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變調的蘭陽溪
2011/04/27 11:02
瀏覽2,58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蘭陽溪河床被種滿了菜,為何河川局,宜蘭縣政府都不作為?」一位前輩語重心長的話,讓我開始展開追查,以前也曾寫過類似報導,不過,這次有報社支持,版面的深度和廣度都是首見,感謝提供資料和接受我採訪的所有人,包括第一河川局長吳金水。

 

年收租金 650 萬元
河川局賺了 蘭陽溪毀了

走出雪隧,入目所見的蘭陽平原,美得令人驚艷,但孕育平原的「母親」蘭陽溪,因漫無止境的開發,已破碎變調。

北橫宜蘭段 豪雨就坍方

從出海口往山區逾八十公里,蘭陽溪河床種滿高麗菜和西瓜,面積之廣幾乎成了另個蘭陽平原,每到施肥與採收期,河床裡堆疊的肥料宛如長龍,人車穿梭,蔚為奇觀。

「過度開墾成了公路殺手」,公路總局痛批,河川局為收取每年六百五十萬元許可費不斷放租,漠視對交通、環保的衝擊,如今北橫宜蘭段,一有豪雨路基就坍方,每年得花上億元搶修。

放租與搶修的角力戰,已持續四年,至今無解;蘭陽溪就在爭議中喘息。

西瓜高麗菜 一畦接一畦

「哇!真是壯觀!」這個季節車行蘭陽溪畔的台七甲線,遊客都會被溪底一片綠意給吸引,一望無際的溪床上,高麗菜田一畦接一畦。

這番話聽在公路總局人員耳裡,卻是心痛。

蘭陽溪是台灣東北部最大的河川,因含砂量高溪水混濁,早年有濁水溪之稱,如今這條溪流著的是一年產值高達五億元的「綠金」;溪床上的作物創造驚人的農業收益,當「房東」放租的河川局也有高額入帳。

河床變高了 河水竄路面

但種菜河床不斷墊高,河道被逼到路腳下,汛期河水亂竄攻擊路面;農民使用生雞糞和農藥,帶來汙染問題,宜蘭溪北廿萬人喝的水,來自蘭陽溪,宜蘭大學建築與永續規劃研究所所長徐輝明說,宜蘭號稱好山好水,「好水」已不見了。

四十年前,政府輔導大同鄉原住民把四季平台整地轉作高經濟作物,山上的日夜溫差大,蔬菜吃起來特別脆甜,一推出即造成轟動,南山、四季兩個部落可以種的地全種光了,菜農搶地種菜,連河床都不放過。

怪手整河床 好水不見了

經濟部水利署第一河川局從出海口的噶瑪蘭橋(五結鄉)到繼光橋(大同鄉)都放租,菜農自己找地,每公頃四千到七千元不等。

近幾年菜園板塊漸漸往下游移動,蘭陽溪流經的大同、員山、三星、壯圍與五結鄉溪床,怪手長驅直入,轟隆隆在河床上整地,崎嶇不平的河床變平坦了,河道限縮到幾乎看不到,讓人誤以為就在平原上。

記者在台七甲廿五公里採訪時,一輛遊覽車停下來,遊客興沖沖下來朝河床猛拍照,十分新奇,對照一旁公路局人員的憂心,成了強烈對比。

公路總局四區養護工程處處長張運鴻說,從二○○五到二○○八年,台七甲廿五公里處路就斷了四次,每年花上億元搶修,災情卻不斷重演。

別再放租了 總是沒下文

他說,沿蘭陽溪有三處易被河水攻擊路段,對岸都有農民大面積種菜,多年前就拜託第一河川局別再放租河床,趕快疏濬,但協調會總是不了了之。

第一河川局吳姓官員說,整地對水流改變幾乎沒影響,洪水一來水流擴大幾百倍,會流往何處不是人為可控制,農民不會那麼笨找有風險的地種菜。

【2011-04-25/聯合報/A4版/話題】

 

蒼蠅攻上太平山
護水…別用生雞糞

宜蘭大學建築與永續規劃研究所所長徐輝明認為,蘭陽溪種的是淺根作物,對河道安全影響不大,倒是宜蘭溪北廿萬人口喝的水,來自蘭陽溪,水源頭大量用生雞糞、農藥種菜,他大呼「拜託,讓我喝乾淨的水啦!」

