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類-窗外(五)
2020/09/27 02:37
瀏覽1,475
迴響3
推薦89
引用0

第五章 誰能坐得住這天下

105年3月16日,週三,臺南馬沙溝海水浴場往南一處偏僻港堤邊。

清晨五時,一群海釣客聚集,看著堤邊那具貼伏在消波塊上的屍體。

沒有人願意下去將屍體撈上來,反正已經報警了,這種事就讓專業的來吧。

「你看,他是不是動了一下?」一名釣客喊著。

=====

3月16日,上午九時,坐天下大樓十一樓,大會議室。

坐天下集團總管理處昨天臨時發出緊急高級會議通知,總裁召集集團各單位的一級主管開會。圓形的會議桌坐了十一人,依序是:

總裁邱顯斌、持律國際法律事務所所長黃木森律師、總管理處總經理江學彥、總裁祕書曾利華、霸天營造公司董事長潘迪、總經理袁克群、擎天文化公司董事長陳嘯天、總經理劉海燕、創天投資公司董事長孔維勳、總經理李士林、精勤會計事務所所長高金洋會計師。

「今天召集這個會議,是倉促了些,但是要討論的幾個問題確實很重要,所以打擾大家了,在這裡先向各位致歉!」邱顯斌雙手抱拳地示意。

「首先,各位應該都知道了,擎天文化公司財務經理張懷鑫同仁在本月5日的夜裡,因為家中失火,一家四口都罹難了。這是我們集團的損失,讓我們先為張懷鑫和他的夫人、兒女一起默哀致意。」

「雖然我們很沉痛地哀悼張懷鑫經理的故世,但是該要檢討的還是必須進行。3月5日下午曾秘書請求張經理針對擎天文化公司在臺中市政府文化局幾件標案的財報資料,進行核對及整理,這是為了避免去年12月遺憾的事件再次發生。在張經理完成整理、離開辦公室之後,曾秘書帶著資訊部門的同仁進行例行性的資安檢查,發現張經理在離開辦公室之前,有兩次的抽取式硬碟儲存紀錄。關於這點我必須再次強調,集團既然有作業紀律的要求,所有同仁都必須遵守,不論你身居何職。因此,會後請陳董事長陪同黃律師、高會計師一起檢視張經理的電腦,如果發現有任何不當、不法的情況,務必要做好消除後遺的工作,該提告就提告。」(註)

說到這裡,邱顯斌看了看劉海燕,當初張懷鑫的招募入職及入職前的推薦人、入職後的人事保證人都是她,著實和集團人力資源作業的慣例相違背,當時讓曾利華告訴擎天文化公司的人事部門放行,可是之後一直查不出倆人之間的關係究竟是怎麼回事,這讓邱顯斌心裡總是有個疙瘩。現在出了這件事,她還能像是無事人般地坐在那兒。怪…

「第二件事。各位都是一級主管,必然知道集團在明年有個計劃,就是要把擎天文化公司改組成股份有限公司,並且要在上海上市。目前有兩家合作意向企業,一家是紐約的庫克斯集團,一家是上海的華山公司,兩家企業都很有實力、也都很有企圖。所以,我們不能丟臉!這兩年來,擎天文化公司出了不少事情,這不要緊,問題總有解決的辦法。陳董事長和劉總經理,二位都是這個案子的掌舵人,要好好地幹啊!」聽到邱顯斌這麼說,陳嘯天和劉海燕立刻點頭稱是。

「這個案子,我們有個對手,臺北的萬鴻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想必各位都很清楚,總是對著我們的兩家合作意向企業暗送秋波;去年12月臺中地檢署到擎天文化公司搜索了半天,雖然沒有查到什麼,但是我認為就是萬鴻公司搞的鬼。為了讓擎天文化公司好做事,我決定,由創天投資公司投入新臺幣5,000萬元、撥個8人企劃小組給擎天文化公司,壯大我們擎天的戰力。會後,這件事就由高會計師帶著創天的孔董、李總、總管理處江總三位好好地規劃、安排,一定要在10天之內讓資金、人員全部到位,不准打折扣。有沒有問題?」邱顯斌的話音一落,陳嘯天立刻站起身來,慷慨激昂地說:

「謝謝總裁給擎天這麼大的助力!擎天一定不負總裁的重託,更不負在座各位的眾望,我們一定打好這一仗!」高金洋、孔維勳、李士林、江學彥四人則是不斷微笑點頭。邱顯斌揮揮手示意陳嘯天坐下。

「其實,就算創天不投入這些,單單靠擎天本身的實力,我相信也可以打好這一仗的。劉總,妳說是不是呢?」劉海燕在邱顯斌點名後,沉默了一會兒緩緩地站起身來說:

「張懷鑫經理的事情發生之後,我很懊悔。張經理的推薦人和保證人都是我,如今他出了這樣的事情,我確實難辭其咎,我有識人不明的過失。因為我的過失造成公司的損害,我願意承擔起這份責任。因此,藉著今天的會議,我向總裁、陳董提出辭職的請求,以表負責。請總裁俯允!」在劉海燕說到一半的時候,邱顯斌就揮手示意她坐下。劉海燕一說完,邱顯斌便接著說了:

「劉總的辭職,我不會同意。雖然妳是保證人,但是這種情況任誰也沒辦法保證的。劉總不必在意。妳的工作成果,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沒有人要妳負責的意思,不要自疑了。」

「都說強將手下無弱兵,我自認是個強將,所以我相信各位都不是弱兵。萬鴻是勁敵,就算萬鴻不強,只要敢來競爭,我自然不會小看。要爭,來爭;要戰,來戰。我就想看看,這天下除了我,還有誰能坐得住!」

「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吧。散會。」

=====

3月16日,上午十一時二十分,坐天下大樓十一樓,秘書室。

作為集團總裁的秘書,曾利華有一間不算小的專屬辦公室,但是她很少待在辦公室,更常在總裁辦公室或是招待所度過她的上班時間。邱顯斌在開完會之後,因為有場重要的商務會面需要外出,曾利華因而有了空閒可以好好窩在自己的辦公室。

在她的辦公室有一面玻璃牆,在兩側各有一扇門可以與門外的小陽台通連,兩側的小陽台都擺置了幾盆植栽,有蝶心花、草桔梗、薰衣草,還有她最愛的千禧花。小陽台的半圓形水泥牆並不高,只有120公分,沿著水泥牆的頂端又豎立著一整面玻璃牆、玻璃牆面上還做了一扇窗,讓小陽台還能透氣。

今天難得有閒的她,站在左側小陽台,半趴在開啟的玻璃窗前望著窗外。微涼的天氣,並沒有讓她想關上這扇窗,反而趁著清風拂來的一剎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涼涼的空氣沁入心肺。已經許久沒有好好地享受這樣的感覺了。有這一扇窗,真好。望著河南路上的小來公園,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心裡不禁泛起一絲臆想。

在坐天下集團工作了15年,說不上輕鬆,每件工作都隱藏著些困難,為了解決這些困難,不得不將自己武裝起來,也因此讓人認為她心狠手辣,當然也樹立了不少敵人。其實,她倒不擔憂、甚至不討厭旁人這樣評論她,也不怕他們將她視為敵人。只是,她的工作多多少少會有遊走在法律邊緣、甚至是越過了法律的時候。像今天這樣悠閒地看著窗外,還能持續多久日子?

窗內,窗外,彷彿是兩個世界,永遠不能相容…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雜識筆記
上一則: 小說類-窗外(六)
下一則: 小說類-窗外(四)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愛馬
2020/09/28 15:18

謝謝若予格主詳細的解説,讓我受益匪淺。

我是小留學生,沒有在臺灣工作過。我從事的職業與法律也沾不上邊,是十足的外行人。

我不忍張懷鑫爲了自保而喪命。如果不能動隨身碟,那麽拍照是否可行?於是問了照片是否爲合法證據的問題。

我想,人生是不斷的學習。涉獵一些自己不熟悉的領域,瞭解一些自己不懂的,也是增進知識。這是我發問的另一個原因。

再次感謝您耐心與詳細的解説!

 

愛馬格主您好:

您的好學態度,實在令人萬分佩服!

