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據點】失控的課堂 受傷的靈魂
2019/05/02 15:22
瀏覽14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失控的課堂 受傷的靈魂

(/據點社工)

筱郁誕生在一個家暴家庭,從小深深受到家庭暴力的殘害,連續換了好幾個住所之後,終於在阿嬤家定居。通過學校、社會局的轉介,輾轉來到據點,由於內心強烈缺乏安全感,經常會因一些小事,牽動到過去傷痛的經驗,恐懼的陰影帶給她強大的痛楚。

為了驅散過去的痛苦,以及揮之不去的夢靨,於是她總是對外抗爭吶喊就是不希望有人再管教她,或不准對她有任何要求,只有這樣,她才能免除內心的恐懼跟戰慄。成長環境與陰影所迫,以至於瘦弱嬌小的她,一味地想要向這世界鬥爭,以贏得生命中的掌控權。所以,她總是與全體對抗,「哭鬧」則是她唯一能讓大家對投降的方法。

一遇到管教就嚎啕大哭,一不如己意就放肆哭鬧,她用一種驚天地泣鬼神的方式哭鬧,甚至滿地打滾,動輒一、二個小時,這都是稀鬆平常的事。就這樣,她總是不用寫功課,隔天到學校,班導師會準備好答案讓她抄寫,因為只要她一哭鬧,那麼至少有一、二堂課的時間,全班同學都雞飛狗跳,完全失控的狀況,根本無法上課。

起初來到據點,筱郁也是每天哭鬧,然而據點的孩子並不吃這一套,心想:「又來一個用哭鬧耍特權的。」當筱郁哭鬧時,根本沒有人與她妥協,換來的只有更多指責:「誰不知道啊,別想用這招對付我們!」

後來大家發現,筱郁跟那種被嬌生慣養的,只想用哭鬧來獲取東西的孩子不一樣。面對筱郁的哭鬧,孩子們似乎感覺不太對勁,也不知該如何面對。有一天,我趁筱郁不在的時候,召集孩子們說:「大家是不是對筱郁的事感到困擾,我們不妨討論看看。」

「老師,筱郁是不是心裡受過傷?」同學問。

「這是個人隱私我不便說,但目前有心理師在協助她,只是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我小心翼翼地說明。

「老師,那我們該怎麼辦?」同學問。

「是的,我們也要想一想,看有沒有辦法可以幫助她。」我很高興大家都很關心筱郁。

經過一番討論,孩子們達成共識,針對筱郁的哭鬧,就是不隨之起舞,我請大家忽略她的行為,不要對她的哭鬧有所反應。之後,大部份的孩童也確實配合,完成了這個策略。

從那一天起,當筱郁哭鬧時,除了幾位還管不住嘴巴的孩子回嘴,其他人的反應就像是:「我沒看到!」「跟我無關!」除此之外,還有幾位有愛心的姐姐,會在她不哭鬧時陪她玩耍,於是筱郁開始有了玩伴。

幾次以後,很神奇的!筱郁哭鬧的頻率開始下降,時間也變短。經過半年的時間,她每次哭鬧的時間,縮短到只有十幾分鐘。看著筱郁的進步,社工決定開始規定筱郁自己寫功課了,不能只是隔天去學校抄寫就好。

雖然,現在要求筱郁要自己寫功課,她還是會不從,甚至會馬上收拾書包,轉身說要回家。但她又會立即返回,坐在辦公室沙發前玩起公仔。幾次督促後,當我一離開,她竟會拿起作業本,開始寫作業。當我走回來時,她又開始放下作業,又開始玩…,明顯是為了對抗而對抗,不願表現自己是遵循規定的人。

筱郁從過去哭鬧到現在,故意玩給我看的行為,總是一副叛逆的模樣,但整體進步狀況來說,是令人非常訝異的。畢竟幼小的心靈所受的傷害太大,需要長時間的撫慰,身為社工,只能花更多心力來陪伴這樣的孩子,祈願她能摸索出自己生命的道路,祝福筱郁在未來的人生中,能夠追求到自己的幸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