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喔,柏琳娜!
2018/01/15 21:41
瀏覽618
迴響1
推薦7
引用0

──老鷹想飛的金豆咖啡

 

    「叮叮噹!昨晚是平安夜,一夜平安,充滿感恩,還是聖誕老公公可愛,沒有燒金,沒有放砲,夢裡都是晶瑩剔透的鈴聲,叮叮噹......明天一早,我要乘著歌聲的翅膀飛到基隆港灣,讓溫柔的#月光灑落海面上,向您保證,必定像一首#戀歌般風姿綽約,音符,裙擺搖搖,跳著浪漫舞曲,而我會在老鷹想飛的地方,跟著詩飛翔,盤旋,您若要#注文快說嘿!人生難得啊,波光瀲灩......」

@

    這是我在臉書名為「<<月光>>快閃行動」的文案,是聖誕節當天隨手擬的,要來基隆前的預告。老鷹,是黑鳶的俗稱,是啊,身為鳥人,我想念著黑鳶,想念牠盤旋的浪漫之舞,想念牠御風飛翔的翅翼,想念牠炯炯銳利的眼神……這預告,是想念的預告。而被標籤化的「月光」、「戀歌」,是我台語詩集,至於那「注文」,是台語的預訂之意,啊,你知道的,這快閃,是我最近推台語文的行動藝術,也是我害羞的打書方式啦。

    剛走出火車站,在路口天橋上方,一眼就瞥見牠熟悉的身影,姿態優雅地交錯翩飛,我等不及到海洋廣場,隨即拿出背包內的相機與望遠鏡備戰,其實這只是虛張聲勢而已,相機是早期的類單眼,最高畫素只有710萬,低階的感光元件,再加上接觸不良的電源開關,經常成功開機後獵物早已逃逸無蹤,而那望遠鏡,也是雜牌的入門款,30mmx8,獐頭鼠目的,鏡頭內面又有點生菇貌的髒污,是支十幾歲的老花鏡,這樣簡陋的裝備,活像個乞丐軍,如何作戰?那些大砲獵人必定這樣訕笑著。

    但,你知道的,人生旅途中,有些道路,我習慣逆向行駛,對於黑鳶,我根本不是來傲慢叫戰,而是來認敗受降,降伏在牠遼闊的翅翼之下,我甘心如此卑躬屈膝,在牠懷裡做一個被恩寵的小小俘虜。對於大自然,常常也是這樣的心情。

    你或許不相信,我連走在天橋的遮罩下,也無視路人奇異的眼光,頻頻找隙縫向天空張望,唉,這渴望,也是一種受虐狂式的病徵嗎?要不然,為何這同時自心底不斷湧現莫名的幸福感?

    到了廣場,果然有八隻黑鳶,持續性在港區盤繞,時而嬉戲追逐,時而俯衝水面覓食,我知道牠是食腐為主的鳥類,這俯衝少了魚鷹等猛禽捕獵的肅殺架式,好像蹲下來撿拾東西一樣輕鬆自在。每年1-4月,是黑鳶的繁殖期,公鳥常常會以精彩的花式飛行來向母鳥獻殷勤,我看見幾隻「早秋」的個體,等不及1月時序,早已忘我地在進行跨年狂歡派對……

    二年前來基隆,也是這時節,那時港口除了黑鳶外,還有一小群黑尾鷗,空中熱鬧非凡,與靜靜停泊一旁的軍艦及郵輪,形成一副唐突又和諧的畫面,引人遐思。我一直想著那雙翅膀,是御風而飛,還是被風拉著跑?