副縣長吳澤成正視這項問題,日前召集相關單位開會。他說,宜蘭沒有水庫,河床種菜、施肥、噴灑農藥,全滲進地下水,會造成「地下水庫汙染」,研議祭出水汙染防制法,阻止河川局繼續放租河床地。

徐輝明說,在河床種菜其實對河床的擾動不大,他學土木工程的,這一點可以確定;可怕的是每天喝的水,源頭竟種滿了菜,河床完全沒有養分,菜農肯定要大量施肥、噴農藥,下雨後生雞糞、農藥滲透到地下伏流水,自來水公司深溝淨水場就是引用蘭陽溪的伏流水,供應整個溪北用戶。

國立宜蘭大學副校長吳柏青指出,大水一來沖掉的不只是來不及採收的菜,生雞糞、塑膠布和水管全沖到大海去,對環境、海洋難道沒有危害?「政府鼓勵良田休耕,一公頃一期補助四萬五千元,卻開放河床廉價放租,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在河床種菜等於是和天賭博,他覺得農民在冒險,用路人也在冒險,全宜蘭縣民都在冒險。

自來水公司八區管理處副經理王士雲則強調,用水都經嚴格把關才送出去,操作室還養了一池小魚把關,如果小魚眼球凸出或翻白肚,就代表水源被汙染,多年來這些小魚從沒出過問題,「代表我們喝的水是安全的」。

生雞糞引來的蒼蠅,讓蘭陽溪畔的棲蘭山莊深受其害;經理陳瑞青形容,遊客一來都要猛揮趕蠅像「划酒拳」。海拔兩千公尺的太平山也被攻陷,羅東林區管理處處長林鴻忠說,以前太平山那有蒼蠅,都是因為蘭陽溪種菜,蒼蠅大軍跟著遊客的車子上山,「不解政府怎麼還允許菜農使用生雞糞?」

宜蘭縣環保局六年前公告禁用生雞糞,菜農不理,四年前環保局依廢棄物清理法開罰,菜農跳腳,四處陳情。縣府妥協,去年放寬限制,只要掩埋得宜,不發臭,不招致蒼蠅,生雞糞還是可以使用。

【2011-04-25/聯合報/A4版/話題】

 

鄉民也說很矛盾
棄耕…菜農怕失業

「環保和產業誰重要?我們也很尷尬!」宜蘭大同鄉副主席高萬年種植高冷蔬菜卅多年,見證整個產業發展,他說早年族人為了生計忍受蒼蠅,近年來菜價好景不常,轉業又沒第二專長,大家都很苦惱。

高萬年說,大同鄉南山、四季村民最早種香菇,在林班地種了一、二十年常被取締,加上大陸走私香菇猖獗而沒落,後來改種水果,但也種不好,直到一九七○年,農會體系上山輔導改種菜,終於找到適合山上的新興產業。

他們一開始就用生雞糞當肥料,早年環保意識不高,為了生計,明知生雞糞會招來蒼蠅,村民都忍了下來。剛開始村民只在村內保留地種菜,因為菜價太好了,大家慢慢往河川地擴大種植。

他說,河川地屬於第一河川局管轄,村民合法承租,也切結不得種高莖作物,不能施設土堤,菜農順著河水兩旁耕種,不影響水流方向,也不會把河水逼到角落去,但颱風洪水暴漲,只能眼睜睜看菜被沖走。

他在平台、河床都有種菜,面積約三甲。高萬年說,以前價錢好,一甲地淨利八、九十萬元,但有時也菜價崩盤,血本無歸;像去年收入約兩百萬元,扣掉肥料、農藥、工人薪水近七十萬元,小賺一點,和景氣好的時候差很多。

高萬年說,環保局曾告誡,在河川地種菜會造成水質優養化,「我們也不想和環保起衝突,但大家沒有第二專長,短期內不可能馬上轉業,現在處境很尷尬」。

「大家都在賭啊!」四季村長黃金海說,只要颱風沒把菜沖走,就賺到了,菜價好時一件上千元 (一簍卅公斤),不過現在種的人太多了,竹苗南投同海拔山地都在種,菜多價跌,一件不到百元,快沒「錢」景了。

【2011-04-25/聯合報/A4版/話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