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類-窗外(四)
2020/09/23 00:02
瀏覽1,550
迴響0
推薦81
引用0

第四章 難忘的那天傍晚

105年3月15日,週二,下午五時,持律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辦公室。

米白色辦公桌上一塊黑底鑲著銅邊的牌子,上面嵌著「廖書雅律師」五個金色的楷書大字。

廖書雅站在窗前看著窗外,雙手環抱胸前,右手不時觸摸著胸口衣袋裡的隨身碟,眼角悄悄地流下淚來。

=====

張懷鑫是她的遠房表哥,雖然不是很熟識,但是逢年過節總會碰到面。3月5日那天傍晚,張懷鑫打了電話給她,緊張地說:

「書雅,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須和妳當面說,現在過去妳那裡方便嗎?」

「喔,好呀,你過來吧,我在。」廖書雅掛上電話後,心裡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表哥遇到怎樣的事,這麼緊張…

「書雅,我去年底剛到擎天文化公司當財務經理…」

「擎天文化公司?邱顯斌的集團?」廖書雅驚訝地打斷表哥的話頭。

「是啊,妳也知道邱顯斌呀?本來以為是家集團公司,會有不錯的發展,後來才發現是個大陷坑。我從一些內帳紀錄裡發現邱顯斌為了要取得臺中市政府文化局的標案,向方局長行賄,光是去年一年就標到18個案子、預算金額一共有新臺幣4800多萬元。行賄的對象只記錄了一個“F”英文單字、而且金額是用代碼紀錄,但是我推測應該就是方局長,金額至少有480萬元。下午,邱顯斌的秘書曾利華打電話給我,要我把一些標案的財報更改數據,很顯然是要作手腳、逃避責任。只是,我現在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曾利華這麼緊張,還要我今天立刻完成。我怕將來可能會對我有影響,所以我偷偷把全部標案的原始財報都下載,以後還可以自保。我不是很懂法律,也不敢相信別人,只好來找妳了。」

「我們律所所長是坐天下集團的法律顧問,他們的事我知道一些。」廖書雅邊說邊遞給張懷鑫一杯泡好的烏龍茶。

「去年擎天文化公司標到文化局的案件太多,有人檢舉,後來地檢署去搜索了,是所長帶著合夥律師去應付的。聽所長說,地檢署查扣了8台電腦、48箱資料,但是最後不了了之,東西也都發還了。你們公司可真會藏呢。」

張懷鑫放下手中喝了幾口的茶杯。

「我們是很會藏,沒有人說,根本查不到的。那些重要資料不會存在電腦主機的硬碟,都是另外存在一顆抽取式的硬碟裡,那顆硬碟由經理保管,放的地方就在經理辦公室花瓶架子的暗格。不知道地方、不曉得開啟方法,找不到的。」

廖書雅一臉狐疑地問:

「表哥,那…你在擔心什麼呢?找不到硬碟,地檢署也辦不下去呀。」

「我怕沒命啊…那個曾利華,聽說手段狠毒。我的前一任,就是因為在地檢署搜索之後,向陳董建議不要再這麼做,小心紙包不住火。結果,說完沒多久,曾利華就找了他談,隔天他就沒出現,連家人都不知道去了哪裡,可是家人也沒其他任何反應。誰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現在曉得了那些賄賂的內情,又幫著做了這些變動帳冊的事,萬一哪天不對盤,我的老婆和孩子怎麼辦…」

「而且,妳知道嗎?我接任之後曾經因為實在看不明白帳冊裡的彎彎道道,就去問了總經理劉海燕,結果我才剛說一個起頭,總經理就把我的話截斷了,還指責我不應該把帳冊的內容說給其他人知道。我當時就傻了!妳劉海燕是總經理,我的直屬上司,我不問妳又能去問誰啊?可是後來想想,也沒錯,就是因為有大問題,所以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可見劉海燕也發現這其中的秘密了,只是她不願意沾惹麻煩,所以乾脆不聞不問。因此曾利華今天打電話給我,我才驚覺原來是這麼回事,我也才確定當初的猜測是真的,我也才會這麼緊急地找妳幫忙。」

張懷鑫一口氣說完之後,便邊喝著茶、邊定睛看著廖書雅。

廖書雅知道表哥的想法和需求,但是她還得再想一想,如果涉入太深,怕會脫身不及;但是不伸把手,表哥就更不好過。而且,聽說坐天下集團和黑道有關係,表哥今天的行為對坐天下集團來說肯定是背叛,只是查不查罷了,如果要查不可能查不到。這樣一來,表哥今後更危險了。於是,她決定了:

「表哥,我一定幫你,可是我只能幫你分析、給你提供意見。你有問題了,只要我在家,隨時都可以過來。但是,我因為律所與坐天下集團的關係,真是無法出面幫你,我也有為難之處呀。」

張懷鑫聽了廖書雅這一番保證,不由放鬆許多,又拿起茶杯深深喝乾了茶:

「書雅,有妳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個隨身碟妳先收著,有時間妳可以先看看裡面的資料。妳嫂子一個人在家帶著兩個孩子,我不好太晚回去。今天先這樣吧。謝謝妳了,好妹妹。」

「表哥你客氣了。快回去吧,別讓嫂子擔心。有事儘管找我。路上注意安全喔。」

把張懷鑫送進電梯,廖書雅看了下手錶,呵呵,時間過得真快。

廖書雅走進屋裡後,拿起了隨身碟插進筆電,打開資料夾。

「天啊!這也太精彩了吧!」廖書雅才看不到1/3就驚呼一聲…

等廖書雅看完了資料夾的內容,這個行賄受賄的網絡真大,就連黃木森也牽涉其中。這真讓她為難了。

=====

那晚看過隨身碟裡的資料之後,她敏感地發現了許多問題,其中也包括黃木森在內。她一直不能下定決心,該如何處理現在的情況。表哥為了這個隨身碟,不僅當夜就被殺身亡,還讓妻子兒女一起陪葬。

7日那天,忙完了事務所的工作便去了表姨家一趟,給表哥四口的牌位上了香,又陪著表姨去了趟消防隊。在消防隊那裡才知道,那場惡火是有人故意縱火的,案件已經移給刑警隊偵辦。這幾天也忙著幫表姨處理表哥房屋火險理賠的問題。今天稍稍有點空閒,才又想起在那棵隨身碟裡發現的情況。看來,事情的背後有好大一片陰影啊!

下意識又撫摸了胸口衣袋裡的隨身碟。想起了一位許久沒聯繫的同學,她應該認識他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雜識筆記
上一則: 小說類-窗外(五)
下一則: 小說類-窗外(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