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散後天涯
2014/05/10 11:30
瀏覽2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散後天涯

昔日深情裏殘留的餘溫,在緣分漸行漸遠間退卻成一絲薄涼。窗外夜風細雨如沙,聲聲切切,敲落了院落裏的梧桐、敲破了朱閣上的琉璃,不休不休,我在似夢非夢之間徘徊,我居然看到那個我等了很久很久的人,風輕雲淡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我不語,就這樣抬著眸子凝望著月下人。他似乎像是在和我說話,他的聲音,仿若碧落黃泉的那一聲歎息,很輕很薄,霧一樣的纏繞而上:

顧寒,你要去何方?要保護好自己、愛惜好自己。既無緣,何相問?三更天,也闌珊,月色如瑩,風中傳來他的氣息,一人立於月光下,青絲披散。一陣狂風吹過,卷著他的氣息消失在不遠的天涯,忽然,下起了雨,好大。雨點打在我的臉上,我的臉那麼痛,心也那麼痛,千重雨,千行淚,濕盡了紅塵繁華。

每每深秋夜未央,愁幾許,夢幾許?我身緊鎖於癡情深處,已荒廢了幾度春秋。一絲一毫的淺笑,一點一滴的寂寞,仿佛是糾葛在眉間的愁緒,也仿佛是殘燈下深深淺淺的弄影,與自己共舞至窗前。冷情,清冷,一如飄飛的柳絮,著不到邊際的孤單。看著外面的清幽淒淒的庭院,聽著偶爾而鳴的寒蟬聲,長長的,悵悵的,幽幽的,充滿著角角落落,如落英飄飄揚揚,零零碎碎紛紛。

其實我只想做一個癡情且平庸的女子,淺淺的手心能握住自己和心愛人堅貞不渝的愛情。我不要做一個等待幸福的女子,那臨水中的影照不照看,紛飛的花可不可望,於我都不及他萬分之一。可世事竟容忍不得我有半點希翼,總是把僅有的丁點幻想毀滅。

在燭影搖紅,夜不成寐的晚上,青銅鏡裏,情譴憂人瘦,薄酒單衣,夢裏還留君意,莫名的情愫向誰言吐?那眉遠如山,眼若清泉的男子容貌,久久揮之不去。在日以繼夜的相思煎熬下,我日漸形槁,身猶風形。挑花是寂寞的殤,染指,斷腸。三千零落,流轉的孤獨而並非絕世的風華。顛覆了回憶,忘卻了來生,只剩下一枝碧血的染就,碎了柔腸。

老鼠如何打敗一只貓? 專注,毅力,淡定 我不再期待以後有更美的風景 有時,我只想 轉身 我的時間被滄海桑田掠去 有一種幸福,在時光中蔓延 一滴雨,一顆心 戲說老鼠 心之所向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being lauded as a hero after steering a car
下一則: 情懷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