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印度蜓蜥
2018/05/17 09:30
瀏覽726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自從流感服藥後,至今神經失調症狀仍未恢復,看看時日,已經剛好兩個月。

   這些日子,我一直在閱讀自己的身體,經常不自主回想起流感前生活作息與身體狀況,有時要很用力想才想得起,好像經過短暫失憶的那種惶恐茫然,吃克流感治療那五天,就是吃飯、吃藥、睡覺三部曲,人是昏沉無力,其間都仰賴鬧鐘喚醒,切換行動模式,由於五天療程不能停藥,我神經其實是處於緊繃戰備狀態,大概因為這樣,停藥後,睡眠時常心悸驚醒,尤其午睡,幾乎無法成眠,流感病毒早已被殲滅,身體卻還沒解除武裝,一直記憶著,記憶著戰場的烽火。

   近一個月來,我練習規律的跑步與腹部呼吸,想慢慢安撫還潛伏心中那隻野獸,當然,偶爾來山林走走,也是,無非想傳達已收到老天的警訊,期盼能與那獸彼此放生,互相寬恕……

   那日回程,快到步道出口時,地上落葉堆裡突然一陣急促聲響,啊,是印度蜓蜥,我想了好久名字才浮現出來,記憶真的卡卡。牠分布廣泛,常出現森林底層,深褐的體色,就是天然的保護色,混在腐葉細草間,若不動,很難讓人察覺,只是,牠對於外界侵入者,與生俱來一副敏感的神經,一有風吹草動,便急忙逃竄,這極度警戒的舉措,的確保護了牠不受天敵獵殺,但也容易暴露了行蹤……啊,那不是剛好我心悸的樣貌嗎?一入眠,那隻兇猛的獸就來吃我的夢,讓即刻我驚醒……

   兩個月了,我的身體還在夢的叢林,迷路奔逃。台灣眾蜥蜴都是卵生,偏偏只有牠是胎生,與我一樣,天生怪胎一個,牠會是我的靈魂出口嗎?我蹲下來仔細凝視、凝視、再凝視,腳痠了,頭暈了,恍惚間,我又陷入無邊夢境,我能再度找到迷途的心跳嗎?我慈悲的神。

 

(陳胤/2018/5/1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自然療癒練習
上一則: 綠褶菇
下一則: 人面蜘蛛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