不過,我國的法律規定與您居住國的法律,必然有所不同,這點還請您在理解的時候,必須特別留意才好。

祝願您筆耕愉快、平安順心!

若予2020/09/28 16:57回覆
2樓. 愛馬
2020/09/28 04:12

感謝格主用心的創作並詳細的解説,對增進大衆法律知識有很大的助益崇拜

我想請教一個問題。

張經理若以手機拍電腦熒幕爲照片存檔,法律上這些照片是否是合法證據?

張經理爲了自保反而惹上殺身之禍,讓人唏噓。

愛馬格主您好,感謝您的來訪並提出問題。容我簡略回答如下,請您參考。

首先,刑事訴訟與民事訴訟在證據法則上,關於證據能力的判斷,有非常顯著的不同。刑事訴訟基於無罪推定原則,舉證責任在提起公訴的檢察官、或是提起自訴的原告,因此被告不需要“自證無罪”。

其次,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58-4條的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這裡指的是“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並不包括本案中的張經理。

再次,據我猜測,您的提問或許與所謂的“毒樹果實理論”有關。我國的法律體系對於這個理論並未引入,所以前述的法條規定與毒樹果實理論的概念也並不相同。在前述的法條規定強調的是依據法益權衡原則來判斷證據能力。對於張經理而言,電腦中的檔案雖說是由他製作、修改、保管,但是所有權並不屬於張經理,而是擎天文化公司;而這個檔案從性質上看,是一種與財務作業有關應保守秘密的檔案,應當屬於刑法第317條被保護的客體。

最後,從上述的幾個角度來看,張懷鑫不論是自行另外儲存、或是拍攝電腦螢幕,對於擎天文化公司而言,侵害的法益是同一個,只是在張懷鑫的犯罪方法上有所不同而已。但是對於檢察官來說,取得這項證據的方法就算有違法,也不是檢察官違法取得證據;而且檢察官取得了這項證據,可以針對擎天文化公司行賄的違法行為展開偵查,也符合了法益權衡原則,自然不受刑事訴訟法第158-4條規定影響。

以上的回答,還請愛馬格主不吝指教。再次感謝您的到訪!

若予2020/09/28 11:12回覆
1樓. 若予
2020/09/27 06:50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6款的規定,案件有被告死亡的情形,應為不起訴之處分。也就是說,即使犯罪被害人針對被告提出告訴、或是檢察官因為知道有犯罪行為發生而主動偵查,只要被告發生死亡情形的,檢察官應當偵查終結並為不起訴的處分。

另外,依據《民法》第1148條第1項規定,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但權利、義務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者,不在此限;第2項規定,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又依第1153條第1項規定,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連帶責任。因此,如果侵權行為的加害人死亡了,被害人仍然可以向加害人的繼承人請求賠償。

再者,張懷鑫入職後的人事保證人是劉海燕,依據《民法》第756-1條第1項的規定,稱人事保證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受僱人將來因職務上之行為而應對他方為損害賠償時,由其代負賠償責任之契約。第756-2條第1項的規定,人事保證之保證人,以僱用人不能依他項方法受賠償者為限,負其責任。第756-7條第3款的規定,人事保證關係因受僱人死亡而消滅。

所以從以上三種法律的情況來看,擎天文化公司可以因為公司資料的安全性法益被張懷鑫的不法竊取行為所侵害,而向臺中地檢署或是管區分局提出告訴,但是張懷鑫已經死亡,刑事案件的結果必然是不起訴處分、甚或是法院的不受理判決;因此,擎天文化公司只能依據民法繼承關係,向張懷鑫的繼承人來求償,可是,張懷鑫的繼承人也可以拋棄繼承,以致擎天文化公司一樣得不到利益。最後,張懷鑫雖然已經死亡,依法劉海燕仍須承擔張懷鑫死亡前的人事保證責任,可是邱顯斌似乎也無意索賠求償。

那麼,邱顯斌在會議上說的這番話,目的何在呢?是故意說給劉海燕聽嗎?或是有其他的用意?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醒覺忘西東,何如更臥夢。高床無俗擾,枕畔有豳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