選擇非假日,以免干擾人家做生意,但這次,環島行程的關係,時間點剛好落在週日,老實說,來之前心裡是有些忐忑不安,還好,今天客人不多……只是換個角度想,連假日客人都不多,難免擔心起時光的營運狀況,你知道的,台灣各地的獨立書店,幾乎都靠著理想的澆灌而慘澹經營著,簡直是個慈善事業,根本比慈濟還要慈濟,沒有財團奧援的心靈重建工程與行動,無疑更令人敬佩。

   時光,自2004年1月3日開店以來,已渡過近十五個寒暑,真的不容易啊,更使人讚嘆的是,女主人又找了一間老屋開起另一家時光──「時光1939」,拓展了藝文的領域與基地空間。

   我看見時光辦了影展、讀書會、講座,甚至現代詩的導讀等等,如此豐沛的藝文行動,令我的咖啡行動有點自慚形穢。啊,每個人生都有其困境,我生性懦弱猶疑,無法大破大立向前衝,我卑微的勇氣,只能做這一些些,但在上班族保守性格的框架下,這一些些的出軌,已足夠讓我內心激盪泛起歡喜的漣漪,每個生命都是獨特而唯一,再怎麼怯弱缺少熱情,我也不想一輩子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如何在安穩和諧的節奏中,偶爾稍微背叛一下單調步伐逸出幾聲高音,成為我時時刻刻修練的功課……

   仔細看屋內的陳設,發現時光主人也是個毛小孩呵護者,店裡諸多貓貓狗狗的海報與文創商品,以及勸募活動。剛進門時,就看見木造拉門的玻璃上寫著「勿讓貓咪出來,入內後請馬上關門」的警語,從網上資料,也知時光有兩隻店貓,是啊!貓呢?我眼睛掃描了四週,卻不見貓咪蹤影……當我走到吧檯問小幫手可否照相時,才赫然發現,一隻米黃帶點淡咖啡的胖貓,在雜誌架上的平台呼呼大睡,著實嚇了一跳,牠睡的溫床,好像是個陶製或塑膠仿陶的大盤,長方形,但四個角像葉片般往外大翻,活似一葉睡蓮,只是它是米色帶褐色滾邊,與貓咪剛好同色系,幾乎融為一體而渾然天成,我老眼昏花,竟一點也沒察覺,這也是一種值得學習的幸福與偽裝嗎?

   因此,我又發現一旁另一個大盤,但,上面是空的,於是心裡又問了,貓呢?後來才發現牠瑟縮在桌下,還帶著防咬頭套,這副蒼白削瘦的可憐模樣,應該也有一段不堪的故事吧,我沒問小幫手,牠驚惶的眼神,已炯炯向我訴說了……哈,我竟不禁聯想到,大門還有另一則警語「禁食蔥油餅」而差點笑出聲音來,那隻可憐小貓咪之所以如此可憐的模樣,該不會是蔥油餅惹的禍吧。

   時光對蔥油餅下禁令,你知道的,應是它的味道太過濃嗆,尤其這裡的做法是用炸的,氣味更是強大,用膝蓋想便知,店裡的書香、咖啡香、老屋的柴木香,遇見蔥油餅時,必定逃之夭夭。貓咪,聞到看到蔥油餅會想吃嗎?還是會抓狂而情緒失控……我無厘頭地想著。

 

@

   儘管我百般珍惜,咖啡,很快就涼了。就像時光,悄然消逝。

   我邊啜飲著咖啡邊看看在地的文宣DM,當下,對花蓮此刻正進行的藝文活動便有概略了解,這也是我咖啡行動的基本動作,這樣,一些美好的揣想,彷彿都在咖啡的氤氳中上演,而我隨時可化身為主角,隨著音符或故事而歌哭笑淚,甚至變身為一首詩,為遼闊的太平洋朗誦,即便沒人邀請,我在花蓮時,就是花蓮的詩歌節……是啊,許久以來,我的旅行都是帶著詩在旅行,也寫旅行的詩,因此,你會發現,我的咖啡旁,正擺著一本嗷嗷待哺的筆記本,儘管經常變換面貌,那都是我的隨身詩,筆跡、塗鴉,我生活生命的點點滴滴,都在裡頭遊走,找路迷路,迷路又找路,當然也有一些乾掉的咖啡汁液、污漬與夢想。

   這樣一路繞上來,我的詩,卻還在台東的金崙溪畔徘徊,進度嚴重落後。這次旅行,主要目的是帶March環島,每個點都停留一晚而已,所以,車再怎麼蝸牛,詩也趕不上我老而彌堅的March,因此,這咖啡喝起來有點時空錯置,在時光裡又有不同的時光在流轉,但又何妨呢?這氛圍也是一首過癮刺激的詩。

