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壹場遊戲壹場夢
2014/03/12 10:08
瀏覽6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這段時光真的很難熬,父兄相繼過世,在此後漫長的日子裏,從不敢相信到麻木到心底絲絲縷縷的痛,慢慢的才知道逝去的永不會回來了。

  從小就知道人世間有生老病死,而死亡始終是壹個很遙遠模糊的概念,直到發生在自己身邊,才知道什麽叫做天人永隔生死挈闊。

  等承認了這個現實後,慢慢的又陷入了關於宗教哲學的漫長思考之中,企圖能尋找壹些慰籍,終不可得,於是決定去山裏小住幾天。

  來到山裏才發現,痛苦並沒有被丟在家中,竟然如影隨行,壹起被我帶進了山裏。在平原地區住久了,見到崇山峻嶺還是不由得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感到贊嘆的,夜裏難以入眠,便起身在酒店周圍閑逛。

  山裏的路不是很好走,到處都會有壹些石階,在下石階的時候,我壹腳踩空,幸好抱住了欄桿才沒有滾落,但是當我站穩後,手上身上到處是傷,五臟六腑痛得不得了。第二天起來,渾身疼痛,只好狼狽不堪壹瘸壹拐地回家了。

  身體的疼痛倒也趕走了壹些心靈的疼痛,我躺在床上覺得自己像壹個破碎的布娃娃壹樣,對山裏的記憶除了林立的寺廟和鼎盛的香火外,其他似乎很模糊了。

  侄女青兒來看我,見狀立刻讓我去醫院檢查,我很久沒有去過醫院了,因為在醫院見證死亡的經歷令我對那裏有壹種莫名的恐懼,可是青兒不管,拉著我就走,我只好隨她擺布了。

  檢查後醫生說沒有傷及骨頭,只是壹些皮外傷,但是腳手等關節處有扭傷,休息壹陣子就可以了,我麻木的點點頭,青兒很開心,說:“小姨,我就說嘛,妳吉人自有天相,主要還是心情不好的緣故。”醫生聽了感覺好奇,喊住我,問及為什麽心情不好,我頷首不語,青兒滴滴答答的對醫生說了我的近況。醫生低頭思考了壹會,對我說:“看來妳不僅應該休息,還應該換個環境,比如去壹個人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少的小鎮,和鎮上的居民多溝通,最好熱切地關註東加長西家短,然後每天告訴自己我要堅強,生活還是美好的,讓自己過壹段如歌的行板壹樣的日子,壹切都會好起來的。”我終於從心底發出了微笑。

  如歌的行板,多麽美妙的旋律啊,所以我對醫生的建議我心動不已,青兒適逢暑假特別想出去玩,於是撿起醫生的雞毛當令箭,四處打探哪裏有那樣的小鎮。

  壹切被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孩子安排妥當後,我對青兒說:“收拾行裝,過幾天就出發吧。”

  考慮到這次準備出行的時間比較長,於是我開始準備行裝。

  懶洋洋得拿起了筆和本子,寫下要帶壹些什麽東西,長長的壹個列表:梳洗用具,化妝品,必備藥品,換洗衣物,需要看的小說等。

  燈光很柔和,我把如歌的行板添加到我的音樂播放列表裏去了,很久沒有聽了,如今聽來竟還是那樣感動,可見這個旋律的魅力真的是久遠。魅力似乎是壹層層的,歲月流逝閱歷增加,感受的層面也會變化,而感動卻仍是壹樣的。此刻我認真地填寫列表,在樂聲中心中濃的化不開的痛之堅冰似乎在融化,眼淚壹滴滴落在筆尖紙上。

  咦,長歌當哭,當在痛定思痛之後。

  家人見我對這件事竟是如此認真,心裏也蠻高興的,先生說:“看了妳的列表,以為妳準備去蘇美爾進行考古發掘工作呢。”母親看了,竟也從悲痛中微笑了起來,打趣說:“我女兒也可能準備去南極進行科研考察。”弟弟看見了,跟著嘲弄:“啊,看到姐姐這麽麻煩,我可不敢找老婆了,女人真可怕啊!”然後我便開始反駁,大家妳壹言我壹語的,很久了,家裏從來沒有這樣開開心心地聊過天了。

  我也不想家人陪我壹起出去,大家心知肚明,壹群悲傷的人在壹起,共鳴起來那是很可怕的事情。青兒畢竟是遠房侄女,盡管對我們的際遇很是同情,但是畢竟沒有那樣刻骨,有時她的粲然壹笑,似乎有驅趕陰霾的作用。

  根據列表,我開始檢點需要采購的東西,然後去了壹家大型超市,很久沒有去這家超市了,平時總是在便利店買些日用品,在菜場胡亂買壹些菜,日子過得稀裏糊塗麻木不仁。

  看著超市裏琳瑯滿目的商品,色彩斑斕的壁紙,長長的上下電梯,歡歌笑語的人群,陡然覺得這世界似乎還是很美好的,胸口頓時像被打了壹拳壹樣,又隱隱作痛起來,想到逝去的人再也看不見這繁華世界,聽不到柔美的音樂,不由得悲從中來。壹直以來,已經習慣了對世界的厭倦,陡然而起的美好感覺令人十分不習慣。

  我甩甩頭發,似乎想甩去那壹系列的心思,拿出行裝列表,認認真真地開始采購,這場采購幾乎花了我半天的時間,心情漸漸平復。

  我和青兒說:“小姨壹切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了。”

  家人殷切關照,在外面要註意啊等等啰嗦話說了壹大堆,我說:“我知道了,妳們弄得我好像真是去南極科考或者去蘇美爾考古似的了,不過是去壹個江南小鎮而已嘛。”青兒在邊上聽著,哈哈大笑起來,大家頓時全體反應過來,也覺自己的行為甚是好笑,都隨著青兒笑了起來。

  長途汽車有節奏的顛簸令人昏昏欲睡,就在半夢半醒之間,忘了明天忘了昨天。

  青兒穿壹條有些破的牛仔褲,我知道那些破損處是故意弄出來的,白色T恤,壹雙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這個世界,真像紅塵中的壹朵小茉莉。

  在夢與醒之間,在遺忘的邊緣,壹些點點滴滴的事情浮現腦海。

  母親是壹個篤信佛教的人,經常拈著佛珠,口中念念有詞,她不僅相信佛教也相信由此而生的許多傳說,從來不去思考和追問。

  前幾天家人在壹起的時候,母親嘮嘮刀刀地說:“有件事忘記和他兩說了,現在要和妳們說壹下。以後啊,大家過奈何橋的時候要趁人多的時候,悄悄過去,不要喝那碗孟婆湯,這樣下輩子大家還可以互相找到,聚在壹起。”在她篤信輪回的心中居然可以想出這樣壹個詭計,使得大家永不分離,那麽人世間的聚散離合不過就是壹場遊戲壹場夢了吧。会いたいた 行かないようにあきらめ people in my life the spring green jiangnan positive energy Missing is a kind of bitter a hope for the future calm and lack of power Busy day 思い出の自身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這樣壹個小城
下一則: 已愛之名而成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