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類-窗外(八)
2020/10/23 20:02
瀏覽1,158
迴響0
推薦92
引用0

第八章 密雲,下不下雨?

105年3月22日,週二,晚間七時,臺中市逢甲路某家義式餐廳。

在餐廳最角落處的一張餐桌,坐著兩位貌似許久未見的女性。倆人一就座,便吱吱喳喳說個不停,就連點餐的時候也不能將注意力放在菜單上,彷彿用餐這件事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似的。當餐品食用到一半時,其中一位女性突然小聲地問另一位說:

「書雅,妳現在有沒有男朋友啊?」原來,那位被詢問的女性是廖書雅,發問的那位,是書雅的大學同學唐君芷。聽到老同學這麼問,廖書雅反問她:

「怎麼,要幫我介紹嗎?先說好,我要上無父母、下無兄弟、戶有弸堂黃金、屋有滿篋地契;貌似潘安、柔比季長、文能詩詞歌賦、武能力敵千軍。有沒有呀?」唐君芷一聽就噗哧笑了出來:

「能不能長進些呀?大學時候的擇偶條件,這麼久了也沒改一改,難怪到現在還單身。說真的,要不要讓我老公幫妳介紹一個?」廖書雅搖了搖頭:

「算了,還是隨緣吧。對了,妳那時的研究所同學,記得有個叫蕭漢廷的,還有聯絡嗎?」唐君芷睜著一雙眼睛,恍然大悟地說:

「早說嘛!原來妳喜歡他呀?我幫妳約出來。」廖書雅因為不想透露太多的細節,只好裝作沒事地笑了一笑。

=====

3月23日,週三,上午十時十五分,坐天下大樓十二樓,總裁辦公室。

「黑熊已經三天聯繫不到,問過了,他沒有出國也沒有離開市區,但是就是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了。會不會出了什麼問題?」曾利華站在總裁辦公桌旁有些擔憂地說。

「都問過了?都沒人知道?」邱顯斌問一句,曾利華便搖了搖頭。又問:

「最後一次聯繫是哪天?」曾利華緊接著回答說:「20日。」邱顯斌突然敲了一下桌子、大聲問道:

「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利華,你太大意了!打電話給黃木森,讓他滾過來!」

=====

23日下午三時三十分,坐天下大樓十二樓,集團招待所。

黃木森一進入招待所,就看到邱顯斌與曾利華倆人正在將散落一地的衣物穿回身上,地上則散落著皮鞭、假陽具等情趣用品。黃木森對於他們倆之間的關係,自然是旁觀者明,可是從未像今天這般目睹,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於是悄悄地轉身就要離開。誰知,邱顯斌喊著:

「老黃,回來,坐著吧。」黃木森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拉開門走了出去。這時候,在外面等總比在裡面好。過了大約十來分鐘,曾利華已經穿好衣服走出來向黃木森說道:

「黃所長,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裡面請。」黃木森看著兩頰有著清晰掌痕、頭髮還略微散亂的曾利華,點了點頭,跟著進到招待所。

室內昏暗的燈光,映著邱顯斌的身形,讓黃木森暗暗有些讚嘆和嫉妒。63歲的人了,身材保持得不錯、體力也不差、精神也挺好,不像自己不過56歲,卻已是中廣身材。這人啊,真是不能比呀。正當黃木森心裡胡思亂想著,已經坐在沙發上抽著雪茄的邱顯斌說道:

「老黃,坐啊,發什麼楞呢?」黃木森笑笑地坐了下來,這時曾利華正捧著一個托盤、上有一瓶Martell和兩只酒杯向二人走來,倒了酒,便安靜地坐在邱顯斌座椅的扶手。邱顯斌端起酒杯對著黃木森說道:

「黑熊已經不見了三天,可能是出了事情,該怎麼解決?你有什麼意見?」

黃木森聽到黑熊失蹤已經三天,不覺習慣性地瞇起了雙眼思索著。之所以擔憂黑熊的失蹤,是因為不希望殺張懷鑫的案子曝光,但是三名殺手已經死了、那兩名善後的人也不在國內,基本上不會有什麼事情讓黑熊陷入危險,更不會牽連到邱顯斌,因為中間還有個曾利華擋著。當然,黑熊如果被抓,頂多是在看守所待一陣子,最後還是得因為證據不足偵辦不下去而放出來;對黑熊這樣的人,只要餵飽了就好,不管是財或是色。想到這裡,黃木森開口說道:

