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律類-兩岸婚姻親子事件-2
2020/09/07 22:01
瀏覽1,154
迴響0
推薦53
引用0

法律類-兩岸婚姻親子事件-2

一、案例事實

阿宏是南投埔里的一名菇農,一年到頭的辛勤,雖然說不上收入豐厚,但也不至於三餐無繼。只是年齡到了42歲,依然孤家寡人,家中老父母焦急不已,也曾託人介紹女友,卻都是無疾而終。2015年4月在親族的輾轉介紹下,認識了一位在廣州市打工不到一年、芳齡24歲的福建福清市女子阿嬌。兩人透過微信聊天交往,戀情倒是進展快速。三個月後,阿宏前往廣州市與阿嬌碰面,一起度過了歡愉的10天假期,到了9月某日阿嬌告訴阿宏:她懷孕了。

阿宏對阿嬌懷孕一事的想法是希望能夠結婚、讓孩子順利誕生,可是阿嬌並不想這麼快就步入婚姻、被孩子家務綁住,想墮胎。當阿宏的老父母知道這件事後,立馬帶著阿宏到廣州去見阿嬌,並且去了福清市會見阿嬌的父母,商討婚嫁事宜。阿嬌在這輪番壓力下,還是妥協了,在2015年12月與阿宏在福清市民政局辦理了結婚登記,在2016年2月份通過團聚面試入境台灣,順利在埔里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

阿嬌來到埔里之後,非常不適應當地的生活、又加上想念廣州的朋友,因此常常透過微信與老朋友們聊天、吐苦水。這些朋友中當然有男有女,阿宏對此事一開始是不干預的,認為阿嬌初來乍到,不適應也是正常的。可是老父母卻不是這般想法,總時不時地嘮叨阿宏要多約束阿嬌,把心思放在農事和家務上。4月份阿嬌順利生產,小阿嬌用她一雙揮舞的小手、哇哇的嬰啼向這個世界宣告她的誕生。阿宏滿心歡喜、真心滿足!

然而,在5月的某日,阿宏不經意發現阿嬌的微信聊天對象中的一個男性,這兩人相識已久、對話紀錄語多曖昧、且有不少的性暗示,這讓阿宏大起疑心,於是爭吵、拉扯不斷出現。直到阿嬌坐完月子之後,阿宏終於在某日忍不住拿著小阿嬌的頭髮與自己的唾液去做了親子血緣鑑定,鑑定結果讓阿宏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最後阿嬌坦承在與阿宏交往的時間裡,同時也與另外二位男性交往,其中一位就是讓阿宏起了疑心的男子。

這下,炸鍋了!阿宏堅持要離婚,阿嬌二話不說帶著小阿嬌搭上飛機返回廣州市。

二、法律關係

這篇案例與8月4日的那篇案例,有些相像,但也就是有點像而已,二則案例還是有許多不同的。讓我們逐一分辨。

(一)阿宏與阿嬌之間的婚姻關係

阿宏與阿嬌兩人之間的婚姻關係,是依據大陸的《婚姻法》及《婚姻登記條例》的相關規定而締結成立的;並且,兩人也依據台灣的《民法》及《戶籍法》的相關規定辦理了結婚登記。因此,兩人的這段婚姻關係在未經依法解除之前,是合法的、有效的。

(二)阿嬌與小阿嬌之間的親子關係

我們姑且不論小阿嬌的生父究竟是誰?小阿嬌既然是阿嬌所生,依據生物學上血緣的倫理觀念,二人之間必然具有婚生子女的關係,這點是無庸置疑的,這一觀點也能從《民法》第1065條的2項的規定意旨可見一斑。

(三)阿宏與小阿嬌之間的親子關係

至於阿宏與小阿嬌的關係,就需要多說一些了。阿嬌受胎懷孕的時間是在與阿宏結婚之前,依據《民法》第1061條的規定“稱婚生子女者,謂由婚姻關係受胎而生之子女。”、第1063條第1項的規定“妻之受胎,係在婚姻關係存續中者,推定其所生子女為婚生子女。”、第1064條的規定“非婚生子女,其生父與生母結婚者,視為婚生子女。”等法條逐一來看,小阿嬌本來並不是阿宏的婚生子女,但是因為阿宏與阿嬌結婚了,因此被視為婚生子女。然而,在阿宏做了親子血緣關係的鑑定之後,最終確定了小阿嬌並不是阿宏的子女、更不是婚生子女。

