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類-窗外(三)
2020/09/16 23:03
瀏覽1,531
迴響1
推薦88
引用0

第三章 要不要監聽

105年3月11日,週五,上午十時,臺中地檢署四樓,紀錄科辦公室。

「亮股,你好…喔,等我一下…這個案子檢察官已經讓事務官去函衛福部調資料了,等資料調回來,事務官會發傳票,到時候你按時間來開庭就好了。」

「嗯?閱卷?案件在偵查中是不能聲請閱卷的。開庭的時候,事務官會告訴你資料的大概內容,然後你再針對事務官的問話回答,這樣就好了。嗯,不客氣。」

蔡銀鳳掛上電話後,拿起手機看了一則訊息,微微嘆了一口氣。

「文龍,我出去一下,一個小時回來,有事幫我頂著。」

「等等,銀鳳姐,妳最近常常這樣,是不是家裡怎麼了呀?需要我幫忙嗎?」柯文龍關心地說著。

「沒有啦,就是出去處理一點小事,如果家裡有事,我會找你幫忙。謝謝啦。」蔡銀鳳拿起皮包轉身就往辦公室門口走去。正當快要走到門口時,賴秋宜從門外進來一把拉住蔡銀鳳。

「主任要大家去他那裡開會。妳要出去嗎?」

蔡銀鳳無奈地望著賴秋宜:

「我只是個書記官,主任要開會,我能做甚麼?」

柯文龍拿著筆記本走過來說:

「銀鳳姐,主任肯定是要妳紀錄,就像上次那樣。是吧?秋宜姐…」

「嗯,快走吧,主任在等呢。」賴秋宜低聲說著。

=====

蕭漢廷站在窗邊,雙手在背後交握,望向窗外悶著聲說:

「大家坐吧,銀鳳姐麻煩妳做會議紀錄。」

「本月5日擎天文化公司財務經理家失火案,一共死了四個人,二大二小。死者的屍體勘驗報告我向法醫要到了,除了張懷鑫脖頸有勒痕、手臂有挫傷、肺部乾淨、死因是呼吸道外力壓迫窒息致死之外,其他三名死者都是因為濃煙窒息缺氧死亡。這個案子,各位怎麼看?」蕭漢廷轉身盯著王柏恩:

「柏恩,你先說。」

王柏恩啜了一口咖啡說:

「我認為是放火和殺人兩個罪。原因是根據第六分局的調查顯示,在火災發生前有一輛車駛近,車內下來三個人,進入張懷鑫的那棟公寓,公寓大門的鎖孔有破壞的痕跡,起火之後這三個人快步跑出公寓上車離開。因為是半夜,監視器沒有拍到車牌號碼。經過追蹤,發現這輛車開到西屯國小附近後,三個人下車步行分散離開。目前還在繼續追蹤三個人最後的停留位置,再進一步確認這三個人的身分。」王柏恩說完之後,再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

「張懷鑫是擎天文化公司的人,擎天文化公司是坐天下控股公司的從屬公司,這都是邱顯斌的公司。我懷疑這個案子和去年臺中市調處報請偵辦的線報有關。我建議向法院聲請通訊監察書,監聽邱顯斌和曾利華的電話。」(註)

賴秋宜在王柏恩說完之後搖了搖頭,說道:

「太冒險了。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說服法官簽通訊監察書。就算法官簽了,如果查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黃木森一定會把我們輾壓過去。尤其是主任。去年檢察長不是才警告過了?還是再考慮一些得好。而且,火災場勘、屍體相驗都不是我們這股辦的,硬要插手,襄閱那裡就過不了。」

「我不同意。如果只是因為害怕檢察長不高興、害怕黃木森那雙瞇瞇眼,那我們別當檢察官了!就是因為現在欠缺證據,所以需要監聽,而且監聽也不是亂撒網,是有目標的,我們只鎖定邱顯斌和曾利華,又不牽涉其他人。」王柏恩抗議賴秋宜的反對。

「我的意思剛剛說的很清楚,是要慎重。慎重,不是不動,是三思而後行。」賴秋宜緩慢地說。

柯文龍雖然來台中地檢署只有兩年的時間,但是對於這樣的會議氛圍卻是一點也不驚訝,因為很習慣了。這時,他舉起右手。蕭漢廷笑了笑,示意柯文龍發言。

「我有兩個意見。一是需要聲請監聽,但是不是現在,而是要等第六分局有進一步的情資,才好聲請。二是如果要監聽,張懷鑫的案件必須由亮股承辦。可是亮股要辦這個案件,得上簽呈,那麼用什麼理由要呢?關於理由的部分,我還沒想好,沒有意見。」

蕭漢廷聽完這三位同事說的話,伸了下懶腰,坐回椅子說:

「檢察長也是好心提醒我。我知道,黃木森的同學樊青雲在高檢署當主任,樊主任不好出面,就慫恿部裡來了電話教訓我。檢察長如果不出聲,他反而不好交代過去。我不怕這些。」蕭漢廷接著交代柯文龍:

「打電話給六分局的韓隊長,告訴他,三天之內找出那三個人的行蹤,否則我發文給市警局。柏恩,你從旁協助一下。」

「就這樣,大家先去忙吧。」

「秋宜,妳跟我來,去找檢察長。」

=====

十分鐘之後,臺中地檢署檢察長盧仁昌的辦公室。

盧仁昌任臺中地檢署檢察長至今,已經有四年的時間了。他在檢察體系並不算是個紅人,歸類到孤鳥一類去,大約整個檢察體系、甚至連盧仁昌自己都不會反對。可是就因為他這樣孤鳥般的個性,也讓他很願意充分授權給另一個孤鳥。只要這隻孤鳥願意向他展現誠實。

原本在瀏覽公文的盧仁昌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頭也沒抬就說了:「請進。」

門一開,蕭漢庭和賴秋宜先後走進辦公室、走到盧仁昌的辦公桌前,盧仁昌看是這倆人,便笑著說:

「是你們呀。坐,別站著,快坐。」邊說邊起身走向飲水機要去倒水,賴秋宜一看,趕緊走上前去接下盧仁昌手中的杯子,添了兩杯開水,一杯放在自己面前,另一杯放在蕭漢廷的面前。盧仁昌便也走向坐椅,坐下說道:

「漢廷,今天又是什麼事情要找我的麻煩呀?」蕭漢庭聽了盧仁昌這麼說,雖然稍有些難為情,但立刻正色地說:

「報告檢察長,今天是為了請您同意將勤股手上3月5日張懷鑫住家失火案、張懷鑫等四人被殺案,移交由亮股偵辦。原因是:

「第一,張懷鑫是擎天文化公司的財務經理,根據了解他才就任不滿四個月,為什麼會突然之間一家四口都被放火燒死?再者,張懷鑫的屍檢也確認了不是死於濃煙嗆傷而是外力勒斃,而且張懷鑫身上還有外傷。這種種跡象,都足以讓我懷疑張懷鑫的死和擎天文化公司涉嫌行賄文化局長的案件有關。」

「第二,如果擎天文化公司涉嫌行賄一案,和勤股偵辦的那二案,一定要分別由不同股偵辦,我很擔心會因為聯繫的問題發生洩密的嚴重後果。再者,容我自大地說,勤股的綜合能力不足以駕馭這個案件。」

「基於以上兩點理由,請檢察長同意將案件移交給亮股承辦。」

盧仁昌直到聽完蕭漢廷說的話,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消失過。賴秋宜也很奇怪,這位檢察長在檢察體系裡沒什麼人脈、也沒聽說和蕭漢廷有什麼關係,怎麼檢察長每次見到蕭漢廷就是這麼溫暖地微笑著呢?盧仁昌沒注意賴秋宜的好奇,自顧地對蕭漢廷說道:

「你的理由我很贊同,但是第二個理由就別再說了,當心惹人不高興。這樣,你把第一個理由再充分一些,簽上來,我批交給松濤,讓他去辦。」蕭漢庭聽到檢察長這麼支持他,趕忙在沙發上正坐、彎腰地說:

「謝謝檢察長!」

=====

3月11日,下午四時,坐天下大樓十二樓,總裁辦公室。

「利華呀,看來妳找的人辦事不行喔。東西沒找到,還留了這麼大一個尾巴,怎麼收拾呢?」邱顯斌站在落地窗前,一手摟著曾利華的纖腰、一手輕輕在她的臉頰上滑著。

「聽到那邊傳來的消息,我也嚇了一跳,沒想到黑熊的人這麼不會辦事。不然,把那三個人送走?只是要花一筆錢。」曾利華略帶慵懶地說。

「我可以出這筆錢,但是最後不是給那三個人。事情辦砸了,還想拿我的錢?告訴黑熊,我出300萬,一人100萬,但是要派兩個人跟著,都從布袋走。出了海,一人一槍,錢讓黑熊去分。要他記著,別再搞砸了。」邱顯斌原本滑著嫩臉的手,往下探觸到高聳的雙峰。

「嗯…好…我待會兒就打電話…」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雜識筆記
上一則: 小說類-窗外(四)
下一則: 小說類-窗外(二)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若予
2020/09/17 20:45

依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5條第1項第1款的規定,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有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嫌,並危害國家安全、經濟秩序或社會秩序情節重大,而有相當理由可信其通訊內容與本案有關,且不能或難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者,得發通訊監察書;第2項規定,前項通訊監察書,偵查中由檢察官依司法警察機關聲請或依職權以書面聲請該管法院核發。

刑法第173條第1項:放火燒毀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或現有人所在之建築物、礦坑、火車、電車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航空機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醒覺忘西東,何如更臥夢。高床無俗擾,枕畔有豳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