    黑鳶與黑尾鷗,牠們體型相當,卻各自有不同樣貌與飛行姿態,造物者何其奧妙,讓每個生命個體都以她特有的形式存在,並擁有別人無法取代的價值,這是自然世界的實相,但對岸上來來往往忙碌的人們而言,牠們或許都只是一種鳥罷了。而黑鳶,像許多鳥類,早已是被標籤化被商品化的鳥,當牠看見自己立在廣場上的雕像或印在旗幟上的圖騰時,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

    這次來,東岸碼頭也停泊著一艘豪華郵輪,你知道的,我並不羨慕它,我寧可變成一雙黑鳶的翅翼,終身守護一座美麗的島……

@

    啊,我的咖啡,一直在發暈,杯裡總有千百雙翅翼在飛翔,有時又變成一隻鋒銳鷹眼,炯炯瞅著自己的內心,偶爾呼吸急促而無法逃躲時,就用唇輕輕啜飲一口那甘醇的黑色汁液,曼妙的漣漪,馬上拯救了我陷入幻夢的耽溺與羞赧。

    這款豆子的產地,是巴拿馬國波魁特地區的柏琳娜(Berlina)農莊,不同於時下流行的阿拉比卡(Arabica),它是衣索匹亞最古老的原生種鐵比卡(Typica),經天然日曬處理後,再以中等偏淺直火烘焙,所以還保留較多的果香。

    老闆貼心地送上金豆獨特的聞香杯,裡頭的咖啡粉,就是我正在喝的豆子所研磨的,當咖啡還在玻璃壺中咕噥咕噥烹煮時,你可以先乾聞咖啡的氣味,心中彷彿因此而多了一種美好期待,我嗅到一股淡雅的花香,有時又似果實發酵的酒香,連我不靈敏的鼻子也能陶醉其中,而在品嚐時也可交叉比較兩者味道的異同,豆子的前世今生,各有風情,這種相互映照的情境,何嘗不是一種詩或人生的況味?第一次這樣喝咖啡,新的體驗,是一種新的幸福的探索,有時讓感官有一些些放縱,稍微緩緩靈魂奔波世間的疲憊,也是必要之奢侈吧。

    淺焙的豆子,就怕過於酸澀與刺激腸胃,這柏琳娜,經過老闆虹吸式塞風壺的細火烹煮後,卻顯得格外甘甜,喉韻極佳,徐徐滑進腹肚,也溫潤柔和。「溫度稍降後,能感受到杏仁甜香,順口宜人,是從熱到涼都好喝的豆子!」這是文案上的陳述,是啊,簡直是神奇的魔豆。

    金豆開店以來,一直在推「喝好咖啡運動」,可見老闆在咖啡專業上的用心,工作職業有了夢想後,就變成志業。從來,我對於這些築夢踏實的人都充滿感佩,也常用來激勵自己的懶散與放蕩。

    然而,所謂的「好咖啡」,又要如何定義呢?你知道的,像我這種搞怪的創作人,除了口腹之慾外,更重視精神層面的滿足,老實說,當初會選擇金豆,主要是我看到這裡常有藝文活動,也關心在地文化,關心社會運動與人權議題,感覺有社會企業的Fu,在我地圖裡,她是基隆市區一個文化據點與亮點,這種長在土地生活上的咖啡,對我而言,就是好咖啡。

    店名,雖一點也不文藝腔,但金豆確確實實就是個好的文青基地無疑。學設計出身的老闆娘,直覺她就是有力的幕後推手,牆上滿是她的攝影作品,錯落有致的擺設,一看便知有美學根柢的熟手。

    金豆,是一棟有歷史氣味的老房子,立面有兩根仿巴洛克式直柱,洗石子鋪面表層,除了柱頭柱尾有簡潔雕飾外,其餘沒太多繁複裝襯,但也透著那時代冷冷的美與滄桑,看樣式,應屬於日本時期的街屋建築。長條式的內部格局,過於單調且自然採光不佳,在空間設計上不易做複雜的發揮,但金豆把她佈置得賞心悅目,氣質不俗,有自己的風格與韻味。

    房子右側座位區,是兩張1-2人的小桌,每張桌子各有自己一盞小燈,方便顧客閱讀,一種不怕你久坐的誠意。我就坐在靠外的那張。而那桌子上方,正是斜斜的樓梯,一條鞭式直直通往二樓,樓梯下的畸零空間,有個小書櫃,供人自由取閱。

