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既然有緣,那便是幸福
2014/07/09 17:01
瀏覽2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相識,不過是在茫茫網絡;相知不過在幾許文字;不過是誌向相同。壹些人就好像冥冥之中的約定;壹些事,就早已註定由此刻開始。或許,我們無法改變人生的境遇。但我們可以珍惜,讓生命留下相惜的暖意。

  也不知是前生緣,還是今生註定。面對著繁華,生活瑣碎。往往在我心底裏浮現的不是煙花勝景。而是,那個繁華街道,壹個不會被人所察覺的攤位,壹個車流人流的十壹路口。留給我的是壹份來自內心裏的震撼。本已為繁華的壹角,多年來未曾改變的舊貌。那位風燭殘年的老嫗,她給我的印象是—————拘僂,臃腫,壹張枯黃褶皺的容顏,壹雙老繭油漬沾滿的手如同老樹皮般。鍋中油溫如熱浪向人海襲卷,沸騰翻滾的油也四散迸濺。而她,安詳的坐在油餅攤前,時不時將做好的餅放入鍋中煎炸。油煙裊裊,而她半微瞇的眼依舊凝視前方。我不知道這位老者為何如此許,自我三年前來到這個繁華壹角之城時,她就在那裏。

壹個鍋竈,壹把很大破舊的遮陽傘,壹個凳子,僅此而已的簡單。我留意她,是因為她讓我想起壹個人,那人別是我的奶奶。她和我奶奶有著驚人的相似。都有這不向所謂命運折服的心智。只不過歲月不饒人,待不住時間匆匆忙忙的急促。在她期頤之年時悄然離去。留給我的僅是了了數語。而眼前的老嫗,年齡怕是和她相近吧!為何還要如此堅持在此處設攤?其實買餅的人並不是很多,除了那些剛來這所城市的工人,還有那些吃不起高檔菜肴的人來而已。對於那些土生土長的城市人來說,怎麽能忍受如此許的煙火。對我來說,我曾經也買過餅,不是因為當初僅有幾元錢,而是對於我來說,那種餅是我奶奶曾經喜歡吃的,相比那些便利的食物來說,餅似乎不僅是充饑的作用,更是壹種懷念。

誰都可以做到,但誰也可以不這樣做。當我把錢遞到她手裏時,我才回留意到她那雙如同老樹皮壹樣的手,顫顫巍巍的,她小心翼翼的將錢折好放進胸前。對於那種餅來說,早已不是我們這代妳所享受的食物,而是我奶奶那個年代的代名詞。餅雖說不好吃,但對於我這樣的人來說,美不美味無所謂,充饑是實質的需要。因為當妳餓的時候,妳所吃的東西即使在美味,也不過是用來充饑的。只要能吃飽,或許是此刻妳的幸福。不曾想三年前來過,更不曾會如此遇到過。

  我的那個她,她的那個我。人生最幸福的是她把她僅有的愛留給了我,留給了那個不管不顧的我,至今我還能在炎炎夏日聽到余音。可曾記得妳,記得那句至今還能記得妳的那句:妳壹定會有出息。我也只是沈默而已,面對現實我確實走出了自己的路。面對父親曾經的質問:妳能考上高中嗎?而今我高三了。倘若問我是什麽支撐著我,我只想說是奶奶。是她曾經給予我夢想。如今,我再次回首。那街角的老嫗,讓我頓時覺得人間多了壹絲牽掛。也亦如我的網名,何為幸福,幸福不過是牽掛。如果說我不懂親情,我可以說我真的不懂。五歲那年母親離去,我沒有做到所謂的孝。四年前,我做到了,我為妳帶孝靜守。看著暗色的霓虹燈,看著她遠去的身影,留給我的是無盡的想象。無論是世事難料,無論是人生何求。往往留給我的是,社會是泥潭,而我們不過是在其中玩弄泥丸而已。仔細想想,也不過如此。對我,無論自己身在何處,無論我面對怎樣的事物。往往在我腦海裏浮現的是文字,是如何去讓更多的人了解世事。

有時候,自己又覺得自己不該這樣,不該去關註所謂的陰暗,不該去用筆觸碰那些生疏的詞藻,僅是停筆仿徨而已。看過韓寒的書,覺得寫的很符合我們這個現實。不習慣那些整日裏都報怨生活,嘗嘗掛在嘴角的人。雖然我也恨,但是如果壹味的去排斥,而不是自己嘗試改變妳自己,回歸究竟還是空留遺憾。生活也常常那樣,隨著網絡壹次又壹次的報道,壹些東西絲毫沒有銳減。雖說社會輿論強大,但對於人來說,忍者無敵嘛。如果說妳曾經幻想過今天,也幻想者自己長大後的情形,但妳可曾再度回首過去。那個曾經食不飽腹的年代,那個自己土生土長的生活故土。而如今,又有多少妳做到問心無愧呢?又有多少人陷入泥潭。

  還好,靜待歲月安好裏。我看到妳,妳們————《愛心家園》。人們總會恪於執著,而妳妳讓我有所轉變。雖說壹己之力微於泰山,但只要堅持固然。終究會改變壹些東西,至少沒有遺憾。有些時候常告誡自己安好就是幸福,其實不然,自己幸福而別人不幸福,那麽自己怎麽能幸福起來。妳是否留意過,那些妳從來沒有關註過的人,那些躲在黑暗角落裏的孤獨守望者。有時候,我會愛上壹座城,愛的不是她的繁華,愛的是她內在的美麗,愛上她的深邃。對於妳們,雖說剛剛開始,但有壹點就是,只要有付出,無關否這個世界是多麽的大,多麽的深,而我們已經成為社會的壹員,再也不是所謂什麽都不能做的未成年了。

  關於夢想,我沒有過多的去想過。倘若有壹個人對我說,如果可以,咱們壹起去遠方支教;咱們壹起去福利院看看可愛的孩子;咱們壹起去災區幫助;或者說,咱們壹起捐助某個孩子;更或者說收養無親無故的孩子。我壹定會說好的。因為我來自那裏,因為我曾經受到過幫助,因為我懂得,懂得我們該做什麽,懂得他們需要什麽。倘若妳要問我妳這樣做能得到什麽,我不得名,不得錢,我也不愛名,更不愛錢。愛的僅是壹種信仰,壹種永恒不變的信念和處世方圓。妳可以說我執拗,到妳不可以否認妳不同情那些渴望關註的孩子。對妳而言,妳可以做到妳若安好便是晴天,但妳始終體會不到孤單對壹個人來說的影響,更何況是壹個孩子。人生最大的無悔不是去追求豪華,而是去追尋過壹種養料。

  我始終記得:既然有緣,那便是幸福;我更相信:眸裏的芬芳,蝴蝶自來;我更堅信:淺行徘徊裏,讓我們做壹只蝶,壹只無憂的彩蝶,帶給每壹個需要的守護者。

始終記得最初的那個她 築你的安之若素 以時光為證 家鄉碧綠的瓜地 水马如龙車 伤つけたくない 夢の中で花落知多少 私自身を歩いて行った 靑春の痛み あの切ない梦を见る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人類永恆的追求
下一則: 萬千芳華總會零落飄散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