   但你知道的,整體而言,詩,只是我人間行走的一個姿態罷了,能不能生出來,還得看詩神是否眷顧,像此時此刻,旅途的疲憊還在眼角游移,鼻腔也有點塞車,筆記本的眼睛雖打開,主題也打定主意了,卻只聽見潺潺流水聲,沒有任何詩的足跡駐留,啊,年初鹽寮睡意朦朧的駐村不算,真的好久好久沒來花蓮了,儘管咖啡已喝了一半,心卻仍澎湃洶湧著,不禁一直想著我與花蓮的種種。

   自從中國客大量湧入,當我連非假日也買不到火車票時,就自動遠離花蓮了。

   記得首次來花蓮,是因為教師甄試的關係,想起來還真是不浪漫的邂逅,不僅如此,還蠻烏龍爆笑的──那時沒工作,為了省錢,一方面也因那種考試黑漆漆成功率不高,決定不想花太多錢住旅館,而人生地不熟,考場附近卻只見一家星級大飯店,反身看看邋遢的自己,一點也不搭嘎,後來還是硬著頭皮進去問,天啊,住一晚竟要價2700元!那時對我而言根本是天價,我遂頭也不敢回走了出來。

   當我站在美崙山上,茫然眺望時,眼見黃昏漸漸逼近,突然發現考場學校旁有間大廟,由於我當兵時有住過廟的經驗,靈機一動,就決定試試,表明緣由後,很幸運的廟方答應讓我過一夜,交換條件是隨喜添些油香。住持還很好心地要我跟他們吃齋飯,我心懷感激地想著,有眾神庇佑,這次甄試必定成功率大增,沒想到,飯後,當我要回房準備K書時,他竟跟我說,房客都要跟他們一起做早晚課──天啊,那就是誦經啊,這誦一回要一兩個鐘頭,我家就在村廟旁,再熟悉不過了,小時候也懵懵懂懂跟大人們玩過幾回──我隨即再跟他用溫柔的語氣表明一次,隔天一大早要考試,可不可以通融一下?沒想到,答案是,不行!

   「你先去洗澡,等下我再通知你。」他慈悲地說。

   就這樣,我最重要的考前K書夜晚,時間都懷著焦躁的心在廟堂繞著拜亭誦經緩行。晚課結束,早已精疲力竭,連臨時抱佛腳的力氣都沒了。你知道的,我在廂房裡,光想著隔天一大早又要做早課就輾轉難眠,若再這樣一搞,那還用考試嗎?越想越睡不著,要起來背書又沒力氣,好不容易撐到快天亮,趁天未亮,毅然決然就翻牆逃跑了。逃跑之前,我還不忘丟了一百元到油香箱裡。這是我跟神明的承諾。當然,考試結果就不用問了啦。

   哈,故事講完。你可以放心大笑了啊。

   現在回想起,微笑之餘反而有點心酸,關於那時的青春年少,不知有多少時光,都浪費在這沒意義、又看似公平其實不公平的考試上……

   啊,這美好的咖啡,竟想起這不浪漫的鳥事,還真有點浪費。或許真的是年初那場流感的緣故吧,把一些深藏歲月根柢的記憶又挖了出來。

   翻牆事件的兩年後,我通過教師甄試,正式分發到美濃的某偏遠國中教書,一年後又回到故鄉彰化。這樣輕輕一晃,今天又繞回花蓮時,二十幾年就過去了,也退休了。啊,時光就這樣,看起來很遙遠,有時又很近,不管你願不願意,它總悄悄來,又悄悄去,無聲無息。

   所以,這次環島,特地又回到美濃住一晚,記念我人生的一個大轉彎。才剛入庄頭,在月光山下便發現一隻美麗的黑翅鳶,棲在電線上張望,我的March自然停了下來,與牠默默相視,好久,好久,這別緻的歡迎式,讓我的心激動起來,那田園,那夥房,那溫馨的氣息,那燦爛的陽光,都在這,我曾經想當家鄉的異鄉閃耀,迴盪成綿延的迤邐風光。我本能地,循著昔日的軌跡,遊走漫步,青春是喚不回了,當我繞著嬌豔的美濃湖懷想時,陽光竟瞬間隱去而滂沱大雨……

 

@

   啊,我杯中的冷咖啡,彷彿也滴滴答答地沸騰,漣漪一層一層擴散著,光影交錯中,都變成迷人的湖光山色了。這是時光的腳步嗎?