    另一側,則是主要座位區,桌子方向剛好與右側相反,這樣擺設,視覺上就多個變化,單調空間中不顯得單調的高明做法。座位區後方是吧檯,前方靠大門處,以矮桌當成小小屏風,上面置放一些藝文訊息DM,隔而不隔的概念,巧妙製造了一個緩衝迴旋的小玄關。

    我剛進門,選定座位後,習慣性會先拍一些照片做紀錄,沒想到老闆娘百忙當中,竟熱心地引我至二樓參觀,還特別把所有燈光打開,讓我有點受寵若驚,其實我交換咖啡有個原則,就是盡量不干擾店家做生意。那裡,是平常活動講座的主要場地,靠窗所在,有一套舒適的沙發,地板也特地墊高,像個小舞台,形成獨立的空間,這樣活動進行時就有主客之分,容易聚焦。那時,剛好有三個客人,愉悅地輕聲聊天著,咖啡著……

@

    我細細喝著我的柏琳娜,像親吻情人一樣的溫柔,在暈黃燈光下,一動念,竟又想起樓上那三個素昧平生的人,他們究竟在談些什麼呢?上樓時,為了不打擾,我隨意拍了些照後就迅速下樓,別說談話內容,連聲音都沒清晰進到我的耳朵裡,腦海只留下一幅靜默的影像──許多創作靈閃與偉大夢想,經常在咖啡之間就這樣意外發生了,我雖不偉大,卻也因此寫了不少詩,只是,我的思緒為何又晃蕩到那裡去了呢?

    這兩天的基隆,天氣陰陰的,時而飄著細雨,也像首濕潤的詩。這位於台北盆地邊緣小小的都城,有山有海,有豐厚的歷史人文底蘊與自然資源,與淡水很像,是一首美麗動人的詩。淡水,早已被過多的遊客佔領了,老街屋也被拆個精光,這雨港的街區,乍看之下,外表雖有點落魄,但也保留不少無價的舊建築,這都是歲月的痕跡,都是時代的見證,只是,漸次凋零中,這跟家鄉彰化又很像,同病相憐得讓我倍感親切。

    這次來基隆,主要應一位台語友志之邀,要我與她授課的社大學員分享我的《月光》,近來,只要跟台語或詩有關的邀約,我都興致勃勃,何況我的詩集是這次課堂的主角,再遠也要趕來,這是一種感恩的心情,詩,有人讀,才會再度復活,能不感謝這群可愛的人嗎?

    社課在晚上,但我一大早就從彰化出門,到基隆才約莫11點,大老遠跑來,是想多一些晃蕩的時間。在海洋廣場與黑鳶廝磨了近一小時,還意猶未盡,昨日跟今天一樣,雲層很厚,雨要下不下地含在老天眼裡,明明是中午,卻恍然有晨曦微明那種美好氛圍,是黑鳶的緣故嗎?

    聖誕節剛過,廣場的聖誕樹還高高矗立著,等著跨年,我趨近一看,樹身竟是由空寶特瓶組合而成的裝置藝術,環保理念的傳遞,也是種信仰吧。每支瓶上貼著不同的聖經箴言,一旁,也有耶穌誕生的情境雕塑,我雖非教徒,也感受到歡愉的聖誕氣息,叮叮噹,上帝永遠在每顆虔誠的心中,無疑地,我這樣篤定相信著。

    我坐在岸邊石階,靜靜享受這片刻的幸福,此時,那位架著大砲相機的男子,也挪移到我前方圍欄,其實我一來就盯上他了,你知道的,我超級厭惡,甚至痛恨那些餵食誘拍的無品攝影客,每每呼朋引伴,四處干擾一些來台灣做客的珍稀鳥類,而媒體卻又常稱之為「愛鳥人士」,真是諷刺。