三、要點剖析

(一)阿宏起訴離婚的選擇

阿宏的婚姻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對阿宏來說是很大的打擊,選擇離婚是能夠理解的。離婚的方式,不論台灣或大陸,一樣都有兩種選擇,一是協議離婚、二是訴訟離婚。阿嬌已然帶著小阿嬌離開台灣回到廣州市,更與阿宏斷絕了聯繫,協議離婚看來是不可行了,只剩下訴訟離婚一個選擇。阿宏與阿嬌的婚姻關係,在兩岸都有登記,因此在大陸或台灣的管轄法院都可以提起離婚的訴訟。但是,在哪裡起訴比較有利於舉證、且符合訴訟經濟呢?

從舉證的角度來看,舉證是依附於事實的主張,也就是說當你主張對於自己訴訟有利的事實時,隨之而來的就是舉證的責任,因此法諺有云“舉證責任之所在,敗訴之所在”。在本案言,阿宏可以主張且能舉證的事實有:阿嬌在婚前就已受胎、阿嬌受胎時交往對象不止阿宏一個、阿嬌婚後仍與其他男性有許多曖昧且涉及性暗示的對話交談、小阿嬌的親子血緣鑑定結果並非阿宏的子女、阿嬌婚後對於家庭生活的經營並沒有真心投入(關於這一點,嚴格來說在本案並不是客觀的事實陳述,而是主觀的情感認知,如果在訴訟上提出這一項主張,因為無法有效的舉證,很有可能不會被法官認同,在之後的訴訟就驗證了),而這些事實都與台灣有緊密的聯繫,也符合訴訟經濟的角度,因此最後在南投地院依據《民法》及《家事事件法》等規定,提起離婚及確認親子關係不存在之訴。

在訴訟過程中,阿嬌並沒有親自返台出庭陳述,也沒有委任律師代理出庭陳述,因此案件在經過合法送達開庭通知書後便進行一造辯論,最後法院判決:阿宏與阿嬌離婚、確定小阿嬌並非阿宏的子女,並確定在案,阿宏便拿著判決書及確定證明書在埔里戶政事務所辦理了離婚登記及註銷小阿嬌的出生登記。

(二)兩岸離婚的最後一步

一般人對於兩岸離婚的理解是:只要在大陸或台灣任一方不論是協議離婚或訴訟離婚,辦妥了離婚的登記,這段婚姻就算消滅了。其實不是這樣的。

以阿宏的個案來說,在戶政事務所辦理了離婚登記之後,僅僅只是結束了台灣已登記的婚姻關係,但是在大陸的婚姻關係並沒有消滅,所以必須將台灣的判決書、確定證明書、已登記離婚的戶籍謄本等文件在台灣辦理公證、並在大陸完成驗證後,再將驗證後的全部文件送往結婚登記地的人民法院申請認可,經過裁定認可並生效之後,最後才能將一應文件送往民政局登記離婚。這時候,兩岸的婚姻關係才真正宣告消滅。

同理,如果是在大陸起訴離婚,也必須將法院的判決書、生效證明書(在大陸的司法實務上,只要取得了離婚判決的生效證明書,就不必再去民政局辦理離婚登記,生效證明書足以代替離婚證)在當地公證處辦理公證、回台在海基會辦理驗證後,再向台灣的管轄法院聲請認可,待取得認可裁定並確定了,就可以向戶政事務所辦理離婚登記。

四、本案現況

阿宏在完成全部的程序之後,終於重回單身一族。聽說,阿宏後來還是認識了一位湖南大齡女子,這次阿宏學乖了:慢慢來、慢慢看、慢慢想。

祝他幸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其他
自訂分類:雜識筆記
上一則: 小說類-窗外(一)
下一則: 法律類-兩岸合同糾紛事件-1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