「我想,黑熊就算被抓了,地檢署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夠起訴。對黑熊來說,不過就是在看守所待一陣子罷了。明天我找看守所的人問問,如果黑熊真在押,我會安排遞狀律見,好好安撫他,讓他頂著。只是,邱老您可能得花點錢,買個保險。」邱顯斌聽了黃木森的分析和建議,偏頭對曾利華說:

「明天領個100萬送去給老黃,由他安排。」曾利華點頭應承後對黃木森說:

「所長,明天下午四時去您辦公室,方便嗎?」黃木森笑笑地點頭。

=====

23日晚間八時,臺中市惠中路一棟豪宅大樓十六樓。

這是邱顯斌的家。一層樓只有二戶,當初霸天營造公司將這棟建築蓋好的時候,邱顯斌直接留了一層,還找了名建築師案著邱太太的意思,操刀規劃室內整體的改造,因此整間房屋就像是脫胎換骨般,讓人屏息。

一出電梯門,就是房屋的玄關,正對著電梯門有一幅楠木木雕鳳凰,與坐天下大樓十二樓的那尊雕龍相比,這裡的是貼壁,也略小些。室內的裝潢,走的是木雕風格,既不貼金、也無重彩,完全楠木純色。所有的家具和櫥櫃,也都是楠木訂製。在房屋的西南角,特地隔了一塊有十坪大小的空間作為花圃,這是邱太太平日蒔花弄草的地方。

此刻,邱太太正在客廳一隅與兩位來客坐談。一位是劉海燕,一位是曾利華。邱太太執壺點茶,在曾利華面前放了一杯茶,問說:

「還疼嗎?他下手真不知道輕重。」曾利華微微笑著說:

「不疼了。再說,要不是夫人,十歲那年我在路邊垃圾堆裡撿不到食物的時候就餓死了。到總裁身邊做事,是我自願的,只要能對夫人有益,就是我報恩了。」邱太太聽完曾利華這麼說,不禁回想起從前…

那年,她和邱顯斌已經結婚六年、生了三個孩子肚子裡還懷著一個、邱顯斌又剛開始創業建立霸天營造股份有限公司,整天忙著他的事業。深秋的某一天晚上約九時許,邱太太開著車子、載著三名幼子從娘家要回當時還住在臺中市五權路的租屋處,在經過英才路時發現路邊有個幼小、羸弱的身影在一個垃圾桶裡邊不知在桶裡翻找著什麼,或許是母性愛爆發的緣故吧,邱太太停了車、看了看正在熟睡的三名子女,便輕手輕腳地下了車往女孩的方向走去。那孩子大概是畏懼了吧,看見有人走來,便準備跑開,邱太太趕忙輕聲地喊著「孩子,別走,快回來…」或許是邱太太溫柔的嗓音讓孩子稍稍放下了戒心,便停下了腳步看著邱太太。等邱太太走近了一看,是個十歲左右的女孩子,只穿著一件單薄的骯髒舊衣衫,瑟瑟縮縮地站在那兒。邱太太看著不忍心,便拉著孩子上了車回家細問後才知道,這孩子是個孤兒,連自己姓甚名誰完全不知。於是邱太太安排了一位單身好友收養了她,且跟著好友姓曾、取名利華,並且時不時地金援好友養孩子。哪知好友等不到孩子成年,就因病去世了。從那時起,邱太太便擔起了代替撫養的責任,直到曾利華大學畢業。

想起這段往事,邱太太嘆了口氣,也放了一杯在劉海燕面前,回說:

「這麼多年,就算報恩,也夠了。還要繼續待著嗎?如果妳想離開,我安排妳去加拿大。」看曾利華搖搖頭,又嘆了口氣,便轉向劉海燕問說:

「妳呢?聽妳說的情況,老頭子大概會讓陳嘯天或是妳來背黑鍋,我不希望看到這樣。妳明天還是走吧,別留下來。」誰知劉海燕竟然也搖了搖頭說:

「大姐,我和利華一樣,都欠著您的恩情,當年如果不是您出手搭救,我恐怕早就讓那些討債的生吞活剝了,雖然公司結束了,可是您也安排我進了集團工作;如今這時候我要是走了,像話嗎?再說,就算會出事,我有自保之道,您別擔心了。」

聽她二人都說不願走,邱太太的臉色竟看不出是喜或是愁。喝了口茶,看著窗外自言自語地說:

「好大一片密雲,就不知道會不會打雷?雨勢會有多大?」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雜識筆記
下一則: 小說類-窗外(七)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