    還好,這位仁兄,並非與那些包藏禍心的害群之馬同夥。

@

    放心之後,先去旅店安頓好行李,簡單午餐後,就輕裝搭車前往和平島踏查,未曾謀面的處女之地,總令人懷抱著莫名的憧憬。這是此回來基隆晃蕩的主要目標。

    天空,一直開朗不起來,偶爾還飄起細雨,但都在雨傘的忍受範圍之內,夾著寒而不凍的海風,走在這小島上倒也有幾分浪漫,只是我仍期待著,陽光穿透雲層灑落海面的壯闊景象,上次來基隆遊逛也是這種陰雨天氣,還真是名符其實的雨港,因此,這樣溫柔的雨絲,算是老天恩賜了。

    只是,好像來得不是時候,一進到園區,就傳來一陣刺耳的聲響,持續而震撼,原來,是遊客中心在整修,那鑿壁打牆的尖銳噪音,從那仿製的西班牙城堡裡竄出,像機關槍一般,強壓覆蓋過風聲濤聲,島,一點也不和平,這也是一場戰爭,文明與自然的混戰。

    當然,我也不會輕易認輸,我深知,只要一惱怒,隨即遊興全無,一敗塗地。臨時客服處,是一座貨櫃屋,我進去沖一杯熱咖啡,調適好心情,就慢慢往山崙的那頭走去,想說那裡應該耳根清靜了吧,沒想到,遠離了鬼打牆,來到這岬角崖邊,竟也一陣喧囂,靠近一看,封鎖線內的礁岩與海蝕平台上,擠滿一群穿黃背心的人,海浪與麥克風激烈交戰著,啊!那是場導覽解說活動,我在「琉球漁民殉難紀念碑」旁的視角,遠遠望去,很快找到帶隊老師,那群蠢動的黃螞蟻,看樣子是高中生年紀,有些人兀自爬上爬下拋拋走,根本不理會解說老師,過不久,岩壁的「番人洞」突然又跑出一群嬉鬧的「偽荷蘭番」,頓時,與億萬年古老的地景,一起搬演一齣荒謬錯置的時空劇。大海,都看在眼裡。

    我偷偷學大海的眼,靜定凝視,一邊順著步道慢慢爬上山頂的觀景亭,亭外是岬角尖端,有個小平台,像船的前甲板,站在那裡視野最佳,可飽覽整片大海與基隆嶼全貌,誰知,有對小情侶早已捷足先登,卿卿我我得渾然忘我,還演出鐵達尼號沉沒前的經典擁吻,我胸前的相機一時按耐不住,迅速開機瞄準,無奈電源開關總在緊要關頭卡卡,當快門按下時,只剩激情餘暉了,但那吻痕,就烙在天與海的相連處,輕輕喘息……

    我索性就坐在亭內喝起熱呼呼的咖啡,把這岬角當成巨大的郵輪,乘風破浪,與亭外矮矮的基隆嶼,一起自在逍遙。過沒多久,他們竟認敗撤退,於是,我的落魄相機洋洋得意地登臨船頭高台,眺望──果然,美景霎時盡收眼底。基隆嶼,左側是基隆港的港道入口,和這裡以前是重要的軍事禁區,與對面的白米甕砲台陣地,一同扼住港口的咽喉,可監控大小船隻進出……放眼望去,中正區這一帶海岸,幾乎都是古戰場,我不禁想起往昔砲聲隆隆的歲月,想著1884年清法戰爭,法國威武的遠東艦隊長驅直入,在二沙灣登陸血戰……也想起1947年228事件,中國軍21師大剌剌在港口上岸,然後展開瘋狂大屠殺,血染基隆港灣……島嶼悲情的歷史,總令人不勝唏噓。

    恍惚中,突然瞥見,礁岩上的導覽團也撤離了,就這樣,我的眼,全面攻克和平島,把真正的和平還給了島,只剩海與海的歌聲──正當我心懷感激之時,啊,一隻巨大的黑鳶正從遠方徐徐飛來,像一艘靜謐的天空之船……