   我趁起身上廁所的同時,又在時光內隨意走走看看,我在書架上尋尋覓覓,以前這是再簡單不過的動作,現在卻因老花眼要吃力對焦,鎖定書櫃後,眼鏡就要拿下,裸眼對視。朋友都勸我去配副多焦眼鏡,老花近視一次搞定!啊,我總是擔心這擔心那,怕不適應,骨子裡應該是在抵抗快速變遷的科技文明,就像我現在手上這生平第一支智慧型手機,是今年七月底才換的,原因是年底舊有3G晶片要全面淘汰換成4G了,被逼到牆角才捨棄傳統的按鍵機子,還真冥頑不靈啊,我總是被流行時代追著跑,當初剛買電腦也是百般掙扎,我也不明白我到底在抗拒什麼?科技文明或許可抵抗,但,時光,抵抗得了嗎?

   這些,我倒不是那麼在意,你知道的,真正讓我無法抵抗的是──詩。我在架上尋尋覓覓的,正是詩集。尤其台語詩,近年來,我投身台語詩的創作,並關注母語運動的發展,時時刻刻,周邊的景物人事,我多以此為觀察視點,緬想這島國的未來光景。我在那大書房裡,發現了詩的蹤跡,但不多,也有一兩本台語文作品,但沒看見客語的書。時光是二手書為主的書店,這又代表著什麼意涵呢?我又不禁揣想著。

   花蓮,與台東屬於所謂的後山,是原住民族的大本營,因中國漢族侵入開發較晚,相對著破壞也較少,日治時期統治者又建立許多移民村,再加上本島的二次移民,讓花蓮成為多元族群的雜居地,因此造就了豐饒瑰麗的多元文化,尤其太平洋與黑潮所帶來的廣闊視野,使台灣更像海洋國家的民族,充滿寬容豁達的胸懷,以此觀之,無疑的,整個族群生命的推演遞嬗,就是一首波瀾壯闊的史詩。

   儘管開發的怪手仍持續肆無忌憚地攫取珍貴的土地與心靈,花蓮還是好山好水,空氣清新舒暢,我總忘不了走在瓦拉米古道的閒適,忘不了憂傷在馬太鞍溼地被歡喜光復的心情,忘不了木瓜溪畔迷人嬌豔的慕谷慕魚,也忘不了吉安清晨的田野上空那群忘情飛舞的夜鷹,清水斷崖、太魯閣峽谷的驚奇險峻更是經常在夢裡翻攪,而魂牽夢縈的太平洋就不說了,當然,還有花東特有緩慢生活步調。這次,我在花蓮多停留一晚,主要為了時光的咖啡,多出來的一些時間,我特地去看看上次擦身而過的掃趴石柱,也去了未曾謀面的富源森林園區,享受了一整個早上的森林浴……

   啊,這些一直在我眼裡流轉的瑰麗景象,一個恍神,瞬時都跌入我的咖啡的夢幻裡,成了低吟迴旋的映影。

   我再啜飲一口變冷卻溫暖的咖啡,時光彷彿又老了一些,從玻璃窗縫投射進來的太陽光影,在地板上漸漸挪移而終致消散而去,黃昏了吧,那隻酣睡的胖貓咪不知起床了沒?那戴頭套的小乖乖心神是否安定了些?我偏過頭,趁著口中仍有咖啡芬芳,也關心一下另個角落用功的女孩,而書架上每本沾染風霜的書,似乎都靜定著,我們一起沉浸在花蓮秋日的午後時光裡,沉思了一會兒,我將僅剩的幾滴咖啡慢慢倒入口中,雖尚不足以漫淹整個口舌,我已順勢把那首未完成的詩做了一個收尾,沒有句點……

   是啊,時光的女主人呢?是否正在時光1939裡忙著?拜科技之賜,虛擬的網路,可讓時光倒流,我因此知道了她開店的故事,欣羨也感佩著。千里迢迢來此,無緣見上一面,還是有些憾恨。但心,是甜甜的。

   當我離開前去向小幫手道謝的同時,突然又瞥見吧檯後牆掛掉的老掛鐘,時間停留在4點52分,這幾乎是我辭別的此時此刻啊,時鐘停了,時間仍滴滴答答走著,歲月也潺潺而去,而我們卻都隱身在時光中繼續訴說著彼此無從知曉的故事,千里迢迢……

 

時光的貓,關不住...

愛,不離不棄...

幸福,一種偽裝...

咖啡,詩的腳步嗎...

憂鬱,美顏的眼神...

書,太平洋的味...

好狗命,是人...

歲月的光,不說話...

@咖啡進行曲......這杯咖啡千里迢迢,下一杯呢?啾

(陳胤/2018/10/14

PS.寫完文章整理照片時,發現老掛鐘,有不同時間,指針似乎會走,鐘擺不動,但應該還活著,還是我神經失調的錯覺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咖啡的旅行
下一則: 喔,柏琳娜!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清風荷語
2019/01/21 10:00

這般的千里迢迢

這般的閒情逸致

感受這文章的點點滴滴

令人心動...

清風荷語

感謝,點點滴滴

如溫暖時光,流過心頭

欲語還休

陳胤2019/01/21 20: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