@

    此刻,我漸涼的柏琳娜,瞬間也蕩漾起來,我在她迷濛的眼裡,揣想著那隻孤獨的黑鳶的思緒與心境。

    「先生!先生!」陷入沉思的我,彷彿聽見有人叫我,東張西望後,發現聲音來自吧檯。有桌客人剛離開,老闆娘趁忙碌的空檔,走來向我致意,說這裡生意也不是很好做啊,所以整間店就夫妻兩人自己顧店,沒請幫手,我當然知道,不媚俗從眾的經營方式,是條孤獨的路,我也是個踽踽獨行的人啊,說著說著,就聊了起來,一聊才知,二十年前我在為員林鎮刊寫稿時,真巧,她任職的廣告設計公司曾得標,而她就負責刊物的美編,說不定,她與我的文章,就這樣因緣際會在電腦螢幕裡相遇過了。

    緣,這東西,真是奇妙,故事因一杯咖啡又牽連在一起。我談起線上當紅作家兼電台主持人鄭順聰,最近與我一樣投入台語文的創作與推廣,一說她就猛點頭,因他是基隆的女婿,前陣子才出版一本有關基隆旅遊的專書,她隨即從書架上找到這本《基隆的氣味》給我看,並說「找時間來場對談吧」,哈,我當然沒問題,只是他是個大忙人,時間恐怕要撨(tshiâu)好久,好久。

    近來,基隆的藝文氣息,感覺上日漸活絡起來,有家獨立書店正在籌備中,也看見一群年輕人返鄉關注生養自己的土地,就像家鄉彰化一樣,貧脊的文化沙漠中有股隱隱的騷動,在萌芽……

    我桌旁靠牆的窄架上,就立著他們獨立出版的社區刊物《基隆霧雨》,這霧雨,也是物語,雙關的意涵,傳達在地特色與自己的願夢,這創意與氣質,一點也不俗,他們正優雅地訴說著自己家鄉的故事。

    他們是昔日的我,今日的我,卻帶著自己的故事來與基隆交換故事,然後成為新的故事,這咖啡,因此變得溫馨而美好,一直在心頭迴盪發酵著,柏琳娜不再只是柏琳娜,飄洋過海來這多情的雨港,經過誠摯細火烹煮,已然是這城難忘的氣味,這裡頭,有我冬日悸動的心跳與老闆真情的凝眸。

    金豆的咖啡之約是在午後,但為了更融入基隆的血脈與呼吸,一早我又特地坐車到港灣左側的太白莊,在霧雨迷濛中,登臨白米甕砲台,用不同的視角再看一下基隆嶼,就像她千百年來看著港口進進出出的人們一樣的靜定;歷史已遠,轟隆戰事,卻彷彿還在濕涼空氣中遞演流轉,只是偌大的砲台陣地,早已無大砲,緊鄰在旁的是,協和電廠三根陽具般的巨大煙囪,儼然是瞄準上帝的現代火砲……我以整個早上的時間,默默凝視,在那山崙的制高點上,我仍盼望著金色朝陽終將穿雲而出,平和地遍灑遼闊大海,然後化作綿延的粼粼波光,我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想像自己,是一隻歛翅待飛的黑鳶……

喔,柏琳娜!

品味,迴廊...

夢,咕噥咕噥...

基隆,物語...

燈,閃爍的眼...

記憶,有光...

島與島,淡淡的風...

(陳胤/2017/12/27

@咖啡進行曲.........再來宜蘭好嗎?啾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咖啡的旅行
下一則: 美的呼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美國番媽
2018/01/16 16:25
我也好去!


Love and hugs from Washington DC!.

嗨,好"想"去吧。

哈,去金豆喝杯咖啡,壞心情也會真的好去。

感謝番媽,一點也不番,超溫柔的眼...

陳胤2018/01/